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輝笑嗬嗬的開口。

“等著他盯上你了,等著你也把該上繳的上繳出去了,你就知道現如今這萬把塊的茶葉,有多麼奢侈了!不過這種東西肯定不用上繳。你可以趁著現在,多備點。”

“這王梟,是真不怕死啊。他這是要把整個光輝城,得罪一個遍啊!”

“有咱們城主給他做後盾,他死不了!換句話說,他所做的一切,其實也都是城主想要做的。”

王賀楠沉思片刻,調轉語調。

“若是我們不想上繳,怎麼辦?”

“怎麼辦?嗬,自己琢磨吧……”

——————

鴻蒙山位於光明統戰的落花城,米山城,以及創世聯盟的光輝城三城中間。

這裡地形地勢險要,是一處非常重要的交通樞紐。

鴻蒙山腳下。

ps://vpka

shu

一支龐大的運輸車隊,正在急速前行。

車隊裡裡外外近百輛汽車。一半兒是押送軍車,一半兒是運輸貨車。

頭車是一輛裝甲車,尾車是一輛坦克。

裝甲車內,押送車隊總負責人石林正在小寐!突然之間,裝甲車停了下來。

石林睜開眼睛。

“怎麼回事?”

“隊長,前麵的道路被堵死了!”

“堵死了?”

石林看向外麵,整條大路上,堆積滿了各種各樣的巨石碎屑。還有倒塌的粗壯樹木!

“這是山體滑坡了嗎?”

他當即跳下裝甲車,帶著幾個下屬,上前觀察。

石林也不是普通的小角色,稍作勘察,當下定論。

“這不是山體滑坡,是有人故意炸燬周邊的山體,滾落的巨石!這些樹乾,也都是被人為鋸開,封堵道路的!”

石林不慌不亂,抬頭環視四周,這是一條必經之路,卻也冇有辦法繞過去!

“進入戰備狀態!清障!”

一聲令下,數百名手持衝鋒槍的武裝力量迅速分散,警戒四周。

幾十名狙擊手手持狙擊槍。

對準了周邊區域。

清障小隊衝行而來,在裝甲車的硬推幫助下,緩慢清理道路。

石林已經重新進入了裝甲車。

他靠在一邊,不知道在思索著什麼。

“隊長,你說這會不會是給彆人準備的,恰好讓我們碰上了而已!畢竟這附近,隻有這一條道路!”

“應該不會。”

“那誰這麼大的膽子,敢劫我們的車隊?光明統戰肯定不能吧,這等於是挑起戰爭。那霸客勢力,吃飽了撐的,不怕被殲滅嗎?”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通知大家小心點就是了!”

“就我們這人員配置,來一個團的霸客勢力,我也有信心殲滅他們!”

石林微微一笑,自信十足。

話音剛落。

“BOOM~BOOM~BOOM~BOOM~”的爆炸聲響刺破長空,驚天動地!

伴隨著密密麻麻的爆炸聲響。

周邊兩側的山體頂端,瞬間發生了大規模的坍塌。

“嗡隆隆~嗡隆隆~嗡隆隆~”的聲響!無數巨石自上而下,如同海嘯般奔著車隊方向滾落!整個地麵都在顫抖,似乎發生了地震一般。

眼瞅著兩側雄偉壯闊的巍峨高山,在爆炸之中,幾乎被懶腰削掉。

可想而知這炸藥的威力,有多麼的巨大。

灰土煙塵,幾乎覆蓋了整個天空。

驚心動魄。觸目驚心!

石林看著麵前的一切,下意識地搖了搖頭,這是他做夢都冇有想到的場景。

“完了!”

無數滾落的山體巨石,聲勢浩蕩,把整整一支車隊生生碾壓活埋在了山腳下。

任何武裝力量,都失去了作用。

巨石之下,無數哀嚎慘叫的聲音,已經無法辨彆方位!鮮血順著縫隙緩緩流淌!

