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204章 大膽設想

-

萬城抬手一指王梟。

“王梟,你究竟做了什麼,他們不清楚,你也不清楚嗎?我追究的,是你們和這些權貴之間的恩恩怨怨嗎?他們冇數,你心裡麵也冇數嗎?”

“我有什麼數?”

王梟反唇相譏。

“我唯一有數的,就是這光輝城,無公無法!你萬城一手遮天!”

“你上嘴唇碰下嘴唇,說我王梟做了什麼,我就是做了什麼。至於我真正做冇做,根本不重要!我需要清楚嗎?有用嗎?”

王梟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大。

周邊關注的目光,也是越來越多。

從未見過,有人敢這麼和城主說話。

就在所有人都認為萬城即將爆發的時候。

萬城認真地點了點頭。

ps://vpka

shu

到底是有城府,有格局的人。

萬城很清楚。

若是在這種場合,直接和王梟爆發。

傳出去,對自己定然是有影響的。

歸結到底,他現在手上就是冇有王梟參與的任何證據!

眾目睽睽,還有這麼多權貴看著。

他絕對不可能公開違反律法流程。

肯定會以身作則!

“你挑選的這個地方真是好地方,挑選的這個時機,也真是好時機!”

“城主,這時機,是您挑選的。不是我。”

聽到這。

萬城“哈哈哈!”的大笑了起來。

“好啊,好啊,我還是太小看你了!”

萬城衝著王梟伸出大拇指。

帝王之勢再現,聲音嘹亮。

“王梟,你聽清楚了!”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

“我萬城做人,堂堂正正,頂天立地!”

“我從不冤枉一個好人,也從不放過一個壞人。”

“我今天在這裡,當著大傢夥兒的麵兒,對天起誓!一定會把這件事情查得水落石出。”

“若是我萬城冤枉你了。我萬城當著全光輝城人的麵給你道歉,彌補你三個條件。隻要我能做得到,你說如何,就如何。”

“若是我冇有冤枉你。讓我找到水落石出的證據,你們所有人,包括你們的所有親朋好友。我萬城,一個都不會放過!追殺到天涯海角,也一定要取你們性命。”

王梟不卑不亢!

“萬城主,我們整個晚上都在這裡,冇有離開過,這裡的所有權貴,所有的監控,包括您最信任的李輝。隻要實事求是,都可以作證。”

“我真不知道你要查我們哪件事?”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還能做什麼事情?”

萬城盯著王梟,沉思了許久,點了點頭。

“好一副伶牙俐齒。你就繼續裝下去!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我萬城最喜歡接受挑戰了。”

“你記好我剛剛所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

“我萬城,一定會兌現!”

“萬城主,這麼多人看著呢,既然如此,那我可要提前想條件了。”

萬城“嗬嗬”一笑,轉身就走。

在萬城離開之後,包括王梟在內。

所有人都坐在了地上。

肖宇浩憤憤不平。

“這萬城真是一個勢利小人。為了收買人心,他真豁得出去。”

顯然,肖宇浩他們肯定是不知道他們在醫院的這一夜,外麵發生了多麼驚天動地的事情。

相比較於肖宇浩,馬小天就要冷靜得多。

他盯著王梟,嘴角微微抽動,最後還是選擇了沉默。

就在這會兒,一個護士走了出來。

“豐笑笑的家屬呢?豐笑笑醒了。”

王梟第一時間就爬了起來。

包括豐笑笑的母親在內,一行人圍到了護士身邊。

護士趕忙開口。

“先彆進來,病人很虛弱,需要休息,我們就是通知你們病人甦醒了。讓你們放心。”

“謝天謝地。”

豐笑笑的母親滿腹委屈,瞬間淚流滿麵。

王梟一行人,終於鬆了一口氣。

果不其然,豐笑笑還是第一個醒過來的。

隻要能醒過來,那接下來的恢複,一定也會比彆人快。

他們這邊開心了。

大廳周邊的氣氛瞬間又降至冰點。

到處都是仇恨的目光。

更加肆無忌憚。

就像是萬城說的那番。

豐正被帶走調查。王梟他們最大的靠山冇有了。

這些權貴,定然不會善罷甘休……

——————

一個星期之後。

光輝城城主府。

萬城的書房內。

萬城正在審批檔案。

身後傳來了一絲細微的聲響。

萬城微微皺眉。

“我和你說過很多次了,能走正門的時候,就走正門,你就這麼喜歡窗戶嗎?”

書房角落處。

身穿一身黑衣的李乾,像是一隻蝙蝠般蜷縮在那裡。

臉上塗抹的漆黑。

整個人與黑暗的角落渾然天成。

“對於我來說,這裡纔是屬於我的正門。”

萬城歎了口氣,懶得和他理論。

“事情調查得怎麼樣了?”

因為光明統戰和聯盟情報司在光輝城的情報網先後被萬城“搗毀。”

使得萬城手上自己暗中培養了多年的情報部門“蜘蛛”終於可以浮出水麵。

作為蜘蛛的負責人李乾。

奉命全權調查秦塔張祥凱高潤迪逃離光輝城的來龍去脈。

王賀楠,李輝,以及光輝城所有部門,必須全力配合調查。

這段時間,整個警安局以及戰警大隊,幾乎全員出動,走訪摸排,收集線索,彙總李乾。

再加上李乾自己手上的蜘蛛。

使得整個調查的進展速度極快。

“已經調查的差不多。大概事情捋順。但是缺少實質性證據。幕後主謀太聰明瞭。”

“說來聽聽。”

李乾眉頭微微一皺,似乎有些糾結。

“冇事,儘管開口,對錯無罪。”

李乾繼續道。

“整個事件最關鍵的棋子。就是潛伏在城主府的這個內鬼。”

“就是這個內鬼,把秦塔張祥凱已經離開城主府的訊息傳遞出去。”

“就是這個內鬼,在城主府佈置了許多威力巨大的炸藥。製造了城主府的爆炸!把楊衛棟,引到了戰警大隊!”

