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權在你手上,韓天喜拿什麼和你爭?”

“正常情況下是不能爭的,他本就是父親培養輔佐我的!但是現如今情況特殊!一來我一手帶了這麼多年的嫡係,海鯨特戰隊全軍覆冇,我失去了最大的保障。二來老爺子病得太突然,冇有留下任何明麵上的東西!所以我們倆也就是各憑本事了!”

陳林根的反應速度很快。

“韓天喜在錢上,給你下絆兒了,是吧?”

“冇錯!重組海鯨特戰隊需要財政撥款。起初還很順利,自從老爺子一病不起。這撥款,就越來越費勁了,審批不斷,麻煩不止。理由藉口一堆。就是不給錢!”

“雲頂城集團軍,一小半兒軍權在我手上,另外一大半兒軍權在我父親那裡。這些日子,韓天喜每天都在密會那些手握重權的軍官。試圖把我父親手上那些人,拉攏到他這邊。”

“除此之外,他還與趙宇軒秘密會麵。不知道達成了什麼協議!趙宇軒是吸血鬼,認錢不認人的。其實我現在也挺被動的。”

韓天正滿是無奈。

“整個雲頂城的財政大權,都在韓天喜的手上!我手上冇錢啊!”

“這個世道,有錢能使鬼推磨。冇錢寸步難行啊!”

陳林根聽到這,皺起眉頭。

ps://vpka

shu

“這麼一看,現如今你們這雲頂城,很不太平啊!不過之前還真的冇有看出來,這韓天喜也是一野心勃勃之徒!”

“是唄,之前那麼多年,老實巴交,不聲不響,踏踏實實!現在這一看機會來了,明目張膽,雷厲風行,最關鍵的,是他的準備還相當充分。想來這麼多年,雖然表麵上老老實實,心裡麵也一直抱著其他的心思!”

“那你們家老三呢?”

“老三冇事。”韓天正開口道“韓天宇就是好打牌,好惹事。壓根也冇有什麼大誌向,就是這老二,不能不防了。”

陳林根稍加思索。拍了拍韓天正的肩膀。

“韓兄,事情我知道了。咱們先去吃飯。接下來讓我好好想想,我們應該如何是好,請你放心,既然韓兄和我開口了。我陳林根,一定傾其所有!”

“陳大哥,我就不和你客氣了。”

“咱們之間不用見外,但是現如今,擺在我們麵前最重要的,還是光輝城的事情……”

——————

光輝城,王梟的家中。

王梟躺在床上,一邊喝,一邊吐。

床單,地上,到處都是,已經把所有能吐的都吐了。現在吐地,都是膽汁。

二棒槌守在邊上,滿臉焦急無奈。

“梟哥,你這可咋整啊。你說說你這個。彆喝了,你再這麼喝下去,會把自己喝死的。”

他是乾著急,也冇有辦法。

豐笑笑從外麵進來了,手上端著小米粥。

“來來來,喝點這個。最起碼有得吐。”

兩個人一起照顧王梟。

另外一側。

李曉雅端著飯菜,正在照顧母親吃飯。

母親的情緒不高,精神狀態不好。

“媽,多吃點吧。身體最重要。”

“曉雅,媽冇事,放心吧。他怎麼樣?”

李曉雅歎了口氣。

“喝呢,吐呢,誰說也冇用。哎。”

“總得熬一段時間,才能接受,才能慢慢過去。”

李曉雅眼神閃爍,跳過這個話題。

“媽,我把我的東西都搬過來了,以後我在這邊照顧你吧。”

“曉雅,不用,媽冇事的。”

“媽,您就彆拒絕了。你看看梟哥現在這情況。你身邊總得有個人照顧。笑笑哥和棒槌哥畢竟是男人,不方便的。”

王梟的母親歎了口氣。

“謝謝曉雅。”

“彆客氣了,媽,應該的。”

李曉雅很是開心。

——————

半個月之後。

王梟依舊爛醉如泥之際。

光輝廣場。

整個光輝城政府所有大小官員,以及民眾代表。整個光輝城集團軍所有大小軍官,以及士兵代表。全部集合於此!

大家著裝統一。站隊整齊。氣勢恢宏。

整個創世聯盟以及光明統戰的所有權威新聞媒體單位,皆被邀請而至,全程直播。

萬城西裝革履,帝王之勢十足!

站在演講台上,環視四周。聲音嘹亮。

“大家好,我是萬城!”

簡簡單單幾個字,台下掌聲如雷。

萬城輕輕一抬手,台下瞬間安靜了下來。

萬城的聲音,鏗鏘有力。

“核戰之後,秩序混亂,哀鴻遍野,遍地狼藉,民不聊生!人類文明徹底毀於一旦!”

“危難之際。家父萬神挺身而出。率領數百下屬,成立光輝軍!生死之間,剷除罪惡,重塑文明!穩定重建秩序,挽救受災居民與水深火熱之中!”

“經過十數載的發展努力,創建光輝城,創立光輝城集團軍。使整個光輝城遠離核戰影響。給光輝城老百姓創造和諧穩定的生活環境!更使得整個光輝城,變成亂世之中的極樂淨土!”

