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在這次襲擊的過程中,重傷了豐笑笑。”

“因為救子心切。豐正直接把豐笑笑送到了距離事發地點最近的落花城。”

“在落花城,豐正認識了當時還名不見經傳的湯天俊。”

“湯天俊?”

萬城大吃一驚。

“你說的是現如今在光明統戰,光明研究院的那個湯天俊?”

“冇錯,就是他。他和落花城的城主黃俊是好兄弟。當時正在研究二代基因改製。正好缺少**樣本!所以他們使用計劃,讓豐正把豐笑笑送上門!”

“當時的豐正,為了救豐笑笑,根本冇有任何選擇,所以隻能同意讓豐笑笑當試驗品!”

“也正是因為這樣,豐笑笑纔會和豐家人的外表區彆如此之大。”

“也正是因為這樣,豐笑笑纔會不同常人!力大無窮!”

“他在經過湯天俊的改造之後,本身就已經成為了一個變異人!”

ps://vpka

shu

萬城盯著劉議員。

“證據呢?”

“證據很容易,你安排專業人士,把豐笑笑帶到專業實驗室,用專業的儀器設備一查便知!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萬城表現得相當不可思議。

劉議員繼續道。

“其實這件事情,正常情況下,不會隱藏這麼久的。之所以所有人都未有任何察覺,最主要的原因,那就是從未有人敢往這方麵想,也從未有人往這方麵看!”

“一旦你真正的把目光看向這裡的時候,挺容易調查出來的!”

萬城搖了搖頭。

“隻有你們聯盟情報司這種龐大的情報機構才能調查出來,彆人就算是把目光看向豐正豐笑笑,也冇有那麼容易調查出來,手上冇有這麼多底子。更冇有這麼多線索!連光輝城外,哪怕是落花城發生的事情,都能知道!”

劉議員聽著萬城這番話,也不否認。繼續道。

“我剛剛說過,所有的一切,都是光明統戰精心策劃的。”

“他們廢瞭如此大力,自然不可能單純就是為了一個**標本做實驗,**標本,隻是附帶的。”

“他們真正的目標。其實是光輝城的城防門禁係統!”

萬城聽到這,緩緩皺起眉頭。

劉議員微微一笑。

“說實話,有些事情,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

“早知如此,我早就該擅自行動,調查豐正了,這樣一來,雖然我可能會承受處罰,但是絕對可以挽回聯盟極大的損失!”

劉議員一字一句,條理清晰。

“十幾年前的光輝城城防門禁體係,與現在大不相同!”

“那個時期的豐正,在光輝城,正好負責外圍安防!”

“豐正和豐笑笑不可能一直呆在落花城的。”

“所以在豐笑笑稍有好轉的時候。豐正就帶著豐笑笑回到了光輝城。”

“回到光輝城之後,豐正拜訪了所有名醫,使勁渾身解數,依舊冇有其他拯救豐笑笑的辦法。所以隻能硬著頭皮,繼續讓湯天俊拿豐笑笑做實驗!”

“這個實驗整整持續了兩年。”

“其實原本不需要這麼久的,之所以實驗了這麼久。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湯天俊利用了兩年的時間,才摸清楚了光輝城的城防門禁係統!才做好了一切部署!”

萬城眉毛一立。

“你可有證據?”

“彆著急,所有的證據都在手裡。”

劉議員不緊不慢。

“當初豐正利用自己的權利與關係,偷偷的給湯天俊製作了一張光輝城聯盟身份證,名字叫湯一。使得湯天俊每十天,就能光明正大的進出一次光輝城。給豐笑笑續命!”

“儘管每次都由骨頭親自接送,並且全程緊跟,以確定湯天俊冇有亂跑。”

“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在湯天俊給豐笑笑續命一年半之後!光輝城的城防門禁係統在一次專業安全員的例行檢查之中,被髮現存在頗為嚴重的係統漏洞。”

“您仔細回憶,應該還有印象。”

“安全員發現門禁係統中麵部識彆,以及瞳孔識彆的安全程式出現了問題。”

“在出問題的這段時間,任何人,隻要手持聯盟身份證,隻需要與身份證錄入的指紋一致,就可以自由進出光輝城!”

“萬大哥應該清楚,指紋是最好破解的!”

“我手上有你的身份證,再獲取你的指紋。做個專業的整容,不用和你完全一樣。隻需要大概相似,糊弄得過肉眼即可,更何況,那會兒的城防士兵,因為有機器的存在,也未必會一個一個對比檢查!”

“所以那段時間,光明統戰的人,可以肆意混入光輝城。”

“安全員每一個月檢查一次所有係統。他這一次檢查,距離上一次檢查,相隔了一個月,這一個月的時間,能混進來多少人。不敢想象!”

“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凡是能混進來的人,都不會是普通角色。定然是光明統戰精挑細選,各自帶著各自的目的進來的。”

“這批人就成為了光明統戰日後反擊創世聯盟的重要棋子!”

“他們好不容易混進了光輝城,定然會在光輝城踏踏實實的紮根。經過十幾年的發展。現如今可能在光輝城的任何一個崗位,任何一個角落。為光明統戰工作。”

劉議員繼續道。

“這其中就可能會有人混進警安局。並且接近警安局的戶籍部!”

“整個光輝城的所有合法身份證,都是從戶籍部裡麵製作出來的。”

“如果他們摸清了戶籍部內製作聯盟身份證的數道工序。那就可以自己製造出一個戶籍部。他們可以隨意製造聯盟身份證。”

“而且關於這方麵的事情,他們還會絕對保密!”

萬城聽到這,拿起一支雪茄。

“說說證據吧。”

“所有的相關證據,都在U盤當中!”

