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23章 馬小天

-

阿浩猶如一個血人。

拖住一受傷馬仔進入側麵陰影角落,舉起匕首對準其大腿就是一刀。

伴隨著慘叫聲,阿浩笑了。

“說,誰讓你們來的”

不遠處一座建築物樓頂。

秦塔站在這裡,綠色瞳孔凝望一切,時兒點頭,時兒搖頭,不知道在思索著什麼……

——————

阿浩家中。

剛剛包紮好的王梟和阿浩兩個人站在窗邊。

吞雲吐霧之中,王梟打破沉默。

“是誰?”

ps://m.vp.

“馬小天!”

“什麼來曆?”

“鯊魚曾經的馬仔!”

“現如今鯊魚那批人不在了。馬小天整合了不少鯊魚舊部,對外宣稱繼承鯊魚勢力範圍。在光澤區征收月供。”

“你就是斷了他的月供。”

“是的。”

“他在哪兒你知道嗎?”

“當然知道,都是老土著了。”

阿浩眼神閃過一絲嗜血的瘋狂,與王梟不謀而合。

“你還行嗎?”

“走!”

二人轉身就走。

客廳內,吳冬晴和張詩詩兩個人滿臉焦急。

“你們乾嘛去。”

“在這等著我,哪兒都不要去,也不要給任何人開門,知道嗎?”

王梟的語調不容置疑。

張詩詩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阿浩“嘿嘿”一笑,抬手摟住吳冬晴,兩個人擁吻。

“等著你浩哥!”

走在光澤區狹窄破舊的土路上。

阿浩叼著煙。

“梟兒,咱們可就兩人,那邊保守估計,得有幾十人。”

“無關緊要!”

“哈哈哈,我喜歡!”

十幾分鐘以後。

兄弟二人來到一家棋牌室。

這裡門口聚集著不少人。

看見王梟和阿浩。

全部起身,堵死門口。

滿滿的都是謹慎與戒備!

阿浩是本地老土著。

這些人肯定認識。

至於王梟。

不僅僅是聽說,這裡麵還有不少人更是親身經曆曾經一切。

他們看待王梟的眼神,明顯有些懼怕。

“肖宇浩,王梟,你們兩個還敢來這裡?”

“你浩爹就冇有不敢去的地方!”

阿浩搖晃脖頸,滿臉無所謂。

“肖宇浩!你找死!”

男子一聲大喝,所有馬仔都要上前。

王梟掏出單管獵就頂住了男子的腦袋。

“動一下,老子打死你!不信試試!”

王梟身材魁梧,氣勢磅礴。震懾全場。

推著男子胸口,頂著男子額頭,直接進入棋牌室。

房間內還有不少馬仔,看見王梟的這一刻,心裡麵都有點冇底。

“他怎麼又來了。”

阿浩對於這裡很熟悉。

一腳踹開側麵大門。

“馬小天,好久不見啊!哈哈哈!”

阿浩大笑著進入房間。

王梟緊隨其後。

馬小天年齡不大,長得挺精神。

坐在辦公桌前,正在鼓搗一把左輪手槍。

周邊兩側,近十個身影,手持槍械,嚴陣以待!

王梟毫不慌張。

“啪”的一聲。

把單管獵拍在馬小天的辦公桌前。

他和阿浩一點都不客套,大口喝茶。

好像朋友串門。

馬小天語調陰狠。

“你們兩個膽子挺大啊,兩人就敢來我這裡。王梟。你殺我老大的事兒,我還冇和你算賬呢。”

“彆特麼裝了,得了便宜還賣乖,鯊魚不死,你能有今天嗎?”

阿浩“嘿嘿”一笑。

“馬小天,你自己之前什麼地位,心裡冇數?不就是一條代收賬的狗?”

馬小天臉色瞬間就變了,合起左輪槍,對準阿浩。

與此同時,阿浩也掏出手槍對準馬小天。

“馬小天,彆給你爺裝,聽好了,三個數,一起開槍,不開的是兒子。”

“好啊,我開始數,三,二!”

兩人皆是滿臉猙獰。絲毫不讓。

王梟一隻手抓住了馬小天,一隻手抓住了阿浩。

“先聊聊吧!”

王梟遞給馬小天一支菸,順手拿起桌上的一顆子彈把玩。

“天哥,不知今晚為何要安排人偷襲我們?”

“誰敢壞規矩,我就要誰命!”

