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說話是吧。”

張大白撩起袖子。

男子一看這情況,心想好漢不吃眼前虧,立刻開口。

“冇說你,說我呢,大哥,我真的知道錯了,放過我吧,好嗎?”

張大白搖了搖頭。

“還是缺少感**彩。”

他當即又要動手。

就在這會,手機響起,簡單地說了幾句話。

“回去以後好好練習,道歉要有感**彩,發自肺腑纔可以,我會再找你的。”

張大白起身離開。

男子滿臉鬱悶地爬了起來,不管其他,趕忙衝回到了走廊區域。

ps://vpka

shu

他挨個店鋪轉悠,在拐角處,終於看見了坐在不遠處休息的兩個姑娘。

他放鬆了不少,想著剛剛那個身影,氣就不打一處來。

拿起電話。

“喂,馬禮克,有一個整體黢黑,一米七左右的傢夥下樓了!幫我控製住他!彆讓他跑了!”

“怎麼了?小姐有事?”

“和小姐沒關係,是我倆的私人恩怨!”

“什麼私人恩怨?”

“冇時間和你解釋了!”

男子咬牙切齒,越想越憋氣!

自己家門口,被人撞了,踢了,還被打了,還得道歉。這都什麼事!

憤怒的情緒,讓他的語調不經意間提高了許多。

“一定給我控製住那串交混血!我若是不讓他後悔,我就不叫陳晨!!”

“你控製控製情緒,聲音小點。彆引起小姐的懷疑!不知道她最煩一群人跟在她屁股後麵了嗎。這要是再被髮現,她一鬨起來,最後倒黴的還是咱們!暗中!暗中保護!知道嗎?”

陳晨趕忙調整了調整情緒。

“放心吧,我心裡有數。”

陳晨說到這,又往不遠處看了一眼。

兩個姑娘已經起身離開了……

創世大酒店一間套房內。

這裡擺放著各種機器設備,到處都是來回走動的人群。

警巡脫下自己的外套。

“九爺,您下手可真夠狠的。”

“廢話什麼,你打我那一拳輕麼,我都感覺我胳膊差點斷掉!”

劉騷九有些無奈。

“不過話說回來,幸虧你準備充分,不然還真麻煩了,趕得夠巧的!這種時候來電話!”

“是唄,嚇了我一跳,原本以為不用我露麵呢。”

王梟搖了搖頭,轉口道。

“三哥,複製的電話呢。”

阮三壽扔給王梟。

打開電話,仔細地盯著手機裡麵的資訊,翻看手機照片。

整個手機裡麵的所有內容,都是一比一複製涵涵手機的內容。

“高加沉!”

一個帶著眼鏡的身影進來了。

“梟哥,你叫我。”

“把手機上麵的所有密碼,包括所有APP的賬戶密碼,給我儘快破解!”

“知道了。”

高加沉是萬城手上的一名黑客程式員,是被王梟借出來的。

不光高加沉一個人,包括這個房間內的所有人,都各有所長,全是萬城集光輝城全城之力,精挑細選,給王梟配備好的。

大家改頭換麵,更換身份,先後偷偷潛入創世城!

“王梟,係統調試好了。”

劉騷九遞給王梟一個耳機。

聽著耳機當中的對話,王梟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涵涵,你今天冇嚇著吧?”

“現在好多了,剛剛那會兒都是蒙的。”

“手機冇摔壞吧。”

“冇有,一切正常。”

“那就行。以後咱們可得注意點了。對了,你覺得今天這個警巡怎麼樣?”

“說實話,我當時大腦一片空白,都冇有怎麼看他。”

“我覺得挺有男人味兒的,是我喜歡的那一款。他是警安局哪個部門的啊。”

“我怎麼知道啊。”

“你讓你爸爸打聽打聽。那不是輕而易舉嗎。”

“我爸出門了,最近都不在家,你也彆犯花癡了!成天腦子裡麵就知道想男人。”

“那怎麼了,我一個單身妙齡女性,還不能看爺們了。”

“能,能。晚上去哪兒吃啊。”

王梟正聽著兩人說話呢,高加沉又進來了。

“王梟,網絡連接好了。”

王梟趕忙起身,走到客廳的電腦前!電腦螢幕中,出現的是一條大腿!

耳機當中,傳出涵涵的聲音。

“我怎麼覺得我手機攝像頭壞了?”

“怎麼回事?”

“就是感覺不如之前清晰了。”

隨著手機攝像頭的移動,電腦當中出現了其他畫麵。

“是不是剛剛摔壞了啊?”

“不知道,好像電量消耗也快了,算了,先回家再說吧。”

王梟瞅著邊上的一個身影。

“這是怎麼回事?”

“可能是冇有調試好,當時事發突然,時間太緊。冇有太多調試時間!而且她的手機內,還有一個定位晶片,很影響我的工作進度,我更換其攝像頭的時候,差點碰到晶片!”

王梟眉頭緊鎖。

“對於她們來說,若是手機攝像頭不好使的話,隨隨便便就會買個新的替代,若是如此,我們可就白忙乎了!”

劉騷九抬起頭。

“那怎麼辦?”

“冇事,計劃趕不上變化,先抓緊時間行動吧!走一步看一步!”

——————

另外一邊,車輛剛剛行駛到涵涵家小區門口。

涵涵的手機就震動了起來。

她拿起電話,裡麵傳出一個聲音。

“您好,請問是趙涵夕小姐嗎?”

“是的,請問您是哪位?”

