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85章 淩海

-

一個接著一個的身影被拍倒在地。

豐笑笑也是下了黑手。

李方皓一行人早都紅了眼。

“你他媽的就該死!我們就是看你不順眼!你又能如何?”

“我和你們拚了!”

這句話把豐笑笑刺激得更加瘋狂。

整個包房內瞬間陷入一片混亂。

天海酒樓老闆自知這一包房的客人身份都不簡單。

第一時間把整個酒樓的所有保安和男服務員都叫了過來,包括自己在內,拉架,勸架。

儘管如此,依舊擋不住凶猛無畏,已經變成血人的豐笑笑。

這一次警巡出警的速度還是足夠快。要是再慢點。指定要出人命了。

ps://vpka

shu

帶隊出警的依舊是豐笑笑的老熟人,李警長。

看見房間這一幕的時候,他當即也是傻了眼。太熟悉了。都是熟人啊。

“豐笑笑,快點住手!!”

李警長大聲叫吼。吩咐下屬。

“快點給我攔住他們,快點!……”

——————

星光區。

一處公園內。

龔誠坐在椅子上,正在抽菸。

一個身影走到了龔誠身邊。

“所有的一切都準備好了,咱們可以著手點燃炸藥了!”

“具體怎麼做?”

“這一次,我們拿肖宇浩的父親做文章。可確保萬無一失。”

“讓他炸。讓他瘋。讓他襲警。讓他反抗!”

“最後再反殺他!具體的行動計劃,在這裡,你看看。”

男子遞給龔誠一個檔案袋。

打開檔案袋。

首先映入眼簾的。

是肖宇浩和他父親這麼多天的行動軌跡圖。

兩個人的喜好,全都標註得清清楚楚。

下麵一張是整體行動計劃圖,伏擊圖紙等等。

通俗易懂,相當專業。

男子指著伏擊圖紙。

“前麵的一切準備就緒之後,就在這裡等著肖宇浩,他定然會送上門。這幾個伏擊點,一定要安排好人。整體行動計劃,一定要絕對保密,千萬不要走漏風聲……”

男子的講解闡述,精簡乾練,一個字廢話都冇有。

並且根據可能發生的種種突髮狀況,準備了A,B,C三套應對策略。

幾乎把所有的一切,都考慮在內。

聽完整體行動計劃。

龔誠頗為震驚。

“您到底是什麼人,可以策劃出如此天衣無縫的計劃?”

“我很早之前就和您說過,我是一個與您利益目標一致的人,具體是誰,重要嗎?”

“這個事情,說不重要也不重要,說重要,也重要。”

“哦?此話怎講?”

龔誠笑了笑。

“我們多多少少也算是朋友。也算是合作夥伴,對吧?”

“冇錯。”

“既然如此,你對於我,對於我的一切,都瞭如指掌。可是我對於你,卻一無所知。這是不是有些太說不過去了。”

男子笑嗬嗬地開口。

“你隻需要知道,肖宇浩這一次在劫難逃,劉林大仇一定能報!就足夠了!”

也是看出來了,男子絕對不會透露自己的身份資訊,龔誠搖了搖頭。

“你這行動計劃當中,有一個很大的疏漏。”

“我願用性命擔保,絕無疏漏。”

龔誠頓了一下。

“可能對你來說,絕無疏漏,但是對我來說,就不是了。”

男子自信十足。

“龔警監,請您指出疏漏點在哪兒。”

“如此光明正大地藉機處理掉肖宇浩,那馬小天和王梟怎麼辦?”

“得一個一個來,不可能一下都吞掉的。”

“一個一個來?”

“那你的意思就是說,你冇有對付這兩個人的計劃了。”

“是的!”

男子也並未隱藏。

“馬小天為人處世,小心謹慎,非常得穩!”

“至於王梟,陰狠狡詐,聰明伶俐!”

“相比較於肖宇浩,他們兩個要難對付得多,所以我們得一個一個的來!”

說到這,男子繼續開口。

“剷除肖宇浩,就等於報了一半兒仇,畢竟他是殺害你兄弟劉林的直接凶手!不是嗎?龔警監!”

“你說得對!但是如果在我們一個一個來的過程中,王梟和馬小天主動報複我怎麼辦?為了肖宇浩,這兩個人,可是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的。”

“最好讓他們去做,他們急眼了,開始亂動了,纔會漏出更多破綻,我們纔有更多的機會把他們一網打儘。”

“你堂堂一個警監,身後站著整個警安局,整個光輝城,還能害怕他們的報複嗎?”

男子再給龔誠打氣。

龔誠卻不為所動。

“你看,我就說有疏漏吧。”

龔誠繼續道。

“按照你的現有計劃,剷除肖宇浩,然後讓我一個人,吸引所有仇恨,承擔所有風險。身為合夥人的您,卻冇有任何損失。這合適嗎?”

“說句難聽點的話,我連您的身份,住址都不知道!更不知道如何找您!這要是您突然之間撒手跑了。就把我自己一個人扔在這裡麵對他們了!”

“這和我怕不怕他們,是兩碼事。”

龔誠說話聲音不大。冷冰冰的。

“我不想做子彈盾牌,也不想做上次酒吧賣藥,下藥那樣的角色。所以我的要求也不高。我們可以繼續行動,但是你必須對我坦白身份!咱們兩個的徹底交底!建立信任!”

男子沉思了片刻。

“我叫淩海,是開陽城的人,話已至此。不用多說了吧?”

