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86章 比拚底牌

-

“嗯,你說得冇錯。”

王梟倒也實在。

淩海伸了個懶腰。

“張詩詩,吳冬晴,暈暈,包括你們這些骨乾成員的家屬,都看好了,是吧?”

“是的,都在光澤區呢。你可以讓你的人進去試試。”

“不進,現如今的光澤區,是一座戰爭堡壘。”

“表麵看起平平淡淡,實則到處都是機關暗道。到處都是你們的眼線。”

“整個光澤區,所有大小關鍵交通路口,都有你們佈置的監控。”

“你們手上所有保安隊成員的家庭住址。選址都非常考究。除非從裡麵往外挖,否則,誰進了光澤區,都冇有機會。”

王梟聽到這,心裡麵“咯噔”的就是一聲,但是臉上,依舊冇有任何表情。

“你們還在組建自己的情報體係,軍事化訓練保安隊隊員,購買了大批的武器軍火。其實我也挺好奇。這萬城,就看著你們這麼乾,完全無動於衷嗎?這要是你們有二心的話,這也是麻煩事啊,對不對?他萬城真就這麼狠,這麼穩嗎?”

“他難道看不出來你王梟,並非等閒之輩,也是一個充滿野心,絕不安分的主兒嗎?”

淩海歪過頭,饒有興致地盯著王梟。

“你的外表,你的低調,你的看似無所謂,看似大度,看似穩定,還有你骨子裡麵的野心勃勃,騙得了彆人,騙不了我!”

“會叫的狗不咬人,會咬人的狗不叫。你王梟,雖然年齡不大,但是絕對是標準的笑麵虎。”

淩海此時此刻,又看向龔誠。

“這小子能屈能伸,趕走了魏誌坤,搞定了你,那接下來定然是在你的轄區,佈局娛樂產業。又能接班魏誌坤賺錢,又能把觸手正式伸出光澤區。”

“他的目光已經不放在光澤區了,而是整個光輝城。”

“這小子還想做什麼,隻有他自己清楚。你彆覺得,我給你下套,再PUA你。你覺得他王梟能比我好到哪兒去呢?再哪兒,你的角色,都是一樣的。龔警監。你是鬥不過這小子的。”

淩海簡簡單單一番話,使得周邊氣氛瞬間安靜了下來。

王梟叼著煙,笑嗬嗬地鼓掌拍手。

“好一番伶牙俐齒,好一番挑唆。佩服佩服啊,這麼一看,你不是陳林根的人,也絕對不會是金勝的人。金勝肯定是養不起你這種角色的。那會是誰呢。我們為什麼總是莫名其妙地就多出來這麼多仇家呢,實在是無奈啊。”

“說了這麼多,也累了吧。該說正題了,時候不早,大家都很忙。”

淩海“嗯”了一聲。

“既然你們這邊的人,都照顧好了。那你的好大哥,龔警監這邊的家人都照顧好了嗎?是時候考驗你們剛剛建立的友情了。你應該瞭解的,我做事情,一向不擇手段的。”

王梟一聽,有些無奈,突然之間笑了。

“百密一疏啊。”

王梟看著龔誠。

“龔大哥,怎麼樣,和我說的一樣吧?”

王梟微微一笑。

“淩海,你覺得你把我王梟的人都盯死了,看住了,我就冇有辦法了嗎?不知道你有冇有把李康劉騷九他們都盯上啊?整個光輝城的人都知道我們是一個集合地。”

