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比較於戰警大隊,特種部隊的配合,顯然更加嫻熟。

在雙方狙擊手對攻的同時,所有藏匿在掩體區域附近的特種士兵,突然衝出,幾個人一組,配合著自家狙擊手的方位要求,對準戰警大隊狙擊手藏匿的區域,開始火力支援!

槍響聲音越來越密集,戰警大隊的狙擊手一時之間非常狼狽,死傷慘重。

關鍵時刻,整個戰警大隊,分成了若乾個行動小組,從周邊數個區域,對於警安局發動了正麵衝鋒。

戰警大隊的戰警雖然在戰鬥力上肯定是比不上特種兵的。

但是這一次楊衛棟他們準備充分。

時機挑選得恰到好處。

並且在人數上暫時處於絕對優勢。

冇有任何花哨的動作,不顧生死,奮勇衝鋒!

依托著人數優勢,火力壓製,以多換少!

槍林彈雨之中,爆炸持續不斷。

在戰警瘋狂衝擊警安局,已經與守備的特種部隊,打得不可開交的時候。

後方區域,整個警安局的所有警巡也都露麵兒了。

他們手上的武器,大多是手槍,比起來對麵的武裝力量,相差懸殊,但是他們也是毫無畏懼,在李輝的親自帶領之下,冒著槍林彈雨,輔佐戰警大隊衝鋒!

一時之間,他們確實是占據了上風!守備的特種兵,先後被擊殺!

警安局內,天眼總監控室。

陳林鵬盯著監控螢幕中萬城的車輛,冷靜地吩咐指揮堵截圍剿。吩咐完畢之後。手持對講機“所有人員聽令!無論是誰!隻要能取萬城首級!獎五千萬!官升五級!”

放下對講機,陳林鵬滿臉凶狠。

“萬城,我這一次,倒要看看你,如何逃脫我的天羅地網!”

一個下屬進入房間,在陳林鵬的耳邊,輕聲細語了幾句。

陳林鵬微微一笑。

“有多少人?”

“貌似整個光輝城的警巡和戰警都來了。”

“真是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獄無門他偏闖啊,本來不想把他們打片兒裡麵的,這是逼著我們把他們一起收拾了啊。既然送上來了,那就不要客氣,給我全部殲滅!”

“他們的進攻勢頭太猛了,基本上都奔著同歸於儘來的!對於這附近的地形地勢,也比我們熟悉很多,我們的人守著很吃力!”

“讓三組,四組支援出去。殲滅他們!”

“是!長官!”

“哦,對了,光明統戰那些人在做什麼?”

“他們已經包圍了第一軍總部基地。暫時拖延住了第一軍的行動。”

“池北那邊是什麼情況?這麼半天不回覆訊息?”

“回覆了,說被放行進入城門城防區的那輛車子,是他們自己外出執行任務的人,並未有任何異常。”

陳林鵬皺了皺眉頭,還未說話呢,邊上一個下屬隨即開口。

“長官,萬城他們奔著太原街去了!”

陳林鵬看了眼手下。

“行了,你下去吧!”

他立刻拿出對講機。

“開天九組,開天十組,立刻停下,原地掉頭,封鎖東南角以及西北角兩處出口區域,核彈頭五組,六組,你們的速度快點!彆再讓他跑出去!”

陳林鵬一邊看著地圖,一邊看著天眼監控內萬城的車輛,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大……

警安局內。

幾支在內部警戒的特種武裝力量行動小組,先後衝出警安局支援。

在警安局斜後方,一處毫不起眼的角落處,一道黑影瞬間躥出,他藉著混亂,不聲不響地衝到了一處排水管道邊。

劉騷九穿著獨刃特戰隊的作戰服,隻露出一雙眼睛,聽著周邊混亂的爆炸聲響,正要攀爬的時候,身後傳來腳步聲,劉騷九立刻彎腰,假裝繫鞋帶,幾個身影從他的身邊衝過,並未注意到他。

起身之後的劉騷九,調整情緒,深呼吸了一口氣,縱身一躍,靈巧地如同一隻猴子,十秒鐘不到的時間,就順著排水管趴到了樓頂,翻身輕輕落地。

一名狙擊手趴在這裡,正在對準下方扣動扳機。

劉騷九緩緩上前,看準時機,直接用刀子抹開其脖頸。他彎腰爬行,到達角落區域,輕輕抬頭,觀察周邊,混亂之中,他深呼吸一口氣,撐起邊緣地帶,一個翻身,靈巧地躍入警安局李輝的辦公室內。

這裡一個身影都冇有,非常安靜,他悄悄靠到窗邊,盯著外麵的警戒的特種士兵。

看準時機輕輕打開房間大門,衝出辦公室。

他端著衝鋒槍,假作巡邏,順著李輝辦公室邊上的小樓梯,直接來到了地下一層。

大門緊閉,劉騷九輕輕敲門。

“哪支隊伍的。”

“獨刃三組,有重要事情向長官彙報。”

大門打開,寬敞的大廳內,六個特種兵站在六個關鍵角落。

劉騷九的心理素質也是真好,他不慌不亂地進入了天眼總監控室。

關好大門,站在門口守衛。

總監控室內,人來人往,相當混亂,還真冇有人注意到他。

陳林鵬站在總指揮台,手持對講機,盯著監控螢幕。冷靜發號施令。

所有人員的注意力,幾乎都在這裡!

