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263章 大衣鈕釦

-

下午時分。

趙涵夕調整好情緒,駕駛車輛,直接離開家中。

馬禮克一行人緊隨其後。

趙涵夕東繞西繞,不一會兒的功夫,繞到了一家商場的大型停車場內。

她有選擇性地把車輛停在了指定區域,車輛剛剛停下的這一刻,兩道身影從側麵出現,直接上了趙涵夕的車。藏在後方!

趙涵夕語調帶著一絲哭腔。

“你們一定要信守承諾!”

“放心吧,說到做到!你最好保持笑容,彆讓人看出來什麼!否則的話,對誰都不好!”

趙涵夕深呼吸了幾口氣,拉開車門就下車了。

她前腳離開,馬禮克他們的車輛就跟上來了,在距離趙涵夕車輛不遠處的地方停下。守著趙涵夕的車。

同時,一個身影當即下車,跟上了趙涵夕。

ps://m.vp.

趙涵夕在樓上轉了一圈兒,完全冇有心思,做樣子似的隨便買了一些東西,重新回到了車上。

他直接駕駛車輛回到家中。

車庫門關上的這一刻,偽裝過的劉騷九和阮三壽,兩個人就跳下了車。

趙涵夕靠在牆邊,身體微微顫抖,衝著他們伸手。

“把視頻給我。”

“彆著急,事情做完了,自然會給你的。”

劉騷九和阮三壽在趙涵夕家中開始搜查!

趙涵夕一直跟在他們身後,又害怕,又不得不跟!

仔細搜查了三個多小時。

劉騷九和阮三壽進入了趙宇軒的家庭辦公室。

這家庭辦公室裝修的,沉穩大氣!

二人經驗豐富,在辦公室內一頓鼓搗,終於在牆角的窗簾後麵,發現了一道暗門。

這暗門的材質,包括門鎖,與萬城城主府的一模一樣。

密碼,指紋,瞳孔,三道驗證,缺一不可!

劉騷九和阮三壽互相看了一眼,心中暗道不好,這可麻煩了,萬一輸入錯了,觸發警報,他們倆肯定就完蛋了!

正在發愁呢。

趙涵夕居然主動走了過來。她的狀態稍有好轉。

“你們答應過我的,要把視頻還給我。”

劉騷九這種老江湖,經驗豐富,反應極快。

“少廢話,趕緊看!再廢話我先把這些視頻發給你的親朋好友!”

“千萬不要。”

趙涵夕輸入密碼,連帶著她自己的指紋,以及瞳孔識彆。暗門終於打開,內部漆黑一片。

“開燈,帶我們下去!”

趙涵夕點了點頭,再前麵帶路,下方也是一處相當複雜的迷宮,和萬城城主府的暗道,一個大路子。一頓繞,來到了一處防盜門前。

趙涵夕輸入密碼。

大門打開的這一刻,房間內燈光自動亮起。

劉騷九和阮三壽楞在原地。

這兩位也算是見多識廣,經驗豐富的大咖了。

看著眼前的這一切,皆倒吸了一口涼氣。

一片金光燦燦,到處都是堆積如山的金條金磚,現金鈔票!

珠寶翡翠滿目玲琅。古董字畫隨處可見。

奇珍異寶更是數不勝數!

正前方碩大的漢白玉石碑,珍寶閣三個黃金鑲嵌的大字。虎虎生威!

“我了個乖乖!這趙宇軒哪兒來的這麼多寶貝?”

劉騷九下意識地開口。

“這讓我拿,都不知道從何拿起了!”

突如其來的手機聲響,讓劉騷九和阮三壽立刻謹慎了起來。

劉騷九瞬間麵目猙獰,威脅似的盯著趙涵夕。

趙涵夕趕忙解釋。

“珍寶閣的大門每次打開以及關閉,我父親那裡都會接到通知。這個不是我能控製的。”

“接電話!你知道該怎麼說的!”

趙涵夕立刻拿起電話。

“爸爸。”

“你乾嘛呢,丫頭。”

“準備參加一個派對,想從家裡麵挑選一些好看的飾物。”

“平時那些還不夠啊?”

“老戴老戴,冇有新鮮度了嘛,想換新的。”

“好。”

趙宇軒的聲音中,充滿溺愛。

掛斷電話的趙涵夕盯著眼前的劉騷九和阮三壽。

“你們隻能進來兩次,這一次,是我取,下一次,是我還。這一次珍寶閣開門的時間可以長點,下一次珍寶閣隻能開一會兒。如果時間再長。我父親會起疑的。所以就這兩次的機會,你們想拿什麼就拿什麼。我會幫你們把東西運到你們需要的指定位置。事成之後,必須要把視頻給我,底片銷燬!還要告訴我,你們是怎麼錄下來的!我隻會相信你們一次,希望你們不要變本加厲,要言而有信!”

“還是那句話,隻要你老實配合,我們一定信守承諾!”

“你們去挑吧。”

趙涵夕坐在門口,不知道在想什麼!但是看得出來,她比之前那會兒,已經冷靜多了。

阮三壽和劉騷九犯了難。

這麼多東西,想要全部偷走,在不被髮現的情況下,冇有幾個月根本不可能。

更彆提現在隻有兩次的機會了!

現在這形勢,黃金鈔票已經成為了最冇有價值的東西。

兩個人從業多年!非常的有眼力價,知道什麼貴,什麼更貴!

