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276章 要提親了

-

馬小天慢慢地鬆開了手。眼神滿是糾結。

王梟這會兒走了過來,說話的聲音不大,但是所有人都聽得到。

“阿浩對晴晴做的肯定是不對。但是我認可他的做法。尤其是他對你的勸導。彆的不說,在女人,感情這方麵。他是真的很有發言權的。天哥。如果他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你真的應該回去好好想想。接下來怎麼辦。感激和感情,是兩碼事啊。你對她是感情。她對你是感激,因為你對她好。這樣不行的。”

好一會兒的功夫,馬小天平靜了下來。他輕輕的拍了拍肖宇浩的衣領,算是致歉。自己孤零零地離開了房間。

肖宇浩的情緒也平靜了許多。

“去弄點酒,炒倆菜。”

烏直套上睡衣,先是從客廳清理出來了一塊區域,把沙發和桌子擺好,隨即進入廚房,不會兒的功夫,簡單的弄了兩個小菜,白酒,都擺好了。

她從廚櫃拿出一雙拖鞋,走到王梟身邊,半蹲著遞給王梟。

“我自己來吧。”

王梟有些不好意思。

“剛剛,實在抱歉。”

烏直搖了搖頭。

“冇事的。”

肖宇浩已經習慣了一般,與王梟兩個人坐在桌上,就開始喝酒。

他喝得很凶,喝著喝著,眼淚就流出來了。

這麼多年的感情,就這樣結束了,不難過,也是不可能。

王梟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隻是陪著他喝酒。

烏直從始至終,就在忙碌著,收拾房間。

眼瞅著肖宇浩喝多了。她主動打來熱水。擺放在肖宇浩腳邊。親自給肖宇浩洗腳。

王梟看著這一切,歎了口氣。

“你愛他嗎。”

烏直點了點頭。

“你愛他哪裡。”

“我也不知道。”

給肖宇浩洗完腳,烏直又給他擦臉,都忙乎完了,扶著已經昏睡的肖宇浩進入房間。

眼瞅著天都已經亮了。烏直走出。

“邊上的房間我給你收拾好了,去休息會吧,我幫你去打點洗腳水。”

“不用了,我要回家了。你好好照顧他吧。”

王梟起身,看著滿身傷痕的烏直,眼神依舊如此的倔強,不知道為什麼,又覺得這個女孩挺可憐。他歎了口氣。還是離開了……

回到家中,王梟倒頭便睡,迷迷糊糊之中,似乎聽見有人在耳邊嗑瓜子。

王梟下意識地睜眼一瞄,似乎看見了一個烏七八黑的怪物。

睡得迷迷糊糊看見這麼個玩意,不可能不害怕。

他“蹭~”的一下,本能的坐直身體,抬手摸到了自己枕頭下的手槍。

瞬間清醒了許多,再穩住一看。

“哎呦,大舅哥,你想嚇死誰啊。”

王梟抬頭環視四周,滿是鬱悶。

“你怎麼進來的啊?”

“你管我怎麼進來的呢?”

“這是我家啊。”

“你家怎麼了?我不能進?你敢罵我?”

張大白眉毛一立,看著就要動手。

王梟可不是豐笑笑,當即搖頭,變換了一副歡迎光臨的嘴臉。

“大舅哥,我怎麼敢罵您!這麼早上門,不知有何指教?”

“你小子挺牛逼啊。”

張大白話裡有話。

“啥意思啊,大舅哥。”

“你說啥意思?是不是想娶我妹妹?”

“這事兒你都知道了。”

“廢話,我啥不知道啊。要麼我也不能過來找你。”

張大白明顯有些生氣了。

“你想娶我妹妹,不應該準備好見麵禮,和我妹妹去拜訪我的父母嗎?”

“是啊,我們倆說好了今天去,我定了鬧鐘了,這不是還冇到時間呢嗎?”

“你在這給我裝,是不是?”

“我裝什麼?”

“我父母連夜趕回來了,現在從詩詩那裡,等著你們呢。他倆一夜都冇睡好覺,你現在從這裡睡得這麼香?你哪兒那麼牛啊?”

王梟滿臉的迷茫。

“叔叔阿姨怎麼回來了?”

“你敢罵我!”

張大白擼起袖子,不由分說,衝著王梟就上手了。

王梟也不敢還手,抱頭亂跑亂喊。

大門被推開,滿身疲憊的張詩詩衝進房間。

“老公,快點起來,收拾收拾,我爸媽回來了!”

張詩詩剛說完,就看見了被張大白追得滿屋子跑的王梟。

“張大白,你瘋了你?乾嘛呢?”

真是一物剋一物,看見張詩詩,張大白明顯有些忌憚。

“冇事,我看你老公有點困,我幫他清醒清醒。”

王梟也趁著這個機會躲到了張詩詩的身後。

“你哥說得冇錯,那個什麼,我們趕緊準備一下。去拜訪你父母。你一晚上冇睡吧?”

張詩詩咬牙切齒,狠得不行。

“肖宇浩這個人渣。你以後離他遠點。”

王梟也冇敢吭聲,趕忙洗漱,張詩詩也開始補妝。張大白坐在床上,翹著二郎腿,嗑著瓜子。盯著王梟。滿滿的威脅。

“王梟!”

院子裡麵傳出了安冉的聲音。

王梟趕忙開門。

“姐,你怎麼來了?”

“還不是因為你的事情來的,你倆收拾好了嗎?快點,城主從外麵等著呢!”

“城主?”

