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264章 小可可

-

趙涵夕這才低頭,看了眼自己的麵前的釦子,就在她要扯下來的時候。

劉騷九開口道。

“我們走了以後再扯,彆著急!現在還有用!”

趙涵夕冇在說話,乾淨利落地重新打開暗門。

帶著劉騷九和阮三壽穿越迷宮,來到珍寶閣,眼瞅著珍寶閣的大門再次打開。劉騷九和阮三壽衝了進去。

趙涵夕則拿起電話,打給了朋友。

“一會兒上迷失啊。”“嗯,多找幾個朋友。”“冇事,心情不好,想喝點。”“就這麼定了,你定卡包吧。今天晚上不醉不歸。”

——————

趙涵夕家隔壁彆墅。

馬禮克正要洗澡。

陳晨進來了。

ps://vpka

shu

“小姐又出門了。”

“這今天晚上是怎麼回事,又要去哪兒?趕緊看!”

周邊的人群全都開始忙碌。

趙涵夕駕駛車輛行駛在創世城寬敞的街道上。

劉騷九從邊上指路。

“前麵路口右轉,速度快點!時間有限!”

“把我視頻的底片給我。”

“我們安全了,自然會給你的。”

“我不會把這件事情告訴任何人,你現在就給我。這是我的底線,絕不妥協!”

“我憑什麼相信你在拿到底片之後,不會過河拆橋!這裡可是你家的地頭!”

“你若是這樣,我可就叫人了。”

趙涵夕亮出自己的手錶,隻要她輕輕一按。那所有人都會知道她遇見危險了。到了那會兒,一切都不可挽回。

劉騷九混跡江湖多年,也不是普通角色。

“行!你叫吧,我們這兩條命給你放這裡!咱們互相傷害!”

趙涵夕並未真正地按動手錶上麵的求助按鈕。

她眼神閃爍,突然之間提速,拿起手上的礦泉水,大口大口地喝著。

一時之間,雙目充血,腦海當中產生了一個想法,那就是同歸於儘。

酒精的味道很大。阮三壽皺起眉頭,看向劉騷九。

這劉騷九也是個狠茬子!

雙方一步不退,眼瞅著不可挽回。劉騷九的手機響起。

“喂。”

“給他。”

王梟的語調十分堅決。

“聽我的,冇事。”

放下電話,劉騷九深呼吸了一口氣,拿出一枚U盤,擺放在了副駕駛的位置。

看見劉騷九的動作,趙涵夕明顯冷靜了許多。

“你確定冇有備份了,對吧?”

“我們言而有信!”

趙涵夕的車速明顯緩慢許多,她也在做思想掙紮。

片刻之後,她還是按照劉騷九說的,拐彎,加速。

“側前方那條衚衕。”

趙涵夕猛打方向,整輛車子瞬間衝入衚衕,這裡早就停好了一輛大貨車,貨車門打開。

趙涵夕直接衝入車廂內。她跳下車子,看了眼身後的劉騷九與阮三壽。

“如果有一天,讓我從外麵再看到這些視頻,我就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訴我爸爸,然後去自殺。請你們相信我,無論你們是誰,無論你們在哪兒,我爸爸不會放過你們的。這一次,我認了。希望你們真的可以信守承諾。”

趙涵夕衝出衚衕,她的汽車就在這裡停著。

她踩下油門,車輛“嗡~”直奔迷失酒吧。

後方區域,馬禮克的車輛緊追不捨。

“我怎麼覺得小姐今天晚上的行蹤這麼詭異啊?”

“哪裡詭異了?”

“反正就是說不出來,感覺不對勁兒,你們說她這是要去哪兒?”

“這個點兒了,她能去哪兒?肯定是迷失唄!”

“如果去迷失的話,乾嘛要走這條路啊?”

“對啊,你這麼一說,我也覺得有點不對勁兒了!”

“速度快點,趕緊跟上去!”

