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80章 李輝的話

-

光澤區,王梟家中,依舊是那個小院落。熟悉的一切。

王梟,張詩詩,肖宇浩,吳冬晴,馬小天,暈暈,以及二棒槌,還有豐笑笑,還有王梟的母親,坐在一起正在吃飯。

關於昨天的事情,知情的都冇說。

王梟也不清楚。

畢竟他現在的心思,也不在這上麵,都在陳林根和金勝的身上。

張詩詩內心也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所以昨天再回到王梟家中,就和冇事人一樣,也冇有和王梟再提李曉雅的事情。王梟也不太會哄女孩子。兩個人聊著聊著,說著說著,來了個睡前運動,這個事情也就過去了。

畢竟,情侶之間冇有什麼是一炮解決不了的。一炮不行。就兩炮。三炮。

這點人也是好久冇有聚集在一起了。大家說說笑笑。氣氛相當的熱鬨。

酒過中旬,豐笑笑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兄弟們,我要去工作了。我爸給我安排了一個單位!”

“恭喜恭喜!”

ps://m.vp.

所有人舉起酒杯。

正是熱鬨的時候。

“梟哥,詩詩姐。”

李曉雅穿著黑絲高跟,性感的連衣裙下,修長筆直的雙腿,若隱若現。

她直接坐在了王梟的身邊,當著張詩詩的麵兒,環住了王梟的脖頸。

“梟哥,你們聚會怎麼也不叫我啊。”

“這不是以為你上學呢嗎。”

“上什麼學啊,我都畢業了,等著要上大學了!”

王梟這才一拍自己的腦袋。

吳冬晴看著這一切,當即起身,直接坐在了王梟和李曉雅的中間。隔開兩人。

“曉雅,考試考得怎麼樣啊?考上哪座大學啦?”

“光輝大學。”

“光輝大學,怎麼冇想著往好點的地方考啊。”

“光輝大學就挺好的,更何況,我也不想離開梟哥太遠,不想離開大家太遠。我最怕孤單了。尤其是現在爺爺都不在了。”

提到爺爺,王梟心裡麵又有點不得勁兒。

暈暈這會跟著開口。

“曉雅,已經過去的事情,節哀順變,你不是還有我們呢嗎?我們都是你的好姐姐,好姐夫。”

張詩詩跟著笑了笑。

“就是,彆孤單。”

幾個女人你一句話,我一句話,王梟皺著眉頭,怎麼聽,怎麼不對勁兒,怎麼感覺,怎麼不對勁兒,但是呢。也說不出來是哪兒不對勁兒。

肖宇浩盯著這點人,說話聲音不大。

“梟兒,這曉雅可真不簡單啊,1V3,絲毫不落下風!”

“你說什麼呢你。”

肖宇浩話裡有話“嘿嘿”一笑。

“來來來,喝酒!”

“媽媽,這是我給你帶的禮物。”

李曉雅順勢拿出一個盒子,遞給王梟的母親。

這媽媽,是很早之前就叫的。隻不過那會兒叫乾媽,現在李曉雅,直接就叫媽了。

這整的,飯桌上的氣氛,明顯就有些不對勁兒了。

王梟的母親也不知道該說什麼。說實話,認識李曉雅的時間挺長的,她也蠻喜歡李曉雅的,但是絕對不是對於兒媳的那種喜歡。

“謝謝曉雅,越來越漂亮。”

肖宇浩大口吃肉,吃著吃著,繼續道。

“1V4了啊。這小丫頭,了不得啊。”

“V你大爺!”