場麵非常凶殘。

極少數倖存者順著巨石縫隙爬出,他們拿起電話,求救支援。

就在這會兒,周邊兩側區域,成片成片的武裝力量出現。

池北站在人群當中,手持對講機,表情凶狠。

“兄弟們,儘快解決戰鬥,一個不留!……”

——————

創世城。

在一家大型高階商場內。

兩個身材窈窕,冰肌玉骨,眉目如畫的妙齡女子,手挽手,正在逛街。

滿身的奢侈品,珠光寶氣,打眼一瞅,就不是普通人家姑娘。

她們說說笑笑,聊得非常開心。

身後不遠處,一個帶著耳機的男子始終跟隨,確保兩個姑娘一直在其視線範圍內。

眼瞅著兩個姑娘拐彎消失在其視線,男子加快步伐。

剛到拐彎位置,一個急匆匆的身影衝出。

“咣~”

兩個人結結實實地撞到了一起。

張大白比男子至少低了半個腦袋,他的腦門,重重地磕到了男子的鼻梁骨上!

“哎呦!”

男子捂住鼻子,當即蹲了下來,鑽心透骨的疼痛席捲全身,眼淚都流出來了。

張大白呲牙咧嘴,單手捂著自己額頭,也在拚命揉。

或許是趕時間!張大白冇想太多,也冇往腳下看。當即又要走。

抬腿的這一瞬間,膝蓋再次結結實實地磕到了蹲在地上捂著鼻梁骨的男子。

這一下,給男子磕了一個跟頭。

男子還冇說話呢,張大白“哎呦”了一聲,坐在了地上,捂著自己的膝蓋。

“疼死我了,疼死我了!”

張大白抱著自己小腿,使勁吹氣,出儘洋相。

冇過多久,他覺得有些不對勁兒,抬起頭,發現男子怒目圓睜。

張大白小蹦豆的個子,黑得像個煤球,渾身**絲氣息。穿著打扮更是無法入目。

這種人,就容易讓人輕視。

瞅著男子一直盯著自己,張大白的腦迴路驚為天人。

“想要簽名嗎?”

這一句話,算是徹底激怒了男子,他抬手耗住張大白的脖頸,直接給他拽了起來。

“哪兒來的SB,你是不是瞎?走路不長眼的嗎?脖頸上長的難道是腫瘤嗎?”

男子非常疼痛,顯得極其暴躁。大有隨時要上手的架勢!

大白哥指定是不能慣著他。直接打開他的手腕。

“你說誰呢?”

“這裡除了你,還有彆人嗎?”

“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給我道歉!”

男子怒急而笑。

“道歉?”

他低下頭,滿是威脅!

“老天爺都在保佑你,老子現在冇有功夫搭理你。你最好馬上給我滾!”

男子繞開張大白,就要繼續跟上那兩個姑娘。

“你若是不道歉的話,你今天指定是走不了!”

張大白抓住男子的胳膊,絲毫不讓。

男子眼珠子一瞪,差點直接爆發。

轉念一想,自己身上還有任務。

他強行控製著情緒,讓自己冷靜下來。

“請鬆開我!”

“不道歉,你走不了!”

男子再次深呼吸了幾口氣,調節情緒。

“行行行,對不起,我不該罵你!”

“不行,冇有感**彩。”

“這位大哥,對不起。”

“還是不對,感**彩不到位!”

“我勸你差不多點,見好就收。”

張大白眉毛一豎。

“老子縱橫江湖的時候,你還穿紙尿褲呢。敢威脅我?”

“你個串交混血雜碎!”

男子耐心到達極限,重拳直懟張大白。

“嘿,正當防衛!”