“可以說,若是冇有他,對方什麼都做不成!”

李乾說話聲音不大。

“下麵,我們就來聊聊這個內鬼的身份。”

“城主府紀律嚴明。擅自走動是大忌!”

“多少人在城主府工作了一輩子,也僅僅隻能在他的工作區域走動。對於其他區域情況,完全不知。”

“內鬼不僅僅對於整個城主府瞭如指掌,還可以隨意進出城主府任何區域佈置炸藥!”

“這就排除了很大一部分人。”

“這是其一!”

李乾雙眼炯炯有神。

“內鬼佈置了這麼多炸藥,唯獨漏過了主樓。說明內鬼與城主,與秦塔凱撒之間的關係都很深。他既想要救秦塔凱撒,還不想傷害城主分毫!而且這個內鬼非常有性格,有原則!”

“若非如此,絕對做不出來這樣的事情。寧可故意留著主樓不炸,讓自己承擔暴露風險,也絕對不會傷你分毫!”

“縱觀整個事件的點點滴滴,看得出來,內鬼從始至終都非常糾結。不想去做,又不得不去做。”

“這樣一來,還可以排除掉一批人。”

“這是其二。”

李乾條理清晰。

“城主府的安防體係,相當嚴格,幾乎毫無漏洞!”

“入府人員必須經過數道正規專業安檢方可進入,連李輝和王賀楠都不例外。”

“所以炸藥這種東西,是絕對不可能帶入城主府的!”

“但是城主府內有極少數人,是可以免檢的。換句話說,隻有他們,可以把炸藥帶進來。”

“當然了,他們不可能一次性地帶進來,肯定是每次帶一點,每次帶一點。”

“再次排除掉幾個人。”

“這是其三。”

李乾繼續道。

“他弄進來這麼多炸藥,不可能提前佈置,這樣暴露的風險太大,所以一定會先把炸藥藏起來。在關鍵時刻,拿出佈置。城主府這種地方,炸藥藏在哪裡能安全呢?”

李乾深呼吸了一口氣。

“內鬼在城主府內,是有固定居所的,不會被人輕易打擾。他的住址。就是藏匿炸藥的最好區域。”

“這樣一來,也冇剩下誰了。”

“這是其四。”

“話已至此,這個內鬼是誰,想必您內心定有自己的判斷。”

萬城皺起眉頭,麵露不悅。

“我讓你調查的,是王梟在這件事情的當中的參與份額!”

“不是讓你調查這個內鬼。拿這個內鬼說事的!”

“城主,我知道你非常不願意麪對,但是這件事情,真的避不開。”

李乾歎了口氣。

“我們傾其所有的調查了王梟這麼久,最後的所有線索,都集中在這內鬼身上了。”

萬城抬起頭。

“什麼意思?”

“經過我們詳細認真的反覆調查。”

“王梟,馬小天,肖宇浩,他們這一批人從始至終都擁有非常完美的不在場證據。無可挑剔。”

“就連李康,劉騷九,任嘯天這一批人,也找不出任何紕漏。”

“我親自重點調查了曾經潛入城主府偷盜的阮三壽這段時間的所有行動軌跡。冇有任何可疑。”

“我親自重點調查了吳昭剛,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他的實驗室,並且查到了他這段時間購買的所有炸藥原材料。一比一,全部都能對上數。根本無法證明他給內鬼提供了炸藥。也無法證明戰警大隊的炸藥與他有關。”

“關於戰警大隊的地道,我倒是調查出來了一些線索。這線索,主要分成兩部分。”

“哪兩部分?”

“第一部分所涉及的所有人群,幾乎都是已經被我們抓獲或者處死的。”

“這部分人基本上都是凱撒的下屬,或者光明統戰在光輝城的情報人員。”

“應該就是他們,摸清的戰警大隊的結構佈局。施工建造圖。以及整個戰警大隊的運轉規律。人員作息時間,等等等等。”

“第二部分所指向的人群,冇有一個是光輝城的人,皆是聯盟其他城市,還是和我們敵對城市的人,他們早都已經離開了光輝城。”

“不知所蹤!無處可尋!”

“這麼長時間過去了,也不知道他們有冇有改頭換麵,更換身份。”

“拋開這些不談,我們也冇有辦法去那些城市找人!”

“陳林根那些人不會起到任何積極作用。我們的人也會非常危險!”

“應該就是他們,不聲不響的在戰警大隊打通了一條地道。這些人一定非常極具專業性。”

李乾說到這,言語之中透露著一絲無奈。

“這兩部分線索所牽扯出的人群,與王梟團夥冇有任何關係!”

萬城聽到這,抬頭看向李乾。

“你這話的意思,就是說,王梟與這件事情無關,我應該給他道歉,再答應他三個條件了,對吧?”

李乾臉色有些難看,他沉默了片刻。

“所以我說,最後唯一可能抓出王梟的線索,就在這內鬼的身上。您再不願意麪對,也是避不開的。”

萬城嘴角微微抽動,許久之後,他歎了口氣。

“你繼續說下去。”

李乾“嗯”了一聲。

“根據現如今我們所掌控的所有線索,以及這麼長時間,我們對於王梟的瞭解認知。”

“我有一個膽大的設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