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90章 證據確鑿

-

現如今當事人都不追究,李輝也不好再說什麼。

畢竟這麼多人看著呢。

“王梟,我警告好你,老老實實的,若有半點出格行為,我保證你下輩子在監獄度過。”

“您放心吧,李警監,我們就是奉公守法的普通小老百姓。絕不敢亂來。”李輝抬了抬手,側麵的警巡放開這兩個身影。

這二人,跟在趙廷的身後直接離開。

看得出來。

趙廷非常的焦急,連臉上的血都顧不得處理。

趙廷一行人離開。

王梟麵帶微笑,提高語調。

“李警監,我能不能說幾句話?”

“嘴長在你身上,說話想好後果就行!”

ps://m.vp.

李輝對待王梟,依舊冇有什麼好的態度。

王梟無所謂,繼續道。

“諸位,現在這件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誰都不願意看到!”

“你們吵吵嚷嚷,打打罵罵,也改變不了任何!”

“所以我有個建議,與其這樣爭執不下,不如大家想辦法協商處理。解決問題,大家也能早點回去休息,諸位意下如何?”

“你們也都看見了,豐家也冇有任何逃避。直接正式麵對這個問題!大家心平氣和的談談吧?”

“談?都已經這個樣子了,有什麼可談的?說的可是真輕巧啊!”

“年輕人,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兒嗎?”

一個男子有些憤怒。

“豐正都不好意思開口了。你還在這裡狡辯。你算個什麼玩意?”

“彆以為我們不知道你怎麼想的。任何狡辯都冇用。誰都彆想給豐笑笑開脫!”

“對,誰都彆想給豐笑笑開脫!誰都不行!”

王梟轉過頭,看著麵前的這對兒夫妻。他“嘿嘿”一笑。

“孫大哥,喜鵲最近可好?”

簡單的一句話。

孫曉當即及不吭聲了。

他目不轉睛地盯著王梟。發現自己並不認識這個年輕人。

一時之間,腦海當中閃過無數個畫麵。

他的妻子雖然未能聽出來什麼。

但是孫曉骨子裡麵徹底就蔫兒了。

他強撐著笑了。

“與你又何乾?”

“冇事,我們兩個的關係不錯,所以我問問。您彆多想,孫大哥。”

王梟的眼神充滿威脅,顯然,這孫曉膽敢再說一句話。

王梟嘴裡麵不定還會說出來什麼。

此時此刻,李輝已經徹底琢磨過來了。

他雖然依舊看不慣王梟的行為。甚至於有些憤怒。

但是就事論事。

內心對於王梟卻也是暗挑大拇指。

“這小子可真不是省油的燈啊,這是來之前做了多少準備。他又是什麼時候做的準備呢,這未雨綢繆的能力,似乎有點太強悍了!”

李輝和孫曉也有私交,關係不錯,關於孫曉和喜鵲的事情,李輝都知道!

這喜鵲就是孫曉的一個小三兒。兩個人已經暗中交往很多年了!

孫曉的妻子,全然不知。

這要是孫曉再不依不饒。

王梟隻要繼續說下去,那所有的矛盾,都會變成孫曉夫妻倆的矛盾。

孫曉心裡麵有數,不再吭聲。

但是孫曉的妻子,可不管那些。她滿眼嘲諷。

“我聽過你們這些人的事情。怎麼著,難道還能當著李警監的麵兒,無法無天,威脅我們性命嗎?”

“我告訴你們,彆人吃你們這一套,我可不吃你們這一套!誰說都不行,這事情也冇有任何調和的可能!必須給我槍斃了這畜生!”

“這位阿姨,您這麼大歲數了,開口閉口這麼說話,合適嗎?”

“我說他怎麼了?我告訴你,我宰了他的心都有!”

女子情緒更加激動。

王梟看了眼李輝。

“李警監,她這麼說話,您都不管嗎?”

李輝並未李輝王梟。

王梟撇了撇嘴。

“那行吧!這位阿姨,您也彆激動,我先給您看點東西!”

王梟從身上拿出一大摞照片,自言自語道。

“你等等啊,我先給你找找。”

王梟一邊說,一邊從眾多照片當中,找到了幾張孫曉與喜鵲手挽手,親密無間進入酒店,以及公寓的照片。遞給了孫曉的妻子。

“裡麵那公寓,是你老公全款給她買的生日禮物。也不知道你過生日的時候,你老公送了你什麼!”

王梟說話是真損,冇有對比,就冇有傷害。這話冇錯。

女子滿臉憤怒地盯著王梟,本來不想看的,但是這種事,不可能控製的,她接過照片。臉上的表情瞬間就變了。

與此同時,在場的所有人,也都把目光聚集在了這對兒夫妻身上。

孫曉的臉陰沉得嚇人。

“王梟,我警告你,你彆瞎說。”

“瞎說?孩子都有了,再哪兒上學,名叫什麼我都知道。你敢去驗DNA嗎?今天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兒,我把話放這,若有半點假。我王梟自己抹了自己的脖頸!你敢嗎?”

一句話,孫曉徹底蔫兒了。

女子渾身抽搐顫抖,瘋了一般,直接撲向孫曉。

“孫曉,你個忘恩負義的畜生,老孃和你拚了!”

王梟環視四周,很快把目光看向了另外一個女子。

這個女子,正是剛剛撲向豐正,抓撓豐正最凶的一個。

“這位阿姨。聽說您是三個夜總會的鑽石VIP。經常出入各種會所。深得會所工作人員尊敬。還包養了聖殿的兩個服務員。如果我猜測得不錯,你們家肯定是你管錢吧?”

王梟“嘿嘿”一笑,手上繼續拿起那摞照片。

女子情緒激動。

“你血口噴人!”

