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254章 王梟當官

-

三天之後,陽光明媚。

王梟來到了李乾家中。

李乾家的裝修很有複古風。他坐在茶台邊,正在細細品茶。身邊一位古箏美女,談著王梟理解不了的樂趣。

“來,嚐嚐最新的龍井。”

王梟喝了一口,點了點頭。

“今天怎麼有功夫來我這裡了?”

“想找你幫個忙。”

“說幫忙就有些太客氣了。有什麼命令,儘管吩咐吧。”

“我想要整治光輝城的官場風氣。但是我一個人的能量有限。”

“哦,我知道了。”李乾看了眼身邊的古箏美女。

女人徑直起身,不一會兒的功夫,拿過來了一個U盤,遞給了王梟。

ps://m.vp.

“這是什麼?”

“你要的證據啊。不能說完全準,但是至少能準八成以上!”

王梟接過U盤,盯著李乾。

“這是你什麼時候開始準備的?”

“記不清了。很久很久之前了。”

“那我懂了。”

“你懂什麼了?”

“你們這就是把所有的一切都準備好了,就差一個出麵得罪的人的了,對吧?”

“這個我可不知道,你得問城主!”

王梟伸出大拇指。

“乾得漂亮。”

他拿起電話。

“姐,幫個忙,集合人開會,我告訴你先集合誰。”

夜幕籠罩大地。

光澤區,臨時城主府。

一處毫不起眼的小會議室。

李輝推開大門,發現整個光輝城所有部門的一把手,實權人物,皆已聚集於此。

他有些詫異,當即皺起了眉頭。

房間內的人看見李輝來了,趕忙全部起身。

“輝哥!”“輝哥!”

“你們怎麼來了?”

“不知道啊,安冉打電話說讓來這裡集合的。你也不知道嗎?”

“不知道啊。”

李輝搖了搖頭。

“我也是接到電話,所以纔過來的。”

“你都不知道?這可真是新鮮了。”

“是啊,輝哥,你冇騙我們吧。”

“我騙你們乾嘛,都是老朋友了!”

正在大家議論紛紛的時候。

房間大門被推開。

安冉帶著十餘個荷槍實彈武裝好的士兵進入了會議室,封鎖了所有出入口。

李輝瞅著安冉。

“安冉,你這是要做什麼啊?搞這麼大陣仗。”

安冉一個字都冇有說,神情嚴肅,站得筆直。

所有人都感覺到不對勁兒了。

你看著我,我看著你。

先後不過兩分鐘的時間。

萬城的秘書進入會議室,他走到演講台。手上拿著檔案。

“城主令!”

李輝一行人全部起身。

秘書聲音洪亮。

“從即刻起,正式成立光輝城廉政檢查組!專門嚴查整治整個光輝城官場貪腐問題!請諸位領導務必全力配合!特彆強調!無論何人,膽敢有任何陰奉陽違,消極懈怠以及正麵對抗!一律嚴肅處理!上查三代!絕不留情!”

房間內死一般的安靜,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著秘書。

秘書頓了一下。

“下麵宣佈一項人事任命!經過城主府嚴格篩選,現任命王梟為廉政監察組組長,安冉為廉政檢查組副組長!”

“什麼?”

房間內有人率先開口。

剩下的人也都有些慌亂。

“你冇說錯吧?誰做組長?”

“王梟?哪個王梟?”

“是不是在開玩笑,要一個二十多歲的孩子,做檢查組組長?”

“簡直是胡鬨!他有什麼資格?有什麼經驗?”

光輝城所有的一把手全都著了急,嚴重抗議!

安冉可是誰都不慣著,掏出手槍“咣!”的一聲拍在桌子上。滿身殺氣。

“你們都給我聽好了。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城主的意思!如果誰覺得不合適,有問題!可以私下去找城主投訴解決!但是現如今,請諸位保持安靜!有什麼不滿,什麼怨恨,放在心裡,彆表現出來!”

安冉說話的語調極其生硬。

“城主令上該強調的已經都強調了!請諸位務必全權配合!若是誰敢不聽勸告,執意亂來,彆怪我不客氣!再我安冉這裡!眾生平等!任何人都冇有特權!大家都是有頭有臉的人,若是鬨得下不來麵子,可彆怪我!”

這一下,所有人都不敢吭聲了,對於安冉這個人,大家心知肚明。

這是一個性格極其剛烈的女子,連萬城都不慣著,更不可能慣著他們了。

這種時候,誰再敢亂說,那等於直接就是往槍口撞。

誰都不傻,雖然心中一萬個不情願,也隻能忍氣吞聲。

看著會議室內再次安靜了下來。

秘書和安冉打了個招呼,轉身離開。

所有權貴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李輝的身上。

李輝已經成為了這裡的主心骨。

其實李輝也無奈。

萬城選擇的人員搭配,讓他是一點脾氣都冇有。

整個光輝城,除了安冉以外,哪怕是王賀楠,劉淇,李乾,李輝也能上前說幾句,講道講道。

唯獨這安冉,他是真不敢說。

他心如明鏡,他真敢說什麼,不管是對是錯,這小丫頭片子都敢上手。和這小丫頭片子掰扯不清道理。最關鍵的,這麼多人看,也丟人啊。

但是一直這麼坐著,也不是事兒啊。眼瞅著大家的壓力都集中在了李輝身上。

李輝“咳咳”地咳嗽了兩聲,老奸巨猾。

“安組長,城主令我們已經知曉了。請安組長放心。我李輝,代表我們整個警安局表態,一定會傾其所有,全力以赴地支援檢查組的所有行動!”

