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219章 發現活口

-

王梟微微一笑。

“有什麼可小心我的?”

“就算是我們這些人,對你還有其他的壞心思!”

“我們也無法抗衡你身邊這麼多萬神特戰隊的精銳。你隨時可以處理掉我們!我冇想過得到你的寬恕,我隻想救笑笑。隻要救了笑笑,我會留下來,承擔一切。”

“我不會相信你的。”

萬城馭人之術,登峰造極,他把目光看向安冉。

“但是我信你,之前的事情,對不起,請你原諒我!”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

說得安冉瞬間淚崩。

眼淚控製不住地往下流。

“是我不好,我不該任性的,如果我早點坦白一切,依照你的能力。肯定早就真正的抓到內鬼了。也不會發生今天這樣的事情了!”

ps://vpka

shu

萬城從頭到腳,目不轉睛地觀察著安冉的一舉一動。

哪怕一個眼神。都儘收眼底。

正是因為安冉的表現,讓萬城徹底放下了心。

真正相信了安冉所說的一切。

但是對於王梟,他依舊相當警惕。

城主府內的警報,持續不斷。

王梟也是心急。

“這密碼,到底是怎麼回事。”

“被人篡改了!”

“誰還知道你的暗門密碼?”

“隻有楊長青!”

“我們能不能炸開它?”

“你把我的城主府炸燬,都奈何不了城主府實驗室。我的城主府實驗室,比銀行金庫還難進。”

話音剛落。

阮三壽轉過身。

“城主,能不能問一下,原始密碼是多少。”

萬城稍作猶豫。

“六六六五二一”

劉騷九手持計算器,不知道在計算什麼。

阮三壽帶著工作鏡。拿著專用手電,認真忙碌。

幾分鐘之後,二人短暫地交流了一番。

阮三壽嘗試輸入密碼。

就聽見“哢嚓~”一聲。

密碼輸入成功。

萬城皺起眉頭。

“還有兩道驗證,指紋和瞳孔,這怎麼辦?”

“冇事,有密碼就夠了。”

“怎麼夠?”

“拆鎖!”

於是乎,在警報持續不斷響徹整個城主府的同時。

這道暗門的門鎖,被劉騷九和阮三壽生生給拆下來了。

根本不需要後麵兩道驗證。

萬神看待兩人的表情微微有些變化。

“劉淇,盯好他們!”

萬城當即就想進入實驗室,劉淇趕忙開口。

“城主,開鎖這段時間,城主府警報持續不斷,裡麵的人肯定也知道了。楊長青若是真有變。你這麼進去。會非常危險。小心狗急跳牆。我們得保護你!”

“你說得對。”

王梟繼續道。

“密碼鎖是我們打開的,最起碼應該讓我們看看笑笑是否在實驗室。想死得明白不過分吧?”

萬城冇有時間和王梟他們計較這些,所有的關注重點都在實驗室。

“盯好王梟他們!”

“是,城主!”

劉淇和安冉掏出武器,護在萬城身前。

王梟他們被特種兵圍在後方。

一行人在萬城的帶領之下。

繞出地下迷宮。

走到城主府實驗室門口。

此時此刻。大門居然虛掩。

並未關死。

情況明顯不對。

“保護城主!”

“我們來衝鋒!!”

王梟可管不了那麼多了。

主動上前,拉開大門就衝入了實驗室。

任嘯天,骨頭幾個人緊隨其後。

再後麵,纔是劉淇安冉,以及萬神特戰隊的士兵。

他們第一時間控製了整個實驗室。

看著實驗室內的一切,王梟倒吸了一口涼氣。

偌大的實驗室內,屍橫遍野,血流成河。

到處都是鮮血噴濺的痕跡。

萬城的整個研究團隊,皆被屠戮,死狀慘烈。

“笑笑!!”

王梟他們飛速狂奔,在實驗室內迅速搜查。

很快,在一處分區實驗室的床上。

發現被束縛在此,隻蓋著一張毯子,已經陷入昏迷的豐笑笑。

“笑笑!”

王梟情緒激動。

撿起凳子“哢嚓~”砸碎玻璃。

衝入分區實驗室內。

掀開毯子,王梟的臉色當即就變了。

豐笑笑**著身體。

渾身上下插滿了管子,甚至於還有細小的管子,被暫時縫入身體器官內。

所有的管子,都經過了豐笑笑心口一個手掌大小的顯示屏,再連接上了實驗室內不同的儀器設備!

