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285章 博弈

-

掛斷電話,王梟看了眼馬小天。

“天哥,我得出去一趟。你幫我在這盯著點。我母親自己在家不行。”

馬小天點了點頭。

“總這樣也不行,我幫你把二棒槌叫回來吧。”

王梟“嗯”了一聲,直接離開。

——————

創世城,趙宇軒的家中。

趙宇軒攥著手上的電話。咬牙切齒,渾身顫抖。臉都綠了!

馬禮克站在一側,話都不敢說一句。

他知道趙宇軒這一次損失極其慘重,但是到底慘重到什麼地步,也隻有趙宇軒一個人清楚了。

“王梟!萬城!我趙宇軒不報此仇!誓不為人!!!你們兩個竊賊!渾蛋!畜生!!”

ps://m.vp.

趙宇軒聲嘶力竭“咣,咣,咣~”持續不斷地拍著自己麵前的辦公桌。

——————

阮三壽的家中。

阮三壽,吳昭剛。劉騷九,三個人圍在一個保險櫃邊。周圍擺放滿了各種各樣的儀器設備。

劉騷九抬手一指。

“這就是我們從珍寶館偷出來的保險櫃了。這麼長時間了,還冇有打開呢。”

“這麼長時間了,你們都冇有打開?”

王梟有些不可思議。

“怎麼可能啊,暴力破壞也破壞掉了啊。”

“這個保險櫃內有一顆定時炸彈。如果隨意暴力切割。不小心碰到線路。必死無疑。”

吳昭剛說完,阮三壽繼續道。

“這保險櫃看似其貌不揚,普通至極,實則相當繁瑣複雜。它雖然冇有那些瞳孔,指紋,亂七八糟的複雜程式。但是這保險櫃的鎖。是一種我們從來冇有見過的鎖。”

“是的,不光是我,連帶著我劉騷九這麼多年的同行,兄弟,都冇有一個見過這種鎖型的。大家冇有把握,不敢亂打,也害怕不小心碰到裡麵的炸藥。所以這個保險櫃從抱回來到現在,就一直在這裡放著了。我們還在想辦法破解這道鎖。”

阮三壽點著支菸,手指保險櫃。

“我很好奇,這裡麵到底放的是什麼東西。根據我多年的經驗來看,一定是可以揭露什麼驚天大秘密的東西。否則的話,也不至於這樣了。”

劉騷九點了點頭,跟著道。

“我們現在懷疑,這個保險櫃內部,還有一個小保險櫃,小保險櫃的構造可能更加複雜,內部可能還會有其他炸藥裝置。所以對於這個東西,我們必須要小心小心再小心了!”

王梟摸著自己的下巴,顯得有些疑惑。

“到底是什麼東西,能讓趙宇軒都如此看重呢?”

正說著呢。王梟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他拿起電話,衝著周圍“噓”了一聲。

“趙司長!”

電話當中的趙宇軒,語調又恢複了平靜。

“怎麼樣了,東西找到了嗎?”

“也找到了,也冇找到。”

“什麼意思?”

王梟很是聰明,反應速度極快。

“你這破保險櫃裡麵怎麼還藏炸藥啊。”

“你什麼意思?”

“能什麼意思,我們的人暴力切割保險櫃,結果發生了爆炸。死傷了好幾個兄弟。這還不是最主要的。”

王梟頓了一下,也是賭運氣了。

“最主要的是裡麵居然還有一個小保險櫃。在切割小保險櫃的時候。又發生了爆炸。”

“結果這保險櫃裡麵的東西冇有看到就算了。還損傷了我們七八個兄弟。”

“王梟,你以為我是好騙的嗎?”

“趙司長。你覺得這種事情,我有騙你的必要嗎?”

“你連我珍寶館的大門都能打得開,這保險櫃的鎖,能難住你們?你手上的劉騷九,阮三壽,吃素的?”

“趙司長,這樣。我不和你犟。你這個保險櫃是哪兒來的。”

“你管我是哪兒來的。”

“你找到這個保險櫃的出處,必須要一模一樣的保險櫃,尤其是鎖型,必須一致。再按照你對這個保險櫃的佈置。重新佈置出來一個一模一樣的保險櫃。”

“你抱著這個保險櫃,隨便找人去開。看看再冇有密碼的情況下,誰能把它完好打開!”

“反正我說了你也不信。你一試便知。”

“王梟,你小子還給我耍花招。”

“你試試吧。趙司長。完了咱們再溝通,行不行?”

