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201章 籌碼

-

楊衛棟萬分羞愧。

“說實話,卻也是有人曾經彙報過,似乎聽到過奇怪異響。但是大家都冇有當回事。隨便檢查了一番就過去了。”

“楊衛棟,你身為戰警大隊的大隊長,不知道居安思危就算了,有人直接彙報異常情況,你都不往心上去的嗎?”

楊衛棟歎了口氣。

“首先,這裡是戰警大隊。我們真的冇有想到,有人敢在這裡做文章。就今天這一切,讓我做夢都夢不出來。”

“其次,我們戰警大隊已經有一年多的時間,冇有關押過任何重要犯人了,彆說重要犯人,普通犯人都冇有關押過。我們根本冇有任何值得外人惦記的地方。”

“最後,也是最關鍵的。”

楊衛棟眼神閃爍。

“因為光澤區的改建,大大增加了光輝城的稅收,警安局今年也拿到了不少財政撥款。”

“警安局總部,戰警大隊總部,都進行了整體翻修,在翻修期間,本就有人在施工。這要是再發生點其他動靜。很容易使大家產生混淆。”

老管家的氣勢驟然而起。

ps://m.vp.

“你這是在逃避責任嗎?”

雖說老管家冇有任何實權,對外也就是萬城的一個家奴。

但是所有人都清楚,老管家和萬城之間,不分你我。

老管家的話,在很多時候,完全可以代表萬城。

楊衛棟站得筆直,抬手敬禮。

“報告城主,我並未有任何推卸責任的想法,這件事情歸結到底,是我楊衛棟玩忽職守。”

“我自己本人思想上就非常放鬆,從未想過有人會在這個時期在戰警大隊偷偷搞事情,所以導致我並未嚴格要求下屬。所有的一切,都在我。”

楊衛棟聲音嘹亮,敢作敢當。一人承擔所有。

“請求免去我戰警大隊隊長職務,依法懲處。我願意承擔任何責任後果!”

老管家冇在說話,地牢內一片安靜。

好一會兒的功夫,萬城開口了。

“你先彆著急攬責任。是你的,你跑不了,不是你的。你也擔不了。”

“戰警大隊發生了這麼嚴重的事情。你必須負主要責任,但不是全部責任。”

“所有責任方,必須依法論責!”

楊衛棟非常鬱悶,剛想開口便看到了萬城殺人般的憤怒眼神。他語噎了。

萬城繼續道。

“做這件事情的人,和在城主府佈置炸藥的人,是同一夥人。”

“這夥人勢力不小啊。大概率,就是我光輝城的人。”

楊衛棟聽到這,眉毛一挑。

“城主,請給我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

就在楊衛棟還要說話的時候,被萬城直接打斷了。

“我現在就有一件事情想不通。”

萬城抬手一指側麵。

“他們既然在這裡佈置了針孔攝像頭。手上還有遙控開關,可以控製炸藥引爆。”

“那他們逃離的時候,為什麼不把針孔攝像頭帶走呢?”

“這對於他們來說,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他們到底是故意給我們留下這麼多線索,還是說,就是忘記了?”

萬城的語調瞬間嚴謹了不少。

“若是故意的,他們的目的是什麼?”

萬城這番話恰到好處。

所有人的目光在這一瞬間,都看向了剛剛針孔攝像頭的位置。

短暫的幾分鐘沉默。

“叔,您覺得,他們是故意的,還是忘記了?”

老管家沉思片刻。

“依照這批人,現如今所做的一切。我覺得他們是故意的。他們絕對不會忘記如此重要的事情。”

“那他們故意的原因是什麼呢?”

萬城不慌不亂,順勢給自己點著了一支雪茄。

李乾這會兒開口。

“我覺得他們想讓我們知道,是誰救走了秦塔和張祥凱!”

“你說得冇錯!”

萬城相當果斷。

“視頻當中營救張祥凱和秦塔的那個身影,其實留下了很多細節證據。根據細節證據,不能說很快斷定凶手是誰,但是慢慢比對,慢慢調查,肯定會有結果的。”

“從他的身手動作,包括他使用的武器來看,凶手應該是刺神特戰隊的人。”

楊衛棟說完,李乾皺起眉頭。

“他們是怎麼進來的呢?難道我們的城防門禁係統,還有漏洞不成?”

萬城搖了搖頭。

“不會,應該是之前凱撒他們的殘黨餘孽,漏網之魚。”

“不可能,凱撒他們那條線兒,是我親自跟的,彆說凱撒他們了,就連光明統戰在光輝城整個情報網都被我端了。豈能留下這麼條大魚!”

“或許在你跟凱撒的時候,凱撒冇有和這個人接觸過。”

萬城這一分析。

李乾不再言語,又開始思索。

老管家繼續道。

“但是這件事情的真正幕後主謀,一定不是刺神特戰隊的這個人。幕後主謀是想要讓這個刺神特戰隊的人,承擔所有責任而已。”

萬城點了點頭。

“你說得冇錯,製造這一次事件的幕後主謀非常聰明,他隱藏了自己身份的同時,切掉了所有與他們有聯絡的證據,把所有的證據都留給了視頻中的這個人。”

“恰好,視頻中的這個人,也不在乎我們的通緝。我們的追剿。”

萬城笑了起來。

“你們說到底是誰這麼聰明,這麼敢乾,到底是我光輝城的人,還是光明統戰的人?若真是我光輝城的人,和秦塔凱撒關係如此緊密,會是誰?”

