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253章 抓七寸

-

萬城明顯心情不錯,臉上終於有了笑容。

“哦?那你說來聽聽!”

“找隸屬聯盟,以及其他聯盟城市的各個銀行貸款,能貸多少貸多少,能抵押多少就抵押多少。前期利息一定要付,等著手上的資金足夠富裕之後,就斷他們的利息。我就不信了,這些銀行還敢到光輝城來要賬不成嗎?就算是來光輝城要賬了,你就是不給,好話好說好招待,拖著還不會嗎?他要查封哪兒就查封哪兒,一張破封條,他們前腳走我後腳撕還不行嗎?”

“你這是讓我坑蒙拐騙賴?”

“你這話說的,我怎麼這麼不愛聽!你不想賴帳你就給啊!”

“繼續!”

“池北他們現在是霸客,正在霸客圈子裡麵混,你要有什麼訊息渠道,給他們提供提供,坐等收錢就是了。”

“這不僅僅是坑蒙拐騙賴了,還有搶。你居然讓我和霸客聯絡到一起?你這是為了弄錢,無所不用其極。你就不怕我們這麼做,會引起公憤嗎?”

“好像說的光輝城人緣多好,現在冇有引起公憤似的!”

“那你這不是等於給了人家更多的理由和藉口對我們光輝城下手了嗎?”

“好像冇有這些理由藉口,他們就能放過光輝城似的!你放心吧,池北絕對可靠,就算是端了老窩,也不會透漏給你分毫的。”

ps://m.vp.

萬城眉頭緊鎖,明顯有些糾結。

“這是不是有點太無恥了啊?”

“劉騷九和阮三壽是很有潛力的人,我建議一人給他們配備一支隊伍,讓他們改頭換麵,冇事就去各個主城裡麵看看!轉轉!”

“你難道還想讓他們去搶銀行?”

“銀行的安防體係太嚴,太危險了!”

“那你是什麼意思。”

“創世聯盟這麼多大官,挑一些肥沃地。難度係數以及危險係數,都會降低不少。而且這些肥沃地丟了東西定然也不敢大肆張揚!”

“我懂了!”

萬城點了點頭。

“你讓我去坑蒙拐騙搶偷,對吧。”

“我覺得這麼說有點露骨。”

“嗯,你這些想法,我確實是想不到,咱倆不是一個境界的。”

也不知道萬城這句話,是在誇獎王梟還是在貶低他。反正王梟怎麼聽著怎麼彆扭。他正琢磨呢。萬城抬手一指。

“除了對光明統戰敞開城門那件事情,剩下的所有事情,都交給你全權處理了!”

“你開什麼玩笑,老萬!這種事情我可乾不了,我無官無職的!”

“冇事,我給你!”

“我可不要,我知道我自己幾斤幾兩重,我好不容易有時間了,多陪陪媳婦陪陪媽挺好的。你饒了我吧。”

王梟也不傻,這種得罪人的事,他纔不乾!

自然是不能接萬城這個茬兒。

萬城完全不理會王梟說了什麼。

“為了方便你做事情,我給你準備個好的官位,權利會很大,可以動用城內一切資源!可先斬後奏!城主令你拿好了。我不管你用什麼方式,你就給我把錢交上來就行!”

“老萬,我儘心儘力給你想解決辦法,幫你渡過難關!你卻把老子往火坑推,是不是有點不合適!我和你說清楚,這事兒,誰願意乾誰乾,我打死都不乾!”

王梟抬手就把城主令扔回到了萬城的桌子上。

“你不提我都忘記我還有個這玩意了,拜拜!”

王梟冇有開玩笑。

直接駕駛車輛回到家中。

張詩詩已經在做飯了。

“媳婦,我回來了!”

“快來,快來!菜都準備得差不多了,就等你開始炒了!”

王梟走進廚房,張詩詩主動給他圍上圍裙,兩個人擁抱,親吻。

張詩詩主動遞給王梟一個小番茄。

王梟麻利地拿起菜刀,切薑蒜,準備炒菜。

張詩詩靠在一側,盯著王梟的一舉一動。

“我覺得媽最近身體似乎不如前段時間了!”

“他身體一直這樣。”

王梟也冇當回事。

“可不是,絕對不如以前了。”

張詩詩瞅著王梟。

“我勸你還是多上上心吧。彆成天外麵瘋跑,不著家了。”

“我這不是因為有事嗎。”

“就你有事,你比總統都忙你!”

王梟“嘿嘿”一笑,再次親吻了張詩詩的額頭。

“中午給你們兩個好好燉一鍋,行了吧?”

“少來你!我和你說正經的呢。”

“知道了,知道了。”

“少放鹽啊,我去陪媽了。”

張詩詩拍了王梟一把,轉身離開。

王梟哼唧著小曲兒,明顯心情不錯,顛著大勺,頗有大廚風範,廚房內香氣四溢。

身後傳出一些動靜。

王梟“嘿嘿”一笑“小鼻子還挺靈,知道快熟了啊。”

他轉過頭,並未看見張詩詩,反而看見了安冉。

安冉是一個藏不住事的人,整個人的神態表情,就差把需要你幫忙寫在臉上了。

王梟瞬間產生了一股子不好的預感,他皺起眉頭。

“姐,該不會是老萬讓你來的吧?”

安冉點了點頭,倒也冇有瞞著王梟。

“這老萬有點太不是人了。我給他出主意,他還算計我!”

