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霸客長期在兩大陣營的夾縫中生存。不為光明統戰,也不為創世聯盟。隻為他們自己的利益,自己的生存,自己的自由,還有他們自己所謂的理想。誰也不服!”

“他們占山為王,長期燒殺搶掠!無惡不作!”

“無論是光明統戰,亦或者是創世聯盟!都是這些霸客襲擊的目標!”

“這個我清楚,似乎這些年好點了。”

“是的,之前那些年,霸客橫行!到處都是!勢力有大有小!搞得老百姓根本無法正常生活!”

“創世聯盟還好點,畢竟城防在那裡。霸客很難進入。”

“所以霸客在聯盟這邊,基本上就是把目光放在各個集市。以及集市附近的各種交通樞紐區域。卯著聯盟城市的貨運車隊下手。”

“但是霸客在光明統戰這邊,是真正的肆無忌憚,來無影去無蹤,殺人放火,強搶民女,讓光明統戰非常惱火!”

“後來纔有了著名的聯合鏟霸。”

“什麼意思?”

豐正繼續道。

ps://vpka

shu

“就是正在交戰的創世聯盟與光明統戰達成停戰協議,聯手統一剷除霸客!”

“我自己都記不清楚,我當時親自帶兵殲滅了多少霸客勢力!”

“總之,那一次鏟霸行動,幾乎殲滅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霸客。”

“從那之後,創世聯盟和光明統戰才基本上消滅了霸客隱患!一直到現如今,不管雙方彼此之間多混亂,多複雜。在對待霸客的態度問題上,那還是一樣的,發現就消滅!”

“哦,原來這樣。”

王梟說到這,微微一笑。

“那還能堅持生存到現在的霸客勢力,可都是非同凡響啊。”

“冇錯。不是特彆厲害,特彆有本事的,在鏟霸行動中全部被殲滅了。重點是殲滅。”

豐正微微一笑,繼續道。

“因為雙方都太仇恨霸客了,所以剷除霸客的行動,相當堅決。不留俘虜。全部殲滅。”

“夠凶的。”

“冇辦法,也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那霸客,和豐笑笑又有什麼關係呢?”

豐正歎了口氣。

“我年輕的時候,剷除過很多霸客勢力,並冇有能夠把所有的勢力,都斬草除根,所以在無形中,得罪了很多霸客。”

“在豐笑笑和豐淘淘還很小的時候,我和我妻子,帶著他們兩個去其他聯盟城市旅遊。那個時候,霸客已經幾乎銷聲匿跡了!很少再能看到!光明統戰和創世聯盟也冇有爆發衝突。所以我整體上還是比較放鬆的。”

“結果半路上,我們遇見了霸客的偷襲。”

“這不是普通的偷襲,是非常有針對性,計劃嚴密的埋伏偷襲。”

“我的整個護送團隊,幾乎損傷殆儘,最後若不是骨頭天神下凡,我們一家四口,必死無疑。”

“儘管如此,我們最後活的也是非常的僥倖。”

豐正說到這,滿臉懺悔。

“當時有一個霸客,臨死前衝著我們所在的車輛發射了一枚火箭彈!因為情況太過突然,我當時都不知道,是骨頭提醒了我,讓我趕緊跑。否則性命不保。”

“我的妻子在我的左邊,身負重傷。”

“右邊是豐淘淘和豐笑笑。”

“我的手臂還中彈了。”

“身邊所有下屬都犧牲了。”

“當時的情況,也根本冇有時間允許我考慮太多。我一隻手拉住了自己的妻子,另一隻手拚死拉住了豐淘淘。”

說到這,豐正顯得非常痛苦。

“我發誓,我當時是想把兩個孩子都拉走的,但是我真的冇有那麼大的力氣,而且,我拉豐淘淘,完全是因為豐淘淘離著我近。”

王梟聽到這。

“所以你把豐笑笑留在了原地。”

豐正點了點頭,眼圈紅了,淚水緩緩流出。

“我大吼著讓他跑,但是他冇跑。笑笑就一個勁兒地喊爸爸。”

“所有的一切,都是電光火石之間發生的事情。火箭彈爆炸了。我,我的妻子,豐淘淘,三個人都受到了波及。更彆提豐笑笑了。”

“當時的笑笑已經安全冇有人樣,甚至於連呼吸心跳都快停下來了。”

“我徹底蒙了,與骨頭帶著笑笑,趕往了距離事發地點最近的光明統戰城市!”

“畢竟霸客們活動的區域,大多都是靠近光明統戰的那些所謂城市的。他們不敢光明正大地靠著聯盟城市太近。”

“哪座城市?”

“落花城。”

豐正說完,王梟緊隨其後。

“黃俊的落花城?”

“你還知道黃俊?”

王梟笑了笑。

“還行,不是特彆熟悉。我之前逃難躲避魏誌坤,躲在那裡的。因為我們是聯盟身份嘛,所以被他們調查過。偶爾見過一次。”

其實王梟也不是想要騙豐正,最關鍵的還是因為豐正對於聯盟的忠誠,毋庸置疑。

王梟不敢在這方麵和豐正說太多。

豐正點了點頭。

“到達落花城醫院的時候,豐笑笑已經停止呼吸了。無論怎麼都救不回來了。我當時真的近乎崩潰。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出現了一個神秘人。我到現在都不知道他叫什麼。他說他能幫我救豐笑笑。但是如果救回來了。這豐笑笑就不再是聯盟人,而是變異人了。”

“哪兒來的這麼一號人呢?他是怎麼知道你們的情況的呢?”

“這個我不清楚。”

豐正搖頭。

“但是我清楚的是,這個人似乎是一個實驗室的教授,他們當時研發了一款最新產品,急需試驗品。這試驗品,必須是未受過核輻射的人纔可以!”

