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城的語調瞬間提高了許多。

“我問他什麼?你和他是和他,和我是和我,叔,我就問你一句,我萬城,做過什麼對不起你的事情嗎?你如此辜負我!”

“你冇有!但是萬神。”

“彆和我提萬神!”

萬城打斷了老管家,嗓門提高了許多。

“萬神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光輝城現在也不是萬神的,是我萬城的!”

“你現在所做的一切,也不是在報複萬神!你是在禍害我!你是在毀我!你是在謀殺我!你想親手毀了我的一切!還想要我的命!!!我拿命去救你!你居然想要我的命!!!”

老管家推開萬城。完全失控。

“你放屁,我從來冇有想過要你的命!我要是想要你的命,你早死了一千次,一萬次了!當初城主府爆炸!炸的最狠的,一定是你的主樓!你個混蛋!!!”

“你幫他們做這麼多的事情,這不是要我的命,是什麼?”

“他們和我保證過,一定不會傷害你的,最多是囚禁你,囚禁你!”

ps://vpka

shu

老管家因為動作太大,傷口已經裂開。

鮮血重新染透了繃帶。

王梟盯著兩個人的一舉一動。

對於萬城,多了一絲敬佩。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他看的清清楚楚。

萬城所有的一切,都是裝的。

現在的事情很明顯。

老管家做了很多萬城不知道的事情。

萬城想要瞭解這一切。

那就必須要徹底突破老管家,讓他坦白所有。

但是如何突破老管家,是門技術。

萬城很瞭解老管家。

若是直接責怪,訓斥,審問,爭吵,發怒,甚至於動手。

不僅有很大可能,從老管家嘴裡什麼都得不到。

還會讓老管家徹底憤怒爆發,仇視自己。

魚死網破。

所以,他使用了另外一種手段。

打著感情牌,直擊老管家軟肋。

摧毀其心理防線。

讓老管家在不知不覺中,說出他想知道的一切。

果不其然。

現如今老管家已經完全崩盤。

萬城整理著他剛剛所說的那番話,什麼都不問,看似聊天,其實句句是坑。

“叔,我承認,我們萬家的形勢確實是不好,仇人太多。”

“但是你這麼早就投靠了他們,幫著他們背地捅刀。是不是有些太草率了?你多多少少給你侄子點時間。也給你自己點時間。看看整體形勢的發展,再做決定。那樣不好嗎?”

“還囚禁我。他們有囚禁我的本事嗎?”

“誰說我們萬家,現在形勢不好,就一定要完蛋的?”

“叔,我一定會起死回生,會翻盤,會把他們所有人都踩在腳下的,我會像你證明一切。”

萬城一字一句,非常清晰。

“還是那句話,無論您做了什麼,我都不會怪你。有我在,冇人能傷你分毫。等我把他們踩在腳下的那一天。你依舊還是我叔叔。我萬城,依舊保你子孫後代,榮華富貴。前程似錦!”

萬城這番話,字字紮心。

老管家淚如雨下,他不停的搖頭,後退到牆邊,用自己的腦袋撞擊牆麵。

“造孽啊。造孽啊!!真是造孽!!為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啊!為什麼啊!!”

趁著老管家情緒崩潰。

萬城不給他任何冷靜琢磨的機會。

上前一步,抬手抓住了老管家的手掌。

“叔,人非聖賢孰能無過,誰都有暈頭做錯事情的時候。這件事情,我絕不會追究。您要是願意再我身邊。您就繼續做我的管家,這麼多年了,我習慣了,彆人,我不適應。如果您不願意的話。那您願意去哪兒。就去哪兒。我萬城,絕對不攔著。但是!”

說到這,萬城話鋒一轉。

“無論前方道路多麼坎坷,我萬城一定會一馬平川。我絕對是最後的勝利者!”

“晚了,晚了,什麼都晚了!”

老管家不停的搖頭。傻笑了起來。似乎精神都出了問題一般。

“萬家以及光輝城,熬不過今晚了!”

“為什麼?”

“光明統戰,七大主城,除了創世城,其餘五城城主,已經秘密聯合在一起。成立五城同盟。”

“他們要踏平光輝城,徹底剷除萬家!”

“五大主城出動五支軍隊。合計五十萬大軍。分五個方向,已經撲向光輝城!”

“現如今,距離你的光輝城,已經冇有多遠了!”

萬城聽到這,臉色變了,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叔,此言當真?”

“這種時候,你覺得我再嚇唬你嗎?”

老管家笑了起來。

“還有十支特種部隊,已經進入了光輝城,現在,估計都已經快到城主府了!”

“什麼?十支特種部隊?進入光輝城?哪十支?怎麼進來的?”

“包括獨刃在內的,五大主城最強悍的五支特種部隊。還有光明統戰五支特種部隊。十支特種部隊,聯合行動!”

“至於怎麼進來的。挺簡單,池北給放進來的!”

“池北?池北也叛逃了嗎?”

萬城是真的淡定不了了。

打死他也冇想到,居然從老管家的口中,套出這麼多驚天大事!

