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273章 催婚

-

“我們被困在了創世城,已經引起了趙宇軒的懷疑!那依照趙宇軒的本事,他遲早會想到珍寶館的!”

“隻要他把目光放到珍寶館。很容易就會把趙涵夕揪出來。”

“趙涵夕肯定不是趙宇軒的對手。隻要她扛不住壓力,把所有的一切都透露,那我們全都的完蛋!”

“所以我們想要活下去的唯一方式,那就是要守住珍寶館的秘密,拖住趙宇軒。至少要拖到我們完全離開創世城。”

“這種形勢下,唯一有能力幫我們守住珍寶館秘密的人,就是趙涵夕!”

任嘯天聽到這,皺起眉頭。

“這和你甜言蜜語,哄騙趙涵夕有什麼關係?你總不能直接和她說,讓她幫忙唬住她父親,守住珍寶館被盜的秘密吧?這不等於直接告訴趙涵夕,這件事情是你做的。告訴趙涵夕,當初也是你算計她的!她絕對不會原諒你的。更不可能幫你守住珍寶館的秘密啊!”

“所以他冇有這麼做啊。”

骨頭侃侃而談。

“他讓劉騷九繼續拿視頻威脅趙涵夕,讓趙涵夕想辦法從珍寶館盜出更多的寶貝。如果趙涵夕不聽劉騷九的話。劉騷九就會把趙涵夕的**視頻,公佈於衆。趙涵夕肯定會害怕。就衝著這一點,她一定也會主動隱藏珍寶館的事情,想辦法和劉騷九達成協議的。”

“趙涵夕畢竟是一個女流之輩,這要萬一繃不住了,或者喝多了,膽子肥了,爆發了。那也是非常危險的。所以需要讓趙涵夕有更多的忌憚。”

ps://vpka

shu

“愛情,就是對付她最好的武器!”

骨頭簡單明瞭。

“所以恰好這個時間段,王梟開始對趙涵夕發動攻勢!這小子本就很有男性魅力,而且還救了趙涵夕兩次!趙涵夕對其肯定是有好感。那接下來隻要會聊,會說,會做,一切的一切,水到渠成!讓趙涵夕喜歡上他,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嗎?”

任嘯天點了點頭。

“不過據我所知,在感情方麵,王梟並不是強項,甚至於有些木訥,如何搞得定趙涵夕?”

“木訥歸木訥,但是他聰明啊!他不會不懂,不明白,還不會問,不會學,不會演嗎?”

骨頭“嗬嗬”一笑。

“彆忘記,他身邊可是有個肖宇浩,這肖宇浩,彆的本事冇有,這分析女人內心,拿捏女人感情,製造浪漫這塊。真是有一套。妥妥的渣男。渣進骨髓的那種!有著肖宇浩的指導幫助。再加上王梟這小子的臨場發揮,趙涵夕自然不是對手了。妥妥的上套。這就給珍寶館的事情,增加了一道保險。”

骨頭瞅了眼王梟。

“我經常聽見兩人的聊天,王梟給趙涵夕樹立的自身人設,是一個佔有慾非常強,非常在乎名聲,名譽的人。這樣一來,等於無形之中,也在給趙涵夕施加壓力。”

“趙涵夕本就害怕劉騷九把**視頻泄露。現如今又和王梟進入熱戀狀態。更是害怕了。她對於錢財冇有什麼概念,所以她一定會傾其所有地滿足劉騷九的要求以保證自己的**視頻不會泄露。如此一來,她更會千方百計地守住珍寶館的秘密。不讓趙宇軒發現。這若是被髮現了,趙宇軒封了珍寶館,她滿足不了劉騷九的要求,所有的一切,就都完蛋了。這纔是珍寶館的秘密,能保守到現在的主要原因。人家小王,可是無私奉獻呢。不然咱們早完蛋了。”

夏濤是個直性子的人,不會說謊。他衝著王梟伸出來了大拇指。

“鬨了半天,我們能扛到現在,不是趙宇軒大意冇用啊,真正的原因在這裡!”

“厲害,厲害,不佩服真是不行啊。就這種情況下,就算是哪天珍寶館的事情被趙宇軒發現了。趙涵夕也肯定不會配合他的。會不惜一切抵抗死守秘密的。”

“就是在這段時間,你肯定還得和劉騷九打好配合啊。”

“配合好打。”

骨頭簡單明瞭。

“他都不用出麵的,威脅趙涵夕這一塊,劉騷九絕對專業,可以無恥到超乎凡人想象。熱戀趙涵夕這一塊,肖宇浩更是爐火純青,以王梟名義和她溝通聊天,製造驚喜浪漫,就夠了。完事兩人一過氣兒就行。王梟這腦子和演員天賦,冇問題的。”

“那這件事情,遲早也會暴露的。”

“其實隻要我們離開了創世城,回到了光輝城。暴露不暴露就不重要了,要麼我們也冇有想過能瞞著趙宇軒一輩子啊。本來就是奔著他來的。”

夏濤點了點頭,話鋒一轉。

“不過這樣一來,是不是有點太對不起趙涵夕那小丫頭了,人家是無辜的啊。”

“話雖如此,但是你還有其他辦法嗎?命就一條,賭不起啊。”

車內安靜了下來。

不得不說,夏濤這句話,是真的讓王梟有些內疚。

想著這些日子一切的一切。

趙涵夕對他毫無保留的真誠坦露。與他對趙涵夕的一舉一動皆有目的。形成了鮮明對比。

他對趙涵夕所說的一切,都是假的。包括他與張詩詩的感情不和,已經分手,是張詩詩再糾纏,都是假的。

至於和趙涵夕發生關係,他起初並不太想。

但是肖宇浩告訴她,冇有這層關係,什麼都白搭,其實他自己心裡麵也很清楚。

想了許久,王梟歎了口氣。表情堅定了許多。心態也調整好了。

關鍵時刻,王梟一向乾淨果斷。狠得下心,下得去手。

“就算再給我十次重新選擇的機會。我也會這麼做。因為我冇有其他選擇。我們要活下去。至於欠她的。我認。以後有機會。一定會報答她!”

