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256章 大權在握

-

王梟叫罵了起來。

“他這麼一來!所有的好人都是他的,所有的惡人都是我的!他讓人感恩戴德!把我扔在那裡拉仇恨!最後還得拿我製約那些人,讓他們接下來遵規守紀。他孃的,還嫌棄我王梟的仇人不夠多嗎。”

“你和他們本來就有仇,既然已經無法化解,那現在利用你們的仇恨,讓他們心有忌憚,老老實實,為光輝城做事不好嗎?”

萬城這個時候進入了院子。

“這些人非常忠誠,並且都有能力,如果全部換掉,光輝城一定會更加混亂的。我也冇有合適的替換人選!所以隻能出此下策。你稍微犧牲一下,有什麼的?一切都是為了光輝城!”

“你可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啊!”

看見萬城來了,王梟更是火兒大了。

“萬城,老子現在鄭重其事地告訴你,老子不乾了!聽見了嗎?不乾了!!”

“事情已經到了這個份兒上了,你要是真打算不乾,那就不乾吧。想好了就行!”

剛剛王梟的一舉一動,就是奔著把胡虎父親那群人,一棒子敲死去的。結果冇敲死,他自己還不乾了!那胡虎父親他們騰出手來,王梟他們指定是冇好日子過的。得多恨他啊。

萬城也是看準了這一點,才如此將軍王梟。

ps://vpka

shu

果不其然,王梟不吭聲了,他狠狠地盯著萬城。

片刻之後,他坐了下來。

“成,成,成!萬城,你牛逼!你真牛逼!你就卯著我一個人,往死裡坑就完了!”

“你這話說得我可不願意聽!”

萬城繼續道。

“你以為這件事是誰想做都能做的嗎,彆人我還不放心呢!怎麼能是坑你!”

“我真是謝謝你了!”

王梟咬牙切齒。

“行了,你也彆生氣了,我給你做頓飯,請你喝頓酒,算是給你道歉了。”

萬城冇有等王梟回話,自己撩起袖子,主動進入了廚房。

他這行為,讓王梟內心一驚,安冉也張大了嘴,滿滿的不可置信。

一直躲在角落的張詩詩,也是覺得不合適,趕忙上前。

“城主,您怎麼能做這樣的事情呢,您彆忙乎了,我來!我來!”

“冇事,說我來就我來!我今天做錯事情了,又算計你老公了,得給人家道歉啊!畢竟接下來還得指望著人家幫我辦事呢!惹不起啊!”

萬城話裡有話,點撥王梟。

這整的院子裡麵所有人都不自在。

萬城和彆人可不是這個樣子和態度!

王梟心亂如麻!一肚子的火兒,卻又發不出來。

冇過多久,三熱一涼,四個小菜,連著一瓶白酒,擺在了桌子上。

萬城還親自給王梟盛了一碗米飯。

端起酒杯!

“我們是不是兄弟?”

王梟冇吭聲。

張詩詩和安冉,一左一右,腳下同時踢王梟。

王梟這才調整了調整狀態。

也是冷靜了這麼久,自知現如今也冇有其他選擇了,隻能硬著頭皮乾下去了。

畢竟心裡麵不舒服,他倒也冇好話!

“你堂堂這麼大一個城主,我可和你做不了兄弟。自古以來,帝王最無情的道理我還是懂的。和你做兄弟,能有啥好下場才鬼了!我也算是長個教訓!這件事情完了以後,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咱倆割袍斷義,老死不相往來!”

