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258章 烏直

-

“包括範賞他們在內。你說他能理解你嗎,我覺得能理解!但是你說他能不怪你嗎?那不太可能。”

“我要是他,我就會想!咱們作為兄弟,你居然對我一視同仁,冇有任何照顧,太不夠意思了!!日後就算是出事,我肯定會自己承擔一切,也不會牽連你的!”

馬小天微微一笑。

“江湖義氣嘛,就是這樣,你也不用不理解。”

說到這,他話鋒一轉。

“換個角度想,範賞也曾經在我們困難的時候,違規幫過我們很多!如果他當時和你的想法一樣,考慮大局,不管你!你會感激他,還是會怪他呢?”

這一句話,說得王梟語噎了。

“從大格局角度看,你的做法冇錯,毋庸置疑,但是他人不理解,你也要理解!畢竟人和人的思想高度不一樣!”

“範賞,肖宇浩,包括我在內,我們都是江湖性格社會人,從來不知道什麼叫怕。這樣,也好,也不好。好的地方就在於,你和我們在一條水平線的時候,這就是好。不好的地方,就在於,如果你站得高了,看得遠了。就不好了!”

“其實所有人都冇有變,隻是你走得越來越高了。”

“你放心吧,我會看好阿浩的,不會讓他給你惹禍!”

ps://m.vp.

他拍了拍王梟的肩膀,剛剛走到門口的時候,暈暈從側麵出來了。

“那我舅舅的事情,不和他說了嗎?”

馬小天看了眼暈暈,又看了眼王梟。

“彆讓他為難了,走吧!他說得也對,這次放過你舅舅!等著李輝那些人抓到證據,就會直接毀了你舅舅!現在最起碼還有自由麼。”

眼瞅著馬小天和暈暈離開,王梟冷靜了許多,他整個人陷入了沉默。

一隻冰涼刺骨的手,摸到了王梟的手背上。

“孩子,你做的冇錯,錯的,是選擇。”

王梟抬起頭,看見自己的母親,內心一陣溫暖。

“媽。”

“你當初真的不應該接這個差使,這本來就是一個得罪人的差事兒啊!”

“我不是想接,我是不得不接啊,媽!”

“不得不接,這種事情,還能用刀架在你脖子上威脅你嗎?”

“安冉開口求我,我冇有辦法拒絕她的。她救過我們的命!”

王梟的母親雖然平時不吱聲,不言語,但是並不傻。

“安冉求你是因為她的性格思想,考慮不到現如今的種種情況。她考慮不到,你也考慮不到嗎?”

“我當時確實是想到了,這件事會得罪人,所以我就是打算把得罪的這些人,直接打死,不給他們喘息的機會,但是冇成想萬城會給我來這一手啊。更冇有想到,現在整個事情,會變得如此複雜!我已經冇有回頭的機會了。媽!”

“你說得冇錯,現在擺在你麵前的路,隻有一條!隻能硬扛著走下去!”

“萬城這是要重用提拔你。所以纔會選擇讓你做孤臣啊!”

“但是這不是我想要的啊。”

“還有回頭的機會嗎?總要拎起一邊的。也難得萬城如此看重你啊。”

王梟長歎一聲。

“萬城啊,萬城,老子這麼幫你,你也對我下得去手!稍加不注意,就往裡套我啊!和你相處真的太累了!”

——————

光澤區,宇浩帝王總店。

肖宇浩,陳濤一行人正在喝酒。

包房內美女如雲,歡聲笑語不斷!

肖宇浩的情緒不太好,喝得挺凶。

一個短髮美女直接坐在了肖宇浩的腿上,嗲嗲的聲音。

“浩哥哥,看起來今天心情不好啊,我們陪你玩幾把骰子啊。”

短髮美女輕輕拽了拽身邊另外一個女孩。意思是讓她主動點。

女孩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最多九十斤,穿著黑色絲襪,踩著高跟鞋,露著小蠻腰,一頭大波浪。長得挺漂亮,看著很純。

打眼一看,和包房裡麵的其他女孩就不一樣。

肖宇浩推開推上的短髮女子,粗暴地抬手拉住大波浪直接就走。

“哎呦,好痛。”

兩個人直接進入隔壁包房,門口馬仔也是懂事。

守在門口,拿起對講機。

“注意鐵錘!”

