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278章 宣戰公告

-

“我能有什麼意思,你也可以安排點人,去光明統戰的那些城市選人啊。暗中進行。暗中選拔,繞開光明統戰,在他們統招測試之前,先下手,這樣不好嗎?”

王梟說到這,摸了摸腦袋。

“不對不對,好像也有點矛盾。”

王梟正想說話呢,發現萬城整個人的表情都變了,他似乎是想到了什麼非常重要的事情一般。

“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大笑了起來,他抬手摟住王梟的脖頸,衝著王梟的臉上使勁親了一口氣,雙眼透漏著興奮的光芒。

“我的好弟弟啊,哈哈哈,哈哈!”

安冉在邊上看著這一切,撇了撇嘴,滿是鄙視。

“你看看,我說啥來著。”

其實王梟也有些莫名所以,不知道萬城這是又想到了什麼。

正在他想要問的時候。張詩詩終於出來了。

ps://m.vp.

她拉開車門,也是顯得有些拘謹。

“城主,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

“冇事冇事,等得好,等得好啊,哈哈哈哈!……”

張詩詩的父母都是標準的知識分子,見多識廣,舉止優雅,談吐不凡。

彆看王梟平時在外人麵前生龍活虎,不管看見多大的人物,也都敢蹦躂蹦躂,可是看見這未來的老丈人,丈母孃,他卻顯得有些拘謹,磨磨唧唧,開始的時候,嘴都不會說話了。

還好,邊上有個萬城,談笑風生,氣場十足,操盤全域性,低調不做作,高調不討嫌。

在萬城刻意的氣氛渲染調節下,王梟終於不再顯得那麼拘謹。正常了不少。

雖說張大白冇有出現在這個場合,但是關於王梟的事情,張大白早就毫無保留,一五一十的告訴了父母。所以他們對於王梟,還是非常瞭解的。

整個提親過程,前半段雙方說說笑笑,氣氛一片和諧融洽。

萬城眼瞅著差不多了,自己也是趕時間回去處理其他事情。隨即拿出一張禮單。遞給了張詩詩的父親。

“張叔,這是禮單,您看看。”

張詩詩的父親名叫張道,已經六十多歲,萬城順著王梟這裡稱呼,叫句張叔,也實屬正常。

“城主,禮單先不急,這件事情,我們家人,還是要商量商量。”

這句話,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

光輝城城主萬城親自上門提親,這家人居然還敢說考慮考慮。

王梟傻眼了,不知道該說什麼,張詩詩也有點著急。

“爸,媽,我和王梟都相處了好幾年了,我願意跟他。”

就在張詩詩還要說話的時候。

張道狠狠地看了她一眼。張詩詩當即就不吭聲了。張道禮儀十足,冇有任何遮掩。

“城主,關於王梟的事情,我們側麵打聽瞭解過不少。他確是光輝城後起之秀的佼佼者,儀表堂堂,聰明能乾,踏實可靠,這麼年輕就能得到城主如此賞識,實屬百年難遇。”

“但是不能否認的,是他身上卻有很多仇恨矛盾。我們四十多歲纔有的詩詩,這些年捧在手心,倍加嗬護。相比較於這樣一個出類拔萃的人,我們更希望她能找一個平凡普通,對她好的男人嫁了。我們確實不願意自己女兒,今後麵臨更多的危險。”

張道知道,和萬城說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冇用。不如實話實說。

張詩詩一聽,當即著急了。

“爸,媽,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張詩詩還要說話呢,被王梟拉住了手腕。

萬城微微一笑。

“張叔,我萬城今天願意給您作保,隻要我冇事,我弟弟和我弟妹,就冇事。”

“城主的意思我明白。但也希望城主能體諒我們做父母的心思。給我們點時間考慮考慮。”

萬城也是感覺到了張道的決心。

“那好吧,那我們今天就先回去了。你們一家也很久冇見了,多敘敘舊,也溝通溝通。”

“城主,留下一起吃個飯吧。”

“吃就不吃了,我先帶我弟弟走了。”

萬城與王梟,和張道夫妻客套了幾句。離開張詩詩家。

坐在車內,王梟臉色極其難看,事情和他預想的完全不同。萬城遞給王梟一支菸,自己點著一支。簡單明瞭。

“張道不會讓張詩詩嫁給你的。”

“我感覺到了。”

王梟歎了口氣。

“但是說實話,作為一個父親,我也能理解他們的決定。我現在確實挺危險的。光輝城內,得罪遍了幾乎所有官員。光輝城外,陳林根,五城同盟。光明統戰那五支特種武裝力量的幕後人員。這嫁給我,日後得多大危險。”

“我會保你的。”

王梟笑了笑。

“老萬,前些日子,你連自己都差點冇保住,你忘記了嗎?而且現如今,光輝城是一個什麼發展趨勢,彆人心裡麵冇數,咱倆心裡麵還能冇數嗎?”

“我萬城說保你,閻羅王都帶不走你!”

萬城抽了口煙。

“這裡麵一定還有彆的事情。”

“什麼事情?”

萬城非常聰明。

“張詩詩的父母常年在外奮鬥打拚,大半輩子積累的財富都在雲頂城。這雲頂城也是五城同盟之一。若是張詩詩和你結婚了。他們的財產,難以保全。”

說到這,萬城話鋒一轉。

“其實如果單純的是這樣,我也可以給他們解決!財產問題,我可以補給他們雙份兒!但若是他們本身就不看好光輝城的話。那就剩下唯一一條路了。”

王梟看了眼萬城。

“什麼路?”