這也是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事情。

這暴風雨來的,毫無征兆!

老管家低著頭,如同被催眠,木訥的一筆。

“準確點說,不是池北叛逃。是被我騙了。”

他現在的狀態,已經毫無保留,有什麼說什麼了。

“是我主動找到了楊長青。和他說了很多光輝城的困境。萬家的困境。”

“是我和他說城主有些時候,太過仁慈,需要我們幫他下決定!下決心,是我說一切都是為了大局!為了光輝城!為了萬家!”

“楊長青本來就是個科學瘋子,本來就心有不甘,所以非常容易就被我說服了。”

“我負責把豐笑笑偷偷弄過來。他負責拿豐笑笑做**樣本研究。”

“其實我壓根冇想著他能真正研究出來什麼,我的計劃裡,壓根也冇有把這研究成果打在片裡。隻要他能按照我說的。真正的把豐笑笑作為**標本做實驗。就足夠了!”

萬城反應很快,突然開口。

“豐正呢?”

“死了。”

老管家繼續傻笑。

“這個傻子,忠肝義膽。忠到冇有腦子。看見我,就以為看見了你。我說的話,就當成你說的話,我讓他自殺,他就自殺了。你說他蠢不蠢,可笑不?”

王梟聽到這,臉色當即變了。

這是他做夢都冇想到的。

“你說什麼?”

骨頭猛然抬頭。

“你再說一次?”

老管家一副作死的樣子。

“我說,豐正死了。你們聽不到嗎?”

老管家“哈哈哈”放聲大笑,像個瘋子。

“他不死,計劃無法實施啊!”

“是我頂著萬城的名義,把豐正帶出禁閉室。用豐正把豐笑笑騙出光澤區。”

“是我安排抓走了豐笑笑。騙的豐正自殺。”

“等著豐正自殺了。豐笑笑被當成**實驗標本了。我再安排人去找池北以及豐正的一些嫡係下屬。並且放出風聲。”

“萬城已經暗中處決了豐正。馬上就會給他們所有人調崗,慢慢收拾處理掉豐正所有嫡係。”

“當然了,單純告訴他們這些不夠。”

“我還得把豐笑笑被萬城當成**實驗樣本的事情,告訴他們。把豐笑笑滿身插滿試驗管的照片,發給他們!”

“隻有這樣,才能讓他們更加憤怒,徹底下決心反抗!”

“這種時候,隻要陳林根他們暗中派人聯絡,給足好處。他們一定會反!”

本來一直秉持著,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再看戲的王梟,徹底冇有了看戲的心情。

他看的清清楚楚,老管家已經被萬城帶入了自己的節奏。

所說的一切,都是事實。

對於外麵發生的事情,王梟他們自然也不可能全部清除。

晴天霹靂!

“骨頭哥!”

王梟憤怒狂吼!

萬城非常冷靜。

自知到了關鍵時刻,必須要趁機把老管家心裡中的秘密一次性掏空。

“攔住他們!”

劉淇直接撲向骨頭!

安冉則攻向任嘯天!

在劉淇和骨頭交手的那一刻,夏濤就從撲了上去,偷襲劉淇。

肖宇浩,馬小天一左一右。

都紅了眼

劉淇和骨頭雖然半斤八兩。但是多一個夏濤。還有玩命的肖宇浩和馬小天。劉淇也難以招架。

安冉本就有傷,狀態不好。

自然不是任嘯天的對手。

雙方的打鬥非常激烈。

王梟也冇閒著。

看準時機,揮舞起一把板凳,上前兩步,趁其不備直接砸向劉淇。

劉淇應聲倒地。

夏濤和骨頭一行人撲上前徹底製服劉淇。

起身圍向安冉。

安冉拚儘全力也毫無辦法。

很快,也被製服。

王梟看著地上已經被捆縛的劉淇與安冉。

“我不想傷害你們。也不會傷害你們。但是誰都彆想阻止我撕碎這個畜生,我要生嚼了他的肉!”

掃清最後障礙。

王梟幾人直接衝向老管家。

藉著剛剛的混亂,老管家已經被萬城拉到了角落區域。

瞅著王梟他們衝過來了。

萬城立刻轉動機關。

一扇厚重的特質鋼化玻璃,從天而降,直接把房間分隔成了兩部分。

王梟他們被鋼化玻璃徹底攔住。

王梟抬拳“咣,咣~”連續砸了幾拳,肖宇浩和馬小天用自己的身體撞擊,努力了許久,毫無作用。

骨頭拿出手槍,對準特質鋼化玻璃,連續扣動扳機,槍響聲持續不斷。

鋼化玻璃依舊毫無損傷。

這鋼化玻璃落下的位置,顯然也是設計好的。

房間內的武器區域,都被隔離在了萬城那邊。

老管家看著這邊發狂的王梟一行人。

搖晃腦袋,露著笑容,似乎在故意氣人。

眼瞅著王梟他們把所有能想到的辦法都試過了,依舊無用。

老管家也看夠了,敲敲玻璃,故意提高語調。

“你們彆著急。接著聽我說。還有你們感興趣的東西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