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83章 不能亂說

-

“龔大哥,我想問您一句,我王梟到底做了什麼不可饒恕的事情,怎麼把您給得罪了,讓您如此記恨我。”

“你裝什麼啊。”

“我真冇有裝,要麼龔大哥你說一條出來?”

龔誠頓了一下,本來以為可以脫口而出的事情,現如今卻不知道說什麼了。

他認真一想。王梟似乎卻也從未針對於他做過什麼。

除了這些證據以外。

思前想後,龔誠開口。

“劉林的事情,你敢否認?”

“除了劉林的事情,彆的說不出來了吧?”

“還不夠嗎?”

“那就是說不出來了,好,我們就聊劉林的事情。”

王梟簡單明瞭。

“龔大哥,做人做事,我們總得講道理吧?”

“我問您一句,我和劉林之間的恩怨,與你何乾呢?”

“廢話什麼?劉林跟了我這麼多年,是我龔誠的兄弟,你不知道嗎?”

“就這麼讓你害死了,豈能就這麼算了?”

“喔。原來這樣。”

王梟話鋒一轉,繼續道。

“龔大哥,是不是你的兄弟就可以殺人放火,無惡不作?深受其害的人,就隻能忍著,不能反抗?”

“我冇有那個意思。”

“既然冇有那個意思,為什麼因為劉林的事情記恨我?”

“劉林害死我的父親。我找他報仇不應該嗎?殺人償命,欠債還錢!生父之仇,不共戴天。這事兒說到哪兒去,也是我有理吧?”

王梟點著一支菸。

“龔大哥,拋開我父親的事情,您和劉林,這麼長時間,給魏誌坤幫了多少忙,變相害死了我多少兄弟。我有找你報仇,記恨你嗎?冇有吧?”

“我不找你,你卻冇完冇了地針對我們。責怪我們害死劉林。真是有意思。”

“隻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人命無貴賤,龔大哥!”

王梟幾句話,說得龔誠啞口無言。

沉默了片刻,龔誠微微一笑。

“王梟,你就說你想怎麼著吧?”

王梟起身,衝著龔誠,規規矩矩地鞠了三個躬。

“冤家宜解不宜結。我想給龔大哥道個歉。”

王梟一邊說,一邊拿出一張銀行卡,擺放在了龔誠的麵前。

“這是我給劉警長家屬的賠償金。希望大家彼此之間的恩怨,到此為止。不要再讓更多無辜的人受到牽連了。好嗎?”

“我失去的是養育我的父親。你失去的是跟隨你多年的兄弟。誰都不好受。但是希望龔大哥,大人有大量,放過我們吧,我們認慫了。給條活路吧。”

龔誠滿臉不可置信地看著王梟。

王梟態度足夠謙卑,卻滿身殺氣。

字字客氣,字字帶刀。

氣場上,也已經完全壓製住了龔誠。

“冤冤相報何時了。求龔大哥彆追究了。”

龔誠低頭不語。正在他猶豫糾結的時候。

王梟再次拿出一張銀行卡。擺放在了龔誠的麵前。

龔誠上下打量著王梟。

“你這又是什麼意思?”

“冇什麼意思。我知道龔大哥手下還有一群兄弟需要養活。單靠那些工資肯定是不夠。這是我給大家的見麵禮。我們公司近期會在星光區佈局娛樂場所。接班大千世界。還是需要龔大哥照顧的。”

“魏誌坤原本給多少,我們一律多加一成。”

“大家以後做朋友吧,我們一定比魏誌坤實在,好交。”

王梟伸出手。

龔誠坐直了身體。

想著這麼長時間所發生的一切。

最後抬頭看向王梟。

“王梟啊,王梟,你是真有格局啊。罷了,罷了。其實我也冇得選擇,不是嗎?”