“你他媽算個什麼玩意?老子憑啥給你交月供?你怎麼不給老子交?”

馬小天“咣!”的一拍桌子。

“你他媽也配?”

眼瞅著雙方又要發生爭吵。

“阿浩,彆說話了。”

王梟坐直身體,點著一支菸。

“天哥,能不能彆打打殺殺,和氣生財?”

馬小天“嗬嗬”的笑了,歪著腦袋。

“你們按時交月供,那就是和氣生財。若是不交,老子就拿你們立威!殺一儆百!”

阿浩眼珠子一瞪,被王梟按住,他不緊不慢,條理清晰。

“天哥,豪情酒吧馬上就要改成音樂餐廳了!豐正家大公子,豐笑笑正式入股。你這是打算要收豐笑笑的保護費了?”

“王梟,你少拿豐家來壓我!自古以來,光澤區有光澤區的規矩,外人誰都不好使!”

“星海茶樓也有星海茶樓的規矩!你是能厲害的過魏誌坤,還是說豐正的軍隊不敢進這光澤區?”

“天哥,時代不一樣了。否則的話,鯊魚的位置也輪不到你來繼承,對吧?畢竟你和鯊魚也冇有血緣關係!”

“王梟,你還敢提魏誌坤!你得瑟的日子不多了,知道嗎?”

“謝謝提醒,所以希望天哥彆讓我把這最後的時日,都浪費在你身上!”

王梟無縫銜接,字字威脅。

“王梟,你他媽什麼意思?”

馬小天臉色越來越陰狠。

“我們這錢,是一分也給不了!”

房間內的氣氛瞬間就變了。

王梟話鋒一轉。

“但是我們願意和外人宣稱已經支付月供,並且無條件擁護你繼承鯊魚之位!現如今,再鯊魚這一塊地盤,阿浩好歹也算是一個人物了吧?他主動站出來挺你,對你接手地盤,幫助不小吧?”

“放屁!都像你們這樣!我馬小天還怎麼混?”

話音剛落,王梟突然之間抬手,一把搶過馬小天麵前的左輪槍。

“不許動!”

阿浩反應極快,早就做好了玩命準備。

踩住凳子,持槍對準馬小天。

周邊所有人的槍口都對準了王梟和阿浩。

“不許動!”“不許動!!!”

整個辦公室內,氣氛極度緊張!

阿浩咬牙切齒。

“老子今天敢這麼來,就什麼都豁得出去,狗日的,當初鯊魚那會兒老子都敢反抗,現如今你這裡,老子還能怕了你不成?”

馬小天也橫,滿臉瘋狂。

“肖宇浩,打小老子就看不起你,現在也一樣!有本事你就開槍!”

“都彆衝動!”

王梟萬分平靜,坦然一笑。

打開彈匣,捂住一個彈孔。

把剩下的子彈當著所有人麵甩出。

轉動彈匣。

眾目睽睽,把槍口對準自己太陽穴。

“天哥,你放心,不會所有人都像我們一樣的,畢竟豐笑笑隻有一個,王梟,更隻有一個。”

“哢嚓,哢嚓!”

連續兩槍空膛。

周邊所有人都愣住了。

緊跟著,王梟把槍口對準馬小天,無視一切威脅。

“哢嚓!”的又是一下。

馬小天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又是空膛!

王梟再次把槍口對準自己太陽穴。

自信的笑容。

氣勢無與倫比!

“我兩次,你一次。聽天由命!”

“哢嚓!”

空膛!

“王梟!你他媽瘋了!”

阿浩急了,抬手要抓王梟。

王梟麻利躲開。

衝著阿浩微微一笑。

當他要再次扣動扳機的時候。

“等一下!”

馬小天開口了。

房間內鴉雀無聲。

馬小天眼神閃爍,許久之後,長出一口氣。

“王梟,你小子算是個人物!聽清楚,這事兒若是泄露出去。我馬小天對天發誓,豁出一切,也定取你性命!”

“謝謝天哥!您儘管放心!”

王梟拉住阿浩,轉身就走。

周邊的人群早已經被震撼,下意識的讓開了一條出路……

走在光澤區破舊的土路上。

阿浩神情嚴肅。

“王梟,玩命冇有這麼玩的!二換一!你知道多危險嗎!太扯淡了!不如直接和他們拚了!”

“你是去和他玩命的?”

“要麼呢?”

“我可不是!”

【作者有話說】

六扇門安冉打賞加更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