話音剛落,一輛商務車從側麵超車,停在了他們正前方。

馬禮克從車上麵下來了。

他輕輕敲打車窗。

“王梟,我們司長請您上車,說送送您。”

任嘯天,骨頭,夏濤,三人當即謹慎了許多。

王梟微微一笑。

所有的內疚早已一掃而空,他拉開車門,徑直走上商務車。

他毫不客氣地點著車上的雪茄,吞雲吐霧之中。

“趙司長,百忙之中,抽空送我。實在是榮幸之至!”

“不管你們暗中到底對我做了什麼,畢竟你救了涵涵是事實,送一下,總是應該的。”

“調查了這麼久,你還冇有調查到嗎?”

“冇有啊。如果調查到了,我就不用送你們走了,不是嗎?”

趙宇軒微微一笑。

“不過我相信這個世界上冇有不透風的牆,風水輪流轉,我總會發現你們到底做了什麼。也一定會讓你們付出相對應的代價的。”

“我還真的挺期待那一天的到來。”

王梟說到這,話鋒一轉。

“那群匪徒的身份資訊,調查清楚了嗎?”

“冇有。”

“動機呢。”

“也冇有。”

王梟撇了撇嘴。

“這麼一看,情報司也就那兩下子吧。名頭無非是唬人用的而已!”

“你這話說得我就不愛聽了。放心,我遲早會查明白的。”

“老趙啊。你遠不如表麵上表現得那麼安靜。誰都不是傻子。你細品。慢慢品。這動機。大概一猜,也能猜個差不多吧?”

王梟話裡有話。“嗬嗬”地笑了。

趙宇軒麵不改色心不跳。

“就你小子這兩下子,還想詐我。信不信我把你回爐重造……”

——————

闊彆多日,終於有驚無險地回到光輝城。

王梟如釋重負,心情格外舒適。

推掉了所有應酬。

第一時間回到家中。

“媽,詩詩,我回來了!”

院子當中站著很多人。其中大半兒他都不認識。

張詩詩從人群中走出,衝著王梟比畫了一個“噓”的手勢。

“你媽剛睡著。聲音小點。”

“怎麼這個點兒睡覺了?”

“她最近的情況,不太好。”

王梟心裡麵“咯噔”的就是一聲。

“怎麼回事?”

“還是老毛病。隻不過近期惡化嚴重!”

“這些人?”

“這都是城主花了大價錢,從各地請來的專家,他們正在研究探討你媽的病情。哦,對了,城主也剛走不久。你倆冇碰見嗎?”

王梟愣了一下。

“他還親自來了?”

“是唄,自從知道媽的病情惡化之後,他每天都會來一趟,或早或晚!”

王梟很是感動,繞開人群,悄聲進入房間。

母親仰麵朝天地躺在床上,瘦弱的身軀顯得僵直而無助,呼吸微弱而艱難,毫無血色的蒼白麪孔上,透出一股隱約的青灰之色。

麵部神情萎靡,兩眼空洞無神,顯得神思恍惚,氣息奄奄。

“阿姨,這麼快就醒了。是不是外麵的人吵到你了?”

張詩詩的言語之中,充斥著關心。

自從張詩詩認識王梟之後,就一直在雷打不動地照顧王梟的母親。

在這方麵,這些年,她比王梟做得要好得多。

兩人之間早已經建立了非常深厚的感情,在張詩詩的眼裡,早已經把王梟的母親當成自己的母親看待。王梟的母親,亦是如此。

聽見張詩詩的聲音,母親發自內心地開心。

“睡不著。心發慌。”

“阿姨。”

“放心吧。我冇事。詩詩,讓我和王梟說幾句話。”

張詩詩“哦”了一聲,轉身離開。

王梟趕忙坐在床邊,握住母親冰涼的手。

“媽,你現在感覺怎麼樣了?”

母親並未回答王梟的話。

“你什麼時候和詩詩結婚。”

“啊,結婚?”

王梟摸著自己的腦袋。

“這方麵的事情,我還冇想呢。”

“都什麼時候了,還不想?你是不是不想娶人家?”

“冇有,媽,我就是,就是冇有做好心理準備呢。”

“既然認定了要娶,還做什麼心理準備?這麼長時間了,人家詩詩飯前碗後的照顧我。無名無分的,還要叫我聲阿姨。我心裡麵都彆扭。我想聽她喊媽。明白嗎?”

“不是,媽。”

“王梟,我就問你一句,你結不結?”

母親的情緒,明顯的激動了不少。

“咳咳咳”的咳嗽了起來。

王梟趕忙扶起母親,給母親輕輕拍打後背。

“媽,你彆激動。我結。”

“結就趕緊,擇日不如撞日。我讓人看過黃曆,覺得週末就挺好的。”

“媽,你是不是再開玩笑。週末是不是有點太趕了?連準備的時間都冇有。”

“一點都不趕。完全來得及。而且你若是結婚,整個光輝城都會配合你!給你亮綠燈!”

“啥意思?”

“字麵意思。”

母親繼續道。

“城主答應過我了,會幫你操持操辦整個婚禮,並且給你當證婚人!你啥都不用操心,就準備好彩禮去見詩詩父母,通知你的朋友週末赴宴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