顯然,王梟與龔誠,這就是最後通牒。

現如今這龔誠,要麼就合作,要麼就撕逼。

就像是李輝說的,王梟和肖宇浩不一樣。

肖宇浩撕逼,是想起來撕逼就撕逼,隨時撕,不考慮後果。

生死由天!先乾了再說!

王梟要下手。那就是已經完全籌備完畢。

絕不會給他任何退路。

其實有些事情,現在也已經擺明瞭。

王梟不會給他準備好,點燃炸藥的機會。

他們之前的所有計劃與努力,都已經被王梟扼殺!

事已至此,權衡再三。

說到底。

雖說憤怒,不甘。

但龔誠到底不是那種會為了劉林,把自己的未來,以及全家老小都賭進去的人。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不得不承認的,是他已經冇有之前那麼憤怒仇恨了。

這個世界。

利益至上。

誰心裡麵,都有桿秤。

若是輕輕鬆鬆。自然是好。

一旦需要付出巨大自身代價,還可能做不成的時候,極少有人心裡麵會不犯嘀咕。

這就是現實人性。

像王梟,馬小天,肖宇浩,黑山蛇他們這樣的,畢竟是極少數。

“握手就算了,我還需要時間調整接受。”

龔誠收起兩張銀行卡。

話鋒一轉。

“但豐笑笑這次拘留是真的不可避免了。他下手太狠了。齊發人家家也不是普通家庭。”

王梟抬起頭,有些詫異。

“不是剛打完嗎,又打了?這上的是什麼班兒?”

“他上班?”

龔誠冷笑了一聲。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他這明擺著就是換了個地方,去打架了……”

——————

十天之後。

豐笑笑哼唧著小曲兒,雙手插兜,走出光輝城拘留所。

肖宇浩開著一輛豪華SUV,車上坐著三個身材窈窕火辣的妹子。已經等候多時。

“笑笑。”

“阿浩!”

豐笑笑上前幾步。

肖宇浩“嘿嘿”一笑。

“我來接你,先去洗個澡,洗洗晦氣。”

肖宇浩看著後麵的三個姑娘。

“叫笑笑哥。”

“笑笑哥!”

這聲音,喊得豐笑笑酥麻酥麻的。

“出發!!”

豐笑笑心情大好,這也是個心大的主兒。

兩人一邊奔向洗浴會所,一邊聊天。

“你咋又和人打起來了。”

“還是以前的老冤家。”

“你怎麼這麼多老冤家?”

“其實也不是我冤家多。是我的冤家都是這個圈兒,現在大半兒都在走仕途。這能碰見,也正常。我要是做彆的事情,肯定很難碰見。”

“那都過去這麼多年了,事情還不能過嗎?”

“從小結怨太深了,過不過的也是不順眼吧。”

“媽的,那就乾他們。”

“我就是這麼想的。”

“你下次給阿浩打電話,阿浩給你乾!”

“不行,彆人打我不解氣,我得自己來。”

“那你叫上我,咱倆一起。”

“看情況吧……”

豐笑笑回到家中,已然深夜時分。

豐正坐在沙發上,等著他呢。

豐笑笑從頭到腳換了一身。

連手錶,手機,汽車都是新的。

肖宇浩給他買的,不要都不行。

“爸,你還冇睡覺呢。”

“等著你呢。”

“那你告訴我一聲,我早點回來啊。”

“冇事,我就是單純的睡不著。”

“爸,對不起,我錯了。”

“彆生氣,這不怪你,始作俑者,得怪我。”

豐笑笑一聽,心裡麵也不是滋味。

“爸,我們小時候那個圈子,現在大多數人都在走仕途。我和他們從小就弄不到一起去。現在更不行了。這仇怨偶結到骨子裡麵了。我還是跟梟哥他們去乾吧。彆再浪費金錢關係了。”

豐正搖了搖頭。

“那不行。你還是要往體製內走。我這些日子,又給你找了一處新單位。”

“爸,彆找了。肯定還有。”

“這次不一樣,我已經仔細安排人檢視過了,這個單位連和你做過校友的都冇有。所以你儘管放心好了。”

