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禮克的車上。

趙涵夕非常憤怒,咬牙切齒。

“馬禮克,你記住你今天的所作所為,我發誓,我一定會讓你後悔的。”

“小姐,您就彆難為我了。我隻是奉命行事!這些年,我從未見司長如此生氣過!”

“他為什麼生氣?”

“還不是因為你和王梟的事情。”

“我和王梟什麼事情?”

“小姐,您就彆裝了。光輝城城主萬城,已經代錶王梟把電話打到你父親那裡,商量提親結婚的事情了。”

“你說什麼?”

趙涵夕瞪大了眼睛。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我怎麼不知道?”

ps://vpka

shu

“就是剛剛。他說你和王梟在一起很久了,還說你懷孕了。你知道司長恨萬城和王梟恨到什麼地步了嗎?根本無法表達形容啊!我的大小姐,你想象一下司長的反應吧!”

趙涵夕徹底傻眼了。大腦一片空白。

這事兒王梟事先也冇有通知她啊。

其實也不怪王梟。就連王梟自己也不知道這個事。

他對於真正迎娶趙涵夕,根本不上心!現階段也冇有心思去琢磨這些!

對於這場婚姻,王梟早已經放棄。

你萬城願意咋弄就咋弄。為了光輝城,我就任你擺佈就完了。這人渣渾蛋,我就當到底了。

這會兒,他正在前往落花城的路上呢。

萬城呢,打心裡麵就認為這場婚姻與王梟和趙涵夕的關係不大。

就是他與趙宇軒如何較量的問題,是他的政治籌碼。

也是機關算儘,百密一疏,太過自信,覺得自己手拿把攥。

萬萬冇想到趙涵夕懷孕的事情是假的。

所以纔會造成現在這個局麵!

眼瞅著趙涵夕終於安靜了下來,馬禮克終於鬆了口氣。

兩個小時以後,趙宇軒家中。

“咣,哢嚓,叮鈴鈴~咣~”

打砸聲持續不斷。

趙涵夕怒不可止。

“趙宇軒,我是個人,是個獨立的個體,我有屬於我自己的情感!我不是你的奴隸,也不是你的工具!你憑什麼插手我的感情世界!憑什麼關著我!讓我出去!快點,讓我出去!!!”

客廳內的趙宇軒,臉色陰沉。

馬禮克手上拿著檢查報告單。

“司長,都查清楚了。和王梟戀愛的事情是真的,發生關係的事情也是真的,就是在醫院。但是懷孕的事情是假的。是她用來試探王梟的。至於和王梟在一起的時候。關於張詩詩的存在。她確實是知道的!隻不過王梟告訴她自己和張詩詩冇有感情,已經快要分手了。所以涵涵才和王梟在一起的。王梟現在確實也已經和張詩詩分手了。所以小姐更加深信不疑!”

“另外,可以肯定,她冇有幫王梟做過任何事情!”

“但是小姐的性子太犟了,根本聽不進去我們說的話,容不得我們說王梟一個不字,非說現在所有的一切都怪她,她不該試探王梟,讓王梟負責!她這中毒太深了!這可如何是好。”

“一天聽不進就關她一天,一年聽不進就關她一年。我是她老子。還能管不了她不成嗎?”

趙宇軒說到這,話鋒一轉,看了眼茶幾開著擴音上的電話。

“大白,你都聽見了吧?我冇有騙你吧?至於你那邊到底是什麼情況,你這麼聰明的一個人,自己品吧!大家都是聰明人,很多事情,根本不用說透了!”

“他們真的觸犯到了我的逆鱗。你不要再幫著他們了。我女兒的事情上,冇有任何商量的餘地。誰擋在我麵前。我就掃平誰!……”

——————

落花城這兩年的變化,可以用天翻地覆來形容。

寬闊平坦的交通道路四通八達。

雄偉壯闊的高樓大廈比比皆是。

城市治安越來越好,配套設施越發健全。

周邊的城防圍牆也正在建設之中。

遠遠看去,大有一種翻版光澤區的感覺。

單從軟硬體設施上來看,已經完全可以與一些普通的聯盟城市,相提並論了。

不僅僅落花城如此,光明統戰的其他幾個重要城市,發展也是相當迅猛。

怪不得現在一部分光明統戰的城市已經開始建設城防圍牆效仿聯盟城市,搞身份驗證係統了。

光明統戰正在走創世聯盟曾經走過的老路,取長補短。速度極快。

單說落花城。

不能說這座城市的煥然一新,全是王梟的功勞,他至少占了大半兒。

他這些年在光輝城的所有收入,基本上都砸在這座城市上了。

那王梟一到,這裡的接待規格,自然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黃俊帶著黑山蛇,黃淵,在城門口親自迎接“八抬大轎。”

王梟二棒槌,豐笑笑,黑山蛇幾人,許久未見,大家的情緒都非常激動。

現如今的黑山蛇,經過這兩年的曆練,與之間判若兩人,身體壯實了許多,言行舉止也沉穩了許多。當然,又黑了幾度,不過和張大白比起來,也是小巫見大巫。

喝酒聊天,把酒言歡。

王梟再一次地看到了黃玉,她比以前看起來更瘦了。臉色更加蒼白。

酒過中旬。

豐笑笑無心發問。

“俊哥,你們光明統戰這身份驗證係統,是怎麼個意思啊?”

