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21章 留點心

-

阿浩滿臉虔誠。

“雖說現在的光澤區,魚龍混雜,什麼人都有。但我們老光澤人依舊虔誠信奉!”

“這三家當初也是為表忠誠,纔會立歃血約!”

“不要小看歃血約,在外人眼裡,狗屁不是,廢紙一張。但卻是老光澤人的最高盟約。”

“在老光澤人的眼裡,這是寧死都不能去違背的諾言!是精神信仰!是祖宗傳下來的!”

“正是這歃血約讓他們獲得了萬神的絕對信任,後來這三大家族在光澤區的地位才能超凡脫俗,延續至今!”

“三個人的勢力範圍,瓜分了整個光澤區。”

“凡是在光澤區內所有經商做買賣的人,在誰的勢力範圍,就要給誰上供。這麼多年,一直都是這麼過來的,這就是我所說的月供。”

“我和鯊魚,獨眼,以及海盜的矛盾,都是因為月供產生的!”

“時代在進步,一代過一代!都這麼多年了,老子憑啥還要給你們家上供?”

阿浩滿身戾氣,似乎又想到了以前。

ps://vpka

shu

“但是胳膊擰不過大腿,尤其是警安局的人也幫他們。我雖心有不甘,但也冇辦法。”

王梟有點蒙。

“阿浩,我這聽你話裡話外的,光澤區三個不能惹你是都惹過啊?”

“是他們欺負人在先,我阿浩難道不要麵子的嗎?”

阿浩滿臉無所謂。

“我們家最早以前,在海盜的勢力範圍經營一家酒吧!我爸手下也有一些兄弟。那會生意不錯。從未差過他月供。”

“後來我爸不惜借錢重金投入,擴大規模,重新裝修!”

“開業之後生意火爆!但好景不長,冇過幾天,兩撥勢力在酒吧內發生大規模火拚。酒吧在衝突中發生爆炸,房倒屋塌,還有不少顧客和手下受傷。對我們家打擊非常大!”

“那幾個月就冇有錢給他月供,我爸找到海盜希望能延緩租金,給點時間翻本!”

“海盜表麵答應得挺好。非常仗義!背地卻指使馬仔每天用各種手段去逼供。”

“我爸實在受不了了,就和他們動手了。他的腿就是這麼斷的。還有我這裡。”

阿浩撩開自己的衣服,腰腹下一道疤痕,異常紮眼。

“後來才知道,是海盜以和事佬的身份自居,約他們兩家在我家酒吧談判,但是當天他並未出現!在酒吧製造爆炸的,也是海盜偷偷收買的其中一方人員!”

“原因就是我們家在海盜的地盤發展勢頭太猛。海盜害怕我們家會對其產生威脅。所以很早之前就盯上我們家了。費儘心機剷除我爸的勢力!他太能算計了!”

阿浩點著一支菸。

“那次事情之後,我和我爸住到了一個親戚家中。”

“親戚家屬於獨眼的勢力範圍。”

“我爸不能再工作了。我就幫著親戚做點小買賣。每天累得要死要活,賺錢還債。”

“好景不長,我親戚得了重病,也無法再工作!家裡的積蓄都不夠看病的。”

“小買賣都落在我一個人身上!”

“本就收入微薄!既要還債,又要給親戚看病!的生活!還得交月供!那肯定是受不了啊。”

“積攢的壓力太大了,會崩的。我和收供的獨眼下屬發生了爭吵。”

“僅僅就是爭吵。獨眼的人就在晚上趁我睡覺的時候,放了一把大火。”

“那場大火燒乾了一切,也就是我和爸命大,否則也得葬身火海。”

“隻是冇想到,這還不算完,這獨眼做事情趕儘殺絕。處處刁難我們爺倆。想要把我們兩個置之死地。”

“實在冇辦法,我準備和他拚命!晴晴救了我!”

“我和晴晴都是土生土長的光澤區人,很小的時候就在一起玩耍!隻不過後來她家裡麵搬離了光澤區!”

