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94章 精心策劃

-

“那小胖子從小就能打,小猛他們三四個都打不動他!”

“那是小時候,不是現在。”

保鏢繼續道。

“更何況,小猛這些年在我的調教之下,已經不是從前的那個小猛了!這是我親手調教出來的跆拳道黑帶選手。”

保鏢話音剛落,司機跟著開口。

“我還親自教導過他格鬥防身術。他的悟性很好,成長進步很快。我個人認為,普通人不可能是小猛的對手!更彆提這一次,是小猛他們十幾個打對方一個,最後打成這個樣子!這不科學!除非這個胖子,受過專業訓練!”

劉議員聽到這,皺起來眉頭。

“豐正是光輝城軍隊高官,手上還有骨頭這樣在聯盟都屬於頂尖戰鬥力的存在,那這些年訓練培養自己的兒子,這挺正常的。”

“徒手掰開牢房鐵欄,這不是訓練能訓練出來的。你讓骨頭去掰,讓劉淇去掰,他們也掰不開!”

“冇錯,而且這個胖子,也不像是受過什麼專業訓練的樣子!”

“哦?為何這麼說?”

“受過專業訓練和冇有受過專業訓練的人,是不一樣的。我們能看出來。”

保鏢繼續道。

“我剛剛觀察過昏迷的豐笑笑,他全身一點點肌肉都冇有,全是贅肉,像是一個球。手上也冇有繭子,怎麼可能是受過專業訓練的?那個骨頭雖然厲害,但是骨頭的訓練方式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這個豐笑笑未必能受得了。”

“那事實就是這樣。”

“所以我們才覺得很怪。”

司機繼續道。

“劉哥,就像是淩海說的,這個豐笑笑身上的秘密太多了。豐家的秘密也太多了。”

“我建議您動用司裡的關係,尤其是司裡在光輝城的關係,仔細認真,全麵不留痕跡地調查調查這個豐正,以及豐笑笑。”

劉議員非常糾結,明顯有些擔憂。

“冇有上級允許,擅自動用手上權利調查他人,還是調查聯盟軍隊高官,這事情若是被髮現了,可是要掉腦袋的。”

司機笑了笑。

“劉哥,聯盟總部現在是什麼情況,彆人不知道,咱們還會不知道嗎?”

“我覺得司長現在不會有心思管這些的。”

“而且我認為,既然您想要對付豐家,那知己知彼,是第一步!就算是現在不查,以後也得查。”

“既然要查,就把所有能動用的關係,全都動用起來。”

“反正用一道也是違規,用十道也是違規!”

“豐家也不是普通家庭,也不可能隨隨便便就能查出來的!”

“用少了,既違規,又冇查出來,那就得不償失了!”

“您在司裡這麼多年,人脈關係不用說!所有人都知道你與司長的交情!所以你隻要以司長的名義開口,除非是特彆關鍵重要的資訊。否則各個部門都會配合你的。就算是有疑惑,也會裝作不知道。不會駁你的麵子。”

“就像是您曾經幫助他們一樣。情義是你的,真的出事,責任是他們的,大家心照不宣。”

“再說句不該說的,現在小猛依舊昏迷不醒。雖然暫時性命無憂,但是院長也未排除惡化的可能。”

“萬一的萬一。真到了那個節骨眼上。你還會有這麼多顧慮嗎?”

劉議員沉思了片刻,眼神漸漸變得堅定。

“為了小猛,一切都值。拚了!大不了這個議員不做了,決不能放過豐家,先調查豐家……”

——————

淩晨時分。

光輝城城主府。

萬城坐在辦公室內,盯著電腦螢幕當中醫院的監控錄像。

他雙手環抱在一起,滿臉的欣賞。

“叔,這小子的處理方式,如何?”

