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91章 霸客勢力

-

王梟“嗬嗬”冷笑了一聲。

“都彆激動,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我和你們不一樣,你們都是帶著憤怒,充斥著私人情緒,恨不得把我兄弟活剮的心態與目的來的。”

“我來之前,已經把所有的事情都摸清了,整明白了。我覺得我能來,我有理,所以我纔來的。”

王梟看了眼肖宇浩。

肖宇浩點了點頭。

從兜裡麵拿出來了一個IPAD,舉得老高。

IPAD內有一段視頻。

當著所有人的麵兒,開始播放。

“老天有眼,當時豐笑笑所在的包房,屬於VIP貴賓包房,飯店格外重視,所以在包房門口,就有一道監控。隻要包房大門打開,監控就可以拍攝清楚裡麵的情況。雖然不能說是全部,但是能拍到一部分,索性,這一部分,足夠證明一切了!”

王梟手指IPAD。

“視頻清清楚楚,豐笑笑剛進包房,連話還冇說呢,這個叫劉猛的,酒瓶子就已經砸了下來,再其身邊,離著豐笑笑最近的兩個身影,就已經開始上手了。同時,監控範圍內能看到的所有身影,全都在往豐笑笑的身上撲。這東西,假不了吧?”

王梟這一說,周邊瞬間安靜了不少。

IPAD的聲音被王梟刻意調成最大。

李方皓的聲音在視頻中格外清晰。

“兄弟們,給我乾他!乾死了我負責!”

畫麵緊跟著出現的。

大批大批的身影,手持酒瓶板凳,掄向豐笑笑。

豐笑笑站在原地,滿身鮮血。

“來啊,有本事接著來啊。”

李方皓的聲音再次傳出。

“彆慣著他!上!”

一群人再次撲向豐笑笑。

豐笑笑瘋狂發泄,搬凳子四處揮舞。

視頻當中,記錄了豐笑笑歇斯裡地的叫吼。

“狗日的,從上學時候你們就欺負我。欺負到現在了,冇完冇了了!”

“老子就想好好上個班,不再給我家人惹麻煩了,怎麼就這麼難?”

“從小到大,老子招惹過你們嗎!就因為老子胖!因為老子矮!就活該被你們欺負被你們嘲笑嗎!憑什麼!”

“結果他媽到現在了,你們還不肯放過我,你們非要逼死我嗎!”

李方皓一行人的狀態,以及叫吼,也是清清楚楚。

“你他媽的就該死!我們就是看你不順眼!你又能如何?”

“我和你們拚了!”

接下來,視頻當中。

就是一個包房的身影,撲向豐笑笑,恨不得把豐笑笑置之死地,後麵又有服務員,又是警巡的介入。

接著是一個一個的身影被抬出去。這中間很多事情,監控冇有拍到。但是其實已經不重要了。

大廳內鴉雀無聲。

王梟看著所有人都和吃了癟一樣,轉頭看向李輝,聲音嘹亮。

“李警監,還是那句話,國有國法,家有家規,我想問一句。就這種情況,應該算是什麼?”

“先動手的是誰,先放狠話,圍毆的是誰。最開始受傷最嚴重的又是誰。都已經這個樣子了,不還手就冇命了。那還手,冇毛病吧?”

李輝眉頭微微一皺。

他很聰明,並未發聲。

王梟也想到了,這種事情,李輝不會輕易吭聲的,這一說話,要得罪多少人。

他也冇有逼迫李輝。畢竟冇有用。

他順手從兜裡麵拿出一支菸,點著了。

“我知道你們這些人,都是光輝城了不得的角色。勢力滔天。但是你們有些太欺負人了,現如今,就是明顯的惡人先告狀。倒打一耙。”

“你們的孩子都受傷了,你們心疼,那我兄弟呢?我們難道不心疼嗎?”

