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270章 小珍寶館

-

“你也有自己的審美對不對,也得有自己的喜好吧?”

“你喜歡的我就喜歡。”

肖宇浩盯著烏直,沉默了半晌。

“行,挺好,但是我不喜歡你了。你走吧。”

“哦。”

烏直麵露委屈,不聲不響地回房間收拾東西。

她拎著行李箱,路過肖宇浩身邊。要出門的時候,肖宇浩開口。

“你是不是不會反抗。”

“我早就做好了這一天的準備。”

“為什麼。”

“你說呢。”

ps://vpka

shu

烏直眼神閃爍,話裡有話,肖宇浩皺起眉頭。從兜裡麵掏出一摞錢,扔給烏直。

“把這個帶走。”

“你自己留著吧。”

“你要去哪兒?”

“去找我姐妹。”

烏直走到門口,剛剛打開房間大門。肖宇浩歎了口氣。

“回來。”

烏直“哦”了一聲,又走了過來。

兩個人就這麼對視。

“你是不是冇有脾氣的。”

“我有。”

“那你不會反抗嗎?”

“我會。”說到這,烏直話鋒一轉“但是對你不會。”

肖宇浩起身,摟住烏直,轉身就往房間走。

恰好這個時候,他的手機震動了起來,他拿起電話,看了眼吳冬晴。直接按下了靜音……

——————

雲頂城是創世聯盟七大主城之一。也是五城同盟成員。

當初參與了圍剿光輝城的行動,葬送了雲頂城最強悍的特種武裝力量,海鯨特戰隊!

回到雲頂城之後,雲頂城老城主突發重病,一病不起。

雲頂城內一片混亂。

老城主膝下有三子,大兒子韓天正是他正經培養的接班人,二兒子韓天喜是一位商業奇才,生意遍佈聯盟城市,在整個創世聯盟,都是最頂端的富豪,手上更是握有整個雲頂城的財政大權。唯獨小兒子韓天宇,從小性格桀驁不羈。在雲頂城飛揚跋扈。惹禍生事,和兩個哥哥比起來,“一無是處”人送外號,瘋子。

韓天宇的家中。

與馬小天年齡相仿的韓天宇,與三個兒時玩伴打著麻將,聊著天。

“老爺子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

“越來越不好了!大夫讓我們提前做好心理準備!”

“之前還好好的,為什麼突然之間就這樣了?”

“歲數大了,身上毛病本來就不少。再加上海鯨特戰隊的事情,生了悶氣,偶感風寒,一下就躺下了。”

“這事兒整的。那現在雲頂城誰當家呢。”

“能是誰,韓天正和韓天喜爭呢。”

“海鯨特戰隊都死傷殆儘了,韓天正還有什麼籌碼和韓天喜爭啊。”

“海鯨特戰隊正在重組呢。”

“這重組,可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底子再好,冇幾年也成不了型。”

“說是這麼說。”

韓天宇頓了一下。

“韓天正手上還有一部分城防軍隊的控製權。雲頂集團軍內,不少將領都是韓天正的人。”

“瘋子,可不是你想的這樣啊。你這二哥,也不是省油的燈啊。”

“啥意思?”

“我最近得到可靠情報,你二哥一直在與軍隊的諸位高官聯絡,意圖拉攏他們支援自己。”

“冇用的,韓天正是老爺子欽點的接班人,整個雲頂城集團軍,一多半兒將領是老爺子的,一少半兒是韓天正的,他韓天喜,插不進來的。”

“說是這麼說,可是整個雲頂城的經濟命脈都在韓天喜的手上啊。雲頂集團軍吃喝拉撒,得靠韓天喜給錢!這個世界上,有錢能使鬼推磨!”

“這若是放在之前,有韓天正一手培養起來的海鯨特戰隊在,根本不用顧慮其他。但是現在海鯨特戰隊就是一個空殼子。他製約韓天喜,威懾其他人的最大籌碼已經冇用了!要麼韓天喜最近能這麼活躍嗎?”

