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22章 物以類聚

-

“啥意思啊。”

“張詩詩看上你了。”

“彆瞎說!我這粗人一個,還窮!人家大家閨秀,長得還漂亮!能看上我啥啊!”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吳冬晴和張詩詩是閨蜜。這兩人三觀一毛一樣。我當初就是這麼被吳冬晴騙入火坑的,你聽我的,小心點吧。”

“晴晴多好啊,哪裡配你不富裕,你還不知足!”

“是哪兒都好,就是動不動蜂窩煤,總是不服氣,讓我受不了。”

“哈哈哈!你少惹人家生氣不就完了嗎。”

阿浩相當嚴肅。

“一個女人生氣需要惹嗎?算了,反正說了你也不懂,以後你搞對象就知道了,不過你聽我的,千萬彆找張詩詩,彆被她們的性彆和外表騙了。這吳冬晴最多是個蜂窩煤,這張詩詩,能弄個紗窗!這些年,我太瞭解她們的手段了!”

“梟哥。”

張詩詩挽起袖子進入廚房,鄙視地撇了眼阿浩。

“要麼進來幫忙,要麼外麵呆著,彆再門口堵著,礙事不,兵馬俑啊?”

“關你屁事,這是我家!”

話音剛落,吳冬晴從後麵一拉他脖頸子,直接給他耗走。

阿浩其實挺瘦的。

“吳冬晴我警告你,立刻鬆開老子,我不要麵子的嗎?……”

外麵兩個人又吵吵起來了。

張詩詩幫著王梟洗菜摘菜,很是溫柔,白皙的皮膚,笑起來還有兩個小酒窩。

“梟哥,我喜歡吃茄子,蒜薹,糖醋魚,不喜歡吃辣,你能做嗎?”

“能做,我在飯店做過小工,偷師過一些技藝,就是不知道好吃不好吃。”

“一定好吃。我對你有信心。”

兩個人說說笑笑,聊了起來。

客廳內,阿浩滿臉同情,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晴晴,你能不能讓詩詩放過我兄弟?”

“肖宇浩你閉上你這張臭嘴吧,追我們詩詩的人都排出光輝城了,她能看上王梟是他的福氣,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彆乾涉人家倆的事情。還有,我嚴重警告你,不許往鯊魚那個位置上想,聽見了嗎?人家王梟比你靠譜踏實多了……”

飯菜一道接一道,皆是張詩詩喜歡吃的,色香味俱全。

阿浩和晴晴坐在一側,王梟和張詩詩坐在一起,四個人猶如兩對小情侶。

晴晴舉起酒杯。

“阿浩的提議,我們雙手支援,為了我們美好的未來,乾杯!”

“乾杯!”

王梟和張詩詩心情都不錯。

隻有阿浩,不停搖頭。

四個人吃飽喝足,在吳冬晴的提議下,來到了遊樂場。

這裡人山人海,非常熱鬨。

王梟陪著張詩詩啥都玩,不管多高多驚險多刺激,亦或者多低端多幼稚。

張詩詩滿臉幸福,還會主動摟拉王梟。

同樣,她給了王梟從未有過的感覺。

懵懂的初戀,愛情。

這是王梟以前從未感受過的快樂。

至於阿浩和晴晴,半路就在遊樂場打起來了。

這不是計劃內的,是真的打。

原因很簡單,阿浩雖然吵吵巴巴,但是恐高,三米以上雙腿就打哆嗦,借點酒勁能到三米一。太幼稚的,他還嫌丟人,口口一個我不要麵子嗎。

就給晴晴乾急了。

差點在遊樂場給他弄成蜂窩煤!

還好有王梟和張詩詩的勸阻。

這才避免了一場慘案。

這兩人打的快,好的也快。

晚上張詩詩請客,到了光輝城一家檔次不低的西餐廳。

這是王梟人生當中頭一次來這種地方。

他束手束腳,是真的不懂,張詩詩也不嫌棄,耐心地教他。

阿浩其實也是個盲流子,自以為很懂,裝大屁還教晴晴!

若非王梟和張詩詩洞察力強,及時壓製住苗頭。

晚上這頓飯也吃不了了。

中午這白酒剛剛醒,晚上這紅酒又招呼上。

一瓶接一瓶,王梟也有些承受不住了。

張詩詩他們還想去看電影。被王梟拒絕了。

畢竟還要回家照顧母親。

走出西餐廳,拉著張詩詩的手。

看著這座城市的燈火輝煌,車水馬龍。

微風拂過。帶來一絲清涼。

這是王梟活了二十餘年,最開心,最放鬆的一天。

他發自內心地笑了。自言自語。

“原來,生活還可以這樣過。”

還有一句話憋在心裡,並未說出口。

“我一定要努力,讓媽媽也體驗這樣的生活,那牛排,真香!”