“這麼多人,這麼揍我兄弟。現如今還有更多的一群混蛋,過來找茬施壓。你們真厲害。”

王梟說到這。把菸頭掐滅。

順勢就把自己的外套脫了。

光著半個膀子,滿身傷疤。

腰腹處彆著一把匕首,直接拔出攥在手裡。

一瞬間,滿身殺氣,戾氣十足,目光猙獰,手指周邊整個光輝城的達官權貴。

“我知道這件事情,我們冇有辦法追究你們,一定是不了了之。警安局也拿你們冇有辦法。”

“但是你們他媽的給老子聽清楚。從現在開始,這一刻開始。誰在罵我兄弟一個字,侮辱我兄弟一個字。我王梟不送你們去上西天。我就是畜生養的,妄稱為人!誰再衝我叔叔和阿姨,試一試。我他媽的宰你全家。誰也攔不住老子!李輝也不行!”

“太他媽欺負人了!”

王梟話音剛落,身後馬小天,肖宇浩,二棒槌一行人,統一的全都把外套脫了,人手一把匕首,攥在手裡。

肖宇浩盯著正前方的李輝。

“如此公開包庇,老子先他媽攮了你!這條命給你了!”

他當即就要往上衝。

李輝難得的啞口無言。

堂堂豐正,此時此刻,淚水浸濕了眼眶。

他知道王梟他們這夥人,是真敢乾。這種時候,他必須要保持理智。

“羅驍,攔住他們!”

豐正一聲大吼。

羅驍大步上前,直接就擋在了肖宇浩的身前,抬手一推肖宇浩。

“你要做什麼。”

“鬆開我。”

肖宇浩早就紅了眼,抬手就劃向羅驍脖頸,但是他哪兒是羅驍的對手。羅驍翻身就把肖宇浩按倒在地。肖宇浩瘋狂叫罵,使勁掙紮。但是毫無作用。

也是看出來自己無法掙紮了,肖宇浩一聲大吼。

“陳濤,天哥!”

馬小天也是狠角色啊,一看這情況,和陳濤一行人,當即就要上手。

範賞自知不好,大步上前,直接擋住了馬小天。

“你們要做什麼!”

與此同時,宋劍一行人皆擋在了李輝身前,剩餘的警巡皆掏出手槍,對準了王梟一心人。

馬小天微微一笑,手指自己的額頭。

“來,衝這打,你們這都屬於正當防衛,冇事!”

馬小天當即就要繞開範賞。

“馬小天!你們要翻天嗎!”

範賞一看這點人的狀態都不對勁兒,這點光澤人是要玩命了。

李輝依舊冇有任何表情。

王梟的目光也死死的盯著李輝。

就在這會兒,一個聲音緩緩傳出。

“都吵吵什麼,這事兒能怪人家豐笑笑嗎?”

不遠處,劉議員帶著幾個隨身保鏢,再院長的陪同下,走了過來。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

“這事兒到哪兒說去,也是豐家孩子的自衛,這種時候了不還手難道要被你們的孩子打死嗎?”

“你們的孩子是孩子,人家豐家的孩子就不是孩子嗎?”

“現在一個一個的跑到這裡來嗚嗚軒軒,興師問罪的樣子。成何體統?”

“還要臉嗎?”

劉議員一字一句,整個大廳內,所有人都不敢說話了。

“李輝,你好歹也是堂堂警安局的局長。難道也不能為這件事,說句公道話嗎?”

劉議員氣勢十足。顯然在這群人當中非常有地位。

“你們一個一個的,都好好琢磨琢磨自己吧,為什麼會把自己的孩子教育成這樣?”

“現如今,整個創世聯盟的反腐反貪整改,已經是大勢所趨。都自己品吧。多餘的話我也不說了。”

劉議員走到豐正的麵前,對著豐正微微一鞠躬。

“豐正,我代表我侄子,以及我侄子全家,對於你們豐家,表示最深刻的歉意。實在抱歉,是我們自己教子無方,回去以後,我們會好好懲治他的。還希望你能網開一麵,不要再追究了。畢竟孩子們都成了這個樣子,誰也不好受。”

顯然,豐正也是認識這個劉議員的,他趕忙開口。

“劉議員,所有的一切,都怪我們。我們冇有臉去追究什麼。”

“行了,這種時候,就彆客氣了。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言罷,劉議員看著劉猛的父母。

“我要走了,你們兩個走不走?”

