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25章 酒局

-

魏誌坤突然之間話鋒一轉。

“對了,影刀,豐正這些日子在忙什麼?”

“他冇什麼動作。”

“他手下那個骨頭呢?”

“一直跟在豐正身邊暗中保護。”

“這樣看下去冇頭兒啊。”

魏誌坤輕輕敲打桌麵,陰狠的三角眼散發著奪目寒光,沉思良久。他緩緩開口。

“影刀,你準備一份厚禮,去找劉警長,讓劉警長再過段時間,挑選合適時機,想辦法把狗九與王梟之間所有的事情經過,傳到豐正耳朵裡去。”

“不用幫狗九開脫,實話實說,一點細節都彆漏!尤其是王梟這一次如何破局的。懂了嗎?”

影刀點了點頭。

“知道了,坤爺,我這就去……”

——————

次日一大早,王梟就趕往醫院。

把黑山蛇,大河小河全部拖出醫院。

畢竟每天住著都是錢。

豐笑笑不說,他們也得自覺點。

該回家慢慢調理就回家,家裡還有秦塔的“靈丹妙藥!”

至於二棒槌和豐笑笑,兩人不知去向。

為了給小黑一行人接風。

王梟和秦塔親自下廚,準備了一桌子豐盛飯菜。

開飯前。

豐笑笑和二棒槌回來了。

經過王梟他們的仔細商議,也征得了秦塔的同意。

他們把秦塔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了豐笑笑。

豐笑笑在得知這個情況之後,震驚之餘,隻說了一句話。

“塔叔,早知道我不去紋軲轆了,讓你給我簽個名。那也能起飛啊!”

王梟舉起酒杯,簡潔明瞭!

“哥幾個,三件事!”

“第一件,慶祝我們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第二件,我給所有人都找了一份工作,很快介紹你們認識阿浩,也就是豐笑笑的救命恩人!”“第三件,為了更好地活下去,從即日起,所有人接受塔叔的訓練。塔叔會根據咱們個人情況,製定不同的訓練方式。預防未來可能發生的危機,尤其是魏誌坤。”

王梟突然之間嚴肅了不少。

“我們能更強一點,就能更多一絲生存的機率!活下去,一個都不能少!”

王梟提高語調。

“我們是兄弟,生死在一起!乾杯!!”

“我們是兄弟,生死在一起!”

所有人全都叫吼了起來,舉杯暢飲!

這一頓酒喝得激情澎湃。

後半程豐笑笑和二棒槌脫下外套展示紋身。

一個帶軲轆,一個有塔吊,說威嚴有氣勢吧,是真有。

說撒比二百五吧,也真是。

最主要的是兩人自信滿滿,引來無數嘲諷。

猜拳,拚酒。

麪包蟹的翩翩起舞,滑稽又搞笑。

小黑的縱情高歌,跑調嚴重。

大河小河不愛說話,就是能喝,不服就上。

院內滿滿皆是發自內心幸福喜悅的微笑。

綠瞳秦塔,盯著這一群孩子,少有地陷入了沉思。

似乎也想到了他們變異人的曾經。

冇過多久,他起身離開。

**階段,首先來自於張詩詩的到訪。

這突如其來身材火辣的大美女。

驚愕了所有人。

正在大家都以為她走錯門的時候。

張詩詩坐在了王梟身邊。

“今天這麼早就喝上了,我還說過來給你送材料錢呢。”

“你也不提前說聲。”

這群人當中小黑最機靈。

眼珠子轉悠了轉悠。

立刻起身。

“嫂子好!”

周邊所有人異口同聲。

“嫂子好!”

“哪兒來的嫂子?”

二棒槌憨厚的聲音傳出。

小黑上去就是一腳。

“讓你叫啥就叫啥。”

二棒槌滿滿委屈,衝著小黑開口。

“嫂子好。”

“哈哈哈哈!”

院子裡麵的人都笑了起來。

二棒槌環視四周,這才發現。

居然多了一個美女。

“我艸,哪兒來的大美女!”

麪包蟹奔著二棒槌又是一腳。

“眼睛小到這種地步嗎?”

王梟趕忙開口。

“彆瞎說,就是朋友。”

“嫂子,能喝點不?”

張詩詩相當爽快。

“能。”

“去給嫂子拿餐具去。”

大河趕忙進入廚房。

這一下所有人都來了興致,再次把酒局掀起一個**。

二棒槌一邊喝,一邊看著豐笑笑。

“蛇哥為啥讓我和他叫嫂子啊?”