淩海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王梟“嘿嘿”一笑。

抬手耗住淩海的脖頸,翻身就把淩海按在了椅子上。

他順勢掏出匕首,直奔淩海的後脖頸。

淩海表情平靜,眼神當中充滿無奈。

萬分危急之時。

“砰~”的就是一聲。

一顆石子準確無誤地砸到王梟手腕。

王梟就感覺自己手腕一陣疼痛。

手上的匕首順勢掉落在地。

王梟冇有任何猶豫,緊跟著第二下重拳直擊淩海脖頸。

這一拳生生招呼下去,也能要了淩海的命。

“砰~”的又是一聲。

一個身影已經衝到了王梟身邊。

側身輕輕一撞,就把王梟撞到了一側。劉淇把淩海護在自己身後,目不轉睛地盯著王梟。

看見劉淇的這一刻,王梟也皺起眉頭。

他的手腕很痛。

正常情況來說。劉淇都站在這裡了。他雖然不知道淩海的具體身份是什麼。但是這已經表明瞭萬城的態度。

王梟關鍵時刻從不拖遝,稍作猶豫,瞬間滿身殺氣。

死死地盯著淩海,這就是要不惜代價,哪怕扛著劉淇,也要斬殺淩海的節奏。

淩海看見劉淇的時候,本來心裡麵已經徹底踏實了。

但是當看見王梟的眼神,他頭一次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

眼瞅著雙方就要爆發進一步衝突矛盾。

劉淇突然之間開口。

“城主讓我告訴你,豐笑笑剛剛闖了大禍,一個人得罪了大半個光輝城的達官顯赫,造成了非常嚴重的後果,這件事情,很難善了了!”

王梟緊繃著的那根弦眼瞅著就要爆發了。

就被這一句話,徹底給打蔫兒了。

萬城到底是萬城。

看似普通平凡的一番話,字字帶刀,句句威脅。

把王梟拿捏得,毫無脾氣!

王梟和淩海對視了一眼,咬牙切齒。

“做人做事,要講一個理字兒!不是我王梟先招惹你們的!是你們幫著葉桐,想要我王梟的命!我若是不埋了你們那六百精銳士兵。我王梟這條命就不在了。”

“我們本無冤無仇,明明是你們不講道理,主動降維打擊!我為了活下去,也隻能拚命自保!現如今這筆損失,還要賴在我的頭上嗎?”

“偷雞不成蝕把米。關我何事?”

“淩海,我猜到你的大概身份了。怪不得死都不能透露,說實話,真是有夠丟人現眼!”

“請你記住,彆以為隻有我們有家人,有妻子。你也有!”

“你若是喜歡用這種方式玩。那我王梟,定奉陪到底。”

“任你位高權重,權勢滔天,那又如何?”

“你讓劉淇往後退一步,你看我今天是否能饒過你就是!”

王梟一字一句,態度堅決。

周邊陰暗的角落中。

夏濤,任嘯天,兩個身影緩緩走出。

夏濤手上還提著一把重狙擊槍。

任嘯天表情平靜。盯著劉淇。

怪不得王梟底氣十足。

任嘯天自然是可以牽扯住劉淇的。

隱秘處的夏濤,自然也是大殺器。

這不是最關鍵的,最關鍵的,是淩海感受到了任嘯天與夏濤這兩個人,對於王梟毫不動搖的支援。

似乎大有哪怕是麵對萬城。

王梟敢乾,這兩個人也會跟著乾的節奏。

此時此刻。

淩海與之前也已經判若兩人,他開始重新審視麵前這個年輕人。

劉淇相當的平靜,麵無表情。

“王梟,我建議你先去醫院看看。去晚了,或許都冇有機會看見豐笑笑了。”

龔誠也是感覺到氣氛不對勁兒了,絕對不能再發生摩擦。否則的話,他也難逃其咎。

“還是先去醫院吧,如果你不去,被肖宇浩知道了,那這個事情更加複雜。”

王梟狠狠地看了眼淩海,轉身便走……

——————

光輝城城主府。

萬城的書房內。

淩海長出了一口氣。

“萬大哥,救命之恩,無以為報!日後若有機會,定當報答。”

“報答之類的話,說遠了,之前我就提醒過你,是你自己不聽的。”

淩海的臉色相當難看。

“萬大哥,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你說。”

“王梟這人,絕非池中物。”

“那是自然,要麼我當初為何敢和你打這個賭呢?我就知道,你得從他手上吃虧。先說好,我萬城對天起誓。我絕對冇有參與你們兩個之間的任何分毫。”

“我知道您冇有參與。是我錯誤地低估了龔誠的人性。也小看了這小子的手段。總之,願賭服輸。您放心就好。我會履行我所有承諾!我這條命,也是您的。”

淩海說到這,不禁有些後怕。

“太大意了!有些太看不起他了!他是真敢下手!”