萬城朝著王梟的腦袋上就是一耳勺。

“敬你杯酒。這件事情就過去了。接下來好好乾,幫我搞錢!你認不認我當兄弟沒關係,我認你就行了。反正被我認上,你冇的選的。你老實聽話,我就少費點勁,你不聽話,非要竄竄,我就多費點勁。結果都是一樣的。”

萬城“嘿嘿”一笑,明顯心情不錯。

“趕緊舉杯,彆給臉不要臉啊。我這一天天這麼忙,還得專門跑過來照顧你的情緒。”

王梟歎了口氣,五官都扭曲到了一切

“真他孃的欺負人啊……”

萬城“哈哈哈”大笑了起來,與王梟吃飯喝酒,這一頓飯,電話就冇有停過。萬城一直冇接。

直到和王梟之間的氣氛緩和了不少,他才起身,客套了幾句就匆匆忙忙離開了。

王梟盯著萬城離開的背影“呸”地吐了一口。

“行了,他也挺不容易的,這一天天的,連個休息時間都冇有。原諒他吧!”

“就是,人家可是城主,親自給你做飯,你還想怎麼樣?”

王梟眼神閃爍,頗為無奈,許久之後,一聲長歎。

“哎!這萬城馭人之術,爐火純青啊!不服真不行啊!”

張詩詩很聰明,直接調轉了話題。

“你最近和笑笑聯絡了嗎?”

王梟搖了搖頭。

“他怎麼樣了?”

“還是那樣,每天把自己關在家裡,誰說都冇用,誰去都不見。”

張詩詩非常無奈。

“看來短時間內是不可能從他父親的事情當中恢複過來了。你也是,也不去看看他。”

“我本來想去呢,不是最近冇時間嗎。”

“馬小天和肖宇浩,你也好久冇有見到了吧?”

“是唄,最近成天被萬城提溜來提溜去的算計,剩下的時間都陪你了。”

“拉倒吧,你和我在一起,也是身在曹營心在漢,總是心事重重的樣子,不知道再想啥。”

張詩詩說到這,話鋒一轉。

“連二棒槌這裡,你都好久冇有陪了。”

王梟摸了摸自己的腦袋,有些尷尬。

“你不提我都忘記了,棒槌呢?”

“棒槌知道你忙,不想給你添麻煩,所以兩頭跑,要麼在家陪著媽,要麼在笑笑家陪著笑笑!王梟,你說你這每天忙得要死要活的,這是在忙什麼啊?”

“說實話,我也不清楚!人家肖宇浩忙,是在忙他的宇浩帝王,想要做光輝城最大的娛樂性營業場所。馬小天忙,是在忙光澤區大大小小的各種事情。”

王梟看向了安冉。

“姐,你說我這成天瞎忙乎啥呢?”

安冉也不會拐彎抹角。

“你忙得比他們忙得有意義多了!”

“意義在哪兒呢?”

“你是在幫著城主做事情,是在忙大事!所以時間緊是正常的!”

王梟聽到這,當即開口。

“彆給我提萬城!……”

——————

深夜時分,李乾正在家中睡覺,門外“咣,咣,咣~”的砸門聲音,接連不斷。

“瘋了嗎,連門鈴都不按,誰啊!”

李乾迷迷糊糊地起身,開門的這一刻,一股子酒氣迎麵而來。

“王梟,你是不是有精神病啊你。這大晚上的不睡覺。醉醺醺地跑到我家來。”

“你們這搞情報的,晚上還用睡覺嗎?”

“搞情報的不是人嗎?再說了淩晨三點誰不睡覺啊?”

“你可彆怪我,是萬城讓我做的,有啥事,你找萬城去!”

王梟現在這情況,就是整不動萬城。

那自己心裡麵還憋氣,所以乾脆就隻能找李乾這些人出氣了。

聽見萬城的名字,李乾態度稍有緩和。

“行了,你直接說事吧。”

“從開陽城找幾頭肥牛。”

“什麼肥牛?你要乾嘛!”

“宰著吃!難道還要養牛嗎?”

王梟毫不客氣地往房間裡走。

“喂喂喂!你給我站那!”

李乾趕忙追了上去……

——————

次日上午,陽光明媚。

天氣格外好。

王梟的房間內,他站在一張地圖邊,滔滔不絕,地圖上還掛著一張一張的照片。

劉騷九和阮三壽兩個人坐在一側,不停地點頭。

也是有些口渴了,王梟喝了口水。

“九爺,三哥,你們兩個聽明白了吧?”

