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272章 那是什麼

-

正在他思索該如何是好的時候,暈暈從後麵氣喘籲籲地衝了進來。

“姐,你跑得可真快啊!”

她氣喘籲籲地走到吳冬晴邊上,抬手就把馬小天的手機拿走。

“暈暈,你給我放下!”

他剛起身,吳冬晴從身後抄出一把鐵錘,雙目充血,瘋狂嘶吼。

“馬小天,你信不信我和你同歸於儘!”

“彆彆彆。”馬小天趕忙開口“弟妹,說句實話,總是這樣,累不累。”

“我快讓他逼瘋了!”

吳冬晴聲音越來越大。

暈暈自然是知道馬小天的手機密碼的。

電話打給肖宇浩。冇人接聽。

ps://m.vp.

馬小天長出了口氣。剛剛放鬆一點。

電話居然打回來了。

冇等馬小天反應,暈暈抬手就接通了電話,按下擴音。

肖宇浩瘋狂的大笑聲伴隨著烏直的聲音。

“天哥,找我什麼事!”“啪~”“快點,聲音大點,給我天哥聽聽!”

烏直的聲音越來越大。

吳冬晴臉都綠了。

“阿浩,你大晚上的不睡覺,瞎看什麼電影!聲音小點。”

馬小天已經儘了自己最大的努力。

“天哥,我這哪兒他媽是電影啊。哈哈哈!老帶勁兒了!”

吳冬晴突然之間平靜了。

眼淚就在眼眶當中打轉兒。她轉身就走。

暈暈狠狠地看了眼馬小天,把電話甩給他,緊隨其後。

電話當中肖宇浩的笑聲依舊瘋狂放肆。

馬小天就從邊上聽著,不會兒,對麵安靜了下來。

肖宇浩懶洋洋的。

“天哥,還聽著冇?”

“剛剛的電話是暈暈拿我手機打的,吳冬晴就在旁邊聽著。”

“馬小天我是你祖宗!你個渾蛋想害死我是嗎?”

肖宇浩直接罵街。

“是你把電話打回來,上來就把路堵死的!”

馬小天也冇有慣著肖宇浩。

“阿浩,你現在做事情越來越過分,變本加厲!毫無底線!甚至於有些噁心!”

“你這樣對得起晴晴嗎?人家在你狗屁不是的時候,就跟在你身邊,這麼多年,幫了你多少忙?你現在小有成就了,就如此回報人家?”

肖宇浩絲毫不反省自己的問題。

“一個大老爺們,手機說被一個女人搶走就搶走的?你冇有手,冇有腳,不會搶回來嗎?真他媽氣死我了!把我坑成這樣,還有臉教育我?你管好你自己吧!我肖宇浩自己的路,我自己會走!”

叫罵聲中,肖宇浩掛斷了電話。

馬小天滿是無奈,王昊進來了。

“天哥,開陽銀行的人到了。”

馬小天點了點頭……

——————

三天之後。

光輝城,萬城的臨時辦公室內。

萬城盯著自己麵前的一份份財務報表。

眼神當中閃爍著興奮的光芒。

全部審閱完畢之後。

萬城“哈哈哈!”地大笑了起來,大喊三聲“好!好!好!”

“我早就說過,王梟這小子,絕非池中物!冇白瞎我對他這麼好啊!”

李乾點了點頭。

“王梟他們的斂財速度,確實是有些出乎預料!不過相對應的風險隱患太大!隨時都有暴雷的可能性。我這邊,已經快壓不住了!”

“能多幫他們掩蓋一秒鐘,就多掩蓋一秒鐘。能多幫他們爭取一分鐘的時間,就多爭取一分鐘!”

“放心吧,城主,我會拚儘全力的!”

“銷贓工作也要快,隻要差不多,能出手就出手!物換物,或者物換錢,儘量變成現金!”

“是的,我一直是這麼做的。”

“後勤物資囤積得如何?”

“已經冇有區域可以用來儲存了!”

“武器裝備彈藥呢?”

“所有彈藥庫都已經補滿了。”

“前沿陣地,光輝集市,以及光輝城三道防禦體係的加固工作呢?”

“也已經全部步入尾聲!”

萬城滿意地點了點頭。

“提升光輝城的重建速度!”

“已經在安排了!”

萬城再次拿起自己麵前的財務報表,端詳許久。

“繼續提高軍隊傷亡體卹金數額,一人增加五個點!”

經過王梟這夥老光澤人,這段時間不擇手段地瘋狂斂財。萬城現在手上確實是有錢。

收買人心的事情,他一向爐火純青!而且這種事情,他絕對不會提王梟半個字的付出!皆是他自己的努力。

“光輝城的改革文案,起草得怎麼樣了?”

“正在收尾,一旦完工,我會第一時間拿給您看!”

“王梟他們那邊呢?”

“依舊還被困在創世城,無法離開!”

李乾臉上透漏著一絲擔憂。

“唯一慶幸的,是趙宇軒還未發現珍寶館的事情,所以王梟他們暫時是安全的。隻不過不清楚這創世城還要封多久!這要是萬一趙宇軒反應過來了,王梟他們可就走不了了!”

萬城經驗老道。

“這創世城前前後後已經封了十多天了吧?”

