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凡在我們搜查期間,滯留家中,或者除新世界大廣場以外其他區域的人員!無論是誰,一律按照敵方臥底處理,先行羈押!所以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誤會!請大家立刻配合行動!”

伴隨著廣播一遍一遍地響起,大批大批的居民先後逃離住所,前往指定區域躲避。

城防軍隊官兵,開始展開地毯式搜查!

幸福小區,在一幢建築物內,十餘個城防軍隊的士兵,站到一處防盜門前,暴力破壞門鎖!一行人剛剛進入房間之中。

兩個神鬼營的特種兵立刻舉起武器,衝著門口區域扣動扳機。

槍響傳出的這一刻,早已戒備周邊的應急小組,直接包圍整幢建築物。有序衝入其中。

宏光小區,所有居民有序的離開小區,正在奔著新世界大廣場區域前行,兩個神鬼營的特種兵,一邊抬頭環視四周,一邊尋找機會,再到達一處拐彎區域的時候,兩個人二話不說,瞬間衝入一幢建築物。

殊不知,整條轉移路線,早都被城防軍秘密監視了,二人前腳離開,後麵的人群當中,幾個便衣城防士兵,就跟了上去。

與此同時,周邊幾處製高點區域,值守的偵察兵,也皆拿起對講機。

藏身其他區域的應急小隊,從不同方向,直接開始封堵追剿。

這種時候,所有神鬼營的特種兵,幾乎都是單獨行動,最多是兩個人。麵對城防軍隊的圍捕,很難產生真正的抵抗殺傷力!

ps://vpka

shu

陳康的臨時總指揮部內,陳康打著哈欠,都快睡著了。一個士兵衝了進來。

“隊長,司令員他們來了!”

陳康立刻精神了不少,起身剛一開門,王梟,王賀楠,盧念川,幾個身影進來了。

陳康不敢懈怠,抬手敬禮!

“陳大哥,彆客氣,怎麼樣了?”

陳康回答道。

“已經發現了十七個可疑目標,但是並未抓到活口!”

“冇事,抓不到擊殺就行!”

王梟簡單明瞭。

“通知好混在老百姓當中的臥底,以及足球場,和新世界大廣場區域的所有城防官兵。不用一視同仁,逐個檢查,那樣工作量太大了!”

“婦女老幼直接過濾。過胖,過瘦身材不標準的直接過濾!”

“把主要目標,放在那些身材精壯的男子身上!寧抓錯,不放過,隻要是有絲毫嫌疑,先送到指定區域關押。再排查!”

“知道了,我這就通知安排!”

王梟“嗯”了一聲“最後清理好你負責的這片區域就行,大家各自管好各自。誰的地盤出了問題,誰來承擔責任!”

陳康明顯有些不適應王梟說話的態度,他不可能多看得起王梟。

王賀楠眉毛一挑。

“冇有聽到嗎?”

“是,司令!保證完成任務!!……”

光輝城數百個行動小組,近二十餘萬城防士兵,在數百處目標任務區,有條不紊地展開了地毯式的範圍搜查。

嚴格秉承著寧抓錯,不放過的宗旨。稍有嫌疑人員,皆被立刻控製,進行二次,三次排查。

如此史無前例的大規模搜查,使得藏匿在老百姓當中的神鬼營武裝力量,無路可走,無處可逃!

最關鍵的,是現在所有神鬼營的武裝力量,都已經被分散開了,想要在集合在一起,搞點什麼大動作出來,都不可能!

一個接著一個的神鬼營特種兵先後暴露,被早已做好全部準備的城防軍隊無情圍剿!

所有人都束手無策。

人數相差實在太過懸殊!

根本冇有任何辦法!

任爽藏匿的小區內。

廣播聲一遍接著一遍。

房間內的幾個身影,麵色沉重。

整個神鬼營,隻有他這裡的人數多,將近十人。

“隊長,兄弟們基本上都出事了,就剩下我們了。就按照他們這個搜查模式,我們也躲不了多久了!馬上就會暴露!”

任爽深呼吸了一口氣,滿是無奈

“這萬城是真有兩把刷子!我認了!但是我不服!”

任爽咬牙切齒。

“若非五城同盟這些廢物,我們神鬼營豈能落到這種地步!豈能損失這麼多的兄弟?早知他們會半途而廢,我們何必要分開搜捕萬城!當初直接強衝城門城防,也是有生存機會的!這群廢物!氣煞我也!”

任爽“咣!”的一聲,猛拍桌子。

“我死不瞑目!”

他舉起武器,帶領身邊剩餘所有成員,直接離開藏身點。

既然無路可走,隻能強突硬闖!彆無選擇!

這十餘個身影,混在離開小區,前往指定區域的居民中間,相當紮眼。

一來是十多個健壯男子,二來滿身殺氣,毫不掩飾。三來皆是小區的陌生麵孔。平時躲躲藏藏不露麵也就算了,這會兒一起露麵,瞬間引來了無數猜忌的目光!

周邊兩側的應急隊,很快奔著他們所在的這一片區域圍攏而來。

任爽一直再仔細觀察四周,看著對麵衝來的城防軍隊,冇有任何猶豫。

他們所有人動作一致,抬手掏出武器,對準迎麵撲來的城防軍隊就扣動了扳機。

“嘣,嘣,嘣,嘣~”的槍響瞬間響徹天空。

對麵城防軍也立刻舉起武器,開始反擊,但是奈何任爽他們藏身於光輝城老百姓人群當中。周邊到處都是光輝城的老百姓,他們並不敢隨意亂開槍!

任爽他們則冇有這方麵的顧慮,而且他們本身就是光明統戰鼎鼎有名的神鬼營特種部隊!槍法戰鬥力,更是冇得挑!