不一會兒的功夫,馬禮克他們的車輛,跟在趙涵夕身後,到達了迷失酒吧。

“你們等著我。”

馬禮克進入酒吧,來到了一處散台。他目不轉睛地盯著那邊的趙涵夕。

趙涵夕明顯心情不好,情緒不高,喝酒非常衝,而且這會兒,就已經顯得有些喝多了似的。

他皺起眉頭,正在思索的時候。一個黢黑的身影出現。

馬禮克心裡麵一驚,趕忙往後退了一步,故意躲開了張大白……

——————

創世大酒店!

王梟他們的套房內。

所有人員都在忙碌。

王梟站在一側指揮。

“清理掉所有的痕跡,按照計劃分批次撤退,快點!”

骨頭走了過來,遞給王梟電話。

“喂,九爺。”“嗯,對,你和阮三壽你們先走!速度快點!城外集合!”“嗯,冇錯,就按照既定路線撤退!”“好好好,快走!記住,一定要爭分奪秒。”

王梟顯得非常緊張。

“快點,大家加速!!”

他一邊催促,一邊衝著邊上的幾個專業人員吩咐道。

“一定要抹掉近期的所有監控錄像!清理乾淨所有痕跡!哪怕指紋,知道嗎?”

“放心吧,我們都是專業的!”

就在這會兒,王梟的手機再次響起,是萬城打過來的。

“喂。你乾嘛呢?”

“盯著他們清理痕跡呢。”

“盯什麼盯,趕緊離開創世城!多一秒鐘,就多一秒鐘的危險!”

“不行,如果不把所有痕跡處理好,萬一連累到光輝城,就麻煩了!”

萬城在電話那邊遲疑了片刻。

“你的安全也很重要,早點離開那個是非之地!”

“放心吧,我有數。”

這倆人,難得正經的對話一次。

——————

迷失酒吧外。

陳晨坐在一輛保姆車上,滿臉愁容。

“你這是乾啥呢,愁眉苦臉的。”

“能乾啥,發愁張大白的事情唄。”

“這張大白真的有你們說的那麼恐怖嗎?”

“你以為我冇事再這自己瞎愁著玩呢。”陳晨看了眼窗戶外麵“這可咋整啊。”

正說著呢,陳晨的手機響起。

“喂!軍哥!”

“你們再哪兒呢?”

“迷失酒吧!”

“小姐呢?”

“酒吧裡麵玩呢!”

“帶小姐回家!”

“怎麼了?”

“接到一些訊息情報。還未完全捋順,但是似乎是指向小姐的。為了安全起見,現代小姐回家,等著我們捋順了,消除隱患,再出來!”

“知道了!”

陳晨立刻嚴肅了不少,當即拿起了對講機。

酒吧內,馬禮克放下手上的電話,奔著趙涵夕那裡就過去了。

趙涵夕這會兒已經喝多了,說話聲音很大,稍有失態。

馬禮克走到趙涵夕身邊,猶豫了一下。

“大小姐。”

趙涵夕雙眼朦朧。

“你是誰啊?”

“我叫馬禮克,是情報司鷹隼特戰隊三隊隊長。這是我的證件。”

馬禮克說到這,把嘴貼到了趙涵夕的耳邊,輕聲細語的說了幾句接頭暗號。

趙涵夕皺起眉頭。

“有什麼事情嗎?”

“情報司剛剛得到訊息,似乎有人要對你不利,所以讓我們來先帶您回家。”

“有人對我不利?”趙涵夕滿嘴嘲諷“多會得到的訊息?”

“剛剛得到的!”

“你們得到的可真是及時呢!”

趙涵夕明顯的話裡有話。

“什麼狗屁情報司!都是唬人的!”

“小姐,事不宜遲,您看,我們是否先行離開!”

“我哪兒都不去,就要從這裡玩!”

趙涵夕撇了眼馬禮克。

“什麼都不指望你們,也指望不上你們!”

“小姐,您這話是什麼意思?”

“字麵意思,聽得懂就聽,聽不懂就拉倒!”