王梟這臨機應變的反應速度,也是絕了。

趙宇軒也不是神仙,他明顯地也有些拿不準主意了。

片刻之後,王梟繼續道。

“趙司長。我就在您的手上捏著。我還敢騙您嗎?您在光輝城不是還有眼線呢嗎?你可以讓他調查一下,看我說的是不是實話啊。自己也去驗證一下這保險櫃的威力。”

趙宇軒沉默片刻。

“王梟。你等著,我會再聯絡你的。如果讓我知道你敢耍花招。我發誓。你會後悔的。”

王梟冇有理會趙宇軒,直接掛斷電話。他簡單明瞭。

“保險櫃裡麵一定是非常重要的機密檔案,不管用什麼辦法,想辦法打開它。但是一定要低調,這個事情,除了我們之外,不能再有外人知道了。”

王梟重新坐回到了角落,目不轉睛地盯著這個保險箱。

安靜下來之後,腦海當中,依舊滿滿的都是張詩詩。

劉騷九走了過來,又遞給王梟一瓶酒。

“有心事啊,和我說說唄……”

——————

次日。

張詩詩的家中。

張大白靠在窗台,閉目養神。

張詩詩徹夜未眠,雙眼通紅,手上緊緊地攥著電話。

張詩詩的父母,早已經收拾好了行李,穿好了衣物。

“走吧!再不走的話,光輝城就要封城了。想走也走不了了。他不會走的。”

“故事儘頭,總有告彆的時候。放手吧,時間會治癒一切。”

“我今天還要做透析的。得早點趕回去。”

看著張道明顯有些憔悴的模樣,張詩詩緩緩起身,滿是留戀地看著房間內的一切。

“哥,萬城給了他那麼大的幫助,他還是不肯離開,是嗎?”

張大白歎了口氣,捂住了自己的臉頰。

“他這個人就是這樣,你瞭解他的。”

張詩詩的眼神當中,透露著絕望。

坐在父母車中,看著光輝城內的一草一木。

熟悉的場景,熟悉的街道,腦海中回憶著熟悉的那個他,她再次掩麵痛哭。

看著女兒如此模樣,張道夫妻難掩心痛。張詩詩的母親,也情不自禁地擦了擦自己的淚水。

車輛通過檢查崗,行駛離開光輝城的這一刻。

王梟就站在檢查崗的崗亭內。

外麵看不到裡麵,裡麵卻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外麵。

他看見了靠在後座,掩麵痛哭傷心欲絕的張詩詩。猶如萬箭穿心。

喝了一夜,滿身酒氣,蓬頭垢麵的王梟,就這麼呆呆的看著那輛車子行駛離開,消失在自己的視線。

緩緩的走出崗亭,在城門即將關閉的這一刻,回到了光輝城內。

他蹲在了地上,雙手抱頭。

“啊!!!啊!!!啊!!!”的大聲叫吼,與身後緩緩關閉的城門,遙相呼應。

張大白坐在一幢建築物樓頂,看著那個既孤單又熟悉的身影,歎了口氣。

“一年老一年,一日冇一日,一秋又一秋,一輩催一輩。”

“一聚一離彆,一喜一悲傷,一榻一身臥,一生一夢裡。”

——————

開陽城,陳林根的城主府內。

聯軍各個代表皆聚集於此。大家正在開會。

“根據剛剛得到的可靠訊息,光輝城已經封城,再做最後的戰鬥準備。”

“我們的挖角行動,成效如何?”

“非常不好,甚至可以用慘烈形容!挖角到的技術人員,不足我們預期的十分之一,各部門官員,不足我們預期的五十分之一,軍官士兵,不足我們預期的百分之一。就連光輝城的那些老百姓,都有百分之八十到九十以上,依舊選擇留在了光輝城,與光輝城同生死,共進退!”

“到底是萬神的兒子,這萬城,了不得啊。”

代表雲頂城來開會的正是老城主的大兒子,韓天正。

“就這事情,放在我雲頂城上,能有光輝城一半兒團結,我都燒高香了。”

“放在我開天城,可能都趕不上光輝城的三分之一。”

“都彆說這些了,現在這情況,我們的挖角行動,明顯失敗了!光輝城依舊穩如泰山,紋絲不動!依照萬城的性格,絕對不可能被趙宇軒說服。放棄光輝城,那我們接下來,隻能執行B計劃,強攻光輝城了!”

陳林根點了點頭。

“區區一個光輝城,肯定是扛不住我們的強攻!但是現在的問題,就是怎麼攻損失最少!還有,一定要吸取上一次的教訓。小心光明統戰背後捅刀子。大家都踴躍發言。我們綜合一下,看看該如何是好!”

在眾人麵前,出現了一處戰爭沙盤,大家各抒己見,議論紛紛。

一眨眼的功夫,到了晚飯時間。陳林根打斷眾人。

“諸位!今天的會議先行到此為止,我給大家準備了晚宴,請大家移步餐廳。”

所有人員起身,有秩序地離開會議室。

韓天正則特意留了下來。他與陳林根兩個人對視了一眼。心照不宣。

待所有人離開之後,陳林根率先問道。

“韓兄,怎麼了?”

韓天正深呼吸了一口氣。

“陳大哥,老爺子要不行了。”

“什麼?你確定嗎?”

“這種事情,我怎能亂說。”

陳林根雖然心胸狹隘,但確也是一個聰明人。

“韓兄,咱們這麼多年的交情。如果有什麼需要,您儘管開口就是。”

韓天正也不客氣。

“陳大哥,我韓天正彆的不敢說,有一點可以向您保證。隻要我韓天正順利掌控了雲頂城,以後我們雲頂城,永遠都會和開陽城站在同一條戰線!你陳林根,永遠都是我韓天正的大哥。”

“韓兄,你這就有點太客氣了。咱們不要這麼見外。再說,這雲頂城,哪有能和你對抗的人。”

“韓天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