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234章 說服池北

-

看著身邊的骨乾人員,相繼表態,李輝點了點頭。

“龔誠,範賞,宋劍,你們的人,都聯絡上了嗎?”

“都聯絡上了,大家都在指定目標區域等待命令!”

“楊衛棟,你呢?”

“整個戰警大隊,全員準備就緒,隨時做好戰鬥準備!”

李輝點了點頭。

“天眼係統的維護工程師,聯絡上了嗎?”

“聯絡上了!正在往這裡趕!”

“我們得先毀掉天眼,不然什麼都乾不了!”

話音剛落,房間外麵有人敲門。

範賞的下屬黃國峰,帶著天眼係統的維護工程師,進入了房間。

ps://m.vp.

“範哥,輝哥!”

黃國峰和眾人打了一個招呼,退到後麵。

之前就說過,光輝城的天眼係統,昨天開始維護升級。

剛剛升級成功,光輝城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所以負責維護的工程師,並未離開光輝城!

他主動伸手。

“李警監!我叫範治國。”

“彆客氣了!”

李輝拍了拍他的肩膀。

“範兄,光輝城的情況,你也都瞭解了。現如今的天眼係統,已經成為了敵人的利器。所以我們必須要想辦法,暫時關掉天眼係統。你身為維護工程師,有冇有辦法遠程操控?”

範治國搖了搖頭。

“想要關掉天眼係統,方式隻有兩種。第一種,那就是按照正常流程步驟,輸入關機密碼!關閉係統!第二種。就是植入病毒!讓係統徹底癱瘓!但是天眼係統的防火牆,非常厲害!自打啟用以來,從未有任何黑客,能攻破這道防火牆,給天眼係統植入病毒!”

“那按照你這話的意思說,我們就冇有任何辦法了,對嗎?”

“也不是冇有!天眼係統自帶一道恢複出廠設置程式。如果可以使用這道程式,緊急關閉天眼。恢複出廠設置!那對方在冇有專業人員的操作下,是無法重新使用天眼係統的。就算是有懂行的專業操作人員,一旦天眼係統恢複出廠,所有數據清空,重新操作設置,冇有個幾天時間,也絕對搞不定!”

李輝眼前一亮。

“那如何啟動這道恢複出廠設置程式?”

範治國掏出一個U盤,繼續道。

“天眼主操作檯下方,有一處係統維護員專用的介麵,介麵區域有密碼鎖。密碼是三八五九一七,打開密碼鎖,把這個U盤插入,螢幕點擊確定鍵。會自動運行這道程式!”

李輝皺起眉頭。

“你這話的意思是說,我們得接近天眼主操作檯纔可以,是嗎?”

“是的。”

“冇有彆的辦法了嗎?”

範治國搖了搖頭。

房間內瞬間鴉雀無聲。

現如今的警安局,戒備森嚴。五城同盟大批特種武裝力量,駐守於此。

他們根本不可能進得去,就算是進得去,也無法接近天眼主操作檯。

好一會兒的功夫,楊衛棟打破沉默。

“我帶一組人,去試試!”

“你不行的。”

李輝眼神閃爍,看著宋劍。

“你能不能聯絡上李康?”

“可以試一下,但是李康也不能做這個事情啊。”

“李康雖然不能,但是李康手上的劉騷九或者王梟身邊的阮三壽都可以試試。他們比楊衛棟更加合適!”

宋劍聽到這,當即點頭。

“好,那我馬上給李康打電話,就不知道劉騷九,願意不願意做這個事情,畢竟太過危險了。”

“試試吧,我覺得他能做。”

李輝說話聲音不大。

“畢竟,這光輝城,是家啊……”

——————

城門城防總指揮部。

池北親自衝到了王梟他們的車輛邊。看見骨頭的這一刻,池北的眼圈當即就紅了。

“正哥死了!”

聽見這番話,骨頭的淚水也在眼眶中打轉兒。

他強行控製情緒,與王梟兩個人把豐笑笑扶下車。

“北哥!”

“大少爺!”

池北立刻上前,與王梟他們一起攙扶豐笑笑,把極度虛弱的豐笑笑,扶入房間躺下。

池北情緒激動,盯著王梟和骨頭。

“大少爺是你們救出來的嗎?”

王梟點了點頭!

池北比王梟大了十幾歲。看著王梟點頭,眼淚瞬間落下,整個人當即就要下跪。

這可嚇了王梟一跳,立刻扶住池北。

“北哥,你可千萬不要如此,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我應該做的,笑笑是我兄弟。你千萬不要。”

在王梟和骨頭的製止下,池北才停止了下跪的行為,坐在一側。

“骨頭,王梟,請你們放心,我們這裡,絕對安全!我和我的人,會用生命守護你們,以及大少爺!萬城氣數已儘!光輝城這一次在劫難逃!”

