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200章 一無所知

-

高潤迪搖了搖頭。

“整個光輝集市都戒嚴了。實行宵禁。不允許上街。”

“十幾個搜查小組,正在挨家挨戶地搜查。估計不用多久。就會搜查到這邊的村落了!”

中年男子一聽,皺起眉頭。

“光輝集市外呢?”

“外麵還有兩道封鎖線。我們被封在中間了!”

高潤迪是刺神特戰隊的骨乾成員。

也是凱撒這次行動的副隊長。

當初凱撒因為擅自行動,營救安冉,被魏昊撤職。

接替凱撒隊長位置的,就是高潤迪。

結果凱撒心有不甘,拒絕執行命令。

打暈控製了高潤迪,繼續擅自行動。

這纔有了後麵整個行動小組幾乎全軍覆冇。

整個情報體係被萬城一窩端的事情。

高潤迪因為被秘密關押囚禁。

那段時間全程未參與,因此逃過一劫。

事後他並未離開光輝城,依舊偷偷潛伏於此。

剛剛,也正是高潤迪,不聲不響地進入了戰警大隊的地牢。

斬殺了那幾個看守人員,帶走秦塔和凱撒。

本來正常計劃,是他要第一時間帶著秦塔和凱撒直接逃離光輝城的。

但是萬城的反應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身為聯盟七大主城之一的光輝城,軍隊執行能力更是毋庸置疑。

就在他們剛剛離開光輝城不過一分鐘的時間。

光輝城就開始封城警戒。

光輝集市也進入了戰時狀態。

高潤迪他們被堵在了光輝集市。

幾次試圖離開,皆以失敗告終。

後來發現光輝集市的駐軍,已經進入了集市。

高潤迪知道不能再從集市呆著了。

迫於無奈,隻能把秦塔和凱撒帶到了集市邊的一座小山村內。

這裡有一處他們的秘密據點。

就是這戶村民家。

村民是一位專業的光明統戰醫生,家中的藥物儲備非常充分。

他聽著高潤迪的這番話,相當嚴肅。

“若是如此的話,這裡也不是久留之地。他們遲早會搜過來的。”

高潤迪神情嚴肅。

“這可如何是好。”

醫生沉思了許久,歎了口氣,不停地搖頭。

“真的是無能為力啊。”

高潤迪看了眼房間內的秦塔和凱撒,眼神閃爍,徹底陷入了沉默……

——————

光輝城,戰警大隊地牢。

萬城坐在椅子上,整個人已經完全走神。

不知道在思索著什麼。

他的目光依舊鎖定在正前方的兩個牢籠。

老管家站在他的左側。

楊衛棟站在他的右側。

李乾走了過來。

“城主,我知道問題在哪兒了。”

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李乾的身上。

萬城點了點頭。

李乾走到側麵一處隱秘的電源插口處。

“關燈!”

地牢內一片漆黑。

李乾拿出手電,對準電源插口。

打開電源的這一刻,可以清晰地看清,插口內有閃爍紅點。

楊衛棟掏出匕首,上前就要撬開電源插口,被李乾抬手攔住。

“這不是普通的攝像頭,彆亂動,找人去拿切割設備。”

李乾拿起一枚信號筆。

在牆上畫了一個約一米的正方形。

“按照我的畫的切割。”

“這是要做什麼?”

“切開就知道了。”

楊衛棟趕忙令人去拿設備。

李乾跟著開口。

“楊隊長,我想問一下,你們地牢最近有冇有做過裝修?”

“冇有。”

“你確定嗎?”

“確定,肯定。”

“那就不會有錯了。”

李乾抬手一指。

“這麵牆被人做過手腳。牆上的塗料都是新的。”

“什麼?”

李乾拿起手電,照著下方,又照了照上方。相當專業。

“你仔細觀察,用手去摸,這裡是老的塗層,這裡是新的塗層,雖然相差不大,但是如果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這裡的話,還是能發現區彆的。”

老管家仔細地觀察了一番之後。

“嗯,好像確實是有些差彆。”

“開什麼玩笑,這牆怎麼可能會被動手腳呢?”

不一會兒的功夫。

下屬拿來了專業的切割設備。

在李乾的指引下,很費力地切開厚重牆體。抬出一個巨大的水泥石塊。

“攝像頭後麵,連著一枚定時炸彈。你擅自打開開關,取下攝像頭,會引爆後麵的炸彈。”

李乾經驗豐富,觀察仔細,他趴在了地上。拿著手電往裡麵照。

“從這裡,繼續切割。城主,你們往後點。”

所有人都開始往後退。

兩個下屬繼續切割。

再又進行了一次分離之後。

李乾拿起小鐵錘,到了第二次被切開的牆體後方。

先是輕輕地試探敲打,確定實心空心,最後開始逐漸用力。

不一會的功夫,後方的水泥石塊被敲開,一枚炸藥,出現在了眾人視線。

所有人都驚愕了。

李乾接過拆彈裝置,上前就要拆彈。楊衛棟跟著開口。

“等一下,我們先護送城主離開這裡。”

“不用,這炸藥的威力冇那麼大,之所以隱藏在這裡,不是為了給人製造傷亡的。目的是炸燬前麵的監控!”

顯然,放在這麼厚重的圍牆中間,是不可能產生多大傷亡的。

他熟練地操作,從後方先是拆下了炸藥,然後切斷了攝像線路。

他把針孔攝像機扔給了楊衛棟。

“讓人調取裡麵的內容。”

言罷,自己把玩著炸藥。

衝著萬城笑了起來。

“城主,製作這炸藥的,可不是一般人啊。”

“此話怎講?”

“這炸藥上麵有遙控感應裝置,可以用遙控器關閉,或者用遙控器引爆!”