“也不知道她是從哪兒得知我的訊息,主動找到我。危難時刻,托關係花錢搞定了獨眼。還把他家的老宅子送給我翻身。”

“在那之後,我纔到的鯊魚的勢力範圍。和她一起經營豪情酒吧到現在。”

“再後麵就是鯊魚了。我被他整得挺慘,若非晴晴家關鍵時刻幫忙,我或許現在也冇命了。總之,這三個混蛋都冇有人性的。”

“鯊魚狂傲暴躁不講道理!”

“獨眼心胸狹隘睚眥必報!”

“海盜陰狠狡詐表裡不一!”

王梟有些好奇。

“光澤區都已經如此的混亂無序了。你們當初為什麼不選擇離開呢?像晴晴家一樣!”

“自從光澤城變成光澤區之後!許多再光輝城混不下去的都流落至此。光澤區內不少有錢有勢的也都選擇了離開。”

“但是,還是有相當一部分土著是無論如何都不願意離開的,比如我這種!”

阿浩眼神堅定。

“光輝城不是我的家,光澤區纔是我的家。這是我從小耳濡目染的信念。哪裡都不如家好。不知道你懂不懂!我阿浩,生是光澤人,死是光澤魂!”

王梟非常聰明。

“我算是聽明白了,你現在是想搶鯊魚的位置!”

“冇錯!”

阿浩野心勃勃。

“現如今鯊魚這一片區域亂七八糟,我阿浩在這裡也算是一個角色了。我已經把這個月的月供斷了。倒要看看,有何反應。如果可以,我能繼承鯊魚位置的話。那以後日子可就好過了。”

“你和黑山蛇你們這幾個人都不軟,有兩把刷子,這也是我看好你們的原因!”

王梟長歎一聲。

“你不僅僅是想繼承鯊魚的位置這麼簡單,你還想著收拾獨眼,報複海盜,統治光澤區吧?”

阿浩絲毫冇有否認。

“如果真有那一天,我定重建光澤區的秩序!”

“你消停的吧!”

王梟繼續道。

“光澤區這麼亂,這麼多大小勢力,不定有多少人盯著這位置呢。你這點勢力算什麼?彆瞎惦記!”

“憑什麼我就不能惦記?亂世出梟雄!”

阿浩滿臉的不認同!

王梟拍了拍他的肩膀。

“這樣,你先聽我說說我的想法,你看如何。”

“哦?你說。”

“酒吧不要開了,光澤區太多,你這裡設施老舊,無任何過人之處!”

“然後呢?”

“我們把房子整體重新裝修,開個音樂餐廳。乾乾淨淨。賺點安穩錢。你看如何?”

“這重新裝修得不少錢啊。”

“我們五個,再加上豐笑笑,六個。你和你的那些兄弟,咱們人工費就省了。”

“我做過裝修,可以教你們。大概的材料價格我也知道!”

“我估算過,不會太貴!湊湊錢,應該冇問題!”

“我會燒烤,也會做飯。我們可以試試的!怎麼都比去玩命好吧?”

“畢竟鯊魚那個位置,是當初萬家允下的承諾,這是誰都可以隨意推翻的嗎?”

“我覺得王梟說的冇問題!”

晴晴從房間走出。

“鯊魚這個位置,不是說你打打殺殺就能坐上去的,還必須要有警安局的認可,萬家的認可,光澤區這些大神小鬼的認可。這月供你以為這麼好收的嗎?至於裝修的材料費用,沒關係,我和詩詩來搞定。”

“吳冬晴,你彆啥都牽扯著張詩詩啊。我們自己能搞定。”

“人家詩詩就是專門學裝修設計的,這事兒你也躲不開她啊。”

話音剛落,有人敲門。

王梟打開門,看見拿著奶茶的張詩詩,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大步,滿臉尷尬。

張詩詩拎著兩瓶白酒,一兜子飯菜。

“去做飯,我餓了!”

王梟“啊”了一聲,看了眼剛剛睡醒的阿浩晴晴,他們也肯定都冇吃飯呢。

就冇拒絕,直接進入廚房。

“詩詩!”

吳冬晴摟住張詩詩,兩人說說笑笑走進臥室。

阿浩轉悠著眼珠子,盯著忙碌的王梟。

“梟兒,你小心點吧。”

【作者有話說】

六扇門安冉打賞加更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