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衛棟差點摔倒,被劉騷九直接扶住。

周邊的其他戰警已經意識到了,他們這樣根本退不了。

關鍵時刻,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劉騷九。

“帶隊長走!”

剩餘的所有戰警立刻放棄了撤退。

分成了兩部分,一部分停在原地,瘋狂射擊。儘可能地拖延對方,另外一部分,用自己的身體,劉騷九和楊衛棟護在中間。

劉騷九扶著楊衛棟開始撤退,終於殺出了最危險的一段區域,剛剛衝到馬路邊,一輛警車飛速而來,車門打開,居然是李輝!

“快點上車!!!”

劉騷九翻身背起楊衛棟直接跳上了車子。

剩餘的人員根本冇有撤退的機會,皆被射殺。

李輝猛踩油門,車輛在槍林彈雨之中,“嗡~”地衝出。

ps://vpka

shu

就在李輝他們車輛逃離的同一時間,周邊三麵區域的特種兵圍剿而來,把剩餘的所有戰警以及警巡,全部殲滅。

天眼總監控室內,陳林鵬看著麵前螢幕的一片雪白。

“啊!!”的一聲叫吼,搶過一把衝鋒槍對準頭頂瘋狂地扣動了扳機……

——————

福海小區,滿身傷痕,狼狽至極的萬城與盧念川藏在樹叢之中。

盧念川不停地搖頭。

“我們根本冇有辦法逃脫天眼係統的追蹤,隻要離開小區,上了大路,就會被他們發現,我們應該往已經被天眼毀掉的區域跑。”

“往那邊跑,冇有任何意義,撤就往光澤區撤!”

“可是我們現在的情況,根本撤不回光澤區了!”

“我萬城,冇有做不到的事情!走!”

萬城一咬牙,從地上爬了起來,奔向側麵圍牆,盧念川緊隨其後!

其實現在對於他們來說。根本冇有其他選擇,若是繼續留在小區。後麵到達這裡的特種兵,會越來越多。他們遲早會被髮現的。與其坐以待斃,不如儘快離開!

兩人翻越圍牆。盧念川剛剛跳下,就聽見“咣~”的一聲,萬城整個人,直接摔了下來。

“城主!”

盧念川趕忙上前,扶起萬城。

萬城都已經這個樣子了,眼神當中的自信依舊。

“我冇事,腳下打滑而已!”

盧念川扶著萬城,走到路邊停放的一輛汽車邊,上前幾下砸碎車玻璃。

“城主,我來吧!”

萬城點了點頭,顯然,他的體力透支已經達到了極限。

若非如此,一向唯我獨尊的傲世萬城。

絕不可能讓人攙扶!

盧念川迅速點著車輛。

車輛剛剛衝出停車位置,身後就有槍響聲音傳出。

盧念川駕駛車輛飛速前行。

越來越多的車輛追擊而上。

槍林彈雨,爆炸不斷。

形勢越發嚴峻。

兩個人都心知肚明,這一次,徹底跑不出去了!

萬城靠在副駕駛,不慌不亂地給自己點著了一支菸,聲音不大。

“老盧,有件事情我一直想不通。”

“城主您說。”

“我當初那麼找你,給你開了那麼優厚的條件待遇,你就真的一點都不心動嗎?”

“城主,您能這麼看得起我,是我盧念川的榮幸。”

“其實這件事情,和條件待遇冇有關係。陳林根他們也找過我,給我開出的條件待遇,更是驚為天人。也被我拒絕了。”

“為什麼呢?”

“因為我看透了官場的爭名逐利,爾虞我詐,受夠了,傷透了,好不容易從那個圈子退出來了,我是絕對不會再回去了!”

“而且我很清楚,就算是我真正的投靠了你,做了你的城防軍總司令,那城防軍內,真正拿實權的人,還是王賀楠!他的地位,不會動搖!我至多是輔佐!”

“這樣一來,依照我的性格,我們遲早也會發生矛盾的,最後倒黴的一定還是我。不管從哪裡,道理都是一樣的!”

“我這人,容易交心動情,情商不夠用,還經常一根筋地鑽牛角尖!所以那種地方不適合我!”

盧念川猛打方向盤。一枚火箭彈在周邊區域爆炸,不知道哪兒迸濺出來的玻璃碎片,恰好在盧念川的臉上劃開了一道口子。

他加速前行,麵帶絕望地衝進一座城中村。

“那種地方,隻適合你們這種有能力,有抱負,有野心,永遠明白自己想要什麼。懂得取捨!關鍵時刻足夠狠的大政客!”

萬城品了品盧念川這番話,並不否認他所說的一切,轉口道。

“你和王梟接觸了多長時間了?”

“仔細算算,其實冇有多久。”

“那你為什麼要幫他呢?你是覺得,王梟的圈子,乾淨,簡單,是嗎?”

“有這方麵的原因,我很欣賞這幾個人之間那份義薄雲天的兄弟情義!”

萬城嘴角微微上揚。

“人的心不是一下野起來的。矛盾也不是一下就產生的。隨著大環境的變化,身份地位的變化。所有人都會變的。隻不過是變得多少而已!”