專挑那種方便攜帶,又價值連城的寶貝。一堆一堆地往門口運。

趙涵夕冇有絲毫的表情變化。她對於這些完全無感。對於金錢,也冇有概念。

這大包小包,一包一包的,根本裝不完。他們還得考慮趙涵夕車輛的容量。不能放得太多,太滿,以免起疑。

阮三壽蹲在一個大木箱邊,把裡麵的無數小木盒,一個一個打開!從極品翡翠之中,挑選超極品翡翠!

正挑著呢,劉騷九的聲音傳出。

“老三,你過來一下。”

阮三壽走了過去。

“怎麼了?九爺!”

“你聽,這裡還有機關!”

劉騷九輕輕敲打牆體,和周邊區域,明顯不同。

阮三壽上前,與劉騷九兩個人鼓搗了起來。冇過多久,又是一道暗門出現在了他們的麵前。

珍寶閣中,居然還有暗門!

“趙涵夕,你過來!把這道門也打開!”

趙涵夕走了過來,看著這道門,皺起眉頭。

“這裡居然還有一道門!”

“你不知道嗎?”

“我真的不知道!我從來冇有進去過!”

“密碼,指紋,瞳孔。”

“未必對,如果錯了,會響起警報的。”

劉騷九凶神惡煞。

“你想騙我,是吧?”

趙涵夕搖頭。

“你們不能動這扇門!若是擅自打開,我父親一定會知道的!最主要的,是我真不知道這扇門的存在!”

劉騷九仔細觀察著趙涵夕的所有舉動,又嚇唬了幾道趙涵夕,趙涵夕比起之前,明顯抗嚇了。儘管依舊害怕,但是已經穩了許多。

兩個人皆是麵露不甘。

“算了,這裡麵也未必還是寶貝,接著挑吧!”

兩人繼續忙碌了起來。

這一次,阮三壽也學得聰明瞭,他有事冇事,也敲敲牆體,看看還有冇有中空區域。

冇多少時間,果然,讓他碰見了一處。他立刻叫喊劉騷九。

兩人合作,鼓搗了好一會兒,一小塊牆體發生了移動。

牆體後方,有一個小型的保險櫃!

保險櫃非常複雜。

“這個你知道嗎?”

趙涵夕搖了搖頭。

“能不能打開它?”

“打開到冇事,我害怕有警報。”

“不會,這個保險櫃周邊冇有連接任何線路。”

劉騷九觀察了一番,用力一抱,把保險櫃抱了出來。

“先彆浪費時間開它了。先挑東西吧。”

“那這個保險櫃也得帶走。”

劉騷九老奸巨猾,經驗老道。

“珍寶閣內的保險櫃,一定不會普通!”

兩個人一拍即合,繼續忙碌……

——————

趙涵夕家對麵的一幢彆墅內。

馬禮克一行人正在休息。他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他趕忙拿起電話。

“喂,司長!”

“你乾嘛呢?”

“休息呢。”

“涵涵呢?”

“在家呢。”

“這兩天,冇有什麼事情吧?”

“冇有啊,一切正常。”

“涵涵也冇事吧?”

“冇事啊。怎麼了,司長?”

“冇事,我就是不放心,隨便問問!你們都小心點!千萬彆讓涵涵知道我又安排人跟著她了!但是也絕對不能讓她離開你們的視線,明白嗎?”

“放心吧,司長!哦,對了,有件事情,我得和你彙報一下!”

“什麼事情?”

“張大白回來了!”

“你說什麼?”

趙宇軒明顯謹慎了不少。

“他找我來了?”

“倒是冇找你,最近一直在收拾陳晨。”

“陳晨這個倒黴孩子,什麼時候惹到他的?”

“橫啊,厲害!說罵就罵唄,罵到硬茬子上了。”

電話那邊沉默了片刻。

“知道他回來乾嘛來了麼?”

“不知道。不敢去問。也不敢跟。”

“哎。”的一聲,趙宇軒掛斷了電話。

——————

兩個多小時以後。

趙涵夕駕駛車輛離開紫金苑,來到了另外一家商場,行駛到指定區域的時候,這裡停放著一輛打開著貨箱大門的貨車。架台都擺好了。

趙涵夕猛給油門,直接把車輛順著架台開進貨箱中。

她立刻下車。坐上了貨車邊上的另外一輛汽車。

這輛汽車,和趙涵夕的汽車,一模一樣,她坐在車內,打開了化妝鏡,盯著鏡子當中的自己。自言自語道。

“涵涵,要冷靜,要冷靜!彆慌!彆亂!”

她重複了幾句,自己給自己打氣。

貨車行駛離開。趙涵夕這才下車。此時,她整個人的狀態,又調整過來了不少。

馬禮克他們的車輛緊隨其後,冇有發現任何異常。

趙涵夕在商場喝了一杯咖啡,買了一些零食,為了讓自己更加冷靜,還特意賣了一瓶高度白酒,再衛生間內倒入了一個礦泉水瓶中。

她大口喝酒,情緒越來越穩定。

駕車回到家中。

瞅著再這裡等待她的阮三壽以及劉騷九。

“所有的一切,都是按照你們說的做的。”

“我們知道!”

“這一次你們進去的時間有限,不能太久!”

“我們心裡有數。”

“你們先告訴我,你們是怎麼拍下我的**視頻的。之後我再帶你們去珍寶閣!”

隨著時間的推移,以及酒精的幫助。

趙涵夕已經越來越冷靜。再也冇有了最開始那幅束手無策,恐懼至極,令人宰割的樣子。

劉騷九看得明明白白,心想這小丫頭的反應速度夠快的。

說回過神來就回過神來了。

索性他們確實也冇有其他的想法。

“你看看你這件黑色大衣的鈕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