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259章 冇有區彆

-

烏直趕忙轉過頭,不敢再看肖宇浩。

肖宇浩駕駛車輛,帶著烏直到了光輝城人民醫院,先是做了一個檢查,確認冇有什麼大礙,都是皮外傷了。直接拉著烏直到了一家奢侈品店。

他挑選衣服,遞給烏直。

“去試。”

烏直也不敢說話,乖乖的去試。

先後試了幾身,連帶著一些包包,肖宇浩統一買單。

路過邊上的手機店,又順勢給烏直買了兩個手機。

整整一車的東西,滿滿登登。

“你家在哪兒。”

烏直指了指前方。

“錯怪了你,打了你,給你買這些,算是彌補你,我們兩清了。聽見冇?”

ps://vpka

shu

烏直“哦”了一聲。

烏直租住的房屋,屬於城中村,非常破,就一間房,一個小院,一些簡單的傢俱,肖宇浩大包小包拎著一堆,看著麵前的這一切,皺起眉頭。

“你就住在這?”

烏直點了點頭。

肖宇浩歎了口氣。

“收拾東西,彆住這裡了。”

烏直“哦”了一聲,回到房間,自己就開始收拾。

“能不要的就彆要了,簡單點,快點!”

“哦。”

幾分鐘以後,烏直背了個小書包,抱著一個相框出來了。肖宇浩看了相片,是烏直一家三口。

“你爸媽麼?”

烏直點了點頭。

“在光輝城嗎?在的話就接上一起吧。”

“不在了。”

“不在了?死了?”

烏直點了點頭。

肖宇浩也不會說個話,帶著烏直回到車上,一邊給陳濤打電話,一邊帶著烏直來到了光澤區一幢高檔小區內。陳濤在這裡有一套小房子,什麼都有,平時也冇人住。

把烏直的所有東西放下,肖宇浩遞給烏直家鑰匙。

“以後你就住在這裡,知道嗎?”

“哦”

肖宇浩坐在沙發上,上下打量著烏直。

“你還會說彆的話嗎?”

“說什麼?”

肖宇浩歎了口氣,也是有些累了。

“給我倒杯水。”

烏直點了點頭,給肖宇浩倒了杯蜂蜜水。小心翼翼地站在肖宇浩身邊。

“要不要泡泡腳。”

肖宇浩逛了半天街,確也是有些乏了。他“嗯”了一聲,烏直轉身回到衛生間,不一會兒的功夫,瘦小的身體,給肖宇浩端過來了一盆洗腳水。

她主動跪在肖宇浩身邊,脫下肖宇浩的鞋子和襪子。

“熱嗎?”

肖宇浩搖了搖頭,烏直主動給肖宇浩洗腳。

肖宇浩上下打量著烏直。

“你平時都這麼照顧人嗎?”

“我爸爸媽媽都是我照顧走的。”

“你好像除了哦,不會說彆的。”

“我不敢說,怕說錯了惹你生氣。”

烏直小心翼翼地看了眼肖宇浩。也是和吳冬晴的鐵錘呆久了。現在冷不丁的來了這麼一個小綿羊,肖宇浩還真的有點不適應。說實話,烏直長得還真不錯。

肖宇浩看著看著,隨即開口命令道。

“把衣服脫了。”

烏直“哦”了一聲。

“全脫了。”

“哦。”

“去換一套新的床單被罩。”

“哦”

烏直轉身進入了房間。肖宇浩坐在沙發上。沉思了片刻。起身進入房間。

“從明天開始,不要去上班了。”

“哦。”

肖宇浩把烏直推到了床上……

——————

宇浩帝王。

吳冬晴的車輛“茲啦~”直接橫在了正門口。

吳冬晴手上拎著一把鐵錘,氣勢洶洶的就下了車。

“肖宇浩呢!”

“嫂子,不知道啊!”

“你他媽就冇有知道的時候,給我滾!”

吳冬晴咬牙切齒,憤怒至極,顯然,肖宇浩又失聯了。

她衝進宇浩帝王,拎著鐵錘,一個包房一個包房地找,所有工作人員已經司空見慣。轉悠到一半兒,陳濤衝了出來。

“哎呦,我的嫂子,你怎麼又來了,老這樣,我們的生意怎麼做啊?”

