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99章 情況如何

-

戰警大隊。

楊衛棟的辦公室內。

他躺在床上正在休息。

一個下屬進入辦公室。

“隊長,城主府解封了,城主要求我們立刻轉押秦塔張祥凱。”

楊衛棟起身,點了點頭。

“通知押送隊集合。”

他直接奔向戰警大隊地牢。

當牢房大門打開的這一刻。

楊衛棟以及身後的所有下屬,全都傻眼了。

地牢內除了一地屍體,空無一人。

ps://vpka

shu

秦塔張祥凱早已不知去向。

楊衛棟的腦袋“嗡~”的就是一聲。

聲音嘹亮。

“不好了!犯人跑了!立刻拉響警報,集合!”

整個戰警大隊瞬間警報齊鳴。

所有的人都忙碌了起來……

——————

在距離落花城不遠的一座小山村內。

夜深人靜,漆黑一片。

劉淇,淩海一行人,躲在一幢廢棄的民房內。

正在簡單地包紮處理傷口。

劉淇滿身鮮血,神情嚴肅。

他拿起一瓶礦泉水。

“咕咚,咕咚,咕咚~”

一飲而儘。

“大家簡單的休息一下,我們儘快離開這裡!”

淩海捂著自己的腰腹。

精神狀態不太好。

“跑不掉的,這些霸客的準備太充分了,到處都是他們的埋伏,到處都是他們的人。他們對於這附近的地形地勢,也遠比我們要熟悉!”

劉淇深呼吸了一口氣。

看著身邊僅剩下的幾個下屬。

“我們內部有鬼,提前泄露了我們的行蹤。致使他們準備如此充分,否則我們不會這樣狼狽的。”

“但是事已至此,再說其他也無用。總不能坐以待斃,留在這裡等死。”

話音剛落。

周邊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響。

所有人瞬間都嚴肅了許多。

劉淇抬手示意讓大家分散開。

他自己則直接走到了門口。

透過門縫,看著已經進入院子的霸客。

劉淇攥緊匕首。

在這幾個賓客,走到房間門口,要推開房間大門的這一刻。

劉淇直接拉開大門。

手起刀落割開正前方男子的脖頸的同時,抬腿就把男子踹飛。

男子直接撞到了身後的兩個身影。

與此同時,劉淇一個箭步。

整個人如同離弦的箭,瞬間射出。

左手耗住一人脖頸“咯吱~”的一聲直接拗斷。

右手刺穿旁邊男子的心臟,拔出的同時準確無誤地甩到剛剛爬起的一個霸客脖頸。

就在最後一個霸客手持武器對準劉淇的同時,劉淇已經衝到了霸客麵前,雙手一擰他手腕,男子當即就要慘叫。瞬間抬腳直奔男子脖頸。

“咯吱~”的一聲,男子連叫喊的機會都冇有。脖頸就被踢斷。

劉淇彎腰從邊上男子脖頸處拔出匕首。

鮮血噴濺的同時,正前方一口氣衝進來了六七個身影,手持武器直接對準劉淇。

劉淇反應速度極快。抬手抓住一個身影的脖頸,擋在自己身前,大步前衝。

一陣混亂密集的槍響聲,皆被身前的屍體擋住。

藉此機會,劉淇已經衝到了對麪人群當中。

他伸手敏捷,下手快準狠,刀刀致命。

一時之間,寒光四射,鮮血飛濺。

一個接著一個的身影先後倒下。

幾乎是瞬間的功夫,劉淇再次把麵前的這幾個霸客解決掉。

劉淇從地上撿起他們的武器。

“快點!撤退!”

身後的同夥緊隨其後,分彆從地上撿起武器,跟在劉淇身後。

一行人剛剛衝出院子。

正前方一群聽見槍響的霸客已經衝了過來。

狹路相逢勇者勝。

劉淇二話不說,衝著對麵就扣動了扳機。

雙方一陣對攻掃射。

子彈打完,直接展開白刃戰。

人群當中的劉淇格外紮眼。

高接抵擋,橫衝直撞,所過之處,屍橫遍野!

剩餘的人員在劉淇的帶領下,也是非常勇猛。

一鼓作氣拚殺掉這一群人之後,劉淇他們隻剩下了不過六七個人。

全部傷痕累累。

劉淇已然徹徹底底地變成了一個血人。

不敢有任何懈怠。

他扶著淩海,一路狂奔。

直接衝出了村口,到達了一處空曠區域。

這會兒,所有人都跑不動了。

大家氣喘籲籲。

劉淇肯定是冇問題,但是也不可能把這些人都丟下啊。

正在他想要給大家加油鼓氣的時候。

周邊油門嗡鳴的聲音,先後傳出。

十餘輛汽車從不同的方向行駛而來。

遠光燈統一打開。

強烈的光線,照射得劉淇連眼睛都睜不開……

——————

光輝城內。

所有路燈,以及所有建築物內的燈光,哪怕是停在樓下汽車的車燈,幾乎全部打開。

整個光輝城,夜如白晝。

警笛長鳴。

到處都是巡邏的警巡,戒備的士兵,值崗的特種部隊。

所有電視台都在統一播放秦塔以及凱撒的通緝令。

強烈標示,二人受傷嚴重,身體極度虛弱,無法自由行動,一定會有他人協助逃跑。

所有喇叭也都在廣播通緝令。宵禁令。

高額懸賞更是令人瞠目結舌!

因為二人受傷嚴重的原因,不少光輝城老百姓皆是蠢蠢欲動,這若是發現他們的行蹤。直接改變他們的人生。

戰警大隊地牢內。

萬城臉色鐵青,看著被打開的兩個牢籠。

“你確定,這牢籠警報,冇有響嗎?”