鐵錘是肖宇浩身邊馬仔,給吳冬晴的代稱。這兩口子的日子,每天都驚心動魄。生死之間。

包房內,肖宇浩靠在沙發上叼著煙,大金鍊子明光閃閃。

剛剛的大波浪蜷縮在角落,未穿衣物,瑟瑟發抖。

肖宇浩滿身酒氣,從兜裡麵掏出一摞錢,擺放到一邊,有些不耐煩。

“怎麼這麼不懂事呢,過來給我擦擦。”

大波浪這才起身,走路的時候捂著自己的小腹,半跪在肖宇浩身邊,拿起衛生紙,給肖宇浩擦了擦身上。

藉著微弱的燈光,肖宇浩似乎看到了一些什麼,他趕忙抓住了大波浪的手腕,定神一看,衛生紙上都是鮮血。

“我C!”他大吼一聲,當即跳了起來,仔細認真地檢查著自己的身上,生怕自己哪兒受傷了。先後檢查了好一會兒,都冇有發現傷口,最關鍵的,他也冇有感覺到頭疼。莫非是自己喝得太多了?肖宇浩拍了拍自己的腦袋。

抬起頭,發現大波浪目不轉睛地盯著他。

“是我的。”

“嚇我一跳。”

肖宇浩似乎突然之間想到了什麼,上前朝著大波浪的臉上就是一個嘴巴。

“啊”,大波浪倒在沙發上。

“你噁心不噁心!”肖宇浩憤怒至極,上前奔著大波浪一頓暴揍。慘叫聲不絕於耳。

不一會兒的功夫,大波浪滿臉鮮血地倒在了地上。

肖宇浩這還不解氣,又把邊上的酒瓶子拎起來了,但是看了眼地上的女子,猶豫了片刻,還是放下了,他往地上使勁吐了一口。穿上衣服就離開了。

剛出包房,經理過來了,滿臉諂媚的笑容。

“浩哥,怎麼樣?烏直這小丫頭不錯吧?剛出鍋的,新鮮的。”

肖宇浩一聽,覺得不對勁兒。

“什麼意思?”

“她今天第一天出來上班。剛到場子的。”

“那她之前在哪兒?”

“藍米城的一個城中村,到這邊,是投靠她一個姐妹來的。”

“她多大了?”

“剛剛十八。”

肖宇浩猛地一拍自己的腦袋,轉身就進包房,留下了一臉懵逼的經理。

包房內的烏直,蜷縮在沙發角落,痛哭流涕,委屈得一塌糊塗。肖宇浩走了過去,看著地上的烏直,歎了口氣,從邊上拿起紙巾。

“啊!”的一聲,烏直又往後靠了靠,生怕肖宇浩會打她一樣。

肖宇浩隻是給她擦了擦臉上的血。

“第一天出來上班嗎?”

烏直點了點頭。

“第一次?”

烏直繼續點頭。

肖宇浩拿起酒瓶子,照著自己的腦袋上“哢嚓!”鮮血直流!

這給烏直更嚇著了。

像是瞅精神病一樣的眼神瞅著肖宇浩。

“對不起,誤會。穿好衣服,收拾收拾。”

肖宇浩扶起烏直,給烏直擦洗臉上的血跡,幫著她穿好衣服,全都收拾完了以後,肖宇浩拿出自己的車鑰匙,遞給鼻青臉腫的烏直。

“去我車上等著我。遮擋著點,彆讓人看見。”

烏直滿眼恐懼,她點了點頭,用頭髮擋住臉,很聽話地離開了。

肖宇浩坐在沙發上,煙是一支接著一支的抽,剛剛那一幕,不停地在自己的腦海浮現,越想越後悔,越想越後悔,片刻之後,他抬手照著自己的臉上。

“啪啪啪~”的連續幾個嘴巴,直接踹翻一側的沙發。

陳濤從外麵進來了。

“阿浩,何家過來找你了。”

看見肖宇浩滿臉的鮮血,以及地上的酒瓶子,倒也冇多驚愕。

“用強捱打了還是被鐵錘錘了?”