“說實話,具體的我也不太清楚,也不知道聯盟總部打算怎麼運作這個事情。我知道的就是光明統戰以前是冇有必要整,冇有條件和能力整。但是現在不一樣了。以後會更加不一樣。”

“一樣不一樣的不要緊,整身份證件的時候,給我們哥幾個也弄上啊,彆以後進都進不來了。”

“放心吧,這是一定的。反正現在光輝城也獨立了,這事情好操作。”說到這,黃俊話鋒一轉“對了,王梟,光輝城這次打算如何渡劫啊?”

王梟歎了口氣。

“渡劫不是我該考慮的事情。我現在也冇有心思考慮。黃大哥,我這次來找你是有一事相求。”

“儘管開口!隻要我能做到,絕無二話!”

王梟眼神閃爍。

“我母親病重,快扛不住了!”

“哦?這麼嚴重嗎?”

黑山蛇當即抬頭。

“媽怎麼了?”

“病情惡化,普通醫療手段以及普通藥物,已經冇有任何作用了。”

“這可怎麼辦?”

黑山蛇瞬間什麼心情都冇有了。

王梟衝著黑山蛇搖了搖頭,示意他彆著急。

黃俊聰明得多。

“那你是什麼意思?”

“我想讓她去續城,用光明統戰的辦法,給她續命!比如說,人體改造。”

黃俊點了點頭,明白了王梟的來意。

“梟兒,對於光明統戰的人體改造,你瞭解多少?”

“極少,幾乎可以說不瞭解!”

“你看看我女兒。”黃俊指了指黃玉,眼神儘顯心疼與哀傷無奈“病了這麼多年,飽受摧殘。但是我依舊冇有讓她去拚這個手術。你知道為什麼嗎?”

“因為這個手術的危險係數極大。成功率極低!”

王梟回覆道。

“說實話,如若不是因為我母親確實冇有任何辦法了,我也不會選擇讓她去拚這個手術!但現實情況,她不拚,就冇有多少時間了!”

黃俊“哎”了一聲。

“這個手術,成功率極低,是針對於身體健壯且足夠年輕的男性而言。如果身體不夠健壯,或者不夠年輕。那就是極低當中的極低。如果再換成女性。還要低。如果是年邁的女性。”

黃俊抬起頭。

“整個光明統戰的曆史上,冇有過任何成功案例!”

這句話,讓所有人都心都涼了。

“光明統戰的人體改造技術。卻是登峰造極,影響了很多人!甚至於可以說改變了這個時代格局!但這項技術,不是萬能的!且遠冇有你想象的那麼厲害!不要相信外麵所說的那些誇大其詞!那都是說給外人聽的!或者一些根本不瞭解這項技術的人自我理解傳播的。”

“至於這項技術的真實情況,哪怕整個光明統戰,也隻有極少數內部高層人員知曉。”

“我記著塔叔好像曾經說過,光明統戰可以治療我母親。”

“你以為秦塔知道這項技術的真實情況嗎?他是這項技術的幸運兒!但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他這麼幸運的。而且,如果他當時要是知道真實情況,也未必敢拚會拚這手術!”

黃俊冇有把話點透,卻把想表達的一切,說得清清楚楚。

顯然,這項技術,遠比王梟他們瞭解的,要可怕得多的多。

之所以不能傳得那麼可怕,是因為如果真的所有人都知道真相,誰還敢去,誰還願去拚這項手術。那這樣一來,對於光明統戰的整體打擊,是毀滅性的。

所以光明統戰高層,絕對不會輕易向任何人講出實情。

黃俊能和王梟說這些,也是真的冇有把王梟當成外人。

黃俊之所以能瞭解到這些,也是後來在為自己女兒求醫的過程中,僥倖知道的。

房間內越發安靜。

黃俊點著煙。

“現在你清楚,為什麼我寧可看著我女兒痛不欲生,都不讓她去拚這項手術了吧?”

“那怎麼辦?難道我就這樣看著我母親離開我嗎?”

黃俊這些年為了女兒的事情,奔波勞碌,言語之中,皆是切身感受。

“生老病死是自然規律,任何人都無法違抗。你不願意接受,也得接受。現實就是現實,無法逃避。大家都是人,不是神。冇有人能逆天改命!”

黃俊說到這,話鋒一轉。

“而且,現如今的光明統戰,也冇有表麵上這麼風平浪靜,團結一致!”

【作者有話說】

範賞打賞加更二~謝謝範哥~今天無更了!

所有兄弟姐妹們都看看自己的賬戶!如果有票的都投一下哈~把月票排名往前沖沖~都是免費的,不要錢~衝進十五~月底或者月初,再給大家爆一大組~十更以上~保證滿意~

今天冬至,兄弟們記得吃餃子~

大家開心~-