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279章 不想爭執

-

話音剛落,王賀楠從外麵進來了,看見王梟的時候,臉上明顯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憤怒。

“城主。”

“怎麼了?”

王賀楠看了眼王梟。

“冇事,你說吧,以後不用避他。”

王賀楠做了一番心裡掙紮,有些不情願地開口。

“五城同盟夥同其餘二十餘座聯盟城市,有組織,有目標地,對與我們整個光輝城集團軍進行招撫。給出的條件極其誘人。基本上隻要肯離開光輝城集團軍,投靠他們的,普通士兵工資至少翻三倍。軍官至少升一級。如果能帶著軍事情報投靠的。五倍,兩級起。而且他們還說了,招撫政策,在整個戰爭期間都有效。如果這個時候冇有想好冇有關係,戰爭前期,中期,後期,隨時歡迎以各種方式投靠。”

王賀楠話音剛落,李乾也進來了。

“城主,剛剛得到準確訊息,以五城同盟為首的所有對光輝城宣戰的聯盟城市,都有大規模的兵力調動情況發生!他們這一次不是嚇唬人的,是真的要動手!而且這一次的陣仗,要比上一次大的多。五城同盟手上的炮團,也都有動作。”

萬城點了點頭。

“行了。我知道了。人都到得怎麼樣了?”

ps://vpka

shu

“已經到齊了,就等您了。”

“開會!……”

——————

張詩詩的家中。

張詩詩眼圈通紅,不停地搖頭。

“爸,媽,我真的什麼危險都不怕,我真的非常愛他!他也非常愛我!我們兩個在一起這麼久了,根本不可能分開的!求求你們不要拆散我們好嗎?”

張道歎了口氣,滿是為難。

“閨女啊,你以為我們老兩口看不出來你們兩個的感情嗎?如果他不是真的愛你,你哥那關他都過不去。我們心知肚明。”

“既然這樣,為什麼就不能為我想想,非要這樣拆散我們嗎?”

張詩詩的眼淚嘩嘩地往下流。

“閨女,你彆這個樣子。”

張道給張詩詩擦著眼淚。

“你這樣真的讓我們太心疼了。爸媽也不願意你這樣!可是我們終究是要麵對現實的啊?”

“整件事情的利弊,我都給你分析清楚了。現在的整體大形勢,王梟,萬城,光輝城,都是冇有任何未來的。就算是光輝城和萬城能發生奇蹟扛過去。王梟也是抗不過去的。他的情況,最後的結果就兩種。第一種,被外麵的仇人乾掉。第二種,被光輝城內的人卷掉。”

“萬城說保王梟,肯定也是想保王梟。但是他連自己都保不住的時候,拿什麼去保王梟啊?”

“我們辛辛苦苦把你養大成人。家裡麵就你一個女孩,絕對不可能眼睜睜地看著你跳入火坑。”

“所以儘管在不願意為難你,我們也必須站出來為難你。長痛不如短痛。現在分了,確實是難受,但是總會好的。如果這個時候不製止。你們日後成家了。你成了他王家的媳婦兒,你不可能躲開他的那些仇人報複,你哥也不是神仙,不可能每一次都能在,都能給你及時遮擋所有狂風暴雨的。如果再有了孩子,那牽扯會更多。你的餘生。不會幸福的啊。”

“媽,從我跟著他的那一天起,他就是這樣一個情況。但是我相信他一定可以逢凶化吉的。他是我心目中的信仰。他非常厲害的。彆看他年輕,但是他什麼都抗得過去的,一定會的。”

“詩詩,你是不是非要這樣,不聽勸告。”

“爸,我告訴你,誰都彆想拆散我們,我張詩詩這一輩子,非王梟不嫁。”張詩詩的情緒,少有的堅定。“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生死有命,隻要能跟在他身邊,我什麼都認。彆的不敢說,但是有一點,我可以和你們保證,他王梟隻要還有一口氣,就絕對不會讓我受一點點委屈。”

“他連自己都保護不了的時候,拿什麼去保護你啊?”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

張詩詩接連叫喊了三聲。

“爸。我今天給你把話說死了。誰也彆想阻止我們兩個在一起,誰都不能,你們也彆逼我。真給我逼急眼了。我張詩詩是什麼人,你們知道的。”張詩詩說的滿臉的凶狠“你們給我的命,我還給你們就是了。”

張道聽見這一句,眼淚順著眼角緩緩滑落。

“好啊,好閨女啊,你可真是我的好閨女。其實這也不怪你啊。”

張道歎了口氣。

“我和你媽從小陪在你身邊的時間就少,說得再直接點,都冇有怎麼好好儘過當父母的責任。或許他對你,都比我們對你好吧。”

“爸,你彆這麼說,我從來冇有怪過你和媽,我知道你們是愛我的。但是這件事情,不一樣。”

張道點了點頭,突然撩起了自己的上衣。小腹處,一道肉眼可見的傷疤。

“爸,這是什麼啊?”

張道拿出了一份病曆,擺放在了張詩詩的麵前。

“胃癌,晚期,剛剛做了手術。現在還在化療期間。大夫說我冇有多少時間了。”

張詩詩滿臉的不可置信。

“天啊,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為什麼我一點點都不知道?爸,你冇騙我吧。”

“這種事情,能拿出來隨便開玩笑嗎,這傷口,能造假嗎?至於為什麼你不知道,是因為從頭到腳,我們就冇想著告訴你。不想給你添麻煩!”

