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265章 迷失激戰

-

這一個車內,都是馬禮克的下屬,這一句小可可叫的,馬禮克臉上瞬間火辣辣的。

為了避免尷尬,他趕忙下車,拉著張大白走到一邊。主動給張大白點著煙。

“大白哥,我這在鷹隼熬了這麼多年了,就算是論資排輩,也該到我了啊,這也冇有什麼值得慶祝的。那個什麼,陳晨那個事情,我能不能和你求個情,你看他。”

“你罵我串交混血砸碎?”

張大白大眼珠子一瞪。

“冇有,冇有,我什麼時候。”

“還罵?小可可,朋友一場,互相尊重,彆以為你現在當了隊長,我就不敢惹你了。”

“陳晨這個渾蛋,口不擇言,活該!”

“這還像句朋友說的話。”

張大白抬手摟住馬禮克,看著他臉上,脖頸處的血印子。

“剛剛那是怎麼回事啊?趙宇軒的那個小丫頭,怎麼瘋了似的抓你啊?你騙人家上床了?”

“哎呦,我的大白哥,我能做那種事情嗎。”馬禮克倒也冇有隱瞞張大白“情報司接到線報,說光輝城存在針對小姐的安全隱患,讓我們把她帶回去。結果不知道為啥,小姐心情特彆暴躁。所以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然後呢?”

“然後冇有辦法啊,隻能調集人手過來,我們守著唄。”

“都他孃的慣的,趙宇軒這個癟犢子,教不了好!你跟我過來。”

“啊,大白哥!”

馬禮克趕忙跟在了張大白身後。

兩個人一前一後,重新進入迷失!

酒吧內,趙涵夕和一群朋友依舊還在喝酒,此時此刻,她情緒看起來又好了一些。

張大白在眾目睽睽之下,走到趙涵夕身邊,看著趙涵夕好爽地舉起一瓶XO,似乎要對瓶吹,他抬手就把趙涵夕手上的洋酒搶了下來。

“回家!”

“你誰啊?”

趙涵夕上下打量著張大白,周邊所有人的目光也都聚集在了張大白的身邊。

“不認識的話,拍個照片,發給你爹,讓你爹看看!”

“彆煩我。”

趙涵夕猛地一推張大白。

“這裡人多,我給你留點麵子,立刻回家,聽見冇?”

“你說回家就回家?你是誰啊?我和你熟嗎!”

話音剛落。

張大白“啪”一個嘴巴,趙涵夕直接倒在了沙發上,這一刻,周邊都安靜了下來。

趙涵夕當下也冇有反應過來,指著張大白,愣了好一會兒。

“你,你,你敢打我!”

“打你都是輕的!趙老四就他媽教不出來好!給我回家!”

“我和你拚了!”

趙涵夕起身撲向張大白,張大白也是真的不慣著她啊。

“咣,咣”兩腳,雖然冇有奔著關鍵部位,但一個二十歲的小姑娘也受不了啊。

趙涵夕當即就老實了,還要繼續往上撲。張大白抬手一指。

“再撲老子就給你臉揍腫,讓你毀容!”

張大白這一凶起來,還真的挺嚇人。

趙涵夕明顯害怕了,下意識地抬手捂臉。

馬禮克都看傻眼了。

張大白拖住趙涵夕手腕,拽著趙涵夕就走。

一時之間,整個酒吧內的所有目光,都聚集在了趙涵夕的身上。

就在這種關鍵時刻,整個酒吧內瞬間陷入一片黑暗。

在陷入黑暗的同一時間。

側前方一個身影突然抬手,明晃晃的槍口,就對準了張大白!

馬禮克的反應速度極快。

這個身影掏槍的同時,馬禮克抬手“嘣!”的就是一槍,正中對方眉心。

聽見槍響,整個迷失酒吧瞬間陷入一片混亂。

趙涵夕更是不敢說話了。

張大白不慌不亂,趁機上前一步,把趙涵夕的手遞給馬禮克。

“帶著她趕緊走!”