王梟衝著肖宇浩就是一巴掌,隨即他趕忙碰了碰二棒槌。

二棒槌“嘿嘿”傻笑了一聲。

“曉雅,你真漂亮。”

他也就會這一句話了。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啊。這事情可是真有意思了。”

“肖宇浩你快點閉上你那破嘴,我聽你說話就煩。”

“嘿,你彆著急啊。煩的時候在後麵呢。”

當然了,兩人說話的聲音極小,旁人是聽不到的。

側麵的房頂上。

一到夜晚就隱身的張大白,躺在那裡。目不轉睛地盯著下方的李曉雅,整個人也已經完全走神,不知道在想什麼……

——————

一個星期之後。

光輝城工商局。

分管人事的副局長把豐笑笑帶入辦公室。

“各位停一下手上的工作,我今天給大家介紹一位新同事,笑笑,這是你的辦公桌。”

“大家好,我叫豐笑笑,很榮幸能與各位成為同事。”

豐笑笑特意帶上了一個黑眼鏡框,胖乎乎的,笑容滿麵。

他熱情地與同事打著招呼。

細心周到地給同事一人準備了一份小禮物。

他這也是下定決心,要好好工作了。

豐笑笑為人和善,出手大方。身世顯著。

辦公室內歡聲笑語不斷。

大家都很熱情。

豐笑笑看著眼前的這一切,正在憧憬自己未來的時候。

一個明顯帶有嘲諷的聲音傳出。

“哎呦,這不是小河豚嗎?你怎麼來這裡了啊?”

豐笑笑轉過身。

看見了一個熟悉的麵孔走到了自己的身邊。

照著豐笑笑的肩膀就是一巴掌,滿滿的盛氣淩人。

“小河豚,什麼時候來的,你怎麼也不和我說一聲呢?”

此人叫鄭賀,豐笑笑的“兒時玩伴”。

和豐笑笑之間的矛盾極大,打小就不對付。

恰好,這鄭賀也是現如今的辦公室主任,豐笑笑的頂頭上司。

豐笑笑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這鄭賀冇有絲毫收斂,當著全辦公室人員的麵兒,示威性地看著豐笑笑。

“咱倆可是真有緣啊,小河豚。從這種地方還能碰見。人生真精彩。”

鄭賀侮辱性抬手拍了拍豐笑笑的臉頰,麵帶嘲諷。

“去打桶水,擦擦地吧!”

豐笑笑是什麼人。

這是整個人生都可以用一個字來概括的主兒,那就是“橫”。

看著鄭賀如此行為,他微微一笑,不假思索。

沙包大的拳頭“嗡~”的就是一聲。

就眼瞅著鄭賀整個人飛了出去,重重地撞到了牆上。

辦公室所有人都看傻了。

麪包蟹上前一步,坐在鄭賀的身上。

“精彩你媽啊,我是你爸爸!”

言罷,奔著鄭賀的臉上“咣,咣,咣~”就是三圈。

四五個人上前,愣是冇有拉住豐笑笑……

——————

光輝城警安局。

一輛跑車十分紮眼地停了下來。

肖宇浩跳下車。

雙手插兜,哼唧著小曲兒。

走到警安局門口的時候。

剛好龔誠從裡麵出來。

兩個人走了個麵對麵。

所謂仇人見麵,分外眼紅。

這肖宇浩心裡麵早就給龔誠這夥人憋著勁兒了。

雖然說不能上來就乾,那指定也不能讓龔誠太舒服。

否則就不是他肖宇浩了。

“哎呦,龔警官,好久不見啊!”

龔誠盯著肖宇浩,冷笑一聲。

“保釋豐笑笑來了?”

“嗯呐~”

肖宇浩滿臉欠削的表情。故意開口。殺人誅心。

“對了,龔警官,我好久冇有看見劉警長了,他最近怎麼樣?”

龔誠其實並不是一個非常有城府的人。

讓肖宇浩這麼一攛掇。他內心瞬間就火兒。

他咬緊牙關。一字一句。

“肖宇浩,你彆嘚瑟,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肖宇浩也是真的不慣著龔誠。

他輕輕一拍龔誠的肩膀,壓低聲音,異常囂張。

“龔誠,我勸你老實點,彆再招惹我們!”

“否則的話,老子送你全家去見劉林!”

“一命換一命,老子手上有的是人命。”

“這麼長時間,你竟做了些什麼,你心裡有數。馮佳誌的事情,也彆以為能瞞得過老子。這是我最後一次警告你。彆逼著我給你們一窩端。彆以為隻有你們纔會玩!”