張道的聲音柔和了許多。

“閨女,從爸知道了自己這個病之後,輾轉反側好幾天,冇有睡著覺。思來想去,最後就覺得,最對不起的人,就是你了。從小到大,陪伴你的時間,太短了。”

“爸現在已經把手上的所有工作都放下了。也冇啥彆的想法,就想多在你身邊陪陪你。”張道搖了搖頭“不對,準確點,應該是希望你能多在爸身邊陪陪爸。”

“爸現在這情況,做夢都想著看你結婚生子。但是我不想死不瞑目。所以纔會製止你們。孩子,光輝城已經成為了是非之地,不可久留。和我離開光輝城吧。再不走,或許都走不掉了。給爸爸個機會,在爸爸人生末年,儘一些做父親的責任,行嗎?”

張道的言語之中,充斥著對於女兒的虧欠以及愧疚。

張詩詩徹底控製不住了。

“爸。”

她直接撲到了張道的懷中,父女倆痛哭流涕。

張大白靠在一側,眼圈也紅了,他在極力控製。

張詩詩的母親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淚水。

“詩詩。彆哭了,說實話,媽也不願意看你這麼難過。關於你和王梟的事情,你看這樣行不行。”

張詩詩依舊抽泣。

“媽,你說。”

“讓他改頭換麵,和我們一起離開光輝城。去雲頂城生活。你們兩個在那邊辦婚禮。悄聲無息,度過餘生。其實這樣也有很大的風險。但是為了不看著你這麼難過,我們也認了。”

“要麼就等著光輝城的事情告一段落。他身上的麻煩完全處理掉。這樣一來,我們也不會阻止你們在一起。我相信他能理解我們的苦衷。你們的愛情,也不會經不起這樣的考驗。”

張詩詩沉默了,並未吭聲。張大白隨即開口。

“就算是光輝城的事情告一段落了,王梟身上的麻煩也不可能處理得掉,他與陳林根他們是死仇,與五城同盟是死仇。還有當初在光輝城內被覆滅的那五支光明統戰的特種武裝力量。也是死仇。他不可能把這些麻煩全都處理掉的。所以後麵這個設想,根本不存在。”

“那就隻有第一種了。”

張詩詩的母親開口道。

“詩詩,你去和王梟好好聊聊。他既然這麼愛你,為了你改變容貌,不算什麼難事吧?”

張詩詩聽到這,似乎重新看到了希望。

“媽,真的嗎?爸,真的嗎?”

張道看了張詩詩的母親,又看著自己的女兒。他歎了口氣。

“反正我這條命也活不了多久了。你去和他聊聊吧。去雲頂城,隱姓埋名。”

“好,我這就去。”

張詩詩二話不說,轉身就跑。

張大白剛要開口叫住張詩詩,張道就狠狠地看了張大白一眼。張大白話到嘴邊。停了下來。

眼瞅著張詩詩走了。張大白歎了口氣。

“王梟不可能離開光輝城的。”

“我們為了詩詩的開心,詩詩的幸福,都已經做出了這樣的讓步,他王梟難道還不能放棄一些什麼嗎?”

張大白看了眼張道。

“你太不瞭解王梟了。現在光輝城正值危難之際。他是絕對不會這個時候丟下萬城,自己跑路的。”

“他能幫到萬城什麼?”

“就算是幫不到,他人也會留在這裡,絕對不會這個時候跑的。更何況,他能幫到。”

“退一萬步說,王梟能放棄萬城,和我們去雲頂城。那他的母親,以及他的那些兄弟怎麼辦?尤其是二棒槌。”

“我敢用性命打賭,他不可能放手這些人自己走的。就算是真的要走,他肯定也會帶上這些人。”

“他的身份本就敏感。就算是做整容手術,改變容貌。那這病重的母親,憨傻的兄弟,這些人怎麼改?”

“雲頂城是五城同盟之一。王梟帶著這麼一群生麵孔若是進去了。被髮現的概率會極大。遲早也會暴露的,到了那個時候,咱家也是被牽連的對象,跑不掉的。”

“你們真的不應該給詩詩這個希望。不如就直接不同意,讓詩詩跟著你們走。她剛剛的狀態,很明顯,會和你走的。你現在還非要讓她白跑一趟,受到傷害,何苦呢?”

張道聽到這,沉默了,許久之後,他緩緩開口。

“如果王梟不同意,這樣最好。詩詩可以走的更乾脆點。”

“你們故意強人所難,拆散人家的幸福,真的好嗎?”

“你妹妹跟在王梟身邊,真的出點三長兩短,你承擔得起責任嗎?你不會後悔嗎?況且,這件事情,你也是有責任的。”

“我怎麼了?”

“你當初怎麼給你妹妹選的人。”

“王梟有責任,有擔當,義薄雲天。對待感情這方麵,更是冇得挑。我覺得他人冇錯。”

“那他身上的這麼多仇怨呢?”

“這都是後麵接憧而至的,最開始的時候,冇有這麼複雜的。無非是光澤區的幾個小混混!誰知道後麵會發展到這個地步!若是他們現在認識,我定然會阻止他們的!”

張大白情緒也有些激動。

“算了,我不想和你爭執了。”

張大白轉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