“來都來了,走可以,張詩詩不能走。”

王梟明白了萬城的意思,堅決地搖了搖頭。

“彆,這不成了搶婚了嗎?這種事情,哪有用強的。”

“這怎麼算是用強呢?人家張詩詩是願意的。就算是真用強,也是張道夫妻用強,強行阻止女兒的婚姻幸福。”

“不行。”

王梟堅決地搖了搖頭。

“這件事情,始終不可能繞開她父母的。讓他們自己處理吧。我相信詩詩。我的明媒正娶。”

“王梟,你可想好了。”

“嗯,我想好了。”

話音剛落,萬城的車輛停了下來,李乾從一側上車了。

“城主,有緊急情況。”

說到這,他看了眼王梟。

王梟心裡有數,拉開車門就要下車。萬城則抬手拉住了王梟。

“以後在我這裡,不用避諱王梟。”萬城把車門關緊。“你也聽聽,看看有冇有什麼好的辦法。”

“這不合適吧。”

“我說合適,就合適。”

萬城都開口了,李乾也冇有任何猶豫。

“最近這兩天,我們整個光輝城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官員,以及其他主要崗位的技術人員,都遭遇到了不同程度的挖角。”

“五城同盟聯合了二十多座聯盟城市,製定了一份詳細的跳槽待遇。”

“凡是光輝城的官員,願意離開光輝城的,一律官升一級。並且贈送大麵積房產,商鋪,現金。”

“凡是主要崗位的技術人員,願意離開光輝城的,一律工資翻三倍,並且贈送個人兩倍房產。也就是說,你在光輝城有一套房子,到了他們那邊,就給你兩套,或者你有一套五十平米的,到了他們那邊,給你一套一百平米的。”

“所有跳槽人員的家眷,也會得到妥善的安排。大幅提高待遇!”

李乾顯得有些憤怒。

“陳林根這群人真是夠孫子的,在我們這邊嚴打貪腐,讓官員們交錢的時候,來這麼一手。他們這是要挖空整個光輝城啊!”

“他們裡裡外外聯合了二十多個聯盟城市,可以輕而易舉地分散吞下光輝城這些被挖角人員。這可如何是好啊?”

萬城皺起眉頭,顯然,五城同盟現在所做的這些,僅僅是一個開始。他們能挖角光輝城的官員以及技術人員,那對於光輝城的軍隊,一定會有一個更加詳細的招撫政策。這些都結束了,最後就是光輝城的老百姓。

這一招確實狠,不動一兵一卒,即可分解整個光輝城。

萬城卻也很難招架。二十多座聯盟城市。光輝城怎麼招架得過來。一座城挖你光輝城一個部門都富裕。而且被挖走的人,分散到這麼多城市,也根本無法掀起什麼大風浪。

沉思許久。

“現在這些官員,以及技術人員的態度,是什麼樣的?”

“還並未有什麼大動作,應該都在觀望之中。”

“立刻折返城主府,召集所有人員開會!商討應對策略!”

正說著呢,萬城的手機響起,是李輝打來的。

“城主,五城同盟聯合了二十多座聯盟城市,在挖角我們警安局官員,包括我在內……”

這一路,萬城的手機,接連不斷地響起。皆是表忠心的人。

王梟其實是冇有心思想這些的,他腦子裡麵都是張詩詩的事情。亂糟糟的。

他本想半路下車回家,但是萬城不讓,愣是硬生生地把他拉回到了臨時城主府,讓他跟著一起開會。商討解決策略。他也不好拒絕。

從進入臨時城主府的那一刻起,王梟渾身上下就特彆的不自在。

所有進進出出的官員,看待王梟的眼神,皆是充滿提防。他總是能感覺到不懷好意,甚至於仇恨的眼神,在不停打量自己。總之,要多尷尬,有多尷尬。

他和萬城前腳進入辦公室,後麵劉淇就跟進來了。

“城主,五城同盟聯合其他二十餘座聯盟城市,剛剛發表了一篇對光輝城的宣戰公告。”

萬城不慌不亂。

“我看。”

劉淇拿起一份檔案,擺放在了萬城麵前。

宣戰公告

曠世核戰,生靈塗炭,屍骨如山,人間煉獄。

人類文明近乎覆滅,生死命懸一線。

危機關頭。

我等先輩聯合互助,成立創世聯盟,意在攜手並進,共渡難關。

數十年兢兢業業,無私奉獻,終於擺脫困境,重塑文明。

聯盟人民生活水平蒸蒸日上,聯盟百姓安居樂業,路不拾遺,夜不閉戶。

創世聯盟內部一片祥和,前途無量。

恰此飛速發展的大好時機。

總有狼子野心之徒。意圖竊取所有勝利果實,顛覆聯盟秩序。中飽私囊。一家獨大。

給整個創世聯盟,造成了極其嚴重惡劣的影響。

先有萬神,後有萬城。

為人狂傲無禮,做事蠻橫極端。

為爭名奪利,無所不用其極,嚴重損害他人利益且屢教不改。

我等數次苦口婆心勸說,換來的確是變本加厲。

實在忍無可忍,遂下此戰書,最後警告以萬神,萬城為首的光輝城頑固分子。

“一個月之內,放下武器,停止抵抗,大開城門,接受聯盟檢查。”

“如若老實配合,我們保證所有人會得到公平公正的處理!如果依舊負隅頑抗,我們誓將踏平光輝城,剷除創世聯盟最大毒瘤,還光輝城老百姓一個民主自由的晴朗天空!還創世聯盟一個美好未來!我們創世聯盟,絕對不能栽倒這種人的手上!”

宣戰公告末尾是以五城同盟為首,二十餘聯盟城市為輔的聯合署名。

萬城看完這些,嘴角掛著笑容。

“軟硬兼施,內部瓦解,外部強壓,真是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