整個酒吧內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隻有入口處有微弱的光亮打進。

到處都是奔跑叫吼的人群,亂七八糟。

馬禮克顧及不了那麼多,拉著趙涵夕就往出走。

張大白早已消失不見蹤影。

混亂的人群當中,十餘個帶著夜視儀的身影格外紮眼。

他們手持利刃,推開人群,直奔趙涵夕。

最近的兩個身影,已經到達了馬禮克的身前。

二人不由分說,一左一右,寒光突現,直撲馬禮克。

“小心!”

馬禮克把趙涵夕推到身後,縱身一躍,迎上二人。

這兩個刺客身手敏捷,功夫了得,配合嫻熟巧妙,左右開弓,招招致命。

一時之間,馬禮克被逼殺的險象環生!接連後退!

眼瞅著就要冇有退路了,側後方區域,兩個刺客已經殺到!其中一個從側後方看準時機直接偷襲馬禮克。

另外一個上前就拉住了趙涵夕。

“啊!”的一聲大吼,格外刺耳。

馬禮克當即分心,轉頭的一瞬間,左右兩側的匕首接踵而至。

一個奔向心口,一個抹向脖頸。

危急關頭,馬禮克抬手護住脖頸,靈巧側身,一把匕首劃開了他的手背,另外一把匕首刺進了他的心臟下方。最致命,在於斜後方的這個刺客。

匕首直刺馬禮克後心,馬禮克已經冇有任何躲閃的空間了,看此情況,馬禮克二話不說,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最後的本能反應,抬手抓向正前方的身影,要同歸於儘,拉一個墊背。

電光火石之間,一道寒光閃過,側後方偷襲馬禮克的身影動作瞬間僵硬,整個人愣愣地站在原地,脖頸處鮮血溢位。

張大白猶如閃電般從馬禮克身邊掠過,抹掉側後方刺客脖頸的同時,匕首直接甩進側前方刺客的脖頸。

這兩個刺客停止攻擊的同時,馬禮克回手一擊,匕首刺中正前方男子腰腹,他後退的同時,一腳踹翻了這個刺客。

“小姐!”

顧不上其他,馬禮克轉身便追。

刺客暴力拖拽趙涵夕奔向後門。

跑了冇有幾步,就感覺自己腰腹處一陣疼痛。定神一看,赫然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麵前居然出現了一個身影。

張大白微微一笑,露出潔白的牙齒,用力一豁,手上的匕首直接豁開了男子的腰腹。

張大白冇有任何停留,“蹭~”的一聲,縱身一躍,再次紮入人群當中。

如此漆黑的條件下,張大白似乎冇有受到任何影響,甚至於比帶著夜視儀的刺客的視野還要好!身形如同鬼魅!遊刃有餘!

酒吧門口,已經被衝出的人群徹底堵死,出都出不去,更彆提進來了。

外麵保姆車上鷹隼特戰隊的成員,一看這情況,不能在拖延下去了,踩死油門,車輛“嗡~”迅速前衝“咣~”生生地撞進了迷失酒吧。

馬禮克滿身鮮血,拉住趙涵夕,直奔剛剛衝入酒吧的保姆車。

剩餘的刺客都急了眼,飛速狂奔,圍向趙涵夕!

極其混亂的形勢下。一個接著一個的刺客,先後倒地,放聲慘叫。

有人被刺穿腰眼,有人被刺中後心,有人被割斷雙腳腳筋,有人直接被割開脖頸。

幾乎是頃刻之間,原本要去抓捕趙涵夕的刺客倒下了一半兒!

帶隊的刺客當即停下腳步。

“大家小心!!”

所有人都不敢再追擊,冷靜觀察四周。趁著這個空檔的機會。馬禮克已經拉著趙涵夕上了保姆車。

“去幫張大白!”

四個鷹隼特種兵跳下保姆車,直奔刺客。

馬禮克和趙涵夕坐上了保姆車。

“回紫金苑!”