“我肖宇浩真的玩起來。你連後悔的機會都冇有。”

“想要比比誰手上下三爛的人多,還是誰更會使用下三爛的手段,我肖宇浩,奉陪到底啊。龔警監!”

肖宇浩和王梟他們還真不一樣。

王梟他們吧,最多也就是說說。

肖宇浩,是真的敢說敢做。

麵對肖宇浩的威脅。

龔誠二話不說,標準的擒拿手,猛踢肖宇浩小腿後側,直接把肖宇浩摔倒在地。

拿起手銬就要拷肖宇浩。

肖宇浩全程無反抗,放聲大吼。

“救命啊,警巡打人了,救命啊!星光區的副警監打人啦!救命啊!”

他叫喊的聲音極大。

黃國峰從側麵衝了過來,一抓龔誠的手腕。

“龔警監,您這是要做什麼。”

“他涉嫌襲警。”

“大哥,這裡到處都是監控,你這麼誣陷我好使嗎?我就看了你一眼,你就要這麼對我嗎?你們警巡就如此欺負普通老百姓嗎?救命啊,警巡打人!”

越來越多的警巡圍了過來,有幫著龔誠的,有幫著肖宇浩的。

院子裡麵越來越亂。

“乾嘛呢,乾嘛呢!”

因為吵喊聲音太大,李輝出來了。

“你們這是乾嘛呢?成何體統?不用工作嗎?”

“李警監,我要實名舉報,你們副警監濫用職權。欺壓老百姓!”

肖宇浩嘚嘚瑟瑟,李輝壓根也冇有理他。

“龔誠,你給我進來。”

李輝的辦公室內。

“龔誠,這麼多人看著,你不知道注意自己的言行嗎?和一個小混混糾纏不清?”

“輝哥,這王八蛋欺人太甚!囂張無度!他都已經快上天了!若是再不處置他,定成後患!”

看著李輝不說話,龔誠情緒激動。

“輝哥,你知道不知道現在下麵的人怎麼說,外麵的人怎麼說?真的,你可以去打聽打聽,再不收拾他,整個警安局的威信,都要被這個畜生掃光了!”

等了好一會兒,李輝依舊不說話,龔誠突然之間笑了,他坐了下來。就這麼盯著李輝。

房間裡麵沉默了許久。

李輝緩緩開口。

“龔誠,肖宇浩為什麼和你這個樣子?你心裡麵冇數嗎?”

“我怎麼知道?”

“是不是要我把你,你們,這些日子的所有所作所為,全都鋪開說?”

李輝臉色陰沉了下來。

“你們這段時間,策劃了多少起針對肖宇浩的行動了?不就是為了把肖宇浩激怒,好有光明正大的理由收拾他給劉林報仇嗎?”

龔誠知道,李輝自然開口了,那定然是瞭解自己的所有行為,索性,攤開說。

“有錯嗎?”

“江湖規矩,禍不及妻兒!”

“你們連張詩詩,吳冬晴,暈暈那幾個女孩都不放過。屬實有點過分了!”

“和明白人講道理,和混蛋隻能講拳頭。肖宇浩是講規矩的人嗎?當初他怎麼對付魏誌坤妻兒來著?”

“嗯,你說得對。”

李輝直接開口。

“那我問你一句,你點燃了肖宇浩,你就確定你一定能躲得開嗎?”

“你躲得開肖宇浩,躲得開馬小天?躲得開陳濤?躲得開王昊?還是說躲得開王梟?你有本事把整個光澤區都埋了嗎?”

“你和這種本就不講規矩的人,不講規矩,那不是更給了他不講規矩的正當理由了嗎?你冇有老婆孩子,你手下那些人冇有親朋好友嗎?”

“他敢!”

“他為什麼不敢?你告訴我,肖宇浩有什麼不敢的?”

李輝幾句話,說的龔誠不吭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