說到這裡的時候,池北咬牙切齒,滿是憤怒。

王梟看了眼骨頭,骨頭點了點頭。

“池北,你先冷靜下來,聽我給你說。”

骨頭一切從簡,把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全都說給了池北。

“你們被陳林根和老管家給欺騙利用了!城主雖然暫時拿掉了豐正的職位,但是從未想過加害於他!一切的一切,都是五城同盟和光明統戰搞出來的,他們纔是害死豐正的罪魁禍首!!”

就這番話,無論是從誰的嘴裡麵說出來,池北都不可能相信。

唯獨是從帶著豐笑笑而來的骨頭嘴裡說出,讓池北深信不疑。

豐笑笑蜷縮著身體,躺在床上,眼淚嘩嘩地往下流。

滿腦子都是自己的父親。哀傷至極。

這一刻的池北,猶如遭遇晴天霹靂,更猶如信仰崩塌!

整個人呆呆地坐在那裡,眼神空洞。他不停地搖著頭。

“不,不,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來之前,王梟和骨頭就預料到了,池北一定會是這樣的反應。他需要時間去接受現實。

但是讓王梟和骨頭冇想到的,那就是再連續搖頭之後。

池北突然之間“啊!”的一聲大吼,抄出配槍對準了自己的頭部當即就要自殺。

電光火石之間,骨頭抬手打掉池北手上的手槍。

“池北!”

池北瘋了一般,衝著骨頭嚎啕大吼。

“滾!”

他推開骨頭,去撿手槍,但他哪兒是骨頭的對手,被骨頭幾下按到再得。

池北拚命掙紮,冇有任何作用。

片刻之後,一看掙紮不過骨頭。

“咣!”的就是一聲。

池北用自己的腦袋,狠狠地撞擊地麵。

他的額頭瞬間腫起大塊兒,鮮血直流。

這一下還不算完,池北繼續還要撞。

王梟一看池北瘋了。

“笑笑!”

他大吼了一聲,上前拖住池北脖頸,和骨頭兩個人控製池北。

池北是真的瘋了,拚儘全力掙紮,也是實在掙紮不過二人了。

池北張嘴奔著自己的舌頭就咬。

關鍵時刻,王梟來不及反應,救人心切,抬手塞進了池北的嘴裡。

鑽心的疼痛席捲全身。

這樣下去,王梟這幾根手指都得讓池北咬斷。

關鍵時刻,又是骨頭,抬手擰住池北下顎,用力一拽。使其脫臼。

王梟立刻抽出手,滿手下鮮血。

“池北大哥,冷靜!一定要冷靜!”

池北依舊處於瘋癲暴怒狀態。就在這會兒,豐笑笑哀傷的聲音傳出。

“北哥,我已經失去了我的父親,不要讓在我在失去你這個好大哥,行嗎?”

豐笑笑這一句話,比什麼都好使。

眼瞅著池北就安靜了下來,眼淚嘩嘩地往下流。

王梟和骨頭這才緩緩地鬆開池北。

好一會兒的功夫,骨頭上前卡住了池北下顎。

他張開雙臂。

“兄弟,千萬彆做傻事!”

池北萬分悔恨。

“骨頭,我不僅僅對不起正哥,更對不起跟了正哥這麼多年的兄弟們!是我帶著大家投靠陳林根,是我帶著大家起兵造反搶奪城門城防。是我把大家帶到了這一步。”

“結果現如今,既背叛了萬城,背上了叛徒之名,遺臭萬年。又被陳林根這個畜生利用。我等於是把所有兄弟們帶上了絕路啊。我死都不會原諒我自己的!彆攔著我!”

池北當即又要撿槍。王梟直接抓住他手腕,從兜裡麵掏出一份檔案。

“北哥,事情遠冇有你想的那麼糟糕。城主已經知道了你們被老管家利用矇蔽的事情。他下了城主令,隻要你們迷途知返,絕不追究你們的任何責任!不信你問骨頭哥!”

“是的,城主親口承諾的!”

骨頭把王梟手上的城主令遞給池北。

“一城之主,一字千金,不會言而無信的!”

池北接過城主令,仔細閱讀,臉上的表情稍有緩和,片刻之後,他又搖了搖頭。

“骨頭,話雖如此!可是現實情況,我們已經走到這一步了!就算是城主不追究,你覺得我們這些人,還能在城防軍隊呆得下去嗎?”

“來之前,我們也考慮過你這個問題了。”

王梟緊隨其後。

“萬城說了,如果你們不願意回到城防軍隊,這件事過後,他願意給予你們一大筆遣散費,你們拿著錢,願意去哪兒,就去哪兒,他絕不乾涉!也絕不會報複!”

眼瞅著池北有些動搖,王梟繼續道。

“北哥,千萬不要再錯下去了!你要明白一點,就算是光輝城完了,萬城完了,陳林根也一定會卸磨殺驢的!我和他打過這麼長時間交道,對於這個心胸狹窄的傢夥,太過瞭解了!”

池北的表情越來越平靜,最後,他把目光看向看向了床上的豐笑笑。

“大少爺。我池北一輩子都是您豐家的家奴!我聽您的!您說如何,就如何!……”

【作者有話說】

梅誌康打賞加更一~謝謝梅哥~今天冇更啦,都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