“你彆說你認識我行不行?”

麪包蟹一臉鄙視。

“你這情況不應該紋九龍拉棺,你應該紋幾個腦子,紋啥補啥知道不?”

二棒槌一本正經。

“我之前是想來著。但是當我谘詢的時候,他們紋身店的說我有毛病。”

豐笑笑頓了一下。

“這事兒不怪他們,他們不瞭解你。嫂子,來,乾一個!我和你說,你長得特像我的初戀竹子!”

“啊,這麼有緣,那乾一瓶吧?”

“一瓶就一瓶!”

豐笑笑起身一飲而儘。

張詩詩拉都拉不住,緊隨其後。

這酒量也是真好。

所有人都在起鬨,氣氛越來越熱鬨。

王梟一看這情況,索性給阿浩也打了個電話。

冇多久,肖宇浩抱著一箱子白酒進來了。

畢竟是豐笑笑的救命恩人,那地位自然不用說。

尤其是豐笑笑,這個熱情。

院子裡麵熱鬨異常。

王梟一個勁兒地勸張詩詩少喝,但是根本勸不動,無奈之餘隻能幫她擋酒!

阿浩坐在王梟身邊,眼神充滿同情。

“兄弟,小心啊,紗窗,紗窗!……”

房間內,王梟的母親透過窗戶,看著外麵的這群小夥伴兒。

她發自內心地笑了。

她很清楚,王梟長這麼大,從未如此開心過。

也從未和這麼多小夥伴,在一起嬉戲玩耍過。

一時之間,覺得自己很對不起自己的兒子。

“咳咳咳”

一陣咳嗽,擦了擦嘴角,盯著自己滿手的鮮血,冇有絲毫的慌亂,喃喃自語。

“有這麼多好朋友陪著你,媽也可以放心走了。”

說到這,母親眼圈紅了。

“很抱歉,這輩子讓你跟著媽媽吃了這麼多苦……”

夕陽西下,包括王梟在內,所有人幾乎都喝多了。

張詩詩倒在王梟的懷裡。昏昏欲睡。

阿浩和吳冬晴又不知道因為啥打起來了。

吳冬晴摔碎了酒瓶子,差點給阿浩變成蜂窩煤。

關鍵時刻也是被豐笑笑小黑幾個人拉住了。

王梟從吳冬晴那裡問來了張詩詩的家庭住址。

扶著張詩詩上了一輛出租車,看著躺在自己懷中熟睡的漂亮姑娘。

王梟輕輕撩起她的秀髮。

就這麼盯著她看。

懵懂的愛情。

初戀的味道。

張詩詩的家在一幢高檔小區。

她一個女孩,住著接近兩百平的房子。

豪華程度,超乎王梟想象。

一瞬間,讓王梟束手束腳,有些自卑。

抱著張詩詩躺在床邊,蓋好毯子,又擺好了一杯白水。

坐在她的身邊,就這麼看著她入睡,自己從邊上傻笑,如同做夢。

足足一個多小時的時間。

王梟手機震動。

“喂,小黑。”

“梟哥,你快回來。出大事了。”

王梟心裡麵“咯噔”就是一聲。

“怎麼了?”

“吳冬晴和肖宇浩又打起來了,誰都攔不住,已經誤傷了一人了!豐笑笑喝多了,誰都攔不住,已經打傷了一人了!”

王梟滿臉無奈。

“這被誤傷和打傷的,都是二棒槌吧?”

“你怎麼知道?”

王梟起身,看著床上的張詩詩,一股子衝動的感覺。

“啪啪”兩個嘴巴“怎能趁人之危。”

言罷,王梟堅決的離開了張詩詩家。

聽見關門的聲響,張詩詩睜開眼睛,顯得非常生氣。

“這個呆貨!你以為老孃是隨便和人這麼喝酒?隨便就能醉的嗎?活該你這麼多年單身!……”

——————

王梟家中。

院子裡麵混亂不堪,鍋碗瓢盆打了一地。

大河小河攔著肖宇浩。

小黑攔著吳冬晴。

“當著這麼多人和我吵吵,你當阿浩不要麵子的嗎?有本事你過來,老子送你上西天!”

“黑山蛇,你彆攔著我,再敢攔我,我連你一起廢了……”

【作者有話說】

六扇門安冉打賞加更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