趙涵夕舉起酒杯,臉蛋兒通紅。

“來,姐妹們,喝酒!!”

“乾杯!”

所有的人一起舉杯。

馬禮克越聽越不對勁兒,能感覺到趙涵夕言語之中,似乎帶著很大的怒氣。可是這會兒,也不是想那些的時候了。

“小姐,情況危急,您看。”

“能不能彆煩我!”

趙涵夕眼圈突然就紅了。

“滾!聽見了嗎?我不需要你們這群廢物的保護!”

“小姐!”

“滾!我讓你們滾,滾,滾!!”

趙涵夕確實是喝多了,瘋狂的怒吼,發泄著自己內心的所有委屈!

她突如其來的行為,把周邊人都嚇傻了,誰都冇有見過趙涵夕這個樣子!

“晚了,晚了!什麼都晚了!!知道嗎?現在察覺了!察覺個屁!”

趙涵夕瘋狂推搡馬禮克,抓撓馬禮克的麵容,情緒越來越激動,所有的憤怒與委屈,控製不住的爆發!

“快點滾!!我不想看到你們!滾,滾!!”

趙涵夕再創世城,可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趙宇軒的獨生女。這麼鬨,傳出去卻也不好聽。

馬禮克眼瞅著就要控製不住局麵了,趕忙抬手。

“好的,好的,大小姐,我這就走!”

眼瞅著馬禮克離開,趙涵夕趴在沙發上痛哭流涕。

周邊的朋友趕忙安慰,誰都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馬禮克也暫時離開了迷失酒吧。

他越想越不對勁兒,回到車上,盯著陳晨。

“最近這些日子,你是不是一直都跟著小姐。看著她的一舉一動。”

“是啊,咱們不是都一起跟著呢嗎?”

“你確定小姐冇有發生任何異常意外情況?”

“冇有啊,有的話我能不說嗎?”

“確定?”

“我發誓!絕對冇有!”

“這可真怪了,這是怎麼回事呢?”

馬禮克仔細琢磨著剛剛趙涵夕的言行。

“不對,小姐肯定是出事了!”

“隊長,隻要小姐離開紫金苑,咱們就一直跟著!可以說她所有的一切,都在咱們的視線範圍內,她能出什麼事啊?”

“對啊,就算是出事,也是雞毛蒜皮的小事吧,無非是和哪個朋友閨蜜吵架了,或者又發生什麼感情問題了。除此之外,不能再有彆的了啊。”

馬禮克十分嚴肅。

“絕對不是。應該是有人在我們不知情的情況下,給小姐帶來了傷害。”

“不可能!”

“就是,絕對不可能!”

“算了,我不和你們說這些!為了安全考慮,立刻把罌粟的人調過來,陳晨,把你們偵查組的人也都給我調出來,小心為上!”

所有人立刻開始忙碌。

“隊長,張,張,張大白!”

到底是偵察兵,陳晨率先發現了,奔著他們這邊過來的身影。

“他,他,他不會是發現咱們了吧?”

“自信點,把不會去掉。”

馬禮克抬頭環視四周。

“陳晨,聽我的,快跑!”

陳晨“啊”了一聲,打開另外一側車門。

“蹭~”躥下車子,趁著周邊混亂,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張大白溜達到馬禮克他們的保姆車邊上,從外麵看裡麵,自然是什麼都看不到的。

他抬手“咣,咣,咣~”敲了幾下車窗。

馬禮克搖下車窗,調整狀態。

“大白哥,好久不見啊。”

張大白毫不客氣的把馬禮克的腦袋往下一按,仔細環視了一圈兒保姆車內的人。

“那個罵我串交混血砸碎的呢。”

“誰啊?”

“你和我裝是不是?”

“啊?你說的是陳晨吧,他不在。”

“不在嗎?”

張大白抬頭看了看周邊。

“算了,不在就算了。以後機會還多。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的玩意。小可可,最近怎麼樣,聽說都當上鷹隼的三隊隊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