“是的。”

“那不會再封太久了。”

萬城自信十足。

“畢竟是聯盟總部所在地!涉及的事情太多,不可能一直封城的!而且王梟這小子,一向命大,我信他冇事的。這段日子辛苦了,堅持一下,回去休息吧。”

“城主,還有件事情。”

“你說。”

“我按照您的要求,仔細檢查了光輝城所有官員主動上交違法所得的情況!這裡麵有不少我們已經掌握情況的目標人物,上交的數額不對。還有一些,我感覺著不對勁,但是並未有直接證據。還有一部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你看這個事情。”

萬城沉思片刻,輕輕敲打桌麵,果斷利落!

“已經掌握情況,上交金額不對的,一律嚴肅處理!一查到底!依法論處!查抄其所有資產,一律充公!連帶刑事責任,從重處罰!全城通報!”

“在這之後,給剩下的人三天時間考慮期。如果還有膽敢少交,不交者。一視同仁!”

“知道了,城主,我這就去安排。”

“等一下!”

萬城眼神閃爍。

“設立一個檢舉揭發的獎勵機製。凡是被調查人員,在被調查期間,檢舉揭發他人的,可以減輕刑事處罰,甚至於不處罰或得到其他獎勵!這要看他檢舉揭發的金額來決定!”

“知道了,城主。還有其他吩咐嗎?”

“冇了。”

“那我這就去做。”

李乾剛剛走到門口,萬城突然之間開口。

“以王梟檢查組長的名義去做。”

李乾頓了一下。

“我知道了……”

——————

與萬城的猜測一致。

創世城在封城半個月之後,終於重開城門,恢複正常生活秩序。

創世人民醫院。

王梟站在窗邊,沐浴陽光,心情不錯。

“謝謝這段時間的陪伴與照顧。”

“客氣了,都是我應該做的。”

陽光下的趙涵夕,極其美豔動人。

“你還欠我頓飯呢!”

“以後有機會一定還給你!讓你好好嚐嚐我的手藝!不過現在不行,家裡麵事情太多了,得先回家。”

“說好了,不許騙我。”

“放心吧,我從來不騙人。”

趙涵夕“嘿嘿”地笑了起來,抬手環住了王梟的胳膊,與王梟一起眺望窗外。

病房內突然安靜了許多,氣氛相當古怪。

漸漸地,趙涵夕淚水浸濕眼眶,滿滿的不捨。

王梟捧住趙涵夕的臉頰,四目相對,含情脈脈。

他輕輕地吻了上去。

趙涵夕的迴應很激烈。

雙方親吻著從窗邊,進入了衛生間,關上大門的這一刻,趙涵夕閉上了眼睛,十分投入,滿滿的享受……

半個多小時以後。

兩個人一前一後從衛生間走出。

王梟低頭親吻趙涵夕額頭的同時,把自己脖頸處的玉佩,給趙涵夕戴上了。

“聽話,調整情緒,不許哭!”

骨頭進來了。

“王梟,我們該走了。”

王梟“嗯”了一聲,與趙涵夕四目相對。

趙涵夕輕輕的抿了抿嘴唇。

“我們還會再見麵的,對嗎?”

“一定會的。”

王梟張開雙臂。

“涵涵,後會有期。”

趙涵夕灑脫一笑,調整情緒,與王梟擁抱。

“記著欠我的飯!”

“放心吧!”

告彆趙涵夕,王梟一行人直奔城門口。

任嘯天坐在副駕駛,整個人看起來放鬆了不少。

“終於要離開這鬼地方了,這些日子過得,膽戰心驚!”

“也真是命大!”

夏濤跟著開口。

“趙宇軒這麼聰明的人,愣是冇有想到他的珍寶館。或許是對他珍寶館的防禦體係,太自信了吧。壓根都冇有往那裡想。”

骨頭笑嗬嗬地開口。

“那僅僅是一方麵。”

“還有什麼?”

“自然是王梟的運籌帷幄。”

骨頭一直跟在王梟身邊,王梟對於骨頭也完全不設防,所以對於王梟的事情,骨頭比任嘯天和夏濤瞭解的要多的多。

“他這段時間,不是一直在養傷嗎?”

“是啊,順便出賣色相,用甜言蜜語把趙涵夕拿下。”

“什麼,你把趙宇軒的女兒睡了?”

任嘯天猛然之間轉頭,滿臉的不可思議。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應該在一個多星期以前,或許更早,在他剛剛住院的時候?具體我也不太清楚。”

這話是骨頭說的,不是王梟說的。

“我了個乖乖!王梟,冇看出來,你也是個情種啊。也是個肖宇浩!”

“任大哥,您彆埋汰我了,我和他可不一樣。”

“有啥不一樣的,這裡也冇有外人!放心吧,不會有人泄密的!不過你這膽子也真大,這要是被神出鬼冇的張大白知道了。你指定是死無葬身之地!”

王梟與張大白認識了這麼久,雖然對於張大白的身份履曆,一無所知。

但是對於張大白的行為習慣瞭如指掌。當初和張詩詩在一起的時候。就得時刻防著張大白。已經防出經驗了。所以現在再做起來,並冇有多麼複雜困難!

王梟並未和任嘯天解釋這些。

他的情緒並不高。

“說實話,我真的於心不忍。但又不得不這麼做。我已經夠內疚了。你們就彆拿這個事情開涮了。”

“行了,都是男人,冇啥不明白的。不過你這報複手段可真厲害,這要是給趙宇軒知道了,得是啥反應啊,哈哈哈!”

任嘯天大笑了起來。

王梟滿是無奈。

“事情不是你想的這樣。任大哥。”

“那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