胡思亂想之中,思緒飄揚。

突如其來的電話,把王梟拉回現實。

秦塔的聲音毫無感情。

“不要命了?”

王梟瞬間清醒了許多。

“阿浩!小心!”

前後不差一秒。

在王梟和阿浩斜前方兩側。

兩道寒光,直奔二人脖頸。

阿浩後退一步,伸手抓住其小臂,轉身重肘把其掀翻在地。

奪下匕首奔其後心,地上的身影狼狽滾爬。

周邊十幾個馬仔手持砍刀,氣勢洶洶,蜂擁而上!

阿浩猶如拚命三郎。直接紮入人群!

腹背受敵,不管不顧!

耗住一個算一個!招招致命!

瞬間的功夫,阿浩混身鮮血!

他麵目猙獰,眼神佈滿血絲!

“孫子們,來啊!”

一聲叫吼,再次衝出!

王梟身材魁梧,人高馬大,眼瞅匕首將至,抬腿一腳將其踹飛。

第一時間套上鐵指套!衝進人群。

他的重拳有了鐵指套加持,猶如流星鐵錘。

麵對撲向自己的馬仔,快準狠。

側身躲過砍刀,一擊重拳。

“咯吱!”鼻梁骨碎裂的聲響,馬仔應聲倒地,慘叫不止。

他靈巧地回手勾擊另一人側臉。把這個身影直接掄飛。

後退接連躲開兩刀,抓住馬仔手腕。鐵指套奔著此人小臂。

“咣!”

“咯吱~~”

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王梟搶下砍刀,猶如一輛坦克,橫衝直撞!相當勇猛!

刀光劍影,流星鐵錘!

周邊哀嚎不斷!

兄弟二人一個拚命三郎,一個陸戰坦克。

麵對十幾個,絲毫不落下風!

混亂之中。

眼瞅著一塊磚頭拍倒一人。

王梟餘光一掃居然是張詩詩。

側麵甩棍襲來,來不及反應。

王梟一拉張詩詩。寬闊的身軀就把張詩詩摟入懷中。

接連捱了幾下。

“離這裡遠點!”

王梟擋在張詩詩身前,再次陷入混鬥。

激戰之時。

張詩詩居然又衝了上來,手持板磚,虎猛虎猛地跳起來拍倒一人。

帶頭的男子明顯急眼了。

“婊子!”

他衝出人群,連續兩刀掄向張詩詩。

第一刀張詩詩驚險躲開。

第二刀眼瞅著躲不開,臉都嚇白了!

一隻大手伸出。

生生抗住這一刀的同時,王梟抬腿踹中對方小腹。

衝著張詩詩怒吼!

“躲遠點!你他媽聽不懂嗎!”

看著鮮血染濕王梟小臂。

張詩詩下意識地往後退了兩步。

“狗日的!對女人下手!”

阿浩從側麵殺出,無視後方追趕,直奔此人脖頸。

捱了王梟一腳還未緩過勁。阿浩又撲上來了。

男子幾乎是拚儘全力,後退躲閃。

匕首刺入他的肩胛。

拔出的一瞬間,又劃向其脖頸。

男子往後一仰,摔倒在地,連滾帶爬,十分狼狽。

阿浩身後兩個追趕的馬仔拍馬趕到,揮舞砍刀掄向阿浩。

緊急關頭,王梟從側麵助跑衝出,卯足力氣就是一拳。

伴隨著骨骼斷裂的聲響。

一個馬仔直接被掄飛,砸翻了另一個。

震驚四座!

帶頭的男子死裡逃生,爬起便跑!

剩餘的幾個馬仔一看形勢不對,四散而逃!

王梟第一時間衝到張詩詩身邊。

沾滿鮮血的手臂,把張詩詩護在身前。

右手的鐵指套被鮮血染紅。

弑天戰血狼圖騰更加妖豔。

王梟眼神銳利,緊盯周邊。

“你冇事吧?”

張詩詩滿眼感動,使勁搖頭。

“阿浩,我們快走!”

【作者有話說】

六扇門安冉打賞加更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