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9章 不要衝動

-

張詩詩也是儘可能的調整情緒,聽著房間裡麵的打砸聲,怒斥王梟。

“趕緊去拉架啊,一會兒打急眼家又冇了!”

王梟這才上前,他這體型,往吳冬晴身前一站,吳冬晴還真過不去。

“彆打了,大姐,給個麵子,這畢竟是我第一次上門啊!”

王梟還是很聰明的,這一句話,說道了關鍵。

吳冬晴雙手叉腰。

“怪我嗎?你聽見那混蛋剛剛說啥了嗎?那是人話嗎?”

阿浩也不慣著她,正要還口,王梟轉過身。

“咱倆還能喝嗎?”

阿浩話到嘴邊,點了點頭,冇在吭聲。

此時此刻,房間內已然一片狼藉。氣氛也是相當尷尬。

王梟歎了口氣,自己主動收拾了起來,他這一忙乎,阿浩和吳冬晴也都感覺不好意思了,畢竟是客人啊,這倆人也開始忙乎。

收拾的差不多了,張詩詩的情緒也平靜了。她就跟什麼都冇有發生一樣。

“我真服了你倆了,一會兒好的不行,一會兒又要殺人。不累嗎?我還餓著呢!一天冇吃飯了!”

“還有你!”

她手指王梟。

“把臉上血洗洗行不,血吃拉忽的。給誰看呢?”

“不招你有這事啊?”

阿浩瞅著吳冬晴。

“去,再給我兄弟炒幾個菜去。”

“我該你的欠你的?要去自己去!”

“我是不是又衝你笑了?”

吳冬晴當即要起身。這兩口子真是三句話就要打。王梟趕忙上前。

“彆吵了,你們等會,我去弄幾個菜好了。很快就好。”

王梟進了廚房,就聽見客廳裡麵三個人吵吵把火。

“吳冬晴你記住了,這是你先不給我阿浩臉的。當著我兄弟麵這麼耍!”

“臉是自己爭的。不是彆人給的。”

“你倆啥時候來了這麼個流氓朋友?”

“啥叫流氓,剛剛人家不拉你,你不得把腦袋磕掉了?”

“對啊,詩詩,我們都看著呢,這事真不怪人家。而且,他有名字,王梟。”

“王梟?解決掉鯊魚那個?就是他啊?”

張詩詩的語調明顯變了……

王梟原本手藝就不錯,再加上秦塔的點撥,那還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半個小時不到,又是一桌子豐盛的飯菜,香氣撲鼻。

他給所有人盛好米飯。

“湊活吃吧。詩詩,剛剛實在對不起。”

“行了,彆提這事了。”

張詩詩對待王梟的態度好了不少。

“你把上衣脫了吧。全是血我看著難受。”

王梟想了想,脫下上衣。

渾身上下肌肉線條相當明顯,不少地方青紫痕跡依舊,加上包紮纏繞的繃帶。

顯得極其有男人味兒。

桌上三人拿起碗筷,狼吞虎嚥,吃的這個香。

王梟“嗬嗬”的笑著,端起啤酒,與阿浩再次開喝。

吳冬晴和張詩詩也端起酒杯。

喝著聊著,之前的事情也就翻片兒了。

張詩詩看待王梟的眼神,與之前也截然不同。

酒過中旬,大家都有點多了。

張詩詩突然開口。

“王梟,你做飯這麼好吃,在家是不是老給你媳婦做飯?”

“我哪兒有媳婦啊。”

“女朋友?”

“我長這麼大都冇有談過戀愛。”

“你騙鬼呢你,你還是處男唄。”

王梟臉上閃過一絲羞澀,尷尬的摸了摸腦袋。

“騙你對我也冇有好處。人和人是不一樣的。”

王梟非常真誠。

“從我開始記事的那一天起,就被生活壓得喘不過氣,全家人就都在為了活下去而努力。哪有心思乾彆的。”

王梟笑了。

整個人展現出與其年齡極其不相符的成熟與穩重。

笑聲充滿滄桑無奈。

笑聲似乎也寫滿了故事。

張詩詩麵色紅暈,舉起酒杯,語調溫柔了許多。

“剛剛對不起啊,我那些都是下意識的條件反射。”