劉猛的父母表情非常壓抑,但是現如今劉議員都開口了,最大靠山都表態了,誰也不好說什麼。劉猛的母親依舊有些不放心。

“我想從這裡陪著。”

“不用,死不了。我確認過了。回家。”

劉議員帶著劉猛一家,率先離開,走到王梟麵前的時候,他突然之間停了下來。

轉過身。

“小夥子,你叫什麼來著。”

“王梟。大王的王,梟雄的梟。”

王梟與劉議員對視,氣勢上絲毫不輸。

“可以不追究嗎?如果可以的話,穿上衣服吧。”

劉議員拍了拍王梟的肩膀,誇獎道。

“好小夥子。”

眼瞅著劉議員以及劉猛的父母離開。

剩餘的人群皆像泄了氣的皮球。

雖然並未離開。

但是再也冇有人開口侮辱,罵街。或者撲向豐正夫婦了。

大家全都各自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

整個大廳都恢複了安靜。

豐正抬手一拉王梟,衝著他們示意了一番。

王梟深呼吸了一口氣,調整狀態,把衣服又穿上了。

範賞拍了拍馬小天的肩膀。

這一看王梟都動了,剩下的人也都動了。

骨頭這才鬆開肖宇浩。

肖宇浩起身的時候,滿臉憤怒的盯著骨頭。

骨頭可不慣著他。

“不服氣出來練練,把你能叫的人都叫上。”

肖宇浩一聽,還真的要上,王梟直接拉住了肖宇浩的脖頸。

“能不能老實點?”

“我阿浩難道不要麵子的嗎?”

“行了你。”

這也就是王梟開口了,剩下的人,誰都不能好使。

豐正的母親走到王梟的麵前,淚眼婆娑,滿滿的無助。

“孩子,謝謝你,真的。”

“阿姨,咱們之間也不是一天兩天了,謝什麼啊,但是有一點,請你放心。”

王梟信心十足。

“笑笑一定冇事,而且,他會最先恢複過來的。”

“恩恩。希望如此。”

“王梟,你和我過來一下。”

“好的,叔。”

王梟和馬小天他們交代了幾句。

與豐正兩個人走到了窗邊。

豐正遞給王梟一支菸,自己點著一支。

他說話的聲音不大,直奔主題。

“豐笑笑是變異人。”

王梟眉頭微微一皺,不知道豐正為何要如此開口。

“叔,您這話說的,我兄弟怎麼可能是變異人呢。”

“變異人又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就是一個稱呼而已,其實也是人,不是嗎?”

“這個倒是真的。隻不過笑笑。”

“他就是變異人。”

豐正簡單明瞭。

“知道為什麼我們一家子,都是這樣的長相,隻有豐笑笑又矮又胖嗎?”

王梟搖了搖頭。

也不明白,豐正為什麼要突然之間和自己說這些。

但是他既然已經說了,王梟肯定是不能打斷他的。

豐正抽了口煙。

“你對於霸客的瞭解有多少?”

“霸客?”

王梟有些疑惑。

豐正稍加思索。

“就是大眾口中的強盜土匪,他們不承認自己是匪徒,所以管自己叫霸客。”

“哦,你是說土匪啊,我聽說過,但是冇有見過。”

豐正點了點頭,繼續道。

“自從核戰之後,整個世界的秩序都變了!”

“儘管後期出現了創世聯盟與光明統戰這兩大超級陣營!但是這兩大陣營,不能代表這個世界上所有生存的人類。”

“還是有極少一部分人,既不屬於光明統戰,也不屬於創世聯盟!”

“這極小一部分人當中,就包含了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