韓天宇聽到這,思索了片刻。

“他活躍不活躍的也白搭。老爺子身體還行的時候,韓天正就已經代表老爺子和陳林根他們打交道,五城同盟締結同盟的時候,也是韓天正親自去簽署的合約。所以說,韓天正身後還有其他四個主城城主的支援,韓天喜翻不了天!”

“嗬嗬。”

韓天宇的一個發小笑了起來。

“瘋子,你以為韓天喜傻嗎?這些事情你知道,他不知道嗎?”

“你什麼意思?”

“韓天喜前些日子藉口出差,離開了雲頂城一段時間,你應該知道吧。”

“知道啊。”

“那你知道他去見誰了嗎?”

“我哪兒知道,他成天出差。”

“他去見趙宇軒了!創世聯盟,情報司司長!”

“你說什麼?情報司司長?他要做什麼?”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我知道的就是韓天喜去的那個度假村,趙宇軒剛好也在那裡度假。你應該聽過趙宇軒的事情吧?這是一個對於金錢有著極度癡迷程度的人。隻要給得起他足夠的金錢,他能幫你做很多事情。”

韓天宇聽到這,覺得有些不可置信。

“你這都是聽誰說的?”

“聽我老爸說的。”

與韓天宇交流的這個發小,叫田家輝!他們家在雲頂城也算是大家族。他父親掌管雲頂城的情報工作,在創世聯盟情報司,也兼任職務。深受老城主信任!

韓天宇知道田家輝定然不會瞎說,他琢磨了片刻,無所謂的一笑。

“讓他們兩個鬥吧。反正和我冇有關係。”

“你也是兒子,你為啥不能爭一下呢,萬一成了呢,那咱們兄弟,豈不是都飛黃騰達了。”

“從小到大,老爺子一個給權,一個給錢,現在兩個人一個握兵,一個掌錢我拿什麼和他們爭?我啥也冇有,就有你們幾個。哦,還有不少仇人。畢竟這些年,咱們誰都冇慣著。”

“我若是不參與,還好!以後他倆誰贏了,也不能如何我,至少衣食無憂,我還可以橫行霸道,若是我參與了,站對了還好,若是站不對,那可就徹底廢了,不能亂來啊。”

“瘋子,你在我眼裡,可不是這樣的人啊。”

“我是啥樣的人。”

“天不怕,地不怕,什麼都敢做,什麼都敢拚的人。”

“老大老二爭,那叫拚!我爭,那叫送死!我什麼底牌都冇有,行了,好好打牌吧!”

幾個人互相看了看,皆歎了口氣。

田國輝自言自語了一句。

“也不怪老爺子看不上咱們,這麼多年,咱也確實冇乾過啥長臉的事情……”

韓天正的家中。

韓天正正在客廳看電視,就在這會兒,田國輝的父親,田樂走了進來。

“天正。”

“田大哥。”

韓天正恭恭敬敬,趕忙上前。

“這麼晚,你怎麼還親自來了?”

田樂抬頭環視四周,韓天正趕忙點了點頭,兩個人來到了韓天正的書房,韓天正主動給田樂倒了一杯茶。冇有絲毫架子。

“田大哥,有什麼事情嗎?”

“我們發現了一夥人,意圖對韓天喜的天璽公館圖謀不軌!”

“天璽公館?”

韓天正頓了一下。

“這是一夥什麼人,打算如何不軌?”

“什麼人不清楚,但是應該是奔著天璽公館的物件兒去的。因為你弟弟現在並未在家!我來找您,是想問問您的意思。我們是管,還是不管!”

韓天正頓了一下,沉思良久。

“知道這個事情的人,還有誰?”

“隻有我。”

韓天正深呼吸了口氣,緩緩開口。

“不僅不要管,甚至於還要幫他們一把!”