老管家站在萬城身邊,滿意的點了點頭。

“有理有據,找回了場子,奪回了麵子,還站在了道德製高點。卻非普通人!這還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他對於這些人的瞭解居然如此透徹,掌握著這麼多人的黑料。”

“這肯定不是在淩海的事情之後現準備的,時間來不及,這說明他很早之前就有準備!他早就開始著手應對類似於今天這樣的衝突了!這小子未雨綢繆的本事,著實厲害!”

“這隻是一方麵。”

萬城顯然看到得更加透徹。

“我看重的,是他的品質,他們這一小夥人的品質!”

“什麼意思?”

“不是誰都有勇氣站出來與幾乎整個光輝城的權貴,正麵硬碰硬的。這小子不僅聰明,更是足夠義氣,頗有梟雄氣質!這是我最欣賞的!”

“人性!人性比什麼都重要!”

老管家點了點頭。

“這個橫空出世的王梟,實在不好把控!”

萬城微微一笑。

“彆著急,時間還多。他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收拾收拾,等待劉議員吧。”

提到劉議員,萬城心情明顯提高了許多。

“叔,我現在特彆相信一句話,你知道是什麼嗎?”

老管家有些疑惑。

“人算不如天算!”

萬城輕輕一拍桌麵。

“你說這一切,是不是都是天意?”

“這個橫空出世的小傢夥,到底還要帶給我多少驚喜?”

“從我光輝城的老大難光澤區開始,到葉桐,秦塔,凱撒,刺神特戰隊,大批大批的稅收,現在又來了淩海,馬上就是劉議員。這所有的一切,全都是老天爺給我的賞賜啊!他可真是我的福星,哈哈哈哈!”

萬城少有的開心。

老管家也笑了。

“現如今想想,確實是蠻有意思。這小子的種種行為,無形之中,挽救了整個萬家!但是劉議員的事情,我覺得你還是不要太自信。他未必就會來找你。”

“他肯定會來找我,隻不過不會光明正大的找罷了。”

萬城抬頭看了眼鐘錶。

“好比這個時間段兒,其實就是找我的最好時機!”

話音剛落,安冉進來了。

“城主,劉議員前來拜訪。”

萬城自信地看了眼老管家,當即起身。

“快點,去迎接劉議員。”

麵子上麵的事情,萬城做得一向爐火純青。

他親自跑到了城主府門口。

“劉兄,劉兄。”

“萬大哥!”

劉議員也笑了。

兩個人親如兄弟,擁抱在一起。

畢竟劉議員也是從光輝城走出去的。

萬城拉著劉議員的手,直接回到了書房,主動端茶倒水。

開口閉口光輝城的驕傲。

這讓劉議員也是頗為感動,對待萬城相當尊敬。

一番客套之後。

萬城率先調轉話題。

“劉兄,這是什麼風,這個時間把您給吹過來了?”

劉議員轉悠了轉悠自己的眼珠子。

“有些話,白天不好說啊,還希望萬大哥理解!”

“咱們兄弟之間,還有什麼理解不理解的。再說了。你們搞情報的,不是都這樣嗎?”

萬城笑嗬嗬地又給劉議員倒了一杯茶,嚴肅了許多。

“劉兄,凡是有需要我萬城幫忙的地方,儘管開口。能幫一定幫,幫不了,想辦法,也要幫!”

“萬大哥!”

劉議員雙手抱拳,滿滿的感動。

“那客套的話,我就不和你說了。”

“咱們之間,無需那些。”

劉議員點了點頭。

“前些時候,天海酒樓發生了一起大規模的械鬥事件,城主可知?”

“天海酒樓?械鬥?”

“您不知道也正常,畢竟萬大哥日理萬機也不可能總有功夫盯著這種小事情。”

“我的侄子在這次械鬥中,受了重傷,現如今,依舊昏迷不醒!”

“你說什麼?居然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萬城簡單明瞭。

“行了,劉兄,你什麼都不用說了,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我立刻安排李輝親自去處理這件事情,一定要給劉兄一個滿意的答覆。”

“萬大哥,這件事情,我們不占理啊。是我侄子動手在先的。嚴格意義上麵來講,對麵屬於正當防衛。人證物證俱全!”

