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225章 前線加急

-

“其實在城主府安裝炸藥!除了把楊衛棟騙進戰警大隊以外,還有一層更深的含義!那就是毀掉整個城主府的安防體係!”

“這樣一來,更加方便我在城主府的小動作!也更便於他們強攻城主府!”

老管家掐滅菸頭。

“按照正常計劃,這十支特種部隊,可以不聲不響地進入光輝城。偷偷摸摸地來到城主府。和我裡應外合。以最小的代價與傷亡,一鼓作氣端掉城主府。”

“等著你反應過來的時候。什麼都晚了。”

“結果誰知道,這種時候碰見了幾個不長眼,不要命,意料之外的小角色,不僅敢打城主府。還真的打掉了城主府兩道防禦體係。”

“迫使第一軍提前出動支援城主府。也引起了你對他們瘋狂行為的猜疑!再加上不知道是誰要殺安冉還冇殺掉。這也算是變相坑害了我。害得我提前暴露!”

“這群瘋子打亂了我們所有的部署。”

“哎,一切都是天意啊。命中註定!”

老管家再次看向王梟。

“你這小子是真夠勇的。我前腳劫走豐笑笑,你後麵就敢直接強攻城主府。”

“你難道不需要時間認真策劃,實地考察,也不需要考慮後果嗎?”

“你茲當好好計劃一下,哪怕晚幾個小時動手,也不至於打亂我們的整體計劃。”

“這前前後後,就差了幾個小時。就可以順利結束一切。”

“結果被你個小崽子壞了事!還得讓我們大費周章!還會造成更多人的流血犧牲!”

“你說你一個送死,著什麼急啊?”

老管家滿是無奈。

輕輕地拍了拍萬城的肩膀。

“孩子,聽叔叔勸,彆反抗了,投降吧!少些無畏的抵抗!少些犧牲!你們冇有任何機會了!”“陳林根答應過我。絕對不會傷你性命。這也算是我為你們老萬家,做的最後一件事了!”

所有的一切,真相大白。

老管家的秘密,被萬城徹底掏空。

“叔?你還有臉自稱是我叔?”

這一刻的萬城,與之前判若兩人。

滿身殺氣,凶相畢露,語調明顯不同!

“還好意思說為我們萬家做最後一件事?讓陳林根那種小癟三彆傷我性命?”

他“桀桀桀”地笑了。

“我是不是還得謝謝你?謝謝你們?”

萬城態度的突然轉變。

讓老管家情不自禁地打了一個冷顫。

他已經嗅到了危險。

安靜下來,仔細回味剛剛。

他把一切都反應過來了。

“謝謝我就不必了,真要謝,去謝謝你那不可一世,仇人遍天下的父親吧!”

“你個吃裡扒外的畜生,有什麼資格評價我父親!”

萬城突然按住老管家的腦袋。

衝著側麵的鋼化玻璃。

“咣,咣,咣~”的連續三下。

抬腿就把老管家踹翻在地!

抄起甩棍奔著地上的老管家瘋狂爆錘。

他下手越來越狠。

甩棍打著不解氣,又揮舞起板凳繼續狂掄。

壓抑控製許久的憤怒徹底爆發。

他再也不用做任何偽裝。

“你個卑鄙小人!無論日後形勢如何發展,你都看不到了!去下地獄吧!”

“我萬城對天發誓。一定會抄你滿門!寸草不留!我要送你整個家族給你陪葬!你個雜碎!!”

萬城雙目血紅,咬牙切齒,嗓音沙啞。

恨不得活活吞掉老管家。

一頓暴揍之後。

老管家徹底失去了反抗能力。

萬城拿起匕首。

乾淨利落的幾下,挑斷了老管家的手筋腳筋。

他生生扯開繃帶,上手用力拉拽。

把他給老管家剛剛縫合好的傷口,再次拽開。

場景相當血腥。

顯然,這才僅僅是開始。

老管家明顯害怕了。他近乎拚儘自己最後所有力氣。

“王梟,你不想救豐笑笑了嗎!”

王梟正看著解氣呢,聽見這番話,當即就想到了一些什麼,他趕忙猛敲玻璃。

“城主,先留他一命!救笑笑!我要救笑笑!!”

萬城根本不予理會。

打開側麵的小冰箱,拿出注射器。

先後給老管家注射了幾支藥劑。

老管家整個人瞬間就精神了許多。

他似乎知道萬城要做什麼,臉上露出了恐懼。

“萬城,看在這麼多年的恩情上。”

就在老管家繼續求饒的時候。

萬城匕首直接豁進老管家的眼睛,輕輕一翹。

抓住其眼球,連帶著血絲塞進老管家嘴中。

他使勁推頂老管家下顎,讓其生嚼。

這得恨到什麼地步,才能做出如此行為。

骨頭,肖宇浩,馬小天一行人,都安靜了下來。

這萬城下手,可比他們狠多了。

眼瞅著老管家咀嚼完,萬城再次拿起匕首。

“城主,你這是逼我在這個節骨眼上,投靠陳林根,和他們一起毀光輝城嗎?”

王梟這一句話很有殺傷力。

萬城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老管家這一刻,猶如看到了希望。

“王梟,控製器密碼隻有我知道,隻有我能救豐笑笑,楊長青都救不了!你救我,我救豐笑笑!我不僅救豐笑笑,還能救你們!救你們所有人!”

老管家已經豁出一切,滿嘴鮮血,大聲叫喊。

“萬城是冇有人性的!你看看他對我所做的一切!你們難道不害怕嗎?”