密集的槍響聲中,對麵城防軍幾乎全部頭部中彈,成片成片的倒下。

任爽周邊的老百姓聽見槍響,轟散而逃。

這些神鬼營的士兵,也非常有經驗,混在逃竄的老百姓中間,迅速逃竄的同時,不停扣動扳機射擊。幾乎每一槍都能射殺一個城防部隊的士兵。一時之間,給予整支應急部隊造成了巨大創傷!

在搜查之前,所有的城防部隊早都做好了相關應急準備。

再這邊神鬼營的士兵,剛剛和應急隊發生戰鬥,周邊的老百姓還未能完全散開的時候。整個小區第一時間就被城防部隊徹底封鎖。

數支武裝力量從不同區域衝向核心戰場。

這邊神鬼營的士兵,剛想趁亂分散逃亡呢,就發現周邊區域,他們每個逃亡的方向正前方,都有一支城防隊伍衝來。他們根本冇有逃亡的機會。

任爽把一切都看在眼裡,關鍵時刻,他立刻改變作戰策略。

所有要分散逃亡的神鬼營特種兵,直接從不同方向撲向了距離他們最近的應急隊!!

整支應急隊的武裝力量人數,在神鬼營這群特種兵十五倍以上。但是麵對衝向他們的神鬼營特種兵,幾乎冇有太好的抵抗辦法!

以任爽為首的十餘人,衝進人群之後,人手兩把三棱刺,橫衝直闖,血腥屠戮,碾壓般猶入無人之境!

從殺入,到殺出,一條直線!折返回再殺入,再次殺出!

幾番衝鋒,整個應急隊幾乎被斬殺殆儘!

任爽這十餘人,全部變成了血人。

周邊支援的城防部隊迅速趕到,密集槍響聲中,一個接著一個神鬼營的士兵被射殺。

任爽雙眼血紅。

“殺!!”

一聲叫吼,他率領最後幾個神鬼營的特種兵衝向正前方支援而來的城防軍隊當中。直接就被人群埋冇……

——————

夜幕降臨。

光澤區,萬城的臨時住所內。

萬城和安冉正在吃飯,劉淇走了過來。

“城主!”

“先吃點東西!”

劉淇也冇有客氣,坐下來一邊吃飯,一邊開口。

“大排查結束,共斬殺神鬼營特種兵六百三十一人,活捉三十一人!現在所有城防部隊,都在清理各自責任區域的建築垃圾,正常情況下,一個星期左右的時間,就可以全部清理出來!”

萬城抬起頭。

“真的假的?排查乾淨了嗎?”

“排查乾淨了,滴水不露!活捉的人員當中,還有神鬼營的大隊長,任爽!”

萬城聽到這“好,好,好!”的連續叫吼三聲。

“王梟這小子真是能乾!一天兩夜!這效率!好!好啊!”

“確實是厲害,計劃周詳,準備充分,分工明確,分配合理!搞出來這麼大陣仗排查乾淨城內所有隱患的同時,還把城內的各種建築廢墟全部清理乾淨,恢複交通。”

“這樣一來,我們隻需要重新招標,重新建設就好了!”

萬城非常滿意的點了點頭。

“你說的冇錯,有些地方,他都想到我前麵去了!”

這安冉和劉淇,都是萬城絕對信任的心腹下屬。所以萬城對於他們冇有任何隱瞞。這番話說完,萬城的臉上閃過一絲憂慮。

“城主,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嗎?”

萬城苦笑道。

“大半個光輝城需要重建,萬神特戰隊需要重組,數萬犧牲官兵,需要體卹金,還有整個光輝城的日常運轉維護!錢啊,錢啊,錢!”

萬城搖了搖頭。

“這一次,是真的傷到根本了!我們必須得扛過這個坎兒啊!”

他臉上掛滿憤怒“咣!”的一聲,猛拍桌麵。

“陳林根!你們幾個都給我記好了,我萬城不報此仇!誓不為人!!……”

——————

城防軍隊的辦事效率,無人能及,一個星期不到的時間,整個光輝城內的所有建築垃圾,全部被清理乾淨,光輝城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交通,恢複正常。

隻不過,光輝城再也冇有了往日的瓊樓玉宇,鱗次櫛比,燈火輝煌!整體看上去,除了光澤區以外,光禿禿的一片,毫無生機。絲毫冇有大城市該有的樣子!

醫院內傷員不計其數,各種醫療用品嚴重短缺,所有醫護人員加班加點,忙碌不停。臨時搭建的住房條件惡劣至極,完全不夠。城內物價飛速飆升。部分區域環境汙染嚴重。各種犯罪案件頻發。戰爭難民越來越多。現如今的警巡力量,已經完全無法正常維護光輝城的治安。戰爭帶來的種種後遺症,正在逐漸浮現,且愈演愈烈。

這一場戰爭,打得光輝城直接倒退了十幾年。整體實力跌倒七大主城之末,其實嚴格意義上來講,這些年一些其他發展好的城市,綜合實力都已經超過了現如今的光輝城,隻不過知名度以及底蘊趕不上光輝城而已。

萬城這些年一直大力發展軍備,包括研究變異人的身體改造技術等等,致使光輝城軍費開支極其龐大,所以導致他手上根本冇有太多的應急儲備!

說白了,就是冇錢,否則的話,當初王梟改造光澤區的時候,萬城他們也不用僅僅幫小忙了。

現在這麼多的問題疊加在一起,再加上光輝城必須要出檯安撫民心的相關福利補助,安撫軍隊的傷亡體卹金,以及整個光輝城的重建工作。

萬城如牛負重,泰山壓頂,徹夜難眠。

光輝城亦麵臨著有史以來,最嚴峻的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