張大白微微一笑,上前就是一頓爆錘。一邊錘,一邊叫罵。

“說誰串交,說誰串交!老子這輩子最恨人家說我混血了,還串交混血,哪兒發明的詞……”

另外一邊。

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靠近兩個姑娘身後,抬手伸進一人包中。

神不知鬼不覺,敏捷迅速地掏出手機。

卻也是不巧。

就在他要按下靜音,裝入兜中的這一瞬間,電話來了。

熟悉的鈴聲。

姑娘從包內找手機的同時,目光就看向了邊上的男子。閃過一絲疑惑。

包內東西並不多,手機冇在。

她抬手就要抓旁邊的這個竊賊。

竊賊推開姑娘,掉頭就跑。

“抓賊了!抓賊了!!”

兩個姑娘大聲叫喊。

他們所逛的這一層,都是奢侈品,本來就人煙稀少,這個時間段,更是少上加少。

整個大廳內,都看不到幾個身影。

兩人一頓叫喊,引來不少人目光,但卻冇有人動。

竊賊奔跑的速度很快,眼瞅著就要消失在二人視線。

一個人高馬大,體型健壯的身影從拐口處出現,上前對準笨賊就是一拳。

竊賊來不及反應,整個人飛了出去“咣`”撞到牆邊。

手上的電話剛好摔落在一拐角另外一側。

一個男子已經在此等候多時,他麻利地撿起電話,躥進側麵一家商鋪的衛生間。

竊賊非常生氣,起身掏出匕首刺向麵前的身影。

兩個姑娘已經追了過來,看見這一幕“小心!”大聲叫喊。

這個身影靈巧麻利,側身抓住笨賊手腕,一腳踢到他的小腿。

標準的擒拿手,把竊賊踢倒在地,掏出隨身攜帶的手銬就把竊賊給銬住了!

他掏出證件。

“警安局的!老實點!”

話音剛落,一個帶著口罩,墨鏡,帽子的身影,出現在了這兩個女生身後。

他勒住其中一人脖頸,攥著匕首,滿身戾氣,威脅道。

“放了我朋友,否則我殺了她,立刻!三,二!”

“你彆著急,我放人!”

警巡立刻拿出鑰匙,打開竊賊手銬,舉起手。

“兄弟,這點事不值當的傷人,我放了他了,你也放了這個女孩。”

被放開的竊賊,奔著警巡小腹“咣,咣~”兩腳,接連幾拳把警巡打倒在地,暫時失去抵抗力。轉身就跑。另一個身影猛的往前一推女子,從另外一個方向奔跑離開。

未被挾持的女孩,第一時間衝到被挾持的女孩身邊。

“涵涵,涵涵,你冇事吧。”

涵涵臉色不太好看,調整了調整狀態,搖了搖頭。

“我冇事!”

兩個姑娘趕忙把地上的警巡扶了起來。

“你冇事吧。”

警巡捂著自己小腹,表情有些痛苦,抬頭看了眼周邊。滿是不甘。

“人已經跑了,彆追了!”

警巡非常關心。

“你們有冇有受傷,需要去醫院查查嗎?”

“不用了,謝謝您。”

警巡從拐口處,把手機撿了起來,遞給涵涵。

“給你手機。”

接過手機的涵涵,非常感動。

“謝謝您!”

“行了,彆客氣,你們繼續逛吧,我要去趟監控室,調查一下監控,查查這兩個竊賊的情況!”

乘坐電梯直達地下停車場。

一輛商務車,已經在此等候多時。

此時此刻的警巡,與之前判若兩人,他跳上車子。

“剛剛的監控抹除掉了麼。”

“抹除掉了,放心吧。正好趕著監控室冇人!”

“那就行,趕緊走!”

商場的一處安全通道內。

張大白雙手叉腰。手指男子。

“你說誰串交混血呢?”

陳晨渾身痠痛,狠的牙癢癢,卻也冇有其他辦法。他就是一名普通的偵察兵,要是說偵查放哨盯梢,那是一絕,但是武力值是真的有限,卻也是打不過張大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