劉騷九看了眼監控螢幕內,險象環生的皮卡車,倒吸了口涼氣!

萬城他們所有的一切,一舉一動,都在陳林鵬的監視範圍內。

這樣下去,萬城他們根本冇有活路,也堅持不了多久!

再看了眼主操作檯周邊忙碌的工作人員,以及周邊戒備的特種兵。

劉騷九內心有些焦急,這可如何是好。

他在原地至少足足站了五分鐘的時間。

眼瞅著萬城他們的車輛被炸翻,萬城和盧念川兩個人爬出,在凶猛的火力圍剿下,衝入了一座生活小區。

雖然看不到小區內的情況。但是這一刻,小區外所有路段的實時監控,都被調出!數個身影分彆盯著不同的監控。守株待兔。這隻要萬城離開小區,肯定就會被髮現。

正在劉騷九思索該如何是好的時候,正前方總控製檯區域的一個特種兵。

奔著劉騷九這邊就過來。

劉騷九心裡麵“咯噔”的就是一聲,不由得抱緊了手上的衝鋒槍。

眼瞅著特種兵走到了劉騷九的身邊。

“盯著點,我去趟衛生間。”

劉騷九點了點頭,長出了一口氣,眼瞅著這個特種兵離開,他立刻上前,站到其位置。他正對著房間內所有人,悄悄把手上伸到後方,輕輕輸入密碼,按下確認鍵。“咯噔”的一聲,其實聲音不小,但是周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監控上,並未發現。

劉騷九不聲不響地拿起U盤,插入其中的同時,轉身故意碰了一下身邊的操作人員。

操作人員轉頭看向劉騷九的這一瞬間,劉騷九“鬼手”一劃,輕輕點下確定鍵的同時,拍了拍他的肩膀,很是關心。前後動作嗬成一氣。

“冇事吧?”

“冇事,冇事!”

操作人員立刻開口。

劉騷九二話不說,悄聲的回到了門口區域。

等著大門被推開,上廁所的特種兵回來的時候,劉騷九順勢走出。

他剛剛走到一樓,就發現整個警安局內的所有特種兵,瞬間全都動了起來。

第一時間封鎖了所有出口的同時,大家統一地把自己的頭套摘下,露出來了本來麵目。

劉騷九心裡麵一驚,自知不好,完了,露餡兒,與此同時,一樓內五六個特種兵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劉騷九的身上。

這一刻,劉騷九的內心涼到了底,他很清楚。自己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是這幾個獨刃特種兵的對手的,而且現在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他的身上,他想不摘下頭套也不可能了。

劉騷九心一狠,當即就要抬起武器玩命,拉一個算一個。

千鈞一髮之際,警安局門口區域“BOOM~BOOM~BOOM~”的幾聲爆炸先後傳出,楊衛棟親自率領著一支戰警隊伍已經衝入到門口區域。他一手一把衝鋒槍,對準門口的特種兵就開始掃射,直接掃到了好幾個士兵,剩餘的所有特種兵都把槍口對準了門口開始還擊。

劉騷九一看這情況,當即摘下自己的頭套。

在房間內的特種兵與楊衛棟他們正麵火拚的同時,從他們後方,當即也扣動了扳機,一頓瘋狂地掃射,這幾個特種兵被包了餃子,周邊的戰鬥依舊非常激烈。

楊衛棟滿身鮮血,也不知道哪裡受傷了,衝著劉騷九大吼。

“搞定了嗎!”

“搞定了!”

“快撤!!”

楊衛棟聲嘶力竭!

劉騷九大步上前,衝到門口的這一刻,楊衛棟身邊的所有戰警全都圍了上來,主動把他們兩個人護在中間,對準周邊掃射還擊。

在劉騷九他們身後的區域,一組特種兵也已經從地下一層殺出,火力極其凶猛。

他們周邊區域的戰警,根本無法抵擋,成片成片地倒下。

劉騷九下意識地環視四周戰場形勢。

本來最起初,楊衛棟率領戰警大隊殺到警安局門口的時候,劉騷九以為是戰警大隊和警巡配合,已經控製了大局麵,所以打了進來。

但是當他看見現如今這一幕的時候,他才知道。

楊衛棟他們並不是真正地打了進來。

而是集合了所有火力,不惜付出任何代價,生生用人命堆了進來。

這是要與整個天眼係統同歸於儘的節奏!

整個警安局周邊已經堆滿了戰警大隊,以及警巡的屍體。

尤其是警安局門口區域,數量最多,可以說是層層覆蓋。

周邊放眼望去,到處都是五城同盟特種兵的身影,正在圍剿包夾。他們的人數已經越來越小。

“撤退!撤退!撤退!!!”

楊衛棟雙眼血紅,瘋狂大吼,混亂之中“嘣!”的又是一聲槍響,子彈穿透了楊衛棟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