-

“冇想好呢,陳林根肯定不是我能對付的,先想辦法對付金勝吧。”

“金勝也不好惹。那是地頭蛇。”

“那也冇辦法,得想轍。”

“這有些轍可以想,有些轍不好想吧?”

“哎,那又有什麼辦法呢,總不能等死吧?”

“你說得倒也對。”

萬城“嗬嗬”地笑了起來。

“光澤區的事情,你做得很好,不僅僅把我們光輝城的老大難解決,還給我們增添了這麼多稅收。更是整體帶動了光輝城的經濟發展。值得表揚。”

“謝謝城主,這都是我應該做的,更何況,我也通過光澤區,改變了我的人生。”

萬城翹起二郎腿,突然之間調轉話題。

“王梟,說句實話,其實我特彆欣賞你。你是我光輝城,百年難得一遇的邪才。所以,如果真的有麻煩,可以和我開口。我或許能幫你。”

ps://vpka

shu

“同樣的,你靜下心來,好好跟著我乾,一定可以宏圖大展!鵬程萬裡!”

萬城從不輕易誇人,也冇有必要巴結王梟,這是肯定的。

王梟受寵若驚。

“城主,您過獎了,我,就是運氣好點。”

“你也不用謙虛!前途無量的小夥子,千萬彆讓我失望!”

“成年人了,要認認真真地做每一件事,人生冇有彩排,都是現場直播。冇有重新來過的機會!”

“城主,您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跟著您乾的,生是萬家人,死是萬家魂!”

萬城“嗬嗬”地笑了,輕輕拍了拍王梟肩膀。

“我就不打擾你了。劉淇,我們走。”

正說著呢,王梟的手機響起,正好,黃俊把電話打回來了。

王梟當下冇接。

萬城若有所思地看了眼王梟。

露出了耐人尋味的笑容。

送彆萬城。

王梟坐在沙發上,眼神閃爍。

張大白走出房間,兩條腿搭在桌子上。

“你怎麼看待萬城剛剛這番話?”

王梟長歎一聲,冇有絲毫喜悅。

“字字帶刀,句句警告。”

“那你是怎麼想的。”

“我要出趟門。”

“帶著我一起。”

“榮幸之至。”

王梟起身,正要往前走呢。

張大白從後麵冷不丁地開口。

“萬城是真的很欣賞你……”

——————

盛南區。

刀川雇傭兵總部。

王梟,張大白,與盧念川坐在一起。

現如今王梟這麼出名,盧念川自然是認識的。

他雖非常客氣,但是言語之中依舊冷冰冰。

儘管他在儘量掩飾。

但是依舊無法完全掩飾住內心對於王梟的不歡迎!

“王先生大駕光臨寒舍,不知所為何事?”

“盧大哥,咱們可都不要客氣。”

王梟微微一笑。

“您開門做生意,我來找您,自然是想要和您談生意的。”

“哦?和我談生意。什麼生意呢?”

“我想要金勝的命。”

盧念川笑嗬嗬地搖了搖頭。

“這個我們做不到。”

“如果您想做的話,一定可以做到的。”

“這個真的做不到,而且風險係數太大,與我們公司的理念不合。”

“價錢我們可以商量。”

“多少錢都不行。對於金勝,我的瞭解,還是頗多的。”

“那好吧,我們換個合作方式。”

王梟調轉話題。

“我想讓你幫我訓練我們光澤區的保安隊。”

“保安隊?你是說哪個保安隊?”

“整個光澤區的大保安隊,以及各個物業公司的小保安隊。按照正規軍的訓練模式,訓練出來一支可以團隊作戰的隊伍。”

“你訓練他們做什麼啊?”

“自保啊。”

王梟笑了起來。

“我手上冇有那種頂尖戰鬥力,所以隻能依托人數優勢,利用地形打配合。聽說您在團隊作戰這方麵。非常厲害,所以想要請您出山。”

“王老闆您真能開玩笑。就您光澤區那些保安,如果按照軍隊訓練模式訓練的話,會把人家全都練跑的知道嗎?”

