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79章 炸藥桶

-

這會兒,再傻也都看出來是怎麼回事了。

旁邊的男子“噗通”一聲,跪倒在地。

“浩哥,我們錯了,我們真是有眼不識泰山,不知道這是您的女人啊,否則我們打死都不敢來啊。”

另外一個當即也跪下了,一個勁兒地抽自己嘴巴。

鈴鐺滿臉驚愕地看著自己的姐妹兒,一邊製止她繼續脫自己的衣服,一邊不敢置信的盯著對麵兩個道貌岸然的男子。

吳冬晴幾個人都不敢說話了。

肖宇浩手指吳冬晴。

“你給我滾回家去。”

彆看平時吳冬晴跟肖宇浩是真厲害。

真到了這會兒,話都不敢說了。幾次想要開口。肖宇浩急了。

“聽不懂話,是嗎?這麼多人,彆讓我抽你,臉上都不好看。”

ps://vpka

shu

吳冬晴的眼圈瞬間就紅了。

“肖宇浩你乾嘛這麼凶啊,都是衝著我來的。”

張詩詩趕忙起身。

“錯了還不行嗎?”

肖宇浩點了點頭。

“那有啥不行的。”

“但是張詩詩你要知道,有些錯誤能犯,有些錯誤不能犯!你們不是每次都有這麼好的運氣的。”

“今天你若是喝了這杯酒,你這一輩子都過不去這個坎兒,你和王梟,也得完蛋。這兩個,一看就是老手。”

“女孩子,彆和外人喝酒,尤其是陌生人。”

“希望你能長個教訓。發泄內心憤怒的方式,不僅僅隻有喝酒。”

“都他媽給我回家!”

肖宇浩一聲叫罵。

張詩詩也不敢說話了。

說實話,他內心也是相當後怕。

暈暈也不吭聲了。

瓜牛過來把吳冬晴,張詩詩一行人全部帶走。

卡座上就剩下了肖宇浩,陳濤。

還有那兩個跪地的男子。

以及幾個肖宇浩的下屬。

肖宇浩點著煙,拎起酒瓶子,奔著其中一個男子的腦袋上就是一瓶子。

“哢嚓”的碎裂聲響。

剩餘的半個酒瓶子被肖宇浩生生地碾在了男子的臉上。

哀嚎慘叫聲不止。

另外一個男子嚇破了膽。

見機剛要跑。

被陳濤一瓶子掄倒在得。

肖宇浩叼著煙,拎起酒瓶子,奔著他過去了。

“浩哥,浩哥,我們冤啊……”

也就是十幾分鐘的時間。

酒吧門口。

十幾輛車子先後行駛而至。

幾十口子人手持刀槍棍棒下了車。

外麵的服務員和保安都嚇傻了。

滿手鮮血的肖宇浩從門口走出。

“給我砸!”

話音剛落。

幾十口子人蜂擁而上,大棍子上前招呼。

瞬間就把門口的保安服務員全部打倒在地。

酒吧內一瞬間“丁零桄榔~”到處都是打砸叫罵聲。

整個酒吧瞬間陷入一片混亂。

無論是顧客亦或者服務員,工作人員,一個都不放過。

大批大批的人群往出奔跑。

肖宇浩蹲在原地,正對門口,一口一口地抽著煙。

二十分鐘不到的時間,整個酒吧內部已經一片狼藉。

陳濤走了出來。

“酒吧老闆的詳細資料打探出來了。”

“走。”

一行人驅車離開。

前腳走。

後麵警車的聲響傳出。

肖宇浩叼著煙,眯著眼,說話的聲音不大。

“速度快點,彆一會兒來不及處理酒吧老闆了……”

——————

次日,光輝城警安局。

肖宇浩,陳濤,兩個人帶著手銬,坐在審訊房。

門口位置,昨天晚上那兩個男子,連帶著酒吧老闆三人,滿臉恐懼,不停地搖頭。

“不是他們,不是他們!”

龔誠當即就有點火了。

“你們再好好看看,怎麼會不是他們!”

“真的不是他們啊,總不能讓我們胡亂指認吧?”

肖宇浩坐在審訊室內,似乎知道外麵有人盯著他看一樣。

笑嗬嗬抬起自己的雙手,滿麵猙獰。

範賞靠在一邊,說話的聲音不大。

“龔警監,現在可以放人了吧?人家當事人都說不是了。”

龔誠心有不甘。

“你們是不是家人受到威脅了?請放心,我可以絕對保證你們,以及你們家人的安危。”

“冇有,絕對冇有!”

“既然龔警監這麼想要你們說有,那你們就說有唄。”

這幾個人一看範賞,趕忙搖頭。

“那也不能亂說,冤枉好人啊。”

“那你們不說,人家龔警監不能乾啊。”

範賞話裡有話。

龔誠滿臉鬱悶。

“範賞你用不著再這裡給我陰陽怪氣的,具體是怎麼回事,你比誰都清楚!”

龔誠猛地一拍桌子。

“放人!”

幾分鐘以後,肖宇浩被範賞帶出審訊室。

他一邊揉著自己的手腕,一邊與龔誠對視。

嘴角掛著嘲諷的笑容,滿臉不屑。

“肖宇浩,我遲早有一天,會把你繩之以法的!”

肖宇浩毫不猶豫地往地上使勁吐了一口。

“呸,你也配提這個法字。”

這一刻,龔誠以及他的幾個下屬都急眼了,肖宇浩一點都不慣著他們。

離開警安局。

範賞瞅著肖宇浩。

“你真的要改改自己的處事方式了。本來他們就盯著你呢,你不收斂,還給他們機會!”

“現如今正是嚴打階段。若是這一次那幾個人死咬你,我也保不了你!”

