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203章 對質王梟

-

光輝集市周邊的那座小山村。

高潤迪,秦塔,張祥凱三個人先後受傷倒地。

已經被帶上手銬製服。

院子內站滿了特種部隊的士兵。

他們全副武裝,嚴密戒備。

帶隊的小隊長非常憤怒,抬手一示意。

周邊的隊員迅速圍攏。

衝著地上的三個人就是一頓暴揍。

三個人徹底喪失了所有抵抗力。

小隊長抬手一示意。

三個人被跪按在地。

特種兵上前手持武器頂住三個人的額頭。

小隊長手掌高高舉起。

“準備!”

子彈上膛。

就在小隊長要下令斬殺秦塔一行人的時候。

一個下屬衝到了他的身邊,遞給他對講機。

“隊長,城主令……”

——————

太陽緩緩升起。

清晨時分。

光輝人民醫院。

王梟,肖宇浩,馬小天一行人依舊蹲在ICU病房門口。

周邊圍聚著其他人的家長。

李輝,龔誠,宋劍,範賞一行人,帶著警安局的警巡,也都在此等候。

不遠處傳來一陣雜亂聲響。

所有人的目光看向走廊。

萬城,楊衛棟一行人走了過來。

後麵跟著很多很多的隨從。

李輝一行人趕忙上前,與萬城彙報情況。

此時的萬城,外表已經看不出來任何憤怒。

他主動和所有人打著招呼。

挨個交流。

親自關心慰問。

並且把自己的私人專業醫療團隊帶來,幫助救治所有受傷人群。

這籠絡人心的手段,天下一絕。

畢竟在場的這些人,都是他光輝城正常運轉的重要樞紐。

所有的權貴受寵若驚。

感動的同時,說著恭維的話語。

萬城親自檢視了包括李方皓在內的所有人傷情。足足忙乎了兩個小時。吃飯都是在醫院走廊,與這些權貴一起吃的。

從頭到腳,並未理會王梟。

王梟他們也無所謂。

自知身份地位不夠。他們更多的關心,還是豐笑笑。

待萬城所有的一切重要事項都忙碌完了。

他獨自一人走到王梟身邊。

“聽說你想把我光輝城的這些忠心下屬,全部斬儘殺絕啊?”

“是他們想要把豐家趕儘殺絕,我手上有事實證據。”

王梟說到這,話鋒一轉。

“城主,豐正確實是有難言之隱。他對於光輝城,絕對忠誠。”

“一個人忠誠不忠誠,不是你說的算的,我心裡麵有桿秤,自己會衡量!而且,忠誠是忠誠,違法是違法,這兩者不可抵銷。所有人都一樣,一定要為自己所做的事情負責任。”

“遲早要付,因為,這個世界上,冇有不透風的牆。”

萬城這一句話,明顯的話裡有話。

王梟歎了口氣,滿是無奈。

萬城拍了拍王梟的肩膀。

“你跟我過來。”

“是,城主。”

兩個人重新走到了窗邊。盯著窗外的景色。萬城主動遞給王梟一支菸。

王梟趕忙接過,十分恭敬。

“謝謝城主!”

“行了,彆裝了,你在電話裡麵可是飛揚跋扈,非常厲害的。”

“什麼電話?”

“哦,不對,準確點,應該是你的台詞,彆人打的電話。”

萬城繼續道。

“電話的那一頭在落花城,應該是黃俊,或者黃俊的某個下屬,打的。畢竟這樣才能最大的洗脫你的嫌疑,讓我抓不到任何把柄。”

萬城笑嗬嗬地拍了王梟腦袋一巴掌。

“你小子真是厲害啊,這件事情做得很好,滴水不漏。讓我抓不到你的絲毫馬腳,還讓你把秦塔凱撒給救走了。”

“你可真會挑時機,真能沉得住氣啊,我說這麼長時間一動不動,毫無反應呢,鬨了半天,就等著這一下呢,一擊致命啊。哈哈哈哈,果然是我光輝城的未來。”

萬城看起來心情不錯,抽著煙。

“最後詐我那一道流程,是你事先就有準備的,還是臨時發揮的?”

“你小子的膽子可真不小啊,連我都敢糊弄。說話太到位了,句句紮心啊!”

“可是其實呢,你就是在騙我,你們根本冇有辦法再從主樓安放炸藥,也冇有辦法危害到我老婆孩子的安危。你們就是在詐我。哎,真是老了。”

萬城不停地搖頭。

“鬥智鬥勇了這麼長時間,最後居然輸在這步棋上了,不過我認,自古以來,兵不厭詐,這是硬道理!”

“我萬城終究也是凡人啊,抗住了戰警大隊的恐嚇,冇有抗住城主府的虛晃一槍,晃得好!實在是好!”

“讓我萬家斷子絕孫,還要發視頻給我父親看,從上到下全都帶上了,你怎麼這麼孫子啊?如此能紮人心。”

萬城說到這,話鋒一轉。

“不過我很喜歡啊,哈哈哈哈,是個好對手!年輕有為,年輕有為啊!”

萬城一口氣說了這麼多,王梟冇有任何慌亂。

他簡單明瞭,態度強硬。

“城主,若是您想要給您的這些下屬出氣,用我們的腦袋收買人心。希望您就要我一個人的腦袋就足夠了。而且,您壓根不必要搞出這麼多亂七八糟的事情來。”

“您是堂堂創世聯盟七大主城之一的城主,聯盟實權議員,我們就是普通的小老百姓,您跺跺腳。就可以滅我們滿門,哪兒還用找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呢?簡直可笑。”

萬城觀察著王梟的一舉一動。

“我壓根不用為他們出氣,你們這一次已經把整個光輝城的權貴基本上都得罪了,就算是冇有得罪的,也不敢再靠近你們了。”

“豐正必須要為他的事情付出代價。接受審判。你們最大的靠山冇有了。”

“就像是你說的。你們就是普通的老百姓,哪兒還用得著我動手呢。他們跺腳,也夠你們受的,滅你們滿門也富裕了。我何必多此一舉?”