“哦,我們是人安保險的,您家的車險,馬上就要到期了,我們公司最近正在搞活動,優惠力度非常大,我給您簡單說一下可以嗎?”

“好的,您說吧!”

酒店房間內。

趙涵夕小區內的一部分情況,隨著趙涵夕的移動,持續出現在電腦螢幕上。

側麵有兩個專業人員,持續不斷地敲打鍵盤,建立小區數據模型。

王梟看著一側偽裝保險人員打電話的劉騷九,示意他拖住時間。

趙涵夕家中。

剛剛放下手機的趙涵夕,電話又響了起來,她拿起電話。

“喂,您好。”

“您好,請問是趙涵夕嗎?”

“您好,您是哪位?”

“我們這裡是急速車險的,您的車險,馬上就要到期了……”

趙涵夕聽著電話當中的聲音,滿是無奈,很想掛掉,但是出於家教尊重,她還是認真的聽著…

酒店房間。

趙涵夕整個小區,以及家中的數據模型,正在持續建造。

王梟帶著耳機,拿著趙涵夕的手機靠在一側,眼瞅著太陽落山,夕陽西下。

劉騷九拎著一些飯菜進入房間。

“王梟,吃飯了。”

王梟起身,放下手上的東西,走到飯桌邊,狼吞虎嚥。

劉騷九不緊不慢。

“其實我覺得你這樣都是浪費時間。我和阮三壽,一人走兩圈兒。所有的一切,就都清清楚楚了,哪兒還用得著這麼費勁!”

“那是趙宇軒的家。創世聯盟情報司司長的家。彆說走兩圈了,你倆一人走一圈兒,我們也就暴露了。”

“哪有那麼誇張。”

“誇張?”

王梟坐直身體。

“他家所在的那幢小區,叫紫金苑。內部一共四十八幢彆墅,呈八卦陣佈局排列組合。雖然外表看起來冇有任何異常,但一旦進入戰備狀態!這四十八幢彆墅,就是一道堅不可摧的防禦掩體!”

“四十八幢彆墅內生活的所有人員,皆是趙宇軒的安防體係人員!有文有武,分工合理,配合嫻熟!整個小區的物業,以及所有的工作人員,包括保安在內!也皆是趙宇軒的嫡繫心腹!”

“小區內三百六十度無死角,全天二十四小時監控。小區內的所有一切需求,皆可自給自足!”

“可以這麼說,整個小區四十八幢彆墅,有四十七幢是來服務趙家的!另外一幢,最關鍵的核心區域,是趙家自己住的!”

“自從這個小區成立以來,若無特殊情況,冇有趙宇軒的點頭,從來冇有外人進過該小區。該小區所有的一切,都是最高級彆的軍事機密!”

王梟這一說,劉騷九和阮三壽都瞪大了眼睛。

“王梟,真的假的?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

“我怎麼知道的你們就彆管了。反正這就是事實!而且,這還都是小區內的情況,至於小區周邊還有冇有其他暗崗暗哨的,還得另說。”

“你就看這小區所選擇的地理位置,周邊方圓三公裡內,冇有任何遮擋物。還冇有任何建築物。所以你隻要進入這三公裡的範圍。人家就能發現你們了。閒人是肯定不會往這裡去的。”

“這還僅僅是我知道的,還有多少我不知道的。你們自己想吧。”

“若不是因為這些,你們覺得我冇事吃飽撐的,選擇如此費勁的方式,瞭解地形地勢嗎?”

“我了個乖乖,如果真的是你說的這樣,這裡比起城主府,一點都不差啊。我們進得去嗎”

“城主府他不是進去過嗎?”

王梟看了眼阮三壽。

阮三壽無奈的笑了。

“有些時候,也得老天爺幫忙啊,很多事情都有巧合的。”

“無論如何,我們得想辦法進去!”

“趙宇軒有一座珍寶館。這珍寶館內藏著這貨整個家族,先後五代的努力,若是給他這珍寶館偷了。把裡麵的珍寶如數變賣,我們能再建一座光輝城,或許都富裕!”

“他這麼有錢嗎?”

“他家在覈戰之前就是創世城的這一片區域的首富,世代在這一片區域“耕作”,核戰對於他們也冇有太多的影響。你們自己品吧。說他富可敵國,絲毫不為過!”

“我去,這可真是肥的流油啊!”

“王梟,有些時候我是真的挺佩服你的。”

“怎麼了?”

“你真是誰的主意都敢打,連聯盟情報司司長的家都想偷。還有你不敢乾的嗎?”

“吃就要吃肥的,爭取一次性吃個大飽對不對?實不相瞞,我們惦記他,已經惦記了不是一天兩天了。這王八蛋當初趁火打劫,搶走了我們整個後勤保障司。那現在我們自然得想辦法,往回找補找補的。”

“話雖如此,但是這件事情的難度係數太大了。我覺得根本冇有任何希望。”

“事在人為,一步一步來,實在不行,冇有任何機會,我們可以先撤回去。”

“有個問題,你剛剛說的你們,是誰?”

“我和萬城。”

王梟毫不隱瞞。

“你就瞅這一次咱們這些人員配置,還看不出來嗎?”

“還真冇看出來,我們以為都是你申請的,你的主意。”

“也對。”

王梟點了點頭。

“萬城很少自己主動露麵乾啥,他都霍霍彆人去當炮彈!”

“王梟,趙涵夕要出門買手機。”

王梟立刻起身,走到電腦邊,重新帶起耳機,他簡單的思索了片刻,抬手一指。

“立刻安排人,調查一下,她身上穿著的這件衣服,是哪兒買的。去買一件一樣的。”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