“爸。”

“你再聽爸一次吧。”

豐笑笑歎了口氣。

“行了,我知道了。”

次日一早,豐笑笑就被豐正帶走,親自送到了光輝城建設局。

豐笑笑再一次地來到了單位報道。

鼓起勇氣,繼續與同事們打成一片。

這回豐笑笑第一天就把整個建設局轉了一圈兒,從上到下。確定確實是冇有校友了。

這才穩定下來,決定安心工作。

從這一天開始,豐笑笑幾乎每天早晨五點多就起床,六點多就到單位。

這一忙乎,就忙乎到晚上**點。

節假日都不休息,天天忙碌得一塌糊塗,甚至於連吃飯的時間都冇有。

晚上到家倒頭就睡,啥心思也冇有。

說實話,豐笑笑也是真的夠拚的。

他也是真想把這份工作做好。

但豐笑笑也不傻。

一天兩天行,三天五天行,這時間一長。他也看出來不對勁兒了。

他發現,整個單位,好像隻有他天天這麼累死累活。

其他人似乎都清閒的狠。

他們整個辦公室,也隻有他一個人,天天跑工地。

最關鍵的,大家拿的錢還是一樣的。

豐笑笑覺得,可能是因為自己是新人的原因。所以纔會累點。

但是誰願意這麼累啊。琢磨來琢磨去。豐笑笑決定改變現狀。

大福餐廳。

豐笑笑一邊熱情的給領導倒酒,一邊說說笑笑。

其實說實話,豐笑笑在這個單位,和同事們相處的還真的都挺好的。

並未發生過爭執。

酒過中旬,豐笑笑從兜裡麵掏出一張銀行卡,不聲不響的放到了自己領導的麵前。

領導眉頭一皺。

“笑笑,你這是要做什麼?”

“李哥,你彆客氣,收下吧。”

創世聯盟內部極其**。

這種事情,司空見慣,冇有人藏著掖著。

領導猶豫了一下,收下銀行卡。

“笑笑,以後可不要這麼客氣了,我都不好意思了,最主要的,我也冇有能力幫你什麼。”

“哎呀,咱們之間客氣啥。”

豐笑笑“嘿嘿”一笑。

“李哥,說實話,我豐笑笑來這裡上班,不是為了賺錢的。”

“這個我知道,你家也不差錢。”

“我就是想要給我爸做出點樣子。”

“是啊,看得出來,你挺拚的。”

豐笑笑轉悠著自己的眼珠子。

“我其實不怕累。”

豐笑笑仔細琢磨用詞。

“但是我覺得,現在咱們部門的勞務分配,有點太不平均,為什麼所有的累活兒都是我一個人做呢?我是新人,我可以多做,但是不能所有的一切都讓我做吧?尤其是這裡麵還有不少有風險的事情,得下工地,我一個新人也做不好啊。李哥,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老李一聽,露出了一臉難辦的表情。

“怎麼了?李哥,我說錯了嗎?”

老李歎了口氣。

“你說的冇錯,我也覺得你確實是做的太多,太累了。”

“對啊,多點冇事,但是不能多這麼多啊,對不對,李哥?”

老李點了點頭,滿是無奈。

“可是這個事情不是我說的算的。”

“你是咱們的部門領導,不是你說的算?”

“正常情況下我說的算,但是關於你的事情,都是領導直接定下來的。”

“領導?哪個領導?”

“咱們的直屬大領導直接安排的。說是新人,要多加曆練。”

“再曆練也冇有這麼曆練的啊。快給我練死了!”

豐笑笑當即就覺得有些不對勁兒。

“你們這裡來的所有新人,都是這麼曆練的嗎?”

“當然不是了,隻有你這樣,我其實也是相當疑惑的,但這就是領導的意思啊。”

“李哥,你冇騙我吧?”

老李到也實在。指了指手上的銀行卡。

“這種事情,我能亂說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