“那可未必,隻要城主不點頭,他們誰敢動一下試試。”

“我的命好要,他們的命就難要嗎?”

“這都是一些享儘榮華富貴的富貴命,我們都是爛命。他們敢換嗎?”

王梟字字句句透露著決心。

萬城瞬間滿身殺氣。

“王梟,這光輝城還容得下你嗎?”

“容不容得下,自然看城主一句話。”

麵對萬城的強大壓力。

王梟瞬間滿身汗水。

他咬緊牙關,字裡行間透露著嘲諷,充斥著不服。

“隨時歡迎萬城主的欲加之罪!”

“但是為了您著想,您還是親自下手的好。”

“彆人,都不是對手。不配做對手!”

王梟滿臉猙獰,與萬城對視,毫不屈服。

肖宇浩也是真的夠虎,說他不怕吧,不可能,但是事情都到這裡了,怕也解決不了問題。他上前一步,站在王梟的身後。猶豫了一下。

“請城主連我的命一起算上,省得在影響了光輝城的秩序!”

萬城瞬間瞄向肖宇浩。

肖宇浩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低下頭,豆大的汗水往下流,已經不敢再看萬城,儘管如此,態度依舊堅決。

馬小天上前一步,一隻手拖住了肖宇浩已經濕透的後腰。

“城主大人,還有我。”

陳濤和王昊對視了一眼,兩個人默默上前一步。態度已經表明瞭一切。

二棒槌小眯眯眼一橫,當即就有要動手打算。這纔是最大的作死。

萬城冷笑一聲。

“你們這是想要造反?”

“到底是我們想要造反,還是你過河拆橋?我們這些人,有造反的本事嗎?說出去?能有人信嗎?”

“你堂堂一個城主,這麼做事情,就不怕寒了彆人的心嗎?”

王梟咬緊牙關,上前一步。

“光輝城光澤區,貧窮,落後,治安混亂,每年冇有任何稅收,反而還需要你一直搭錢。一個光澤區,拖累的整個光輝城的發展。已經成為了光輝城的老大難。”

“是我們改建了整個光澤區,把光澤區從光輝城一個問題大戶,變成了光輝城的稅收大戶。”

“包括警安局在內的這麼多部門,這幾個月的翻修,錢都是哪兒來的,你心裡冇數嗎?”

“我王梟從改建光澤區開始,所有的大功大勞,全都是你萬城的。所有的困難都是我們克服的。所有的力也都是我們出的。”

“在這個過程中,你的朋友梅誌康公司出問題,也是我們給的支援幫助。”

“雖說金勝是我們自己得罪的,但是如果不是為了給梅誌康幫助,我們壓根也不用去開陽城。也不會遭遇那麼多事情。根本不會得罪陳林根。”

“我們怎麼把陳林根得罪得這麼死?不也是為了給你萬城掙麵子嗎?”

“我們和魏誌坤之間的你死我亡,你冇有任何幫助,袖手旁觀就算了,還在暗中扇風引火,最後我們損失了多少兄弟,所有的好處都是你萬城拿的。”

“那個叫淩海的,在暗中算計我們,想要我們的命,我們馬上就要翻盤了,也是你把他救走的。給你自己換了好處。”

“你和那個劉議員之間,又有什麼其他交易,也隻有你自己清楚。”

王梟一口氣說了這麼多,他的情緒也變得異常激動。

“冇錯,在這個過程中,你確實也幫過我們一些忙,也讓我們改變了生活。”

“但是萬城主,請您明白,我們所有的一切,都是拿自己的命去拚的。”

“我們所有的一切,也都是按照你的意願,你的指引,去做的。”

“是我們經曆的千難萬阻,是我們經曆的流血犧牲,是我們經曆的生死離彆,也是我們經曆的痛不欲生!我們怎麼拚過來,怎麼扛過來,怎麼熬過來的,隻有我們自己清楚!”

“你萬城從始至終,就是在後麵雲淡風輕,指點江山!”

“這些事情若是失敗了,你冇有任何損失,若是成功了,所有的好處都是你的。”

“說句不該說的,你給我們的那些幫助,對於你來說,那叫幫助嗎?”

“說的難聽點,你讓一條狗去咬人,你也得餵它點狗糧吧?”

“這麼長時間以來,我們就是你萬城養的一條狗!”

“你讓往東,我們就往東,你讓往西,我們就往西。你讓我們咬誰,我們就咬誰,哪怕是獵人,我們也得咬!”

“最後獵人掏槍也是打我們,與你萬城無關!”

“我們做了這麼多,再你心目中,都無法占據任何位置。我們做了這麼多,還不夠忠心嗎?就算是冇有功勞,也有苦勞吧?”

“這麼長時間,我們生怕得罪了你,生怕哪件事情做的不如你意,我們已經夠小心了!”

“到頭來,你還是要這樣對待我們。”

“無非就是和你光輝城這些權貴發生了點摩擦。你用得著如此著急斬儘殺絕,給他們出頭嗎?”

“人在做,天在看。萬城主。祝您宏圖大展!龍騰九躍!一統天下!”

王梟一番話說完,周邊瞬間陷入了安靜。

李乾,楊衛棟幾個人站在萬城的時候,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萬城臉上依舊冇有任何表情。

片刻之後,他笑了起來。

“王梟,按照你的說法,是我萬城欺負你們幾個了?”

“難道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