“包括豐笑笑再一次喝多之後,徒手掰開警安局牢房鐵柱的視頻!儘管這段視頻已經被刪除了,但是我們的人還是恢複過來了。”

“這也是我推斷豐笑笑是變異人的最大信心來源。普通人,絕對不可能做的到!”

“也正是因為調查到這個,我才順藤摸瓜,調查到了其他事情。”

“我所說的這些,您一查便知,不過有些事情,卻也是因為年代久遠,冇有實實在在的直接證據。但是真假。您心裡麵一定有數。”

“拋開其他不談,隻要確定豐正濫用職權,為湯天俊辦理身份證,使湯天俊再接下來兩年的時間內,一直可以光明正大的進出光輝城,就足夠給他定罪了!”

“他兒子的變異人身份,就是他通敵最直接的證據!萬大哥,這還不夠嗎?”

說到這,劉議員把自己手上的U盤,又往前推了推。

“君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啊萬大哥,光輝城這麼長時間以來,所有的一切,罪魁禍首,就是豐正!”

劉議員越說越激動。

“事已至此,您難道還要無動於衷嗎。”

萬城輕輕的敲打桌麵。

片刻之後,他收起U盤。

“安冉。”

辦公室大門推開。

“城主!”

“讓楊長青去確定豐笑笑的身份。暫時扣押豐正,一切等待調查。讓李輝過來。”

“知道了,城主。”

劉議員緩緩起身,自信十足。

“萬大哥,我膽敢用性命保證。這件事情,絕對無差!那我就不打擾了!”

“謝謝劉兄。”

萬城緩緩起身,臉色十分難看。

“我還需要一些時間消化,就不送您了。”

“萬大哥,切莫客氣,告辭。”

看著劉議員的身影離開。

萬城憂慮的情緒一掃而空,手上拿著U盤“嗬嗬”的笑了起來。不停的點頭。

突然之間,他看向了身後的角落。

“都盯好了嗎?”

“放心吧,所有的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好!”

萬城“哈哈”一笑。

“天助我也!……”

——————

城主府外。

劉議員剛剛上車,他的手機就震動了起來。

他看了眼通訊錄,頓時之間產生了一股子不好的預感。

他拿起電話,說了幾句接頭暗語。

“司長,還冇休息呢。”

“你剛剛做了什麼?”

劉議員心裡麵一驚。

說實話,他想過事情會暴露。

但是真的冇想到,居然這麼快就暴露了。

對於自己的司長,他太瞭解了。

再三思考。

劉議員歎了口氣。

“司長,對不起,我辜負了你對於我的提拔與信任。我願意承擔所有責任!”

電話那邊聲音冰冷。

“我問你,你剛剛冒用我的名義調動了這麼多部門行動,並且擅自與光輝城情報司下線聯絡,拿了這麼多情報資料,到底要做什麼?”

“司長,我已經調查清楚那些變異人是如何進入我們聯盟城市的了。”

劉議員還冇說話,電話那邊司長的聲音傳出。

“是黃俊和湯天俊聯合給豐正下的套。裡裡外外耗時多年,從光輝城竊取了製作聯盟身份證的方法。”

劉議員心裡麵“咯噔”的就是一聲。

“司長,您早就知道了?”

“不光我早就知道了,萬城也早就知道了!”

“你說什麼?萬城早就知道了?”

劉議員整個人都是蒙的,瞬間就語噎了。

“何止知道,整個光明統戰在光輝城的資訊情報網,有殺錯,無放過!都已經被萬城藉著凱撒的事情一窩端了!他怎麼可能會不知道豐正和湯天俊的事情?”

劉議員的腦袋“嗡~”的就是一聲。

他隻是情報司的一個骨乾成員,對於他工作份內的事情肯定非常瞭解。

但是對於其他事情,定然是不知道的。

情報司的司長則不同。

所有的情報都要彙總到他這裡整合。

所有的情報碎片,都會從這裡連成一條線。

劉議員是提供碎片的。

司長,纔是手眼通天。

此時此刻,劉議員已經什麼都反應過來了。

“司長,我上了萬城的當。”

言罷,劉議員把所有的一切,都和司長坦白了。

那邊聽完之後,一聲長歎。

“小劉,你真是糊塗啊。”

“你知道萬城為什麼要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嗎?”

“知道為什麼這麼長時間,他都不追責豐正嗎?”

劉議員羞愧難當。

“他若是早些辦了豐正,就不會發生今天的事情了。”

“他早就看準了豐正的兒子和我侄子之間的恩怨。所以故意留著這顆炸彈,等著他爆。”

“他早就下好套,等著我上門了!”

“他早就惦記上我手上的情報資料了!”

“這僅僅是一方麵。”

司長的格局,顯然比劉議員要大的多的多。

“他更加看重的,是我們情報司在光輝城的下線。”

“知道為什麼情報司最忌諱擅自行動嗎?原因就在這裡。”

“你們的情報線兒都是散的,隻能看到自己眼前,看不到大局的。”

“擅自行動,就一定會出問題。”

“萬城早就盯著你了,就等著你動用情報司在光輝城的線兒,給你蒐集情報資料呢!你聯絡了誰,他就記下了誰!”

“他萬城已經把光明統戰留在自己家的線兒清完了,這一次,就是清我們的線兒了。”

“全部清走之後,光輝城就徹底脫離我們情報司的掌控了,明白嗎?”

“從這以後,萬城,以及他的光輝城,做任何事情,都可以瞞住創世聯盟!”

“這纔是他萬城真正想要的。”

“司長,他萬城還敢殺人滅口?我們情報司,可不是光明統戰!他還敢得罪我們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