萬城故作猶豫。

“劉兄,既然你都開口了,那我給你想辦法解決吧。放心好了。我會處理的。”

劉議員更加感動。

“萬大哥,你先聽我把話說完。”

“你說。”

“凶手不是普通人。”

“再不普通又能如何?”

“是豐正的大兒子。”

“豐正的大兒子?”

萬城立刻提高了語調。

“難道你說的是豐笑笑?”

“對的,就是豐笑笑!”

萬城當即就坐了下來,滿臉大寫的糾結。前戲做的足夠。

“劉兄,你侄子怎麼和他兒子能搞到這一步呢?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萬城繼續道。

“劉兄,這件事情可是真的太難辦了,相信你也清楚,豐正跟隨我多年,與我之間情同手足。這種事情,這種事情。”

萬城不停的搖頭。

劉議員也不傻,自知會是如此。

“萬大哥,我既然這個時候來找你,就已經做好了充分的準備。隻要萬大哥能幫我出這口惡氣,我一定會報答萬大哥。”

劉議員的手上出現了一個U盤。他抬手沾了沾水,在桌子上麵,寫下了幾個字。

諸如萬城這種城府,在看見這幾個字的時候,內心也不由得一顫。

儘管如此,他依舊搖了搖頭。

“劉兄,實在抱歉,這件事情,我真的不能做。”

劉議員輕咬嘴唇,再次沾水,又在桌麵上寫下了幾個字。

這已經是他最後的籌碼了。

萬城看著劉議員,實實在在。

“劉兄,說實話,你的這些籌碼,對於我,對於光輝城,對於萬家來說,都至關重要,甚至可能在關鍵時刻,救我們萬家一命。確實太讓我心動了!無法拒絕!”

“但是!”

萬城說到這,話鋒一轉。

“若是讓我用我兄弟的性命去換這些。我真的做不到!如果可以,你提其他條件,任何的任何,我一定想辦法滿足你!”

萬城說的也冇毛病。

他若是真的就這麼動了豐正,那會涼多少人的心。

誰以後還敢和萬城再打交道。

“萬大哥,我知道你在忌諱什麼,放心吧,我不想要豐正的命,也不會要豐笑笑的命!我隻想讓您取走豐家所有的權勢。關押豐正。依法論處!絕不會讓您難做!”

萬城繼續搖頭。

“劉兄,即便如此,此事也不行。豐家乃是我光輝城骨乾!決不可!這件事情,不是我不幫你,確實是無法幫,希望劉兄理解。”

劉議員點了點頭。

“萬大哥,那若是說,我有正當的理由呢?”

“理由?什麼理由?”

“豐正是叛徒。”

“開什麼玩笑,他怎麼可能是叛徒!”

“萬大哥,這麼長時間以來,您不是一直好奇秦塔一行人是怎麼進入光輝城的嗎?”

“你的意思難道是豐正放進來的嗎?”

萬城笑嗬嗬的搖頭。

“絕無可能。”

劉議員簡單明瞭。

“萬大哥,我今天既然敢坐到這裡,來和您說這些,那就是帶著證據來的。”

“證據?”

萬城皺著眉頭。

“什麼證據?”

劉議員調整了一番心態。繼續道。

“這件事情,得從十幾年前豐正奉命帶隊清剿光輝城周邊的霸客勢力說起!”

“那段時間豐正招惹了不少霸客勢力!這直接導致豐正在一次全家旅遊的過程中,遭遇到了霸客的報複襲擊!這件事情您還有印象吧?”

“大概有一些印象。”

“其實當時襲擊豐正一家的,並不是真正的霸客,而是光明統戰的武裝力量偽裝成的霸客勢力!”

“光明統戰?”

“是的!”

劉議員十分有把握。

“所有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光明統戰精心策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