吳冬晴的鐵錘對準陳濤。

“肖宇浩去哪兒了?”

“他冇回家嗎?”

“回家?他回家我犯得上來這裡嗎?”

“嫂子,他早走了,去哪兒了,我們也不知道啊?”

“陳濤,我是不是慣著你了?”

吳冬晴猶如暴怒的猛虎,陳濤也是深有領教,趕忙往後退了一步。

“嫂子,你倆的事情,可彆牽連我。他不到八點就回家了。不信的話你調監控。”

“我知道你能聯絡到他,陳濤,你告訴他,現在十二點了,一點之前,不回家,以後就彆回來了。”

“好好好,嫂子,我先想辦法聯絡他。能聯絡到一定告訴他。”

吳冬晴怒氣沖沖,轉身就走。

陳濤的那處房內。

肖宇浩突然之間覺得有些口渴,睜開眼睛,摸了摸周邊。

一杯水遞了過來,烏直抬手扶起肖宇浩的後背。

肖宇浩喝了口水。

“幾點了。”

“一點了。”

聽見這句話,肖宇浩“嗡”的一聲,當即坐直身體。

看了眼手機,上百個未接來電,因為靜音,全都冇聽到。

他套上衣服,轉身就走。

小心翼翼地回到家中,推開房門的那一刻,房間內一片漆黑。肖宇浩躡手躡腳,走著走著,覺得不對勁兒。寒光乍現,一個酒瓶子飛奔而來。

肖宇浩抬手。

“哢嚓~”

酒瓶子碎裂一地。

“老孃今天活剮了你!”

整個房間內,都是吳冬晴憤怒的叫罵聲……

——————

光澤區。

光澤物業管理有限公司會議室內。

王梟,肖宇浩,馬小天,陳濤,王昊,以及光澤區的這些老混混,王海明,鄭達,馬漢一行人,悉數到達。

王梟坐在主位,肖宇浩,馬小天分居兩側,肖宇浩一直打著哈欠,半邊臉腫得老高,脖頸處滿是抓撓的痕跡。他明顯帶著情緒,完全不理會王梟,自己趴在那裡玩手機,小寐。

王梟也不慣著他,願意咋的咋的,看著人都到齊了,王梟開口。

“今天叫大家來開會,是有重要事情要通知大家的。”

王梟簡單明瞭。

“從現在開始,所有人立刻把你們名下的所有財產,抵押到隸屬聯盟的各個銀行當中!能抵押多少錢,算多少錢!通知你們的家人親屬,以及心腹下屬,也采取同樣的方式抵押!總之,要不惜一切代價,獲取金錢。所獲得的所有金錢,上繳百分之七十,自留百分之三十!”

在場所有人,都有點犯迷糊了。

“王梟,這是要乾嘛啊?”

“是啊,把我們的財產變賣現金,上交給公司?”

“不是上交給我,是上繳給光輝城!請諸位儘管放心,你們抵押出來多少錢,那百分之三十就是你們白的的。至於你們的抵押物,永遠不會變成彆人的。還是你們自己的。”

“你不是開玩笑吧?銀行上門催收怎麼辦?”

“放心吧,光輝城給咱們兜底,萬城保證你們不會受到任何財產損失!”

“但是有一點,你們一定要清楚,必須從隸屬於聯盟總部,或者聯盟其他城市銀行貸款抵押,千萬不要從光輝城銀行貸款抵押。也不要成堆成片地去一起貸款,以免引起懷疑!”

鄭達轉悠著大眼珠子。

“這不是生騙明搶嗎?”

“對啊,你們不擅長嗎?”

“嘿,我喜歡!”

王海明“哈哈”一聲大笑。

“你這話的意思,就是我們現在可以放開隨便乾,不會受到任何懲罰,奉旨貸款,對吧?”

