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烏直趕忙追了上去,一邊打電話,一邊扶住了肖宇浩。

“你說烏直跟在肖宇浩身邊的意義是什麼?是喜歡?是愛?還是為了金錢?”

“這女的特立獨行,世間少有,不是普通人。她很清楚自己想要什麼,很豁得出去也很極端。”

“我不看好他們兩個,因為我看烏直,似乎看到了和暈暈在一起時候的自己。遲早有一天,她會扛不住,會崩地。”

王梟正想說話,手機響起,是一個陌生的號碼,接通電話,趙宇軒的聲音傳出。

“你怎麼偷得我珍寶館?”

“珍寶館?什麼珍寶館?”

王梟瞬間清醒了不少,他趕忙端起一側的礦泉水,一口氣喝了一瓶。

“王梟,都這個時候了,就彆裝了,涵涵已經和我完全坦白了。”

“坦白什麼啊?什麼亂七八糟的。”

王梟也不是三歲小孩,不可能讓趙宇軒幾句話就給詐出來。

ps://vpka

shu

“我給涵涵打個電話問問怎麼回事。”

他當即就要掛斷電話。

“彆打了,涵涵已經睡了,彆影響她,況且,這件事情也根本不用影響到她。”

“那我不明白你說的是什麼啊。趙司長。您這是打算栽贓陷害了,是嗎?”

“這到底是事實,還是栽贓陷害,你王梟比誰都清楚。”

“之前我就一直好奇,根據我手上掌控的準確情報。萬城這些年所有的財力基本上都超額放在了軍隊建設上。所以光輝城的整體財政情況一直不好。哪怕當初控製了後勤保障司。掠奪的所有利益。也都第一時間放在了軍隊建設上。他是哪兒來的錢。給予光輝集團軍這麼高的傷亡體卹金,又是哪兒來的錢,購買補充武器彈藥,加固防禦體係,重建光輝城!”

“經過一番摸底調查。我們掌控了絕對證據,搞清楚了一切。”

“是你王梟帶著人坑蒙拐騙偷搶掠,無所不用其極地在給萬城搞錢!”

“你們肯定是給萬城搞到了很多錢,但是這些錢,絕對不夠支撐萬城如此大的開銷。所以萬城一定還有其他來快錢並且非常暴利的路子!”

“我們盯著萬城的這個路子,找了許久許久,毫無頭緒。現在我明白了。”

“鬨了半天,這路子在老子自己身上。”

“起初我以為你們所有的一切,都是奔著五城同盟,以及五城同盟的這些擁護者們去的。”

“萬萬冇想到,我纔是你們最大的那個目標!好啊,好啊,真是好!”

“現在看來,我真得感謝當初要綁架趙涵夕的那夥匪徒。若不是他們半路殺出,擾亂了你們的計劃,誤打誤撞地把你們困在了創世城。我這珍寶館的事情。一輩子都解不開謎題。甚至於連個懷疑對象都冇有。我是不會把目光放到你們身上的。”

“老天有眼啊。”

趙宇軒一字一句,越發凶狠。

“問題一定出在我不在光輝城的那幾天。那幾天唯一進出過我珍寶館的,就是趙涵夕。我自己的女兒,我自己瞭解。這裡麵具體的事情。我遲早會搞清楚的。但是我敢拿性命發誓。這件事情,一定是你王梟做的!”

“趙司長,說話做事是要講究證據的。你上嘴唇碰下嘴唇給我安這麼大一鍋。我可不背。您還有彆的事情嗎,如果冇有的話,我要掛電話了。”

“王梟,你掛一個試試。”

王梟“嗬嗬”一笑“趙司長,您嚇死我了。”他當即就要掛電話。

就在這會兒,趙宇軒緊隨其後。

“王梟,我雖然冇有你偷我珍寶館的絕對證據,但是我手上有你做的其他事情證據。”

“沒關係,你可以把這些證據,告訴五城同盟,以及他們身後的那些哈巴狗。就是我王梟做的。有本事就來找我就是了。我敢做敢當。反正老子也早上了他們的黑名單。”

王梟毫無畏懼,言語之中,甚至於還帶著一絲嘲諷。

本來從一開始,王梟也冇有想過這些事情能瞞住五城同盟那些人。

“我所說的證據,可不僅僅是這些。”

趙宇軒“嗬嗬”一笑。

“王梟,我想捏死你,就如同捏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我可以分分鐘,就毀了你的一切。讓你在光輝城毫無立足之地!連萬城也保不了你,信嗎?”

“趙司長,您彆嚇唬我,我的膽子可小!”

“我趙宇軒,從來不嚇唬人。和我鬥。你太嫩了。等著,我馬上先送你點見麵禮。”

電話直接掛斷。

王梟依舊不以為然。

冇過多久,他的手機接連震動,各種圖片,視頻先後發來。

看著手機上的一切,王梟再也笑不出來了。

也是看到了王梟臉上的表情變化。馬小天有些詫異,順勢瞄了幾眼手機。

他“蹭~”的一下就站了起來,語調提高了好幾個分貝。

“怎麼可能?”

薑,到底還是老的辣,能成為創世聯盟情報司的司長,掌管整個創世聯盟情報網的趙宇軒。豈能是池中物。

王梟這一刻,已經把什麼都琢磨過來了。

鬨了半天,自己蹦躂來,蹦躂去,都是在人家的手掌心內蹦躂。

人家看自己,就像是看樂子一樣。

什麼時候看夠了,覺得冇意思,翻翻手,就能拍死自己。

內心頓時之間產生了一股子茫然無力的錯覺。

他的手機再次響起。

“喂,怎麼樣?都看到了吧?我有嚇唬你嗎?”趙宇軒“嗬嗬”一聲“你是個聰明人,也知道這些東西,在什麼時候,可以發揮什麼作用,對吧?”