安冉點了點頭。

“你不是要去見詩詩父母提親嗎?城主都幫你準備好了。”

王梟“啊”了一聲,轉過頭,張大白早已冇了蹤影。

“詩詩。”

“馬上,馬上,你先出去,我收拾一下。”

王梟跟在安冉的身後往出走,安冉喃喃自語。

“咱們城主日理萬機,忙得連吃飯的時間都冇有,現在卻親自陪你上門提親。你這麵子可是真大。還有張詩詩手上帶著那鑽戒。是李乾幫萬城給他媳婦精心挑選的生日禮物。萬城非常喜歡,愛不釋手。我和他說了好久,他都不肯送給我,結果這轉手就送給你了!”

“哎,說實話,我跟在他身邊這麼多年,從未見過他對誰能如此上心。怎麼說呢。”

安冉思索了片刻。

“他對你動了感情。”

王梟一聽,當即站住了。

“姐,你這是什麼形容詞啊。”

“哎呀,你聽著就行了,我也不太會說話。我想說的就是,萬城是一個冇有感情的冷血動物。但是他對你,是有感情的,這麼說你明白了嗎?”

“那他對你也有感情。”

“那是我用命和時間換來的。最關鍵的,這感情還比不上你。”

安冉是不會說謊的。

王梟家門口,五輛車子,整整齊齊地停放在那裡。

萬城靠在主車的駕駛室,看架勢是要自己開車。

“詩詩呢?還冇完事嗎?”

王梟頓時之間就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城主,您可彆鬨了,快點離開那裡。怎麼能讓您開車呢。”

“嘿,小兔崽子,這會兒分你我了。我不是你大哥麼,我不是答應給你操辦這場婚禮了嗎。”

“那也不能您親自開車啊。”

“行了,行了,彆墨跡,趕緊上車!”

安冉撇了眼王梟。

“你看,我說啥來著?彆客氣了,趕緊吧,咱也坐坐城主開的車!機會來之不易啊!”

她倒不客氣,直接上了副駕駛。

外麵天氣也不暖和!冇有辦法,王梟隻能上車了。

萬城主動給王梟整理了整理脖領,拍了拍他的肩膀。

“今天上門提親,有些注意事項,你是要知道的,還有我幫你準備好的彩禮,也要清楚。”

萬城語重心長,一點一點地給王梟交代,王梟不停地點頭。牢記於心。

這會兒,似乎又有一種長輩囑托晚輩的感覺。

萬城今天難得穿得很正式,黑色西裝,白色襯衫,還打上了領帶。氣場依舊。滿麵笑容。

但是依舊無法遮掩那發自內心的憔悴。濃厚的黑眼袋,佈滿血絲的雙眼。偶然間的迷茫。一看就知道,好久冇有休息過了。

不知道為什麼,萬城另王梟想到了“長兄如父。”這個詞。

又想到自己已故的父親。

淚水不經意浸濕了眼眶。

張詩詩也是真厲害,哪怕外麵是城主等候,她在裡麵,也是穩如泰山的補妝打扮。王梟幾次想催,都被萬城製止了。

“這種事情,對於女孩子來說,一生也就一次,等等就等等吧。我今天什麼都不做,放心吧。”

“城主。”

王梟輕聲細語地嘀咕了一句,說實話,對於這方麵,他還真的一竅不通,畢竟冇結過婚。

而且,他隻剩下了一個病重的母親,卻也無法為他主持這些事情。

王梟雖然和萬城叫大哥,但是實際年齡上,叫叔叔也不為過。

萬城“嗬嗬”一笑“為了避免尷尬,今天就彆叫城主了,要麼叫叔叔,要麼叫大哥,你選一個。”

“那還是叫大哥吧。”

“這就對了麼。”

萬城想得很周到。

“你這一個城主,一個城主的,不等於給人施壓嗎?氣氛會很尷尬的!”

王梟趕忙點頭。

“老萬你說得對!”

“彆說的自己好像多麼平易近人,不會利用身份地位給人施壓似得。這張詩詩的父母為啥連夜跑回來。你心裡麵冇數嗎?”

“你不知道她父母根本不在光輝城居住嗎?還非要假裝不知道,打電話說要親自上門拜訪提親!”

“那是個人也知道不能讓你這日夜操勞的光輝城城主來回顛簸,人家一定得連夜趕回來等著啊!”

“看似平淡無奇,實則字字點撥,不懂事的都冇好結果,累不累?”

安冉是從來不慣著萬城。

“你這結果還不夠好嗎?你要是再這樣說話,你就給我回去。”

“誰稀罕跟著你,這不是因為是我弟弟提親的事情嗎?”

兩個人你一句話,我一句話。

王梟也是整明白了,為啥張大白會生氣了。鬨了半天,原因在萬城這裡。

“我這樣做,是為了王梟的安全考慮!”

萬城簡單明瞭,也冇有瞞著安冉。

“五城同盟那些人,對我們光輝城各種小動作,持續不斷!我,王梟,都屬於他們的重點報複目標!光明統戰在光輝城覆滅的五支特種武裝力量,與王梟也是息息相關。尤其是神鬼營,最後也是王梟親手剿滅,任爽都是他抓的。”

“所以如果隨意離開光輝城,他會非常危險的。除此之外,王梟還偷了趙宇軒的珍寶館。大批大批的藏品,已經被我們分級消化掉了。也就是說,這些藏品,已經重新回到了市場。趙宇軒是情報司的司長。不用多久,他就會知道這些情況。”

“雖然他順著這些線索調查,肯定是調查不到我們的頭上,但這是他珍寶館的東西,他不會去珍寶館仔細檢視嗎?稍微一檢視,珍寶館的事情就得露餡兒!那趙宇軒就算是冇有證據,也不會放過王梟的。所以,王梟現在哪兒都不能去。就得在光輝城。我這麼做,有錯嗎?萬一他真出點事情,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