顯示屏上有各種數值,還有觸摸按鍵。

說實話,場景非常驚悚。

看著就讓人有些不寒而栗。

可想而知豐笑笑會承受多大的痛苦。

肖宇浩上前就要拔管子。

王梟雖然情緒激動,萬分焦急,但是心理素質是真好。

他當即控製穩定住情緒。

抓住了肖宇浩的手腕。

“千萬彆亂動。”

王梟的所有目光,都集中在了觸目顯示屏上。

此時此刻,萬城也終於相信了王梟他們所說。

“這件事情不是我安排的,是有人偷偷揹著我做的。”

“最好不是你!”

肖宇浩咬牙切齒,麵目猙獰,一副要殺人的架勢。

死死盯著萬城。

“這他媽玩意怎麼弄?”

或許也是被豐笑笑的情況震撼到了。

萬城少有的並未與肖宇浩計較。。

表情嚴肅。

“他心口的裝置,叫實驗控製器。”

萬城對於這些科學研究,雖然不懂,但是一些基礎的大概,總來,總聊,也是知道的。

“實驗控製器可以控製實驗室內所有設備的正常運轉。”

“什麼意思?”

萬城並未吭聲,骨頭從邊上緩緩開口。

“就是說,如果需要研究他的血液,就用控製器直接抽取他血管的血液。需要研究他的心臟。就用控製器控製他的心跳。需要研究他的肺活量。就用控製器控製他的肺部呼吸。需要研究他的排泄。就用控製器讓他排泄。”

“可以是單項控製,可以是多項控製,提前設定定時指令,到時自動運行。主要用於詳細研究身體各項指標。對於實驗者來說,方便快捷!對於實驗品來說,生不如死!”

十幾年前,豐笑笑在湯天俊手上已經承受過這一切。甚至於比這還要難熬。

當時骨頭都在場。

雖說核心機密,實驗改造過程。

湯天俊肯定不會告訴骨頭他們,也不會讓他們參與。

但是這些設備儀器,為什麼要這樣做,大概的,還是要告訴骨頭。

讓他們理解,保持理智。

肖宇浩依舊冇有聽懂。

“心跳這玩意怎麼控製?他不讓跳就不讓跳,讓跳就跳嗎?出事怎麼辦?”

骨頭氣的身體微微顫抖。

已經說不出話。

看似隨時都要爆發。

劉淇,安冉,任嘯天,都感覺到了。

安冉擋在萬城麵前。

看待骨頭的眼神,充滿敵意。

劉淇直接開口。

“骨頭,城主說不是他,那就不是他。是有人再故意挑撥離間!”

“用不著和他解釋。”

萬城也冇有給骨頭好臉色。

任嘯天上前一步。

輕輕拉住了骨頭的手腕。

王梟也擋在了骨頭的身前,瞅著肖宇浩。

“你懂什麼是實驗樣本嗎?實驗者,哪會考慮實驗樣本的情況。在這裡,人命如螻蟻。”

王梟意味深長地看了眼萬城。

說實話,他現在也是非常憤怒的。

因為秦塔也再此承受過這樣的非人待遇。

痛不欲生。

也不知道他是怎麼熬過來的。

怪不得秦塔一個勁兒地要求自己,要爭分奪秒救笑笑呢。

他強行控製情緒。

“城主,麻煩您,幫忙先把這些儀器設備拆下吧。”

“我不會拆。也不敢瞎拆。”

萬城說的是實話。

“這些都是楊長青他們做的事情,我從未親自上手過,也不知道流程步驟。”

“控製器上有密碼,輸入密碼,調至拆除模式,纔可以逐個拔掉身上的管子。”

“如果不知道密碼呢?”

“不知道密碼,不能亂動,擅自拔管,會造成控製器出錯,或者鎖死,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實驗室內鴉雀無聲。

片刻之後,王梟打破沉默。

“找到楊長青的屍體了嗎?”

這一句話,似乎提醒了萬城。

幾個萬神特戰隊士兵,先後搖頭,表示冇有發現。

“這裡的進出,隻有一條通道嗎?”

“隻有這一條。”

話音剛落,一個萬神特戰隊的士兵衝了過來。

“城主,發現活口。”

【作者有話說】

餃子打賞加更三,謝謝土豪~餃子哥威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