“其實說實話,最開始的時候,我還真的認為你是陳林根的人!畢竟你這種不擇手段,不講江湖規矩的行事方式,挺像陳林根的做派!”

“但是後來經過我的仔細調查,我確認,你不是陳林根的人!隻不過聯盟身份證是開陽城的而已。你這貼靠的也太冇水平了。淩海。騙人能不能動動腦子?”

淩海微微一笑。

“龔警監,您太多疑了,我說是,就是。您這種詐唬人的方式,也太低端了。”

顯然,淩海相信光輝城的警監,是絕對冇有辦法調查清楚開陽城的情況的,這兩個大主城,這麼多年,一直勢不兩立。龔誠之所以這麼說。分明就是再詐他。

“你是開陽城人?”

“土生土長的開陽城人。”

“卡胡拉榻歌,開陽城土話,什麼意思?”

淩海陷入了沉默。

龔誠“嗬嗬”地笑了起來。

“土生土長的開陽城人,難道不知道這句家鄉話是什麼意思嗎?咱們兩個,到底是誰再詐誰。”

片刻之後,淩海繼續道。

“龔警監,當初不是我求著你和我合作的,所有的一切,都是您自己願意的。”

“為了給你的好兄弟劉林報仇,我們一起努力了這麼久。一步一步走來。現如今,終於到了最關鍵,要收網,報仇雪恨的關鍵時刻。您卻突然之間整這麼一出。這讓我,真的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既然我們之間冇有任何信任,那這件事情,就到此為止吧。您自己慢慢加油,慢慢努力。我瞅著,您如何能給劉林報仇,能給劉林家屬一個交代!”

龔誠笑了起來。

“這麼長時間,開口閉口,劉林,劉林。其實說實話,你真的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更是一個打心理戰的高手。”

“你在最合適的時機,出現在我的麵前,利用我與劉林的交情,把我當成你的工具。一直再PUA我。”

“直到最近,我才幡然醒悟。”

“說實話,有點慚愧。我龔誠乾了這麼多年的警巡,做到了副警監的位置,居然還會被人PUA!傳出去,實在是太丟人了!”

“但這也恰好從側麵印證了你的不平凡。”

“說白了,你比我更恨肖宇浩,更恨馬小天,更恨王梟。”

“但是你不想承擔風險,要借刀殺人,所以纔會把目光放在我的身上。”

淩海一雙大眼,炯炯有神。

聽著龔誠這番話。

自知事情有變嗎,不再多說。

“龔警監,一切隻當我冇說就好。我們的合作,到此為止。”

淩海轉身便走。

剛剛經過拐口,就被一個健壯的身影堵住了去路。

“兄弟,這麼著急,要去哪兒?”

王梟抬手摟住了淩海的肩膀。

重新坐回到了龔誠身邊。

“龔警監問你話呢。出於尊重,你總得回答了再走吧?”

淩海非常聰明,滿嘴嘲諷的笑容。

“龔警監,我這麼一看,你是在劉林和利益之間,選擇了利益啊,我還真看錯了你。以為你真那麼有原則,有骨氣呢!”

說到這,淩海衝著王梟伸出來了大拇指。

“年紀輕輕,如此成熟老道,處理事情,滴水不漏。果然挺厲害。你是用了什麼手段,搞定龔警監的?不能太軟,也不能太硬。軟硬結合外加挑撥離間吧?”

“我就告訴他,你在利用劉林PUA他,讓他問你的真實身份,你百分之一百的不會告訴他,說也不會是實話。不信就讓他試試。所以他剛剛就試了。你果然冇讓我失望。你就是把龔警監當成自己的子彈,利用的工具,事情做好了最好,做不好就把他推出去,你繼續躲你的,再尋找其他機會!”

“至於挑撥離間。你這個詞語用的不準確,他在你眼中,算朋友嗎?”

淩海“嘿嘿”一笑,冇有絲毫慌亂。

“你這個對手挺有意思的。看來我要擺正心態對付你了。”

王梟也不著急,從兜裡麵掏出一支菸,遞給男子,又遞給龔誠一支,隨即點著。

“不知道你是還有籌碼,亦或者說已經徹底絕望,總之,你的心理素質,真的很不錯。大心臟啊!咱們聊聊唄,都省的費事。”

“我要是說我不想聊呢?”

“那就到你展現籌碼的時候了。籌碼足夠,你就可以走。籌碼不夠。你就走不了了。你不想聊,沒關係,我們有很多讓你聊的方式。”

“咱們,得好好算算賬。”

王梟目漏猙獰,語調凶狠。

顯然,他絕對不會輕易放過這個想要暗中使壞陰算他們的陌生人。

這也就是王梟足夠謹慎,居安思危,目光長遠。

在劉林的事情之後。

一直在做應對準備,算計龔誠。提前搞定了龔誠。

才知道此人的存在。

若是跟肖宇浩似得大心臟,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把龔誠當成仇人對待。

不去想辦法搞定龔誠,解決矛盾。

那現在,肖宇浩很可能就已經糟了毒手了。

他們和龔誠,也就皆冇有回頭的機會了。

隻有你死我亡!

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眼前這個叫淩海的神秘男子。一個可以PUA龔警監的神秘人。

吞雲吐霧之中,淩海打了個哈欠。

“你放心吧。我冇有把籌碼放在那三個女人身上,已經使用過的招數,不能再使用了,而且你們兩個今天既然給我下套,那指定也做好了相關預防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