關於範賞這些話,肖宇浩自然是心知肚明。

“你知道那兩個小子為什麼要給晴晴他們下藥嗎?”

“他們不是慣犯嗎?”

“確實是慣犯,但是當天晚上,他們的目標並冇有吳冬晴和張詩詩,隻是鈴鐺,和那個女子而已。但是在他們到達酒吧之後。酒吧內有一個賣藥地,和他們是老相識,讓他們把張詩詩她們一起招呼上。大家晚上一起玩。並且承諾了一定報酬!所以他們纔會做這樣的事情!事先,他們並不知道張詩詩一行人的身份。”

肖宇浩繼續道。

“至於這個賣藥地,也不是單純的就想著把張詩詩她們三個弄暈。就想著玩,他也是受人指使。他也不知道張詩詩他們的身份。”

“他受誰指使?”

“這個賣藥地。是龔誠手下一個叫馮佳誌的警長線人。”

“馮佳誌?”

肖宇浩點了點頭。

“賣藥地不是硬骨頭,幾下就坦白了。”

“他和馮佳誌在酒吧門口說話的時候,馮佳誌看見了這三個女的。後來就一直在酒吧監視這三個女的。”

“後來冇成想,碰見這個賣藥的朋友和這三個女的坐在一桌。所以馮佳誌指使這個賣藥的,把這三女的辦了。”

“隻是冇想到,正好碰見了去調查行情的我。畢竟我最近要開酒吧,肯定是要瞭解市場的。”

“知道他們為什麼後麵出警這麼快嗎?”

“是因為馮佳誌看見我出現的時候,就知道我不會放過那兩人,就已經暗中準備,等著我下手,隻有這樣才能趁機抓我了!”

範賞皺起眉頭。

“龔誠他們若是這麼玩的話,可就有點太過分了。”

“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肖宇浩微微一笑。

“隻不過我之前不說而已!以前就忍了,但是這一次不能忍。”

“因為他們已經把觸手伸到了吳冬晴她們的身上。所以我必須要做出反應,而且要做出大反應。”

“賣藥的,下藥地,酒吧,以及酒吧老闆,服務員,包括顧客在內,是我向整個光輝城人擺明的一個態度。”

“我是故意把事情搞大的,隻有把事情搞大,纔會在光輝城傳開!”

“隻有這樣,纔會讓那些光輝城的下三爛知道誰是吳冬晴,誰是張詩詩,誰是暈暈。日後若是有那個不長眼的鬼兒,再想亂來的話,得考慮考慮後果,而不是像這一次一樣,被馮佳誌利用。”

“其實包括酒吧老闆在內,他們現在不恨我。這事兒是他們做得不對,他們恨的的是馮佳誌。這一次之後,他們肯定也會和自己的圈子,自己的朋友,提醒好,遠離馮佳誌這些人,也就省得以後有人,再被龔誠他們挑唆利用。”

“所以,這不是我要改性格的問題,是我不能再忍了!”

肖宇浩說完,長歎了一口氣。

“現如今這情況,如果龔誠他們再不知道收斂的話,我還會有更加過激的反抗,我當初能乾掉劉林,我也就能乾掉龔誠。我對他們的忍耐,已經到達極限,就看他們接下來會不會收斂了。真到了那時候,我就用我這條命,給馬小天和王梟剷平道路了。”

肖宇浩滿身殺氣,明顯忍耐也已經達到了極致……

——————

夜幕緩緩降臨。

星光區一家小公園內。

龔誠坐在這裡,正在抽菸。

一個身影走到了他的旁邊,衝著龔誠笑了起來。

“怎麼樣,所有的一切,和我說的都一樣吧?”

龔誠點了點頭。

“那接下來我們應該怎麼做?”

“很簡單,找機會,再給他來點勁兒。”

“根據我的推算,不用多大火候,這炸藥桶就該爆炸了。”

“等著他爆炸的時候,就是我們收網,報仇,一雪前恥的時候!”

男子說到這,話鋒一轉。

“不過在這中間,你和你手上的這些人,一定要小心點!千萬不要擅自行動,彆隨意點這把火!”

“一定要挑選非常合適的時機,在我們已經做好充分應對準備的情況下,再點這最後一把火,引爆他!”

“若是再我們還冇有做好準備的時候,讓他提前爆了。你,包括你的所有下屬,生命都會受到嚴重威脅,我這麼說,你應該懂吧?”

龔誠點了點頭。

“我明白,肖宇浩這個人是個大凶之徒。手段殘忍。我們必須要小心。而且,想要把他治罪,或者乾掉,必須要抓他現行!”

“對,我們挖個坑,讓他往裡跳,到時候誰都救不了他!”

“我知道了。謝謝。”

“冇什麼好謝的,還是那句話,解決問題的方式,不僅僅隻有你死我亡,大家都是有腦子的人,慢慢較量,慢慢玩就是了!畢竟我們的目標利益一致!”

男子說到這,微微一笑。

“王梟身邊,兩個炸藥桶。引爆了這一個,就準備著手連帶著引爆下一個。爭取上來就用大殺招,不給王梟他們反映的機會!”

龔誠聽到這,滿臉凶狠,透露著一絲興奮。

“那我什麼時候開始籌備。”

“彆著急。先等等。”

男子說話的聲音不大。

“其實有件事情,我到現在還冇有想明白了,先等等看。”

“我們要等什麼?”

“如果我們運氣好的話,或許不用我們動手,王梟他們自己就會炸。”

“這兩個炸藥桶炸嗎?”

“這兩個炸藥桶隻會在外麵炸,不會再內部炸,我說的,是內部炸!”

這番話說的龔誠又有些迷茫了。

“兄弟,此話怎講啊?”

男子“嗬嗬”的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