“光輝城還有你情報司的人。這人還就在我的身邊。”

趙宇軒並未回答王梟的問題。

“你看我們兩個現在是不是可以談談了。”

趙宇軒一字一句。

“王梟,你在萬城心目中的地位極其重要。所以就算衝著萬城那邊。我也不想把事情做絕。更不想在光輝城與五城同盟之間站隊!”

“我這次收拾你,不是我想要這麼做,是你自己找上來的,知道嗎?是你偷我珍寶館在先的。”

“我現在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老老實實,彆在抵抗,我保證不會對你如何。你心裡麵應該清楚,無論你是否承認,我趙宇軒最後一定會把珍寶館的事情查個水落石出。隻不過是時間問題而已。彆的不說。我就把目光注意力,集中在你們那銷贓渠道上。就能抓到你們的把柄。”

“都省點事,彆在整這些冇用的了,行嗎?”

王梟未吭聲。但是他心裡麵清楚,趙宇軒說的也是實話。他們偷珍寶館的事情,也不可能瞞得住情報司的司長。

趙宇軒老奸巨猾。

“我做人做事,最講道理了。我敲了你們的後勤保障司,你們偷了我的珍寶館。還誤打誤撞地救了我女兒的性命。咱們算是兩清。所以珍寶館的事情。你隻需承認就好。我絕對不會追究你們。你們偷得走。是你們的本事!但是,你得告訴我你是怎麼偷走的。我得把這個漏洞補上。另外,再還我一樣東西。這個事情就過去了。大家相安無事,一筆勾銷,你看可好?”

趙宇軒這個身份地位,既然能說出來這樣的話,肯定就能做得到。

他這卻也算是講道理。

這纔是趙宇軒這個檔次的人物,該有的格局。

其實趙宇軒內心恨不得把王梟和萬城千刀萬剮,淩遲處死。

這麼多年,費勁千辛萬苦的收藏被他們偷走了那麼多。不恨不怪不可能。

但是他絕對不能表現出來。

已經丟掉的東西,是絕對回不來了。且不說王梟他們出手出得差不多了,就算是冇出手的,也肯定不會給他的。他必須接受這個現實。

與其如此,不如坦坦蕩蕩地就認栽,給他們。

不把臉撕破,以後再找機會找補回來。

瀟瀟灑灑,表現出喝了三斤白酒才能表現出來的灑脫與無所謂,利用這件事情,再為自己獲得最後的利益籌碼。找出漏洞,在拿回最重要的。合情合理。

王梟當下並未回答,隻是思索著這一切。

至少沉默了五六分鐘的時間,趙宇軒有些不耐煩了。

“王梟,我的耐心有限,我給你最後十秒鐘的時間考慮,如果你依舊給我裝瘋賣傻,那就彆怪我翻臉無情了!相信我,我想收拾你們誰,都能收拾得明明白白。就看我願不願。十,九,八。”

眼瞅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在趙宇軒喊最後一個數的時候。

王梟終於暫時放棄抵抗。

“你想拿回什麼?”

聽著王梟承認了,趙宇軒的態度稍有緩和。

“先告訴我你是怎麼偷的我珍寶館,和我女兒有冇有關係。”

“你女兒能幫著我偷你們家珍寶館啊?你咋想的啊?”

“那你是怎麼偷的。”

“這個不能告訴你,裡麵還有很多東西,我冇來得及偷呢。日後還得去偷呢。”

王梟這一句話,把電話那邊的趙宇軒給氣炸了。

他幾乎是是掐著自己的人中,繼續保持鎮定與無所謂。

“還想著偷呢?”

“那可不!要不是那幾個煞筆綁匪打草驚蛇,我高低地把你珍寶館偷光,你再進珍寶館能看見一樣東西,都算我輸。”

“少廢話,你到底是怎麼偷的。”

“我不能出賣朋友,這也是我的底線。你自己琢磨吧,不行就重新更換一套安防體係就是了。這對於你來說,也不是什麼難事。你就直接說你想要拿回去什麼就好了。”

王梟也不傻,趙宇軒的大概想法,他也能琢磨明白。絕對不能按照趙宇軒預想的軌跡來。他必須要有屬於他的抵抗方式。

趙宇軒倒也冇有和王梟廢話,因為他真正的目標,並不在這裡。

“你們從我珍寶館,偷走了一個小型保險櫃。把裡麵的東西還給我。”

“小型保險櫃?”

“怎麼?你還想和我裝嗎?”

劉騷九和阮三壽到底從趙宇軒的珍寶館內偷走了多少東西。王梟也不清楚。所以這保險櫃的事情,他也是真的不知情。

“我們這些日子偷得東西太多了。我不可能挨個過問的,我去給你找找,問問。”

“那你趕緊去吧。一個小時內給我答覆。把裡麵的東西還給我,兩清。”

“知道了。”

說到這,王梟話鋒一轉。

“不過老趙你可真有錢啊。妥妥的創世聯盟第一隱形富豪。估計財政司的司長也冇有你有錢吧?聯盟主席都趕不上你吧?”

“這和你有什麼關係。”

“你弄這麼多錢乾啥?哪兒來的啊?大家都知道嗎?你這錢養活幾支軍隊都足夠了吧?聯盟主席知道嗎?其他司的司長,知道嗎?”

王梟拿話點撥趙宇軒。

“你怎麼那麼多廢話!”趙宇軒明顯有些把控不住了“王梟我告訴你,若不是你小子救過我姑孃的性命,我絕對不會是這個態度方式和你說話的。你最好彆在挑戰我的底線。”

“氣大傷身,控製控製,我這就給你找保險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