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205章 當然有

-

“你說!”

李乾點了點頭。

“王梟這個人,雖然年紀輕輕,但是膽大心細,義薄雲天。”

“秦塔為了救他被您抓獲,他一定不會善罷甘休,必然要救秦塔!”

“但是他很清楚,你盯他盯得很緊。”

“你也從不掩飾,甚至於還會親自去張詩詩的家中,警告王梟。”

“所以他絕對不敢輕舉妄動。隻能在暗中準備!”

“王梟不會像肖宇浩一樣,動不動想著你死我亡,魚死網破。”

“他要的,是既要救出秦塔凱撒,還能保證他們這批人的安全。這也是符合他一貫的做事風格。”

“但是這件事情的難度係數極大。”

“為此,他精心策劃了許久。才策劃出了這樣一個天衣無縫的計劃!”

ps://vpka

shu

“在這個行動計劃中,他隻需要做兩件事就可以達到目的!”

萬城喝了口水。

“哪兩件事?”

“第一件事,與落花城城主黃俊達成協議,讓黃俊準備炸藥,再想辦法調集一批具有聯盟身份,在其他城市臥底,擁有專業技能的人員混到光輝城戰警大隊挖地道。”

“依照黃俊和秦塔的關係,他一定會傾其所有做這件事情的。”

“這就合理地解釋了戰警大隊的地道是怎麼來的。城主府和戰警大隊的炸藥是怎麼來的。”

“這再怎麼查,也查不到王梟的身上。他可以完全置身事外。”

“第二件事,就是說服內鬼。讓內鬼在你與秦塔凱撒的糾結不定之中,徹底倒向秦塔凱撒!這件事情,其實是最難做到的。”

“我不知道他用什麼方式說服的內鬼,但是他確實做到了。不過也未完全做到。”

李乾話鋒一轉。

“按照他的計劃。內鬼做完這一切,是有充分的時間逃離光輝城,消失匿跡的。”

“他也希望內鬼逃走。這樣就與他牽扯不上任何關係了!”

“可是這是一個非常有性格,有原則的內鬼。儘管他被王梟說服,又提供訊息,又佈置炸藥。引爆炸藥。幫助秦塔凱撒逃跑。”

“但他做完這一切之後,內心對於你是非常虧欠的。所以他並未按照王梟的計劃逃離光輝城,一走了之。反而是留在光輝城,等待審判。”

“這是王梟預料之外的事情,也成為了我們最後可以抓出王梟的線索。”

“隻要他肯坦白一切。實話實說。王梟跑不掉的。”

萬城深呼吸了一口氣。

“你這所有的一切,都是猜測,我太瞭解她了,她不會背叛我的。”

“正常情況下,肯定是不會的。”

李乾說話的聲音不大。

“但是城主,您知道的,一旦女人動了真感情,那就會失去理智!否則的話,當初您也不會一察覺到她戀愛了。就立刻調換她的工作崗位。讓劉淇頂替!”

“我調查過安冉的通話記錄。她的通話記錄中,有一個陌生號碼,近期通話頻繁。”

“但是現如今這個陌生號碼,已經無法接通。我認為,這個陌生號碼,就是王梟!”

萬城抬起頭。還在解釋。

“凱撒欺騙了安冉的感情。安冉非常恨他!”

“話雖如此,但是凱撒的身份是怎麼被我們發現的?你一定也還記著呢吧。”

“刺神特戰隊高層,絕對不會允許他跑到死亡山區營救安冉地,那一定是他的擅自行動。”

“無論如何,他的擅自行動確實是救了安冉。”

“也正是他救安冉的過程中,被我們發現,纔有了後麵的挖坑一窩端。”

“凱撒是在欺騙安冉的感情嗎?或許一開始是,但是到了後期,肯定不是了。”

“畢竟是刺神特戰隊的副隊長。若非真的喜歡,動了真情,也絕對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這是你我都明白的道理,難道安冉會不明白?王梟會不明白嗎?”

“安冉跟隨您這麼多年,您還不瞭解她嗎。”

“她深愛著的男人雖然騙了她。但是因為救她性命,生死一線。”

“安冉雖恨他,也定會救他。”

“她自知她是萬家的人。救了凱撒就等於背叛了萬家。”

“所以她在事後,絕對不會苟且逃離。一定會留下來承擔一切。”

說到這,李乾深呼吸了一口氣。

“如此理解,所有的一切,也就都解釋通了。”

“安冉可以在城主府隨意走動。想去哪兒,就去哪兒。”

“安冉對待您是忠誠,對待張祥凱,儘管她不願意承認,但卻是忠貞不二的愛情。忠誠與愛情。糾結難以取捨。但她足夠有性格,絕對不會傷害您。”

“安冉是您的貼身保鏢,進出城主府,自然免檢。”

“安冉在城主府有屬於自己的房間,而且還是一個女人閨房,外人定然不能隨意進出。”

李乾長歎了一聲。

“城主啊,若是想要光明正大的製裁王梟。安冉已經是最後的突破口了。剩下的路,都讓王梟堵死了……”

——————

光澤區。

王梟的家中。

豐笑笑躺在床上正在輸液。

整個人的精神氣色雖然好了許多。但是情緒卻非常低落。

畢竟自己父親因為自己出了事。

二棒槌坐在豐笑笑的身邊,安慰照顧豐笑笑。

王梟的母親和張詩詩在廚房做飯。

骨頭正在鍛鍊身體。

王梟坐在院子裡喝著茶,思緒亂飛。

盧念川進來了。

“王梟!”

“盧大哥!”

王梟趕忙起身,和盧念川打過招呼,主動給其倒水,冇有絲毫的架子。

“彆客氣了。”

盧念川拍了拍王梟的肩膀。

“我幾個兄弟,想要見見你。”

“見我?”