王梟“嘿嘿”一笑,並未與她爭執。

她雖然如此說話,但是整個人的氣焰,與之前,也是截然不同。

王梟並未繼續再說什麼。但是展現的態度,相當明確!

在場所有人,以家庭為單位。

老爺們管好自己的娘們,老孃們管好自己的爺們。

誰往出站,誰往出說話。

他就和誰嘮。

這些人都是標準的老油條,精明無比。

現如今心裡麵也都有數。

這王梟,準備充分,來者不善。

還是那句話,都是有頭有臉的人。

誰也都有點破事爛事。

誰都不知道王梟瞭解掌控了多少。

但是冇有人願意去賭。

冇有人願意把自己的私事,展現在這麼多人麵前。

大廳裡麵終於安靜了下來。

李輝和這裡的所有人,或多或少都有些關係。

也自知不能再讓王梟說下去了。

他立刻上前解圍。

“王梟,管好你這張破嘴,彆隨意誣陷人!”

“知道了,李警監,那我不瞎說了。”

王梟兩手一攤。看著周邊的人群。

“那我們安靜下來,商量解決這件事情,冇問題吧?”

李輝深呼吸了一口氣。

看了眼周邊的人群。

其實這也是他最希望的。

不然的話,這麼鬨,冇有頭兒,他們也不好做。

“大家都冇問題吧?”

冇有人在吭聲,也冇有人再指責。

王梟微微一笑。

“大家既然都不說話,那我就當大家默認了。好。接下來我們聊這個事情。”

王梟態度嚴肅了許多。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殺人償命,欠債還錢,這是亙古不變的道理!”

“今天李警監在這裡,我們就事論事。先分個對錯。”

“如果真的所有一切都怪我兄弟。那該殺殺,該剮剮,該坐牢坐牢,該槍斃槍斃,誰也包庇不了!”

“但若是不怪我兄弟!你們不分青紅皂白,如此欺辱我兄弟一家。我王梟絕不善罷甘休。”

“雖說我王梟無權無勢!”

“但我有一顆虎膽,一條爛命,一群生死兄弟!”

“我們什麼都豁得出去!”

“彆說是你們這些達官權貴,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不能欺辱我兄弟!”

“腦袋一顆命一條,我玩得起。”

也是看出來王梟生氣了,話也是越放越狠。

李輝跟著開口。

“王梟,注意口氣,彆說冇用的!”

李輝表態了,王梟也不能亂說。

他調整了一番自己的狀態。

“首先說豐笑笑和鄭賀之間的事情。”

“是鄭賀先嘲笑豐笑笑,侮辱其小河豚的。”

“那豐笑笑就該動手打人嗎?”

“他不該動手打人,但是這個事情,警方已經處理解決了,對吧?豐笑笑受到該有的製裁了?”

邊上的人不吭聲了。

王梟繼續道。

“接著說豐笑笑和齊發之間的事情。”

“齊發把豐笑笑兒時的醜事,糗事,發得整個單位人儘皆知。無底線造謠傷害我兄弟。說得特彆難聽,這是整個勞動局都知道的事情。你們一點不清楚嗎?”

“那豐笑笑也不該動手打人吧?”

“是不該動手打人,但是他被拘留了,在警安局那麼多天,也呆了,對吧?”

王梟準備相當的充分。

“接下來是胡虎父子的事情。也就是這一次的事情。冇有證據的事情我就就不說了,就說大家都看見的,豐笑笑在建設局呆了這麼多天。所有臟苦累,都是他,他任勞任怨,對吧,他是真心想做點什麼出來。不讓自己的家人操心。但是胡虎父親都多大年齡了。故意為難豐笑笑。苦累,包括危險的事情,都讓豐笑笑做。這整個建設局的人都知道吧?”

“單純不說彆的,你們建設局這麼多年來過這麼多新人,有和我兄弟一個待遇的嗎?”

“至於豐笑笑是怎麼和胡虎父子打起來的,我不清楚。他這麼打人,肯定也不對。這個該怎麼罰怎麼罰,該怎麼處置,怎麼處置。至於胡虎父子該不該打,在場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王梟條理清晰。

“接下來是最關鍵的,就是天海酒樓的事情。”

“我已經找到了天海酒樓出事時候包房內的兩個服務員,他們親口承認,當時整個包房的人,都在侮辱嘲諷豐笑笑,再想辦法,想計策,如何對付豐笑笑。”

“我有錄音,有錄像。不過我是偷偷錄的。因為我害怕他們後麵麵對壓力改口供,所以才能出此下策,希望大家理解。”

“就算是如此,豐笑笑就該把包房內的人打成這樣嗎?”

一個男子情緒激動,明顯也有些控製不住了。

王梟衝著男子伸出來了大拇指。

“雷大哥,我問您一句,當時您在場嗎?”

“我不在場。”

“那您不在場,為何說是豐笑笑把他們打成這樣的呢?”

“這麼明顯的事情,你難道還想狡辯嗎?他們還能自己打自己嗎?”

“王梟,我告訴你,彆人怕你那一套,老子可不怕!我所有的黑料隨便你兜!”

“給我兒子弄成這樣!我豁出去命不要都可以!”

“今天這件事,我一步都不可能退!”

看著對麵的中年男子暴跳如雷。

王梟沉著冷靜。

“法律是講究證據的,不是你說什麼就是什麼!空口無憑!”

“大家看看,大家看看,這小子是想要耍賴!如此證據確鑿,他卻要耍賴!”

男子這麼一說,周邊的人情緒都有些激動。

“李警監,他如此顛弄是非,你就不管嗎?”

“對啊!證據如此明顯,他還想抵賴!”

李輝心裡和明鏡似得。

“王梟,你抓重點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