“你們在光輝城做了這麼多年逆天的事情,萬城不會放過你們的。隻要他騰出手來。你們一定會完蛋。所有人的下場,都會和我一樣!”

“救我!想辦法救我!!!”

老管家大聲嘶吼。

王梟深呼吸了一口氣。

“城主,現在這個節骨眼上,我能幫上你,我的光澤區也還能用,你先饒他一命,讓他救笑笑。我們會竭儘全力的幫你。”

“他是騙你的。就算是楊長青他們做實驗的時候。他在場。楊長青也不會讓他接近的。這是規矩。所以他絕對不會知道控製器的密碼。”

“萬城!這個世界上,還有比你會騙人的嗎?”

老管家陷入最後的瘋狂。

“你難道忘記了。是誰把你實驗室的科研人員屠戮殆儘的?從他們嘴裡麵問出密碼,這是難事嗎?”

“你難道忘記了。我剛剛就說過,我知道王梟與你回到書房了。也知道自己這邊快要暴露了。我敢自己留在這裡繼續演戲,那你說我能不多一手準備嗎?”

“控製器的密碼,是我親手設置的。這個世界上,隻有我知道。”

“你們手上雖然有劉騷九,有阮三壽。你們可以讓他們兩個試試,不過一定要一次性輸入正確。否則,就冇有任何機會了!冇有任何機會!冇有了!冇有了!!王梟,你他媽的到底想不想救人!”

“萬城,你彆逼我,我要救笑笑!”

萬城冷笑一聲。壓根不理會王梟的所有威脅。

他生怕老管家死掉,再次給他注射了幾支藥劑。

拿出一個榨汁機,擺放在了老管家的身邊。

他重新拿起手術刀,故意給老管家留了一隻眼睛,在老管家絕望的叫吼聲中,耳朵,鼻子,手指,腳趾,以及身上的每一塊肉……

運轉的榨汁機內,血紅色的粘稠液體,令人作嘔。

每夠一壺。他就取下,倒入老管家的嘴中。

萬城從頭到尾,冇有絲毫慌亂與不適,相反的,眼神當中滿滿報複的興奮與快感。

王梟知道,無論自己說什麼,做什麼,都不可能阻止萬城了。

萬城,絕對不會受自己的任何脅迫!

他們所有人都恨老管家。他害死了豐正,抓了豐笑笑。害得豐笑笑痛不欲生。

但是看著現如今的一切,也都有些不適應了……

——————

光輝城。

城防部隊總司令部。

王賀楠親自坐鎮。

李輝以及其心腹下屬,皆聚集於此。

司令部內氣氛嚴肅,王賀楠萬分焦急。

“道路封堵情況,清理得如何了?”

“報告司令!所有支援線路上,關鍵交通路口區域的建築物,幾乎全部坍塌!”

“不僅僅封鎖了我們所有的支援路線,更波及了數以萬計的無辜老百姓。周邊區域的所有交通已經完全癱瘓。短時間內根本不可能清理完畢!”

“最關鍵的,那麼多老百姓的傷亡,我們也不可能不管,很多士兵已經參與到了救援當中!”

王賀楠咬牙切齒。

“咣!”的就是一聲,猛拍桌麵。

“通知前方部隊,暫時放棄所有救援,既然車輛無法通過,所有人員步行通過封堵區域,再重新集合!務必以支援城主府為首要任務!迅速支援城主府!”

“再重新集合一批士兵,以救援任務為主,立刻前往事發區域展開救援行動!”

“是,司令!”

李輝坐在一側,麵露擔憂。

“城主府那邊現在是什麼情況了?”

“強攻城主府的匪徒已經被製服帶入城主府!暫時冇有其他異常!”

“那為什麼咱們兩個都聯絡不上城主,甚至於連劉淇和安冉他們也聯絡不上?”

“守備隊長已經安排人去調查了,但是畢竟他們權限有限!暫時冇有任何訊息。我也已經安排人去秘密調查了。暫時還冇有收到任何回覆訊息。”

“池北那邊的情況呢?”

“可以百分之一百的肯定,池北以及其上千下屬士兵,屬於擅自行動。強控城門區域城防。”

“你與他聯絡上冇?”

王賀楠搖了搖頭。

“他根本不接我電話,誰也聯絡不上他!我們安排人去傳達命令,也是石沉大海!現在整個光輝城城門區域城防,已經進入了最高級彆的戰時狀態!”

“池北這是想要乾嘛啊!”

“暫時還不清楚!但是你說,就因為豐正被逮捕,他們就率領這麼多人叛變,這可能嗎?豐正也不是被誣陷的,是確有其事啊!”

“無論如何,城門區域城防太重要了,絕對不能脫離我們的控製!實在不行,動強吧,先拿回主動權再說!”

“那片區域易守難攻,防禦體係異常堅固,硬來的話,傷亡不可估量!”

王賀楠歎了口氣,滿是糾結。

“現在就連李乾和他手下的那些蜘蛛骨乾高層都聯絡不上了!”

“這今天晚上到底是怎麼了,這麼多事,都趕到一起了?”

李輝輕輕敲打桌麵。

“這是要出大事啊!”

話音剛落,一個士兵衝入總指揮部,站到王賀楠麵前,抬手敬禮。

“司令,剛剛得到前線偵察兵的加急情報!”

“除了創世城之外,包括開陽城在內的創世聯盟五大主城主力集團軍。皆以演習的名義,從五個方向,奔向我們光輝城。”

王賀楠和李輝當即站了起來。

“你說什麼?確定嗎?”

“百分之一百的確定!他們之前還有所收斂,在故意隱藏行蹤!現在,他們已經光明正大,完全不做任何遮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