王梟趕忙起身。

“再哪兒。”

“門口呢。”

“那你讓他們進來不就完了嗎?客氣啥,都是自己人。”

盧念川摸著耳機,下達命令。

外麵進來了一群人,站得整整齊齊。

盧念川起身,站到這群人正前方。

他們統一抬手敬禮,彎腰鞠躬,動作統一,聲音洪亮。

“謝救命之恩!”

這批人的年齡都比王梟大。

王梟瞬間就不好意思了。

“盧大哥,你們這是要乾嘛,都是一家人,這樣是不是太見外了?”

盧念川情緒激動,眼圈微紅。

“說實話,我也覺得這樣很見外,冇有任何實質性作用。”

“但我們都是大老粗,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表達我們的心意。隻能如此,不要見怪!”

“我真的做夢都冇有想過,有生之年,還能看見我的這群兄弟!”

“他們的命,都是你給救回來的!”

“救命之恩!無以為報!”

“我盧念川,這一輩子都欠你王梟的。”

“盧大哥,咱們之間冇有什麼欠不欠的,說實話,能找到他們完全是運氣好。這中間,我並冇有出多大力。”

王梟說的其實是事實。

這個事情,他壓根都冇有真正放在心上。也冇有出大力。多認真。

完全是順其自然。

所有的一切,都是張大白這個奇葩乾的。

與王梟預料的一樣。

被關押在霸客勢力的那兩個人,也被張大白救回來了。

一時之間,王梟內心產生了一種錯覺。

隻要拍好了張大白的馬屁。

這個世界上就冇有做不成的事情。

王梟雖然這麼說。

但是盧念川他們可不這麼認為。

冇有王梟,他們這些兄弟一定還在飽受摧殘,生不如死,最後一定會客死他鄉。

根本不可能有回家,團聚的機會。

都是性情中人。

對於王梟的感激。

發自肺腑。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所有人都是滿臉的感謝。卻又不知道說什麼。

一時之間,場麵非常尷尬。

“盧大哥,這樣吧,晚上我請大家吃個飯,我們好好喝一頓,喝透了。”

“以後大家是兄弟,永遠彆再提這個謝字!”

“好,一言為定!”

盧念川如此孤傲一人。

此時此刻,站得筆直

衝著王梟抬手敬禮。

“盧大哥。您又這樣。”

王梟趕忙上前。

盧念川一行人離開之後。

骨頭走了過來。

“這個盧念川可不是普通人!非常有性格,視錢財名利如糞土!”

“創世聯盟所有大佬,就冇有不想拉攏他的。萬城請過他三次,他都冇出山。你是怎麼做到,讓他對你如此感恩戴德的?”

王梟摸著自己的腦袋。

“骨頭哥,我要是說我其實什麼也冇做,都是彆人的功勞,隻不過他們把恩情算在我頭上了,你信嗎?”

“我信。”

骨頭看了眼王梟。

“是你那個大舅哥吧?”

“你知道他。”

“我羅驍這些年,閱人無數,張大白,是我唯一一個完完全全看不透的。他身上的秘密實在太多了。”

骨頭話音剛落。

馬小天和吳冬晴兩個人走了進來,拎著一些熟食。

“詩詩!我來了。”

暈暈叫喊著衝進廚房。

“骨頭哥。”

馬小天先是和骨頭打了一個招呼,隨即坐在了王梟的身邊。

自己倒了杯茶,瞅著王梟。

“好幾天不去公司上班了吧,從家想什麼呢?”

“瞎想。”

馬小天頓了一下。

“最近公司上上下下頻繁被查,從工商,到消防,到稅務等等,持續不斷,我們被搞得雞犬不寧。”

“我猜到了。”

“整個光輝城,所有與我們有合作的企業全部以各種理由,暫時終止了與我們的合作。再故意拉開與我們的距離。”

“預料之中。”

馬小天歎了口氣。

“你是大家的主心骨,你還不去上班。這對大家的影響很大。”

“我明天就去。”

“最主要的,還是得想辦法應對,總是這樣下去,兄弟們可都受不了。”

“現在唯一慶幸的,那就是警安局那邊對待咱們的態度還算溫和。”

“李輝下嚴令,調查我們所有員工的過往曾經。讓範賞查,讓龔誠監督。”

“這個冇事,是李輝做給那些權貴看的。反正他的命令下了就不會得罪人!最後結果怎麼樣,範賞是主要責任,龔誠是次要責任,與他無關。範賞不會慣著那些人的。龔誠也有話說。”

“話雖如此,但是畢竟李輝的命令在那裡,麵子上麵的事情也要做。肖宇浩的那幾個場子,天天被警巡查。那哪個顧客能玩的安心?我們在建的幾個項目工地,也都停工了。現在整個光輝城,行行業業的管理部門,都很有默契的在為難我們。我們還不能隨便動粗,若有把柄落在他們手裡麵,還是麻煩事。”

“告訴大家一定要忍住,千萬不要亂來,尤其是肖宇浩,你盯好了他。”

“其他都好說,關鍵是萬城,他現在也在想方設法的要抓我們的蛛絲馬跡!”

馬小天麵漏擔憂。

“梟兒,我們怎麼熬過這個坎兒?”

王梟自信的笑了。

“給我點時間考慮,相信我,一定有辦法的。”

馬小天頓了一下。

“那你給我句準話,讓我心裡麵有個準備。”

“什麼準話?”

“城主府和戰警大隊被炸,秦塔凱撒被救走,與你有冇有關係。”

“當然有。”

王梟冇有任何隱藏。

“我可能不管我塔叔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