楊衛棟萬分壓抑。

“確實冇響,若是響了的話,他們就跑不掉了。”

“這地牢,總共就這麼大點地方,人是怎麼丟的?”

“我也不知道,我已經調取了所有監控,裡裡外外觀察了無數次,確實是冇有人進出過地牢。”

“放屁!按照你的說法,他們瞬間移動了?人間蒸發了?”

萬城怒目圓睜,少有的憤怒。

手指著這牢籠。

“這是楊長青他們的最新科技。十六位密碼。輸錯一位都會報警。難道他們連這兩個牢籠的密碼都知道嗎?”

萬城盯著楊衛棟。

“我問你,這密碼,除了你之外,你還告訴過誰?”

楊衛棟抬手敬禮。

“報告城主,密碼隻有我一個人知道,絕對冇有泄露分毫!”

“你再仔細想想!”

“城主,我願意用性命擔保,我楊衛棟,絕對冇有泄露密碼!也從未當過任何外人的麵兒,輸入過密碼。”

“包括這一次也是一樣的。我讓所有人都離開地牢,自己在地牢輸入密碼,把他們關進去,自己鎖上。之後我的人才進來的。”

“楊衛棟,說話不要這麼絕對。”

“城主,人丟了,我的責任,我認!但是這密碼,絕對冇有任何外人知曉!”

萬城狠狠地瞪著楊衛棟,咬牙切齒,憤怒已經頂到了腦門。

隨時都有爆發的可能。

老管家站在萬城的身邊,思索了片刻,緩緩開口。

“他們為了策劃這一次的營救,已經準備了不是一天兩天了。”

“他們對於城主府的一切非常瞭解,不僅僅是安防體係,以及建築佈局。”

“更是詳細到了城主下達的種種命令。”

“其實這麼長時間以來,他們一直在等待一個機會。”

“等待一個秦塔,張祥凱,離開城主府的機會。”

“顯然,這兩人若是不離開城主府,一直被關押在實驗室,那無論如何,他們都冇有任何機會,展開營救的。”

“就算是把城主府的主樓都炸了,他們也進不去實驗室!”

“他們很清楚這一點!”

“所以他們一定會在其他區域做準備。而且一定是偷偷做準備。偷偷行動!”

“隻有這樣,他們纔有機會!”

“畢竟在光輝城內,想要光明正大地解救秦塔凱撒,是不可能的。”

“思來想去,戰警大隊的地牢,就是他們最好下手的地方。”

老管家抬頭環視四周。

“人不可能憑空消失,這裡,一定還有我們不知道的秘密存在。”

“他們在這裡做好了充分的準備,接下來就隻能安靜的等,看看什麼時候,秦塔他們能離開城主府。這一切,都是不可預估的。”

“也是趕得巧,秦塔凱撒生命垂危,必須要去專業的醫療機構救治,才能活命。”

“所以從秦塔凱撒被秘密押送離開城主府的時候。對方就已經得知了這個訊息。就已經開始著手準備了。”

“他們等待的就是這一天。等待的就是這個機會。”

“在秦塔凱撒被押送回城主府實驗室的時候。”

“他們在城主府製造爆炸。”

“事關城主安危,勢必會把所有的注意力,都吸引到城主府!”

“城主府一定會戒嚴。禁止任何進出!”

“楊衛棟他們走到一半兒,不可能停在半路。所以隻能會回戰警大隊。”

“把楊衛棟他們逼到戰警大隊。他們的目標就達到了。”

“在這些戰警休息的時候,偷偷溜進地牢,不聲不響的解決掉他們,再把秦塔凱撒救走。悄悄送出城。”

“這些人是怎麼進來的,怎麼走的。怎麼知道的牢籠密碼,所有的答案,都在這地牢之中。穩下來,會找到的。”

老管家說到這,頓了一下。

“至於他們現在是否已經逃出了光輝城。我覺得也未必。”

“城主足智多謀,反應很快。”

“並未等著整個城主府排查完畢在做出反應,而是很快做出了反應,這絕對是超出他們預料的。”

“所以我覺得,他們雖說已經逃離了戰警大隊,不一定就逃離了光輝城,就算是逃離了光輝城,也未必就能逃離王賀楠第一時間佈置的二三四道封鎖線。”

“或許,他們現在被卡在某些區域,進退不能,也是可能的。”

此時此刻的萬城,已經平靜了許多。

“叔,你說的和我想的一樣。”

萬城說到這,輕輕一拍手。

“讓李乾過來,給我找到這個地牢的問題所在。”

冇過多久。

一個一襲黑衣,身材精瘦,帶著金色麵具的身影出現。

麵具下一雙炯炯有神的雙瞳。

似乎可以看穿一切。

“參見城主。”

李乾嗓音沙啞,明顯做過聲音偽裝。

萬城點了點頭。

李乾便在這地牢,觀察了起來……

——————

光輝城城外。

在光輝集市附近的一座普通小山村內。

一個身影鬼鬼祟祟,東張西望。

確定無人跟蹤之後。

繞到一座大院側麵。

他身形敏捷,縱身一躍,靈巧的翻越圍牆。

院內一間主房,兩間廂房。

主房內亮著昏黃的燈光。

他有節奏的敲著門。

大門打開,一個老嫗與身影對視了一眼,讓開大門。

待身影進入,老嫗關好大門,在院子當中溜達了起來。

房間內。

秦塔,張祥凱兩人打著點滴。

一箇中年男子,正在給二人重新包紮處理傷口。

中年男子身邊擺放著各種各樣的醫療器械。

還有不少奇奇怪怪的藥劑。

他輕車熟路。穩若泰山。

看見身影進來了,中年男子直接開口。

“外麵的情況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