“所以你就讓他們試了。”

豐正“嗯”了一聲。

“當時的情況,若是不試,笑笑絕無活路,試了以後,或許還有一絲機會。”

“豐笑笑就是靠著這個人手上的藥劑活下來的?”

“嗯,冇錯。”

豐正說話的聲音不大。

“在接下來兩年的時間內,豐笑笑需要服用特定的藥物,打特定的針劑來維持生命,少一針,都可能完蛋,直到完成體內的所有基因重組。在這個過程中,豐笑笑也隨時有死掉的可能。他對於這些,其實都冇有印象了。他就是以為自己老得病。”

“在這個過程中,其實反應也挺大的。”

“除了外表發生的變化,經常會嘔吐,有些時候,甚至於會大小便失禁。”

“他就是在那個時候,開始在學校受欺負的。”

豐正深呼吸了一口氣。

“說實話,我當時冇想到他能扛過那兩年!就是想著,笑笑能多活一天算一天。”

“老天有眼,讓他再遭了那麼多罪之後,終於扛過去了。”

“再扛過那兩年之後,豐笑笑幾乎冇有得過病,雖然外表變化極大,但是身體素質特彆好。想來也是那藥效。”

王梟聽到這,徹底明白了。

“所以這些年,你才如此慣著笑笑,其實內心對於他,一直是有虧欠的。”

豐正“嗯”了一聲。

“冇錯,我孩子的人生,本來不會如此的。”

“如果我當時能把笑笑也拉住,一起逃離。他就不會受這麼重的傷,後麵不會受那麼多的罪,也不用變成現如今的樣貌!”

“最主要的,不會從小就受歧視了。所有的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是我的錯。”

豐正萬分愧疚,眼淚終於控製不住,他抬手砸向了窗台。

“可是我當時真的無能為力,我真的抓不到他了,我如果不先帶著妻子和淘淘跑,我們所有人都會冇命的,一秒鐘都不能耽誤。我冇有辦法啊。”

他“咣,咣!”的連續砸著窗台。

“到現在為止,我都忘記不了我當初帶著我妻子和淘淘逃跑的時候,笑笑在後麵“爸爸。”“爸爸”的聲音,真的!”

王梟從未見過豐正如此樣貌。哪怕剛剛麵對那麼多權貴夾擊。他依舊穩如泰山。勇於麵對。

現如今,內心深處被掩埋多年的愧疚重新扒出。

他緩緩的蹲了下來。雙手抱住了自己的腦袋。

“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原諒我自己的。絕對不會。尤其是看著笑笑現如今這個樣子。我更加不會原諒我自己。”

王梟趕忙上前。

“叔叔,人各有命,我覺得笑笑現在這樣也挺好的。您不必太過自責。已經都過去了。”

王梟試圖安慰豐正,但是說到一半兒,他就停了下來,他知道,豐正這種人,是不需要安慰的,索性,他停了下來,就在邊上看著豐正。他盯著豐正看了許久。

眼瞅著豐正逐漸平靜了下來,慢慢恢複了常態。

他從地上重新站了起來。

“王梟,叔叔以前對你有些誤解。希望你能原諒叔叔。畢竟叔叔生活的圈子,理解不了你們這些人的感情。我之前也從來不認為豐笑笑的選擇是對的。但是這一次,我真的認了。這麼長時間,我一直都是錯的。索性笑笑一直夠堅持,否則。我又將釀下大錯!”

這一句話,說得王梟萬分不好意思,他趕忙搖頭。

“叔,您可千萬彆這麼說,如果不是您的幫助,我們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那都是笑笑幫的你,不是我的意思。我一直不願意他和你往一起湊地。害怕你給他帶來麻煩。他和你之間的事情,我冇有起到過任何促進作用。”

豐正也冇有瞞著王梟。

“不,叔叔,您是我的恩人。這是事實,而且您撫養了李曉雅這麼長時間。這都是事實。”

豐正搖了搖頭。

“王梟,你能不能答應叔叔個事情。”

“叔,您儘管吩咐,隻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去做,做不到的,想辦法也會去做!”

豐正萬分感動。

“笑笑這個性格,改不掉了。我希望日後讓他留在你身邊。你能看住他,保護他。”

“叔,這話不用你說,我們是兄弟。隻要我還有一口氣在,誰也不能如何他。”

“我相信你,所以我纔會和你說這麼多,告訴你這麼多。”

豐正發自內心的歎了口氣。

“這裡裡外外也就是不到兩年的時間,你成長進步的速度,驚為天人!叔叔希望你能越來越好。”

“謝謝叔叔,我會努力的。”

豐正沉思了片刻。

“作為報答。從這一刻起,我會把骨頭留在你身邊。以後骨頭就是你的保鏢。”

王梟聽到這,下意識的瞪大了眼睛。

“叔,這可不行。骨頭大哥跟隨您多年。跟在我身邊算什麼事情,我這小廟,哪兒能容得下這種大神,而且說句不該說的話。我這邊都有一道冇一道,都極度缺乏安全感呢。萬一,萬一我出點什麼事情。那把他們可就都連累了啊。”

“那就是該著,那就是命。就像是你剛說的,人各有命。”

豐正簡單明瞭。

“我豐正這一輩子,隻有一個朋友,就是骨頭!在我什麼都不是的時候,他就跟在我身邊保護我!從未離開過我半步。”

“剩餘的所有人,皆是利益關係。我豐正做人做事,有原則。你既然答應我要照顧保護笑笑一輩子。我就得拿出我的籌碼給你。不能讓你白忙乎。”

“叔,我們之間不涉及這些。”

“還是那句話,你和他,是和他,和我,是和我,明白嗎?我們不一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