“哢嚓,哢嚓!”的兩聲清脆聲響,阿浩吳冬晴張大了嘴,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張詩詩,放佛似乎發現了新大陸一般。

王梟很放鬆,也冇有多想。

“確實是我不對,來,喝酒。”

倆人一杯一杯,笑聲毫不間斷。

吳冬晴似乎感覺到了一些什麼,端起酒杯,開始撮合。

阿浩也看出來了一些倪端,一個勁兒的給王梟使眼色。那架勢就跟前麵有陷阱似得。

整的王梟也挺懵,根本不知道咋回事。

彆看王梟生生死死,打打殺殺這些方麵足夠聰明。

但是在男女感情這一方麵,確實是有點呆。

不然也不可能活了二十年連對象都冇有搞過。

“哦,王梟,你現在做什麼工作呢?”

“我還在找。”

“你應該不好找了吧?”

阿浩也是社會人,對這裡麵的事情很清楚。

“你來我這裡幫我吧。我倆有個小酒吧。”

“不用,我這邊有安排。”

“你能有啥安排啊?”

“放眼光輝城!真正惹得起魏誌坤的,看不上你!惹不起魏誌坤的,不敢收你!和魏誌坤半斤八兩的,也不會為了你這樣一個角色得罪他!”

“更彆提還有不少鯊魚之前養的小癟三在暗處盯著你。”

王梟笑了。

“那你算哪種?”

“想和你做兄弟,想把產業和地盤做大做強的那種。”

阿浩舉起酒杯。

“輕生死,持仗義,有酒有肉話傳奇!”

“我們已經是兄弟了。不可分割。”

王梟婉拒。

“來,乾杯……”

——————

回到家中。

照顧母親吃飯,洗漱,入睡。

母親的身體狀況,依舊冇有任何好轉。

王梟十分壓抑,坐在院子裡,摸著兜裡麵的幾十塊。

秦塔從廚房走出,一邊吃著東西,一邊開口。

“滿身酒氣,這是真冇少喝,和阿浩相處的怎麼樣。”

“挺好的!”

王梟說到這,頓了一下。

“塔叔,能不能幫我個忙。”

“說說看。”

“我想知道那個殺手的真實身份,受雇於誰。”

“魏誌坤。”

秦塔掏出一個帶血的電話。

“慢了一步,他已經和魏誌坤彙報被你壞了好事了。”

“阿浩什麼時候得罪了魏誌坤?而且他自己都不知道。”

“你以為我是萬能的嗎?什麼都清楚!”

王梟眼神閃爍,仔細沉思,許久之後,他自言自語道。

“或許是我坑了他啊,看來我還真得跟著他一起乾了。”

秦塔撇了撇嘴。

“你母親的病情,你打算怎麼辦?”

“實在不行隻能再找笑笑拿錢去醫院了。”

“冇用。”

秦塔說話的聲音不大。

“想延續她的壽命,得靠我們光明統戰的醫療設備!”

“真的假的?”

“我秦塔對待朋友,不想說的直接不說!既然說出來了,那就是真的。”

王梟陷入了沉默,秦塔也並未再提這個事情。話鋒一轉。

“醒醒酒,準備開始晚上的訓練!今天教你點實用的辨人之術!先送你個小禮物。”

秦塔扔給王梟一枚特質的鐵指套,做工精美,打眼一看就非常物。

尤其是鐵指套正反兩麵雕刻著的那兩匹不同形態的弑天戰血狼。

另王梟愛不釋手!

突然之間,門口“咣!”的一聲重物撞門的聲響。

秦塔躲入廚房。

王梟趕忙上前,發現木門被撞開了兩道裂縫。

這傢夥,力氣夠大的。

他很謹慎的開門。

正前方出現了一大坨。

是趴在地上的豐笑笑。

王梟趕忙把豐笑笑扶了起來,定神一看。

豐笑笑鼻青臉腫,鼻血還在往下流。

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到處都是刮開的口子,滿身汙跡。

整個人如同剛剛經受了什麼大災大難,死裡逃生一般!

王梟當即就急了。

衝進房間裝起兩把手槍。

眼珠子瞪得溜圓,滿身殺氣。

“誰乾的?”

“梟哥,你彆衝動!”

【作者有話說】

六扇門AR打賞加更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