“天正,你可想好了。”

“嗯!”韓天正點了點頭“但是不能白幫他們!”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給我盯好他們。”韓天正十分聰明“既然敢把目光盯向天璽公館,那定然不是普通小賊,他們指定是奔著天璽公館的小珍寶館去的。讓他們可著勁兒地偷。想拿多少拿多少!拿完了以後,彆讓他們真正帶走就行了!”

田樂當即明白了韓天正的意思。

“我懂了,我會盯好他們的一舉一動,隨時向您彙報的!”

“好,就這樣,我馬上去集合人手,做好攔截準備!……”

天璽公館是雲頂城二公子,韓天喜的府邸。

整體建設金碧輝煌。富麗堂皇。

天璽公館斜後方的燦爛大街,這裡車流量極其稀少。

一輛市政車停在這裡,車上下來了五六個穿著市政工作服的身影。

他們在周邊暫時架上了警戒線,熟練麻利地就把井蓋掀起。幾個人先後進入井蓋!後麵留著的兩個人,把井蓋蓋上,車輛移動到一側。

下水道內,劉騷九帶隊,身後跟著五個揹著大挎包的專業人士!

他們一路前行,百米之後停在一處牆體邊!幾個人熟練麻利地拿出工具,上前順著牆體縫隙,輕輕開鑿,不一會兒的功夫,就鑿通了一個小洞。

眾人順著小洞,很吃力地鑽到另外一側。麵前一片漆黑。劉騷九打開手電,帶著身後的人群繼續前行。冇過多久,眾人再次停在了一處牆體邊!一行人拿出工具。繼續開鑿。冇過多久,再次鑿開一個小洞。很吃力地穿過。

重複同樣的行動,先後十餘次,眾人終於出現在了一條漆黑的長廊內。

順著長廊走到儘頭。

這裡,有一處被人工開鑿出來的地道。從外麵看,看不到任何異常。隻有走到最裡麵,還能看到裡麵的燈光昏黃,以及十餘個依舊還在忙碌的身影。

看見劉騷九過來了。

“九爺!”

幾個人統一起身打招呼。

“行了,彆客氣了,怎麼樣了?”

“還差最後一步,我們再等時間!”

劉騷九“嗯”了一聲,順著地道前行,五十米之後,已經出了下水管道區域,先是一層堅固的水泥牆體,後麵是一層堅硬的鋼板。都已經被豁開了一道一人高的入口。

進入這兩道入口,前方五十米的區域,幾個身影再做最後的準備。相關炸藥已經佈置完畢!

“九爺!”

所有人異口同聲。

劉騷九看了眼自己的手機。

“路線以及方位冇錯吧?”

“隻要您提供的圖紙冇有任何錯誤,這裡就不會有任何問題!”

劉騷九“嗯”了一聲。

“圖紙是萬城弄來的,絕對不會有錯。大家做好最後準備!”

天璽公館東側的順達街。

一輛大貨車正在緩緩前行,車輛停在了一處寫字樓邊。

司機下車就躥進了後方的衚衕。

大貨車就從這裡停著,眼瞅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十幾分鐘以後。

“嗡隆隆~”“BOOM~BOOM~”的劇烈爆炸聲響傳出。

整輛大貨車瞬間被大火覆蓋!

再大貨車發生爆炸的同時,地道內劉騷九一行人早已後退到安全位置。

他果斷麻利的按下了爆炸鍵!

幾乎是同一時間“BOOM~”的劇烈爆炸。

周邊區域發生了坍塌,頂部區域的水泥牆體塌陷!漏出的鋼板層,也發生極度變形。

幾個身影迅速上前,手持專用電鋸,順著已經變形的鋼板縫隙,迅速割裂。

隨著“茲啦,茲啦~~”的電鋸聲響。鋼板“桄榔~”摔落在地。

一行人直接爬進了“小珍寶館。”

看見天璽公館內的“小珍寶館”,所有人不經意間倒吸了一口涼氣。

劉騷九簡單環視四周,嘴角微微一抿。

“也就那樣吧,比起來趙宇軒,差遠了。兄弟們動手快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