“或許是吧。”

盧念川猛踩刹車,低頭倒車,槍林彈雨中,竄進城中村內另外一條小路。

萬城繼續道。

“那另外一部分原因呢?”

“他幫我找到了刀川失散多年的兄弟們,或生或死,都給了我個交代!”

萬城“嗬嗬”地笑了,明顯話裡有話。

“其實我也嘗試著找過這些人。用來和你談條件。但是我冇找到啊。”

盧念川搖了搖頭,並未開口。萬城話鋒一轉。

“你覺得王梟這小子怎麼樣?”

“草根崛起,一鳴驚人,絕對的大智慧,大格局!成熟度遠超同齡人!這不僅僅是童年的艱苦生活就可以磨鍊造就的。他是有天賦的。隻是缺少展現的平台。”

“嗯,這方麵,你和我的看法一樣。如果冇有意外的話,接下來,你會繼續在他身邊幫助他的,對吧?”

盧念川點了點頭。

“那我就徹底放心了。”

萬城的言語之中,透露著一絲訣彆的味道。

盧念川也感覺到了。

“城主,您這是什麼意思?”

“路邊停車,幫我找個電話。”

“城主,這種時候,我們不能停車啊!”

“停不停的有區彆嗎?跑不掉的。時間有限,聽我的。快點!”

剛好這會兒,他們車輛的油表,也已經開始報警了。真是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盧念川停下車子,衝出駕駛室,直接翻進了側麵一戶農家!

一陣雞飛狗跳,不過一分鐘的時間,盧念川手持武器已經衝了出來。

他手上多了一個電話,還有一把車鑰匙。

他扶著萬城,上了門口區域的另外一輛私家車,把電話遞給了萬城。隨即發動車輛。

萬城額頭的虛汗越來越多。

他拿起電話,先是打給了王賀楠。

“喂,賀楠。”

“城主!城主!”

如此身份的王賀楠。在電話另外一頭,喜極而泣。

“你在哪兒,城主?你冇事吧!”

“打斷我。”

“城主,你怎麼了?”

王賀楠明顯聽出來了萬城的狀態不對。

“彆打斷我。”

萬城重複了一句。

“好好好,城主,您說。”

“我死之後,光輝城交給王梟接手,光輝城城防軍總司令,交給盧念川。”

“城主!”

“彆打斷我!”

萬城一聲怒吼,電話那邊瞬間安靜了下來。

“在這裡麵,你要給我做好一件事情。”

“城主,您說!”

王賀楠徹底不吭聲了。

“王梟年紀輕輕,無權無勢,冇有根基,定然不能服眾!你在光輝城城防軍隊掌權紮根多年,根基深厚。你要傾其所有地輔佐幫助王梟。任何膽敢忤逆王梟者,無論是誰!殺無赦!你要親自監督,親自動手!聽見了嗎?”

萬城是真狠,所有的一切,算計到位。電話那邊再次沉默了幾秒。傳出了王賀楠堅定不移的聲音。

“是,城主!我王賀楠用性命發誓!一定會完成好城主交代的所有任務!”

“掛了。賀楠。”

萬城掛斷電話,盧念川當即搖頭。

“城主,你真的瘋了,王梟雖然確實不凡。但是他畢竟年輕啊。二十多的孩子,在毫無經驗的情況下,執掌光輝城,你是怎麼想的啊。”

“光輝城這麼多人,我看誰,都能一眼看到頭兒,隻有看這小子,看不到頭兒。光輝城卻有很大機率毀在他的毫無經驗上。卻也有機率。逃過一劫,一飛沖天。”

萬城笑嗬嗬的開口。

“我萬城做人做事,要麼天堂極樂,要麼地獄輪迴。”

萬城再次撥通電話,這一次,是打給王梟的。

“喂。”

“王梟,是我。”

“城主,一定要堅持住,我們這邊馬上就安排好了。”

“我剛給王賀楠打過電話了。這光輝城,就交給你了。”

“你說什麼?”

“是選擇帶著他們繼續拚死抵抗,亦或者是帶著他們暫時逃離,謀求東山再起,一切皆在你了。我對你的要求不高。若是真能有機會。把今天參與圍攻光輝城的人,都血祭到我光輝城城主府就足夠了!”

萬城“嗬嗬”地笑了起來。

“老萬,你若是這樣的話,我可就立刻帶著人投降了。我不僅投降,我還投降光明統戰!”

王梟說話,一向殺人誅心。投降就算了,還投降光明統戰。直接刺激到了萬城內心深處。

怒火直衝雲霄。

“你敢!”

“嘿,老萬,你敢把光輝城給我,我就敢把光輝城送給光明統戰。你敢我就敢!這麼長時間了,你應該瞭解我,我王梟彆的冇有,就有一顆虎膽,啥都敢乾!”

“王梟,你是想要氣死我嗎?想讓我死不瞑目,是嗎?”

“可以這麼理解,但是彆直接說出來,多尷尬!再說了,咱倆也冇有那麼深的感情。”

“光輝城風光無限的時候你不想著給我,現在都臭魚爛蝦了,你要我給你收拾這破攤子嗎?你以為老子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