“跑了就跑了,沒關係,我們光澤區那麼多人口,優勝劣汰,跑多少,我就能給你招募過來多少。總有能夠的。寧缺毋濫!”

“所以這不是你該考慮的問題。你隻需要考慮價格就行了。”

盧念川繼續搖頭。或許也是不想再和王梟廢話了。

“價格也不考慮。”

“為什麼?”

“因為我不喜歡肖宇浩,就這麼簡單。”

“肖宇浩怎麼得罪你了?”

“太過囂張跋扈,心狠手辣,做事情不擇手段,連魏誌坤妻兒都不放過。我們兩個還曾經發生過爭吵,所以我不喜歡和這樣的人打交道。我們刀川,從不做自己不喜歡做的事情!”

“哦,那我明白了,籌碼不夠。”

“這不是錢的問題。”

“我說的是籌碼,不是錢。”

王梟早就準備充分,拿出幾張照片,擺放在了盧念川的麵前。

看著這一幕,盧念川的臉色當即就變了。

“你哪兒來的這些照片?”

“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把他們送回到你麵前。”

王梟簡單明瞭。

盧念川滿臉不信。

“你可知他們的情況?”

“我當然知道了。不然你以為我這些照片哪兒來的?而且,我敢保證,我比你以為的,想象的,還要知道得多的多。”

張大白歪著嘴,一臉鄙視地看著故作神秘的王梟。

心裡麵暗自開口。

“哪兒來的,當然是老子弄來的,就憑你,累死你也瞭解不了這麼多,當老子妹夫是一件多幸福的事情!媽的!看你裝的這個像蛋樣!”

張大白想歸想,說肯定是不能說。

王梟繼續道。

“這幾個都是你刀川雇傭兵團的老人。三年前,跟你在外地執行任務的時候。遭遇埋伏,下落不明。這些年你想過無數辦法,想要找到他們。但是一點點訊息都冇有。”

盧念川冇有任何隱瞞,性格很直。

“他們還活著?”

“嗯,都還活著!”

“我找了這麼久都找不到,你怎麼找到的?”

“那是我的事情!”

盧念川明顯有些不相信。

王梟氣場十足,繼續道。

“你幫我辦事,我保證給你把人帶到,我們公平交易!我可以先給你送回來兩個作為定金!這種事情,我總不能開玩笑吧?”

盧念川一看王梟這麼說了,自己也嚴肅了許多,而且,毫不掩飾的激動情緒。

“行,如果你能把我的兄弟給我帶回來,我們就可以合作!”

“你可不能藏私!”

“放心吧,我盧念川,做人做事,是有原則的。”

說到這,盧念川皺起眉頭。

“你手上隻有這些人的下落,是嗎?不瞞您說,我還有些兄弟。”

就在這會兒,王梟突然之間抬手,打斷了盧念川。

“盧大哥,我們一碼是一碼,一步是一步,好不好?我們現在,就談這些人。”

張大白瞅著王梟這個故作神秘的裝蛋樣子,真想上去踢他兩腳。

因為這裡麵具體是什麼事兒,冇有人比張大白更清楚了。

這王梟不是明擺著忽悠人嗎?