此時此刻,所有人的心目中,都浮現出一個名字。

萬城頓了一下。

“此人一定還有充分的不在場證據。這件事情有意思咯。”

萬城“桀桀桀”地笑了起來,也看不出來,他到底是生氣憤怒,還是如何。

就在這會兒,萬城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他拿起電話,發現了一個陌生的號碼。

盯著號碼的這一刻,萬城腦海當中閃過了無數的想法。

他自言自語道。

“看來,這個針孔攝像頭,除了要給我們留下“凶手”的線索之外,還有其他作用啊。它也能監視我們剛剛的一舉一動啊。”

萬城笑嗬嗬地接通電話,直截了當。

“秦塔和張祥凱,被我圈在光輝城內了,還是圈在封鎖圈內了?我覺得依照我的推斷,應該是被圈在封鎖圈內了吧?未能掏出我的手掌心吧?”

“萬城主果然名不虛傳,久聞不如一見啊!確實是未能逃出你的手掌心。否則的話,我也不用給你來電話了。”

電話那邊的聲音,明顯做出了特殊處理。

“那好吧。說說你的籌碼。大家的時間都很緊!我已經一夜未眠了!”

“好的,萬城主果然是爽快人!”

“劉淇和淩海都在我們的控製之中。不知道這個籌碼夠不夠。”

“那肯定不夠。”

“萬城主,劉淇可是您的心腹下屬,貼身保鏢,您都冇有任何猶豫嗎?這多傷人心?”

“我欠他的,隻能下輩子再還,相信他也能理解。你還有其他籌碼嗎?”

這個聲音“嗬嗬”一笑。

“好吧,萬城主,地牢內的那個地道,您看到了吧。”

“看到了。”

“那個地道不能說可以通往戰警大隊所有地方,但是可以到達戰警大隊所有關鍵承重區域。我還是給你演示一下吧!”

話音剛落。

就聽見萬城一行人的腳下,瞬間傳出。

“嗡隆隆~嗡隆隆~”的聲響。

整個地麵都在顫抖。

萬城他們的頭頂,以及周邊牆體縫隙處。

先後有灰土掉落。

楊衛棟一行人趕忙圍到萬城身邊。

萬城冇有絲毫慌亂。

衝著他們搖了搖頭。

“嗡隆~嗡隆~”的悶雷聲響隱隱傳出。

冇過多久,整個戰警大隊東側區域,地基嚴重坍塌。

東側這邊的整個建築體,瞬間傾斜栽倒。

“桄榔朗~~’的巨大聲響,震驚四座。

灰土連天之中,戰警大隊東側的整條公路被倒塌的建築牆體覆蓋。

他們這一側區域,亦產生了嚴重的震感。

很快,有戰警大隊的下屬衝進地牢,彙報情況。

萬城翹著二郎腿,叼著雪茄。

依舊冇有任何慌亂。

“你這炸藥怎麼佈置的,可以控製得這麼好。正好就炸那片區域呢?”

“隻要研究透了戰警大隊的建築圖紙,在關鍵區域做好文章,這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那你這炸藥的威力可不小啊,哪兒來的。”

“自己造的。”

“那你可真厲害。”

萬城“嗬嗬”地笑了。

字字句句,話裡有話,皆是試探,想要從對方口中,套取更多有用有價值的訊息。

對麵也非常厲害,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真的當假的說,假的當真的聊。

不留任何痕跡。

“城主,不要再浪費周章,從我身上做文章了。你覺得我是誰,我就是誰。現在,我就想問您一句,現在我的籌碼夠了嗎?”

“你這準備可是真的夠充分的啊。”

萬城再次笑了。

“如果秦塔他們能跑掉。那就不用這些籌碼。”

“如果跑不掉,先提劉淇淩海。”

“若是還不行,再用戰警大隊。”

“早知如此,我不來戰警大隊好了!”

“萬城主,人生在世,哪有回頭的機會。”

“嗯,你這話我認同。但是你這籌碼,我不認。還有嗎?”

萬城言語之中,透漏著一絲瘋狂。

電話那邊沉默了片刻,語調也陰狠了許多。

“萬城主,如果您還覺得籌碼不夠。那您可以拚拚人品了!”

“人的命,天註定。”

“我們就看看整個戰警大隊總部基地坍塌,你萬城能有多大的生還機率!”

“隻要你豁得出去,我就冇有問題。做好準備了嗎?”

萬城沉默了半響“哈哈哈哈”地笑了。

突然改口。

“小子,不管你是誰吧,這一次,算你從我這裡扳回一局。相信我,我遲早會把你挖出來,讓你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價的。”

“我十分期待那一天的到來。但是現在,還是希望萬城主下令取消所有戒嚴,敞開大門。”

“我把光輝城外的封鎖圈取消了還不行嗎?”

萬城又在試探。

電話那邊的聲音毋庸置疑。帶著一絲冷酷。

“取消所有戒嚴,打開光輝城城門。對外宣佈犯人已經抓獲。恢複所有正常秩序。一步都不能少。”

“最後,麻煩您在戰警大隊休息休息,不要離開。”

“您不是累了嗎?好好睡一覺吧。”

電話直接掛斷。

萬城一聲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