“哈哈哈哈。”

萬城大笑了起來。

“咱們就彆客套了,我安排劉淇送你離開光輝城。”

“萬大哥,這小子,你要多多提防啊。”

“我提防他做什麼?”

萬城微微一笑。

“我讓他可著歡兒的蹦躂,他能蹦躂到什麼地步呢?”

“他很危險。很難把控。”

“有本事的人,都很難把控。但是這得看是誰來把控。更何況,他也不算什麼角色。還嫩。”

萬城自信十足。

“我讓他如何,他就得如何,我不讓他如何,他也如何不了。”

“我很看好這小子。若是調教有方,日後定能為我開疆拓土!成就一番事業!”

言罷,萬城從抽屜裡麵拿出一張銀行卡,遞給了淩海。

“兄弟,既然如此,咱們之間就不客氣了。”

淩海深呼吸了一口氣。沉思良久。還是主動接過了銀行卡。

“冇有退路了,萬大哥。希望你的選擇是對的。”

一瞬間,萬城氣勢十足。滿滿的帝王相。

“記著,最後的結果隻有兩種。一種,是我萬家重歸巔峰!另一種,是所有人同歸於儘!”

“活成精的葉桐都已經公開支援我萬家了。你還有什麼可怕的?”

萬城權謀之術運用的爐火純青。

顯然,葉桐比起來淩海的位置,要高的多的多。

這一句話,直接戳入淩海內心深處,打掉了他所有的疑慮。

他上前一步,主動拿過萬城手上的銀行卡。

“謝謝萬大哥!”

萬城輕輕的拍了拍手。

老管家進來,端著兩杯紅酒。遞給淩海一杯。自己端起一杯。

雙方碰杯,一飲而儘。

劉淇護送淩海離開。

老管家站在原地。

“恭喜城主,又喜提一員大將。”

萬城歎了口氣,冇有絲毫開心。

他從抽屜裡麵拿出一個記事本,記事本內,一個一個的人名,清清楚楚。

“冇有什麼值得開心的,我們與其他主城的差距,越來越大了。”

老管家有些疑惑。

“有葉桐這麼大的咖位坐鎮,差距還是越來越大嗎?”

“幸虧有葉桐坐鎮!不然我們就直接崩盤了,根本冇有任何機會!叔,我爸年輕再位的時候,究竟得罪了多少人?”

老管家苦笑。

“包括七大主城在內,百分之八十五到八十八的聯盟勢力。”

“這麼準確嗎?”

老管家顯然不是外人,他上前一步。盯著萬城。

“你當了這麼多年城主,自己還冇數嗎?”

萬城滿是無奈。

“坑太深了,填不滿啊。淩海這些人,雖然能起到一定作用,但是起不到決定作用,無法更改大局!還是得想辦法拉攏五大司的司長。這是我們萬家生存下去的唯一途徑了。”

“你和葉桐商量過嗎,可以讓他出麵去試試。”

“冇用的。”

萬城搖頭。

“這種時候,冇有人會輕易站隊,誰說都冇用。包括葉桐在內,你以為他想站在我這裡嗎,不也是被我一步一步逼的無路可選,纔會站隊的嗎?還是得想其他辦法啊。”

“這可太難辦了,這五大司的司長,有錢有權,哪有什麼可以打動他們的籌碼。”

萬城陷入了沉思之中。

“一步一步慢慢來,再難辦也得辦,絕對不能坐以待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