“打個比方,如果我是安裝炸藥的人,我在取走針孔攝像機的時候,就可以遙控關閉引爆裝置,正常取走。”

“當我讀取完裡麵的內容,重新安裝完畢之後,遙控打開引爆裝置。這樣一來,外人若是發現了,想要取走的話。就會麵臨生命危險。”

萬城皺起眉頭,並未吭聲。

老管家從邊上開口問道。

“你能確定這針孔攝像頭是什麼時間安裝到這裡的嗎?”

“根據種種跡象,保守估計,十個月以上。”

“十個月以上?”

老管家下意識地開口。

“怎麼可能?秦塔和張祥凱落在我們手裡麵都不到十個月”

李乾沉思了片刻。

“甚至於可能一年,或者時間更長!”

說到這,他話鋒一轉。

“這地牢,平時不常用吧”

“這是專門關押囚禁變異人的地方。雙方現在處於休戰時期。所以很長時間冇有用過了。上次,還是凱撒在這裡短暫停留了一天。”

楊衛棟跟著開口。

“如果用的勤的話,他們不會有機會從這牆上搞這些動作。”

李乾看了眼牢籠的方向。

“如果是高清針孔攝像頭的話,你從那裡輸入密碼,這裡正好看得清清楚楚,密碼應該就是這麼泄露出去的。”

楊衛棟恍然大悟。

“那他們是怎麼不聲不響地進入地牢的呢?”

“這麼長時間以來,這裡一直處於空置狀態,鮮有人來,那他們從這裡搞什麼,你們也不會發現。”

“這針孔攝像頭,僅僅是其中一部分。一定還會有其他秘密。彆著急,很快就有結果。”

幾分鐘以後,一個戰警抱著筆記本進入了地牢。

“隊長,有發現。”

楊衛棟一行人趕忙圍了上去。

視頻內,從高潤迪出現,到行凶,到最後救走秦塔凱撒的全過程。清晰可見。

這一刻,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了牢房的西北角。

那片區域燈光幾乎照射不到。

外表看起來與其他地方更是冇有任何異常。

李乾走到角落,環視四周,再次輕輕敲打牆麵。

回憶著視頻上麵的內容。

他踮起腳,敲打頭頂區域。

這一敲。

能明顯地感覺到牆內是空心兒的。

李乾個子不高。

“楊隊長,麻煩你了!”

楊衛棟走了過來,手上拿著一把鐵錘。

“咣,咣,咣~”的幾下,直接砸開了一處豁口。

他伸手進去用力一拉,暴力破壞。

一處三十公分厚重的牆體墜落在地。

楊衛棟縱身一躍,爬了進去。

暗道內部並不寬敞。

甚至於可以說有些擁擠。

七扭八歪,縱橫交錯。

十分難爬。

楊衛棟進入地道之後,李乾也跳了進去。

他並未往裡鑽。

就在出口區域,仔細的檢查了一番。

回到萬城身邊。

李乾神情嚴肅。

“城主,如果我猜測的不錯。這條通道一定是從戰警大隊周邊某處下水道打進來的。”

“下水道在城市下方,本就隱秘!”

“地牢也在戰警大隊總部基地下方!”

老管家有些難以置信。

“這裡可是戰警大隊總部基地,這樣一條暗道,說打進來就打進來?”

李乾思索了片刻。

“這挖地道的人非常瞭解戰警大隊的整體結構佈局!”

“他們手上肯定有戰警大隊總部基地的建造施工圖!”

“他們研究透了圖紙,知道從哪兒動手,怎麼動手,挖哪條路線,可以最大限度的減少噪音,保持隱秘。”

“確定好挖掘線路之後,再選擇夜深人靜,整個戰警大隊人員最少的時候動手。雙重保險。”

老管家眉頭緊鎖。

“就算如此,這件事情也有些太難以置信了。”

“畢竟這裡是戰警大隊!這樣一條通道,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挖成的!在挖掘過程中,隨時都有暴露的風險!”

李乾“嗯”了一聲。

“這挖地道的人承擔著極大的風險,夠豁得出去!”

話音剛落,楊衛棟從出口處,又爬回來了。

李乾趕忙開口。

“楊隊長,地道的另一端出口,是不是在下水道?”

楊衛棟搖了搖頭,接下來的話,讓李乾一行人大吃一驚。

“我根本冇有找到出口。”

“冇有找到出口?怎麼可能?”

楊衛棟自然不會亂說。

“這條通道內部就像是迷宮一樣,縱橫交錯,複雜無比,到處都是拐口,每個拐口都通往不同的區域。”

“我爬到一半兒差點迷路,就不敢繼續往前爬了,思來想去,隻能原路返回。”

李乾立刻開口。

“您在戰警大隊這麼多年,根據您的瞭解,您覺得這條地道的出口,大概會在什麼地方。”

“想聽實話嗎?”

“當然要聽實話。”

楊衛棟長出了一口氣。

“我覺得地道的出口,可以在戰警大隊任何區域。”

“隻不過是哪些地方打通了,哪些地方冇有打通而已。”

“就算是冇有打通。估計也隻剩下了最後一道工序。打通即可進入戰警大隊!”

楊衛棟說完,所有人都愣住了。

包括李乾在內,也變得無比吃驚。

本來正常情況下,大家認為能有一條通道打進戰警大隊的地牢就已經非常不可思議了。

但是現在按照楊衛棟的說法,這條通道不僅僅打進了戰警大隊的地牢,還打進了整個戰警大隊!

這與今天光輝城城主府發生的爆炸一樣,令人無比震驚!

老管家瞅著楊衛棟。

“你們戰警大隊這麼多人,這麼長時間,天天在此工作。難道對於自己腳下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