肖宇浩撇了眼陳濤。

“讓他過來吧,我去洗洗臉。”

簡單地沖洗了一番。

何家進來了。

“阿浩!”

兩個人打了個招呼。

“和王梟說好了嗎?”

“冇用,躲不過去了,趁早全繳吧。”

何家一聽,皺起眉頭。

“真的假的,你彆嚇唬我。”

“你覺得我有心思嚇唬你?”

“你是不是冇有給我好好說?”

“咱倆認識這麼多年,你不知道我阿浩什麼人嗎?我能幫你,可能袖手旁觀嗎?”

“那王梟怎麼可能會不給你麵子。”

“解釋不清,總之,全交就是了。”

“那我和我手下的這群兄弟,吃什麼,喝什麼?”

“我把我的宇浩帝王,分你一家,你先經營著,翻身以後再還我。但是有一點要切記,彆再做那些違法亂紀的勾當。把你的那些賭場什麼的都關了吧!彆給自己找麻煩!”

何家一聽,眼神閃爍,明顯的動了心思。這也是個直性子的人。

“阿浩,這事兒,也就是你說,我覺得你是真幫我,茲當換成另外一個人,我肯定是覺得你和王梟再套路我。把我清了,你宇浩帝王好一家獨大。”

“你願意怎麼想怎麼想,我問心無愧就是了!”

何家明顯心情不好,遞給阿浩一支菸,自己點著一支。

“我就這麼一瞅啊,你們倆這關係也冇多好。”

“放屁,那是我兄弟。”

“我不是你兄弟嗎?”

何家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若是我,你來找我,你瞅瞅我給不給你這個麵子。”

“一個人一個想法,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哎。辛辛苦苦這麼多年,一朝回到解放前。”

何家滿是無奈與不甘。

“據我所知,這個王梟最開始就是一個送貨的對吧?當初一窮二白狗屁不是,飯都吃不上,被人追殺,無路可走!是你收留了他,傾其所有,數次生死之間的幫助他,他纔有的今天。”

“然後呢,你想說什麼。”

“人是會變的。”

何家拍了拍肖宇浩的肩膀,冷笑道。

“他不在是從前那個無依無靠,隨時都可能被踩死的小螞蚱了。人家現在是萬城身邊的紅人,萬城是什麼人?那是一個在創世聯盟都能排在第一梯隊的城主!萬神的獨生子!人家現在天天接觸的是什麼人,什麼層麵。”

“再看看你!你和我一樣,都是光輝城的混混而已,已經上不了人家的檯麵了!清醒點吧。彆再給人家添麻煩,遭嫌棄了!聽句勸,以後能不開口,就彆開口了。能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何家給肖宇浩點著煙。

“我走了。”

眼瞅著何家離開,肖宇浩吞雲吐霧!突然之間,起身周起麵前的大理石桌,直接掀翻!

“桄榔~DUANG~”

陳濤歎了口氣。

“你彆聽何家瞎說。王梟有王梟的難處。”

“我到不覺得何家說的有問題,我們現在和人家就是冇在一個層麵上。”肖宇浩一聲冷笑“人家也不再需要我們幫忙做什麼了。”

“王梟不是那樣的人。”

“是不是那樣的人我不知道,反正是做了這樣的事。”肖宇浩拍了拍自己的臉“難道我阿浩不要麵子的嗎?”

肖宇浩怒氣沖沖的回到車上,看了眼坐在副駕駛,淚光滿麵的烏直。

“彆哭了,煩不煩,我說了我不是故意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