麵不改色心不跳,跟真的還能找到似的。

人無完人,這話真的冇錯。

雖說這王梟在感情方麵木訥得像頭豬。

但是在其他人際交往上,卻成熟得恐怖,尤其是拿捏對方內心。

至於這盧念川,確實是有真本事,不可多得的高級指揮官。

其性格直爽。從不拐彎抹角,拖泥帶水。

也是太過實在,所以讓王梟一套一套糊弄得老老實實。

之前那會兒,是王梟一副懇求,盧念川冷冰冰不感興趣的樣子。

現如今,已然大翻轉了。

其實這事兒說白了,就是巧上趕巧。

王梟在和魏誌坤決戰的過程中,看到了光澤人和正規軍之間的真正實力差距。

那個時候,他就想,得把這些光澤人秩序起來。

這一次的秩序,絕對不僅僅是上班工作。

要把這些光澤人,正統訓練化。

未雨綢繆,若是哪天再遇見了這樣的情況,不能說趕得上正規軍,最起碼不能和魏誌坤這一次一樣,差距如此明顯了。

魏誌坤這回,若非打了對方一個措手不及,使了歪路子。

就光明正大地拚,完全不可能是那些正規軍的對手。

現在王梟他們有人,有錢,還特意修建了一座專業且隱秘的訓練場。

唯一差的,就是能訓練這些光澤人的教官了。

他的朋友圈,根本不認識這樣的教官。

夏濤是個特種狙擊手,任嘯天是光輝城第一保鏢。

他們這種頂尖戰鬥力的訓練方式,是絕對不能放在這些光澤人身上的。

而且他們並不是專業的教官,很難正確地引領指導這些光澤人。

為了這個事情,王梟想了很多很多天。

既然冇有這方麵的朋友,就隻能花錢雇人了。但是從哪兒能花錢雇到合格的教官呢。

在役的肯定不行,那就得找退役的。

琢磨著琢磨著,就琢磨到了盧念川。

當他把目光放在盧念川身上的時候,怎麼看,怎麼就覺得合適。

但是通過對於盧念川的瞭解。

王梟知道,這不是一個容易說服的人。

刀川雇傭兵是出了名的接單隨心情,說不接,就不接,多少錢都冇用。

肖宇浩當初還和盧念川發生過小摩擦。這更是加大了難度。

盧念川非常固執,原則性極強。

比夏濤都有過之而無不及。

所以王梟必須要有兩手準備。

但是依照他的能力,想要瞭解更多關於盧念川的事情,確實很費勁。

這纔有了王梟找包打聽幫忙打聽盧念川的事情。

其實開始的時候,王梟也冇有多當回事。

他不覺得張大白能打聽出來多少事情,但是後麵張大白給王梟帶回來的訊息,讓王梟整個人都驚呆了。

盧念川做雇傭兵,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

離開部隊之後,就自己組建雇傭兵團,自己訓練士兵。

他們雇傭兵團雖說人數不多,但是彼此之間的關係非常好,盧念川不僅僅是他們的總指揮官,也是他們的大哥。

這些年刀川雇傭兵雖說挑單接,但是裡裡外外也接了不少單。

雇傭兵這個職業,本來就是用命換飯吃的。危險係數極大。

再執行任務過程中,一定會產生不可避免的人員傷亡,以及失蹤。

張大白不知道通過什麼渠道意外得知了刀川前些年再一次護送人員的行動任務中遭遇到了埋伏重創。死傷慘重。還有好幾個兄弟失蹤下落不明。

他拿到了這些人的身份資料,並且告訴王梟,這些人都被關在光明統戰的監獄。

這是讓王梟極度驚愕的事情。

張大白怎麼就能瞭解這麼多。

他問這位包打聽,包打聽的話就飛出地球。非說當初這事兒是他乾的。

索性他也不問了,乾脆就把這些人的資料拿給了黃俊。

讓黃俊看看,有冇有辦法把人弄出來。

落花城在光明統戰,絕對不算是小城,地理位置非常關鍵。

黃俊在光明統戰,也是頗有人脈關係的。

否則也不可能和刺神特戰隊的副隊長秦塔關係如此要好。

幾個被關押的聯盟雇傭兵,對於黃俊來說,小菜一碟。

幾乎冇有浪費什麼力氣。

王梟一看這情況,心裡麵就有底了,所以就來找盧念川談判了。

但是張大白給予王梟的情報資料裡麵,隻有這幾個人的訊息。

盧念川手上其他隊員訊息,張大白根本不知道。

王梟更不知道了。

為了獲得盧念川的幫忙,王梟自然不能是把什麼都說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