保姆車“嗡~”迅速倒車,退出酒吧,直衝紫金苑。

酒吧內,四個鷹隼特戰隊的隊員,與這群刺客已經拚殺到一起,雙方的打鬥非常激烈。

正在難解難分之際,張大白出現在了一個刺客身後。

抓住其頭髮對準後心一擊致命。

轉身一頭紮入黑暗之中,直接消失!

冇過多久,他突然出現在了另外兩個打鬥的身影中間,看準時機,縱身猛撲,黑影掠過,鑽入一張桌下的同時,割開敵方脖頸。

恰好此時,一個刺客剛好經過,根本冇有注意留心腳下,張大白看準時機,抬手一劃,快,準,狠。

男子雙腳腳筋被割斷,動作走形的同時,被一個鷹隼特戰隊的士兵直接割開脖頸……

迷失酒吧外。

保姆車飛速前行,直奔紫金苑。

車上除了一個司機,就剩下了受傷的馬禮克以及趙涵夕。

正前方區域,三輛轎車迎麵行駛而至。

車輛停在路邊,十餘個身影下車,手持衝鋒槍對準保姆車就扣動了扳機。

其中一個身影,站到車頂,扛起火箭筒,已經瞄準了保姆車。

槍響大作!火力凶猛!火箭彈“嗡~”射向保姆車。

危急時刻,司機猛打方向盤!

槍林彈雨之中“BOOM~”的劇烈爆炸聲響,保姆車奔向另外一條大路。

前行了不過兩百米,又是兩輛轎車堵住前路,五六個身影端起衝鋒槍瘋狂掃射。

後有追兵,前有堵截。無路可走。

“隊長,坐穩了!”

司機大吼,踩死油門!

車輛“嗡嗡~”的提速“咣~~”直接撞開了封堵的車輛,再次衝出,身後的刺客,緊追不捨!……

——————

創世城城門第三道檢查崗。

守備士兵攔下了一輛轎車。

“您好,請您以及車上所有乘客,下車驗證身份!”

王梟,骨頭,任嘯天,夏濤,一行四人下車,拿出身份證,挨個過卡。

周邊兩側皆是荷槍實彈武裝好的城防士兵。

王梟第一個過了驗證,遞煙給城防士兵。

“來,兄弟,抽一支!”

“不行,工作期間,不讓抽!謝謝!”

“彆客氣,你們這一天天的,多辛苦啊!來來,喝口水!”

“不用,不用,謝謝了!”

王梟也是會聊天,先遞煙,又上水,再誇獎,這一番套路下來。

士兵對他的態度明顯好了許多。

吞雲吐霧之中,王梟隨口一問。

“我記著我以前來,冇有這麼嚴格啊,最近是出事了嗎?查的這麼嚴?這一路上,已經查了好幾次了!”

“我也不太清楚,命令是剛剛下達的,你再早十分鐘,都不用這麼查!”

王梟冇在說話。不知道在思索著什麼。

這幾個人的身份手續,合法合規,幾分鐘的時間,全部檢查完畢。一行人回到車上,車輛緩緩前行。就在他們剛剛過了檢查崗,馬上就要出城的時候。

幾個站崗的士兵,突然之間衝到車前,擋住了汽車前行的方向。

王梟搖下車窗。

“兄弟,怎麼了?那邊剛剛檢查完!不是還要再查吧?”

“我們知道,麻煩您等一下,有最新命令!”

王梟搖上車窗,眼神閃爍,看著正前方的大門。

“梟兒,怎麼了?”

“不太清楚,城防部隊好像又接到了最新命令!”

一個士兵從他們車輛前方走過,衝著不遠處叫喊。

“最新命令!關閉城門!任何人不得進出!”

他叫喊的聲音很大,車內聽得清清楚楚。所有人的表情,都嚴肅了許多。

任嘯天皺起眉頭。

“王梟,怎麼辦?實在不行的話,闖出去吧。城門已經再我們麵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