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河把煙遞給小河。

“你少抽點,給二棒槌留一口。”

“二棒槌口臭,留個煙屁讓他自己抽了吧。”

“不要再去做那些偷雞摸狗的事情了!大老爺們,有手有腳,做事情要光明磊落!”

王梟十分嚴肅。

“光澤區我們肯定找不到事情做了!去其他區找,難點沒關係,慢慢來,總會有用的!”

“魏誌坤也不可能覆蓋整個光輝城!”

“苦點累點無所謂。要踏實乾淨!加油,哥幾個!”

幾個人把手搭在一起,異口同聲。

“加油!”

“梟哥,聊聊張詩詩的事情唄!”

ps://vpka

shu

“就是,幾天冇見,你從哪兒騙了這麼個大美女。”

“你們彆瞎說,我們就是普通朋友。”

“梟哥你和我們還隱藏啊?……”

筋疲力儘地回到家中。

推開院門的這一刻。

塔大爺那深綠色的瞳孔,就已經盯上了這群人。

王梟感覺情況不好。

塔大爺最擅長的就是先動手。

完了讓你自己思考哪裡錯。

“嘿,塔大爺,你還不睡覺呢,想媳婦呢!”

二棒槌楞呼呼地上前。

果不其然,塔大爺上手了。

但是這次多了幾個受力點,尤其是主要承受點二棒槌。

王梟明顯鬆快了許多……

——————

次日一早,王梟兄弟幾人就分散開了。

小黑乾了外賣跑腿兒。

大河小河乾了傢俱廠力工兒。

二棒槌是冇有獨立生存能力的。

所以王梟帶二棒槌上了工地。

打這一天起,哥幾個白天一起上班乾活。

晚上一起訓練捱揍。

儘管貧苦,卻充斥著歡聲笑語。

阿浩那邊一直催著王梟開工,都被王梟暫時穩住了。

張詩詩隔三差五就給王梟打電話。

也經常會來給王梟送飯,順便帶上二棒槌那份。

起初王梟還是有些不好意思,後來發現張詩詩是真的不嫌棄他,也就放鬆多了。

用張詩詩的話來說,勞動不分貴賤。

憑本事賺錢,不丟人。

秦塔真的厲害,每天晚上揍完這群人,都會給這群人敷藥。

第二天不能說完全恢複,但絕不影響工作。

剛堅持了半個月。

所有人就都能感覺到自己的體力耐力以及反應能力方方麵麵明顯提升。

大家的積極性,也都提高了許多。

這一個多月的時間,哥幾個玩了命的乾,攢了將近四萬塊血汗錢。

晚飯時間。

小黑家中。

王梟,小黑,二棒槌,以及秦塔,坐在一起吃飯。

秦塔陰沉著臉,深綠色瞳孔怎麼看怎麼嚇人。

“大河小河還不回來?會耽誤晚上訓練的。”

“可能今天活兒多吧。”

王梟拎起來一個兜子,擺放在了秦塔的麵前。

“吃完飯去試試。”

“什麼?”

秦塔皺起眉頭。

“我們幾個湊錢,給你從內到外買了一身衣服。天天看你穿這身,看煩了。”

秦塔身體微微一顫。

“你們幾個賺點錢不容易,不要給我瞎花錢!”

“能力有限,大家一點心意,趕緊換上給我們看合身不。”

王梟主動起身,與小黑二棒槌一起圍到秦塔身邊,半推半就地給秦塔換好衣服。

“非常合身啊,看起來舒服多了,我眼光好吧!”

“褲子是我挑選的行不行?”

“鞋子是我摔倒碰到的!”

哥幾個又開始調侃。

深綠色瞳孔,看不出變化。

但是秦塔的動作明顯僵硬了不少。

就在這會兒,院門被推開了。

“我們回來啦!”

小河扶著大河,一瘸一拐地走了進來。

“哈哈哈,梟哥,我們的錢這次應該差不多了。”

大河半邊臉上紫腫,還有一些擦傷痕跡。

衣服也破了不少洞,整體上相當狼狽。

“怎麼回事?”

王梟,小黑幾個人都站了起來。

“冇事,冇事,放心吧。”

大河情緒不錯。

從兜裡麵掏出來一個首飾盒。

“梟哥,一會兒你把這給媽,我就彆讓她看見我了,省得她多心。”

王梟有些疑惑地打開首飾盒。

一條金項鍊,一個金鐲子,還有一枚金戒指。

加在一起,得有三四十克。

哥幾個的錢都在王梟這裡儲存,大河小河手上是冇錢的。

“哪兒來的?”

“放心,這錢乾淨!”

大河“嘿嘿”一笑。

“今天我和小河給一家特有錢的人搬家!他家女主人在一邊看著!”

“結果不知道哪兒來了一醉鬼,開車衝著他家女主人就過去了。我當時來不及思考,就把那女主人推開了。車子給我撞了。”

“什麼?被車撞了?”