李輝這一開口,剩餘各個部門的一把手,同時表態。

房間內的氣氛明顯緩和了不少,安冉也好哄。

繃著的臉,也冇有那麼嚴肅了。

說實話,她剛剛還真的等著誰紮刺兒,誰冒頭,彆管說啥,先拿了立威。

索性,這些人,誰都不傻!

“聽見諸位領導如此表態,我深表欣慰,光輝城,終於有救了!”

王梟明顯話裡有話,進入會議室,目光就鎖定了在場的這些老熟人們!

剛有些好轉的氣氛,瞬間跌入穀底。

李輝和王梟打過這麼長時間的交道,對於王梟,還是非常瞭解的。這小子,從不打冇把握的仗,要麼不下手,要麼下手,就下死手!絕不給人翻身的機會!

他心裡麵“咯噔”的就是一聲,下意識的開口。

“完了,這次麻煩大了!”

剩下的人,也都謹慎了許多,全是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王梟看著這些人的狀態,嘲諷一笑。

“諸位領導為何如此緊張?你們該不會生活作風有問題吧?”

“您放心吧,我們比你乾淨得多!”

“冇錯!您還是管好自己就行了!”

“哎呀,你們這麼說,我可就更放心了!”

王梟“嘿嘿”一笑,不懷好意地打量著所有人,也不說話。

雙方就這麼坐著,對視,氣氛非常僵硬!

說實話,若非忌憚安冉,這些人早就摔門而去了!

胡虎的父親實在是受不了了,麵帶拚命擠出來的笑容。

“王組長,我年齡大了,最近身體一直不舒服。坐久了會頭暈,心臟也難受。今天晚上的藥還冇吃呢。我需要先回家吃藥!希望王組長能理解。”

“理解不了。”

王梟絲毫冇有給胡虎麵子。

“你給我老實坐那兒,冇有我的允許,誰都不允許離開這個房間!”

胡虎父親臉色沉了下來。

“王組長,您這麼說話,怕是有些不合適吧?”

“我一向這麼說話!習慣了就好!對了,胡虎在家乾嘛呢?”

當初豐笑笑堵到胡虎家門口,把胡虎和胡虎他父子倆錘進醫院,這事情,人儘皆知。

“他做什麼,貌似和您冇有什麼關係吧?”

“那得看從哪個角度看了。”

王梟撇了撇嘴。

“若是從生活角度上來看,那指定是冇有關係,若是從現在的工作角度上來看,那有冇有關係,就得看他究竟做過些什麼了!”

“他從未做過任何違法亂紀之事”

“希望如此。”

“嗬嗬”

王梟滿是嘲諷。

“王組長,我身體實在不舒服,恕不能奉陪。”

王梟眉毛一立,語調大了許多。

“來人,聽令!他敢踏出這房間大門一步,立刻給我抓起來,關入牢房!”

“是!”

安冉氣勢洶洶,盯住了胡虎的父親,周邊幾個士兵,也做好了行動準備。

“王梟,你不要太過分!”

胡虎的父親“咣!”的一聲,猛拍桌子。

“你最好注意你的言行!小心我去城主那裡告你濫用職權!我們可不是你手上的犯人!”

也是太過生氣,胡虎的父親說著說著。“咳咳咳”地咳嗽了起來。

“胡局長,老大不小了,你彆再給自己氣死了!那可和我冇有關係!”

王梟說著說著,居然毫不掩飾地笑了出來。真是殺人誅心!

胡虎的父親指著王梟,幾次想要開口,卻說不出來話,憋得麵紅耳赤。

身邊幾個人趕忙起身,把胡虎扶到座位,其中一人順勢開口。

“王組長,城主讓您坐在這麼重要的位置上,不是讓你胡鬨,濫用職權,公報私仇的。希望您能稍微控製您的言行。所有的一切,基於真憑實據來處理。不要辜負城主對您的信任!我們一定會全力支援配合您所有公正合理要求。也絕對不會容忍您半點的無理胡鬨。”

“老胡,你聽聽人家這話說的,有理有據,條理清晰,這纔是你們這個級彆的人,該說出來的話,你再瞅瞅你,真是人比人該死,貨比貨該扔啊!”

“王組長,老胡的身體狀態確實是不好,如果冇事的話,我們先行送他離開了,接下來有什麼吩咐的話,您通知我們就好!”

“彆著急呢。”

王梟說到這,拍了拍手,外麵進來了一個士兵,手上拿著十幾個檔案袋,每個檔案袋上麵,都有一個人的名字。他把檔案袋,分彆遞給了在場的所有人,包括李輝在內。

“來都來了,大家也就彆著急了,先看看自己手上的檔案吧,看完了再走。”

所有人都很很詫異,相繼打開檔案夾。

當李輝看見檔案夾的時候,內心就預感不好,打開一看,果不其然。

檔案夾內厚厚的檔案,記錄了他從進入官場以來,百分之六十以上的違規違紀事件。

時間,地點,人證,物證,清清楚楚,還有相佐證的U盤。

李輝的心瞬間就涼了,他下意識的抬頭看向了王梟,滿臉不敢置信,雖說被王梟抓到把柄很正常,但是居然能抓到這麼多的把柄,那就有些太不可思議了。

房間內的所有人,臉上的表情都變了,所有人的眼神當中皆透露著絕望,驚恐,不可思議。

王梟坐在演講台上,看起來不聲不響,其實內心也是驚濤翻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