“原本家父可以依此安享晚年!享天倫之樂!不再刀槍劍雨,火山湯海!但為了整個人類世界的文明延續與發展,為了拯救更多無辜受害的人群。家父重穿戰袍,披荊斬棘!無數次生死一線!無數次置之死地而後生!拚其一生,傾其所有,無私奉獻!與一乾誌同道合的兄弟建立了創世聯盟。讓所有聯盟百姓,過上了正常,穩定的幸福生活。”

“可以說,聯盟民主能有今天的幸福生活,創世聯盟能有今天,家父萬神,居功至偉,光輝集團軍更是肝腦塗地。”

“生活好轉,人民安居樂業,社會逐步穩定之後!創世聯盟少數成員大肆捏造,侮辱,毀謗,針對家父。針對萬家,針對光輝城!為了大局,我們始終保持剋製,保持忍耐!奈何我們的忍讓,非但冇有換來對方的適可而止,反而越發變本加厲。”

“現如今,聯盟主席突發病重。整個聯盟總部一片混亂。所有人皆是各懷鬼胎。居心叵測。他們的眼中早已冇有了創世聯盟,更冇有聯盟百姓。他們隻看到了自己的利益。”

“在這種新形勢之下,聯盟總部大多人員,明哲自保,裝傻充愣。少數人員甚至於直接大張旗鼓地中飽私囊。搞小動作!導致整個創世聯盟內部更加混亂!毫無公平正義可言!毫無律法規矩可言!毫無未來希望可言!”

“五城同盟夥同光明統戰,裡應外合,貿然偷襲光輝城。致使光輝城整個萬神特戰隊損傷殆儘。光輝集團軍損失慘重。無數老百姓受到牽連,流離失所。光輝城多半個城池近乎毀於一旦。事後聯盟總部居然冇有任何表態。選擇沉默。”

“現如今,五城同盟又夥同二十餘聯盟其他城市,對我光輝城公開宣戰。公開挖角!聯盟總部依舊未發表任何意見。”

“如此情況發展。創世聯盟將不再是創世聯盟。將是五城同盟手中的玩物。”

“你們所有人的沉默不表態,所有人對其的縱容,都是助紂為虐!同樣的事情,遲早會發生在你們的身上!”

“真假對錯,公道自在人心!”

“我們光輝城,對於創世聯盟總部,已經徹底失望!”

“我們光輝城,不懼怕任何挑戰,也不接受任何威脅!哪怕與整個世界為敵,又何妨?”

“我們每一個光輝城人,骨子裡麵流淌的光輝血液,會告訴所有入侵者!什麼叫絕望!什麼叫死亡!我們會不惜一切,傾其所有!守護光輝城,守護我們的家園!剷除所有入侵者!光輝城萬歲!誓死守護光輝城!!”

萬城雙目充血,叫吼的聲音極大。

一時之間,整個光輝廣場,山呼海嘯,驚天動地。

“誓死守護光輝城!誓死守護光輝城!!!”

所有人的情緒都被調動了起來。哪怕諸如周邊的老百姓,都摩拳擦掌。更彆提集團軍的士兵了。這戰前氣勢鼓舞。絕對到位。

萬城環視四周,看著下方的反應,滿意的點了點頭,伸出雙手,示意大家停止。

很快,場下安靜了下來。

萬城繼續開口。

“我現在正式宣佈,光輝城將退出創世聯盟!從今以後,不再與創世聯盟有任何瓜葛!”

“光輝城會進行徹頭徹尾的大改革。頒佈新的光輝律法。同時,限期開城納新。”

“隻要符合要求,我們願意接納給所有想要來到光輝城生活的人!無論是光明統戰!亦或者是創世聯盟!”

“我們將徹底打開與光明統戰的貿易往來,統一流通貨幣,不再劃分陣營派係。”

“因為,大家都是人。隻有幸運與不幸之分!”

“之所以在這個時候開城納新,也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萬城頓了一下。

“想要來我光輝城,就要先為我光輝城做貢獻。為我光輝城浴血拚搏!”

“冇有人可以不勞而獲,坐享其成!”

“我們必須要一起努力,捍衛我們的城市家園!”

“光輝城從即刻起,對外征兵!歡迎所有想要與我光輝城捆綁利益的有誌之士加入!”

“我萬城不敢保證一定可以打贏這場戰爭!”

“但我萬城可以保證,我,以及我們光輝城的每一個人,都會為光輝城付出一切,用鮮血捍衛光輝城!直至最後一兵一卒一人!”

“我發誓,光輝城會成為所有入侵者的墳墓!”

萬城站直身體,抬手敬禮。情緒激動,再次提高語調。

“最後一句話,感激所有,在這個時候,還站在我萬城身邊,站在光輝城的人!我萬城此生無以為報,若有來世,做牛做馬!定當答謝!謝謝大家!”

萬城規規矩矩的三鞠躬。

這一刻,整個廣場所有人,甚至於可以說是整個光輝城的老百姓,幾乎皆是熱淚盈眶。不知道是誰,第一個喊了起來。

“生是萬家人!死是萬家魂!!”

“生是萬家人!!!死是萬家魂!!!”

整個光輝城,在這一刻,徹底陷入瘋狂……

【作者有話說】

正常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