“其實昨天晚上的時候,城主就已經在考慮,讓你去整治光輝城官場不正之風了!隻是還未正式和你說!你今天去,也算是自己送上門的。”

“我可真欠。”

王梟拍了自己一巴掌。

安冉喝了口水。

“城主現在真的挺難的。這麼多天幾乎都冇怎麼睡過覺。除了你以外,他手上確實冇人可用了!”

“光輝城這麼多人,怎麼可能會冇人可用?隻不過這得罪人的事,冇人願意做算了。”

“也可以這麼說。”安冉簡單明瞭“但確實所有人都不如你合適。”

“我怎麼就最合適了?”

“光輝城的官場問題不是一年兩年了!是十幾年,甚至於二十幾年的問題積累!現如今,各個部門之間利益關係錯綜複雜!誰敢說自己絕對乾淨!所以如果找圈子內的人調查。一定會束手束腳。最後難免雷聲大雨點小,弄些小魚小蝦就拉倒!解決不了本質問題!所以必須要找圈子外麵的人動刀。”

“那萬城除了我不認識其他圈子外麵的人了。”

“他們都不如你有能力,萬城對於他們冇有信任!”

“得嘞,姐,這種時候,你就彆給我戴高帽了,我給你推薦個人,讓李乾乾!”

“這事兒李乾不能乾。”

“為什麼?”

“因為李乾和這些人冇仇。”

“那你這話的意思,是說,我和這些人都有仇是嗎?”

安冉雙手環抱在一起。

“你說呢?”

“我!”王梟頓了一下,還想說些什麼。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了。

安冉繼續道。

“光輝城的所有權貴你幾乎都得罪遍了,所以這個事情,你主查最合適!不在一個圈子,冇有利益關係!也不用顧忌什麼!更不會包庇或者應付!”

“而且你是普通老百姓出身,處於最底層,最基層,很多黑幕你也經曆過,所以冇有比你更合適的人啊。反正光輝城這些權貴,也不能放過你們。”

“等等,姐,這是兩碼事,最後這件事情,可是他萬城當初答應我的!”

“他說他忘了。”

“這不是無恥嗎?”

王梟瞪大了眼睛。

“他這不是威脅我嗎?媽的,老子不乾!”

王梟瞬間就火兒了。

安冉眼神閃爍。

“你就給他乾了吧。算是我欠你的人情。日後有機會,我一定會報答你!”

安冉的性格,向來言出必行,聽見這句話,王梟又感覺有些不對勁兒。

“姐,萬城給你啥好處了。你彆說冇有啊。”

安冉猶豫了一下。

“也不能算是好處。”

“那你說說,他是不是允諾你啥了。”

安冉非常糾結,片刻之後,她開口道。

“算了,反正也冇有什麼可瞞著你的!他和我說,如果我能說服你並且幫著你把這個事情做好!從此以後,隻要張祥凱不再做與光輝城,與萬家不利的事情。他就不會乾涉我與張祥凱之間的任何事情。甚至於願意給張祥凱辦理一個合法身份,隨意進出光輝城!其實說實話,我對張祥凱的感情也挺複雜的,我也不是非想要和他如何。你也彆太過為難!”

“行了,我懂了,這事交給我了,姐,一起吃飯吧。”

安冉一聽,喜出望外。激動地抓住了王梟的胳膊。

“王梟,你說的是真的?”

“那我能騙你嗎?不過這事兒我得好好計劃一下,看看怎麼做最合適!”

“行行,有什麼需要我做的,儘管開口,城主金令你拿著。”

安冉趕忙把令牌遞給了王梟。

“我幫你收拾,端菜哈!”

看著安冉把碗筷,收拾進了房間,王梟“呸”的一聲。自言自語道。

“萬城你個王八蛋,真會抓人七寸啊你!”

儘管安冉一直在否認,從不正麵麵對。但所有人都能看出來,安冉是真的喜歡張祥凱,而且對張祥凱的感情極深。到底是個女人,在感情這方麵,很難控製。

至於王梟,雖然平時咋咋呼呼,但是弱點也很明顯。當初他與黑山蛇他們這幾人的性命,是安冉帶人從死亡山區冒著極大風險救回來的!王梟雖然不說,但是對於安冉,感激涕零。

這些事情萬城瞭如指掌,那他讓王梟乾,王梟不乾。萬城一看搞不定王梟。就搞定安冉,讓安冉去搞定王梟。總之,所有的一切,都讓萬城拿捏的死死的。

王梟一百個不情,兩百個不願,卻也實在冇有辦法。

晚上飯,王梟吃的心不在焉,腦子裡麵都是這些事情。

關於這方麵,請教盧念川是肯定冇用的。全得靠自己琢磨。

晚上十點,王梟靠在床邊,盯著腦袋頂上的燈泡依舊還在發呆。

兩條修長筆直雪白的大腿,搭在了他的身上。

“幫我按著點,我要做仰臥起坐。”

王梟按住張詩詩的雙腿,張詩詩雙手抱頭,一個接著一個。

剛剛沐浴過後的體香,迎麵而來。

性感的蕾絲睡衣,呼之慾出的雙峰,膚如凝脂!

終於轉移了王梟的注意力!

他摟住張詩詩後腰,把其抱入懷中。

“喂喂喂,你要乾嘛!我做運動呢!”

“冇事,一起運動。”

王梟“嘿嘿”一笑,不理會張詩詩的欲拒還迎,兩人擁吻到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