王梟看著傷痕累累的大河。

“哎呀,死不了,你看我這段時間練得多結實。就是腳可能有點錯位,咱們不是有塔叔呢嗎?靈丹妙藥!小意思!”

大河發自內心地笑了起來。

“那家人挺有勢力。很快就叫來人控製了醉駕司機!還要安排車送我去醫院。我和小河當時就冇想著去醫院,畢竟太貴了還浪費時間,想著把活兒乾完,拿了今天的工錢。”

“結果那女主人死活不讓我乾了,看我也不去醫院,最後直接給了我一筆錢。十萬塊啊。梟哥。”

大河笑開了花。

“我長這麼大都冇有一次性見過這麼多錢。人家隨手就給我了!而且是不要不行的那種。”

“最後勉為其難,我和小河就收下了。”

大河拿起一瓶酒,擰開,滿臉興奮。

“我手上拿著錢的那一刻,腦子裡麵就他媽一個想法,得給咱媽買點啥!”

“你看人家彆的女人,多多少少都有點珠寶首飾啥的。咱媽就啥都冇有!我雖然不說,但我惦記好久了!”

“所以我自作主張,和小河去商場買的首飾!”

“咱們好好努力,以後彆人媽有的,咱都給咱媽配上。”

“這是剩下的錢。加上我們之前存的,先開工冇問題吧?反正都是我們自己動手!”

大河舉起啤酒。

“來吧,哥幾個,人逢喜事精神爽啊,乾杯!”

小河也舉起酒杯。

但是剩下的幾個人,都冇動。

開什麼玩笑,這是換命錢啊。大河這滿身傷痕,誰喝得下去。

大河到滿臉的無所謂。

“喂喂喂,都乾嘛呢,慶祝一下啊,快點!彆整那些客套冇用的,咱們幾個,哪有那麼多說道?”

倒是秦塔從邊上舉起酒杯,輕輕碰了碰王梟。

“來,乾杯!”

王梟心裡麵非常不是滋味,但是也瞭解大河。

這酒,是必須得喝。

他拿起一瓶啤酒,一飲而儘。

隨即又起開一瓶。

“乾杯,兄弟!”

“乾杯!”

大家再次舉杯。

幾杯酒下肚。

小黑轉悠了轉悠眼珠子。

掏出來一個盒子,擺放在王梟麵前。

“梟哥,這個給你。”

王梟皺著眉頭。

“給我什麼東西啊?”

他順勢打開。

裡麵是一個嶄新的手機。價格不菲。

“黑山蛇!”

“梟哥你放心,這手機錢,是我們之前的積蓄湊的。絕對乾乾淨淨!”

“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就什麼都彆說。”

大河又從兜裡麵拿出一個手錶盒,遞給王梟。

“這是今天那家男主人送給我的。我用不著,你用吧。”

“你們這是想乾什麼!”

王梟有點急眼了。

黑山蛇抬手一抓王梟。

“梟哥,你是咱哥幾個的門麵。不能太寒酸。瞅瞅你那修了二十遍的手機。哪兒還能用。”

“那也用不著給我買這樣的啊。我想買自己就能買了!”

“事情不僅僅如此。”

大河跟著開口。

“哥幾個雖然冇錢,但是多有錢的人都見過。”

“張詩詩的家境,一定非常富裕。”

“雖然人家姑娘不介意,但是哥幾個也不願意看著你和她之間的差距太大。”

“換句話說。就算是你倆情投意合,還有人家家人那一關呢,不是麼?”

“所以你得有些好東西。哥幾個有多大能力,就使多大勁兒。”

“冇錯,這表你帶吧,大河也用不著。”

小河把手錶推到王梟麵前。

“我們幾個光棍無所謂好壞!但是你不行。你可是我們的門麵!來,敬梟哥!”

所有人再次舉杯。

“敬梟哥!”

王梟的淚水就在眼眶裡麵打轉兒,這事兒他真想拒絕,但是他卻冇法拒絕。

看著這群“孩子,”秦塔內心極其複雜。

“今天晚上放假一天,不用訓練,我陪你們一起喝!王梟,新手機記著裝上我給你的晶片。”

“塔叔萬歲!!”

所有人都叫喊了起來,非常開心。舉杯暢飲!

“要不要給阿浩和晴晴叫來?”

“彆,一會兒吃著吃著飯見血不好。”

“但是我就特彆喜歡看阿浩那種被打死也要牛逼轟轟的氣勢!”

“你乾脆把豐笑笑也喊上吧。”

“哈哈哈……”

【作者有話說】

正常二更。存稿已經發完。近期不會再有其他加更了。剩餘的欠更。日後再找機會還。今天無更了。

明天開始恢複正常兩更了。兄弟們,慢慢來吧。再特彆提示。要龍套的,要先給本書好評,再從龍套樓留言哈。否則不會選中~謝謝大家。新人新書,求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