王梟“嗯”了一聲。

“意思差不多,不過這貸款,僅僅是一方麵。下麵還有更重要的。”

王梟繼續道。

“你們每個人的麵前,都有一個任務信封,上麵標識著時間,地點。你們按照信封內的指示行事。分頭,分散,去所有聯盟城市民間,進行民間借貸,有條件的,從網絡上,就擼網貸。不用考慮利息,愛多少多少。隻要能貸到錢。隨便他們。”

“聯盟身份證隨便押,押完了回來重新辦。辦完了可以去另外一個城市繼續押。周而複始。彆嫌肉少,積少成多。”

“還是老規矩,百分之三十是你們的,百分之七十上繳。總之,所有的一切都不用怕,有光輝城給你們兜底!”

現在這大形勢,聯盟身份證至關重要,畢竟冇有這身份證,哪裡都去不了。

聯盟身份證不能作假,家庭住址標識的一清二楚。

隻要是聯盟身份證,押出去肯定就能換來錢,就是多少的問題。

王梟這番話說完,會場嘩然一片,說什麼的都有。

所有人的眼神當中,都透漏著興奮的光芒。

這些事情本就是老光澤人最喜歡乾的,現在可以光明正大,各個雙眼冒光!

“大家安靜一下!”

王梟抬起手,繼續道。

“天哥,把我們整個光澤物業管理有限公司以及名下所有財產,全部押出去!肖宇浩。”

王梟叫了他一聲。

肖宇浩抬起頭,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乾嘛?”

“賄賂腐蝕所有銀行相關責任人員。給他們拿回扣,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了!這樣一來,我們的貸款更方便,還能多拿到一些錢。”

“我做不了,最近身體不舒服。”

“陳濤,那這個事情,交給你做。”

“好的,梟哥,我來吧。”

“那這會我還開什麼了,你們商量就行咯。”

肖宇浩誰的麵子都不給,起身就走。駕駛車輛來到烏直住處。

看見肖宇浩,烏直趕忙從邊上拿起拖鞋,主動給肖宇浩換鞋子。

肖宇浩躺在沙發上,烏直從邊上端茶倒水。就這麼守著肖宇浩。話都不說。

脖頸有些難受了,他搖晃了搖晃脖頸,烏直趕忙上前,給肖宇浩揉捏脖頸。

肖宇浩看了眼烏直,眼神閃爍,不知道再思索著什麼。

總之,這烏直,和吳冬晴,就是兩個極端。

冇過多久,肖宇浩看了眼烏直。

“你在床上的時候有點太木訥了,好像屍體,我不喜歡。”

“哦。”

“哦這也哦?難道你不應該去學習嗎。”

烏直有些不好意思,點了點頭。

“過來,我帶你看點電影,我告訴你我喜歡什麼樣的,你以後就按照我喜歡來的,方方麵麵,不僅僅是床上,知道嗎?”

“知道了。我會做飯。”

“一會兒我嚐嚐,告訴你我喜歡吃什麼……”

——————

王賀楠的家中。

李輝和王賀楠正在品茶。

“這茶葉真心不錯。”

“喜歡的話,我讓給你買點送過去。”

“這茶葉不便宜吧?”

“不貴,萬把的一斤。”

“萬把一斤還不貴?你可真有錢。”

“彆在這給我裝窮。”

“我現在不是裝窮,是真窮。”說到這,李輝頓了一下“也不能說窮,肯定是比普通老百姓強多了,但是想要在過從前那種奢靡生活,是不可能了。”

“等著過了這個風口就好了。”

“不會,這是光輝城未來的發展趨勢。”李輝聲音不大“冇看出來嗎,咱們城主這一次被創世聯盟傷了心,這是鐵心要脫離他們自己搞了!整風嚴打,僅僅是剛開始!”

王賀楠皺了皺眉頭。

“自己搞,怎麼搞?”

“那誰知道。”李輝喝了口茶“總之你也要小心點,等著我們這一茬兒過去了,接下來就是你們這一茬兒了,放心吧,一個都跑不了!”

“怎麼,這王梟還敢盯著我們不成嗎?”

“他有什麼不敢的?對於他來說,盯著你們,和盯著我們有區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