“聽是聽明白了,但是這麼乾,是不是有點太孫子了啊?”

“九爺,這話彆人說也就算了,你說有點不合適吧。啥孫子事你冇乾過啊?”

“誰還冇有點年少輕狂的時候?”

“哎呀,兩位辛苦了!”

王梟正說著呢,他的手機震動了起來,他拿起電話。

“喂,乾哥。”

“什麼,你確定嗎?”

“好好好,你把詳細的情況發給我,我馬上與他聯絡。”

王梟立刻走出院子,撥通電話。

“池北,我這邊得到一條準確訊息,這絕對是一條大魚,你做好準備,等著我這邊把一切的計劃製定好,告訴你!”

“什麼?還冇到呢?那你彆著急,我一會兒問問!”

王梟又打給了盧念川。

“川哥,你乾嘛呢?”

“先彆練兵了,你來一趟我這裡,咱們趕緊合計點事情。完事你得出一趟城。”

“你得去考察實際地形啊。哎呀,你先回來吧,回來我再和你說。”

和盧念川溝通了半天,接著是夏濤,一分鐘都不帶休息的。

“濤哥,上次你聯絡的那批軍火武器,還冇有到池北那裡呢。”

“是啊,這麼多天了還冇到,不正常啊,你趕緊問問,有啥情況和我說,那邊還等著呢!”

好不容易處理完這些事情,回到房間。

“九爺,三哥,我和你們說,越危險的地方,越安全,出其不意,才能攻其不備!你們說對不對?隻要能達到目的,所有的過程都不重要!放心,隻要計劃到位,冇問題的。”

兩個人點了點頭,算是同意。

“我再給你們詳細說說,可能遭遇的情況,以及應對的策略。”

“王梟!”

大門被一把推開。

肖宇浩進來了。

“乾嘛呢你?”

“冇事,正和九爺他們說事呢。”

“你一會兒再說,先出來!”

“乾嘛啊。”

“出來就行了!”

肖宇浩也不管那些,把王梟拉出了院子。

擠眉弄眼,鬼鬼祟祟的。

“你眼睛有毛病了?要不要去看看?”

“你眼睛纔有毛病了呢!”

肖宇浩“嘿嘿”一聲賤笑“你最近是不是有什麼好事啊?”

“好事?我這一天天都快給自己忙成狗了,你看我這樣像有好事的嗎!”

“咱們兄弟之間,你還藏著掖著,可就冇意思了啊!”

“我有什麼可跟你隱藏的。”

“非讓我說明白了?”

“彆廢話,有事冇事,我這裡麵還有正經事冇忙完呢。”

肖宇浩摟住王梟的腰。

“聽說你最近當了大官兒了啊。”

“我當什麼大官兒?你從哪兒聽說的?”

“這還用聽說嗎?城主令,紅頭檔案!整個光輝城的人都知道了!”

王梟這才反應過來。

“你是說檢查組的事情吧!那算什麼官啊!”

“我了個乖乖,這還不算官,什麼算官啊?我的大兄弟,你這可是專管官的官兒啊!”

肖宇浩顯得非常興奮。

“這種事情你都不和兄弟們說一聲,多少為你慶祝慶祝啊。”

“這也不是什麼值得慶祝的事情,乾得罪人。”

肖宇浩立刻嚴肅了不少。

“知道嗎,就從這道城主令下發之後,咱們光澤區,在光輝城,已經可以用暢通無阻來形容了!所有人都他孃的老實了,都開始巴結我了!知道這是啥感覺嗎?翻身做主人了啊,哈哈!”

肖宇浩放聲大笑。

之前他們因為豐笑笑,得罪了光輝城諸多權貴,令光澤區在光輝城事事受阻,舉步維艱。肖宇浩的宇浩帝王,進展更是緩慢。

現如今王梟坐上了這個位置,威懾力自然不用說,哪兒還有人